【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88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difference Curve.5【All英】微H

 (與實際人物團體國家無關)
-米英傾向
第一線116(法英)
第二線1588(西英)
第三線1775(米英)
第四線57(德英)
第五線(米英)
 
自從進到路德口中的「遊戲室」後,亞瑟就很久沒有好好的睡過一覺-
那傢伙三天兩頭的就往這裡跑,好像戰爭早就結束了一樣,
原本以為自己被玩膩後,路德會把他當作垃圾處理掉,不過目前止,
他似乎都還沒有這種想法。亞瑟一個人無聊的時候,
會忍不住思考路德究竟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態?憑他的手腕和戰略才能,
絕對能獲得更多利用自己所得到的利益,可是他並沒有,
只是把他綁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地方,偶爾說些威脅的話語,
然後像發情的野獸瘋狂上他。
亞瑟之所以會如此形容不是沒有原因,路德維希是個體力旺盛到不合理的傢伙,
剛開始亞瑟每天都被操到虛脫,全身痠痛的猶如一灘爛泥,
任由對方抱著疲軟的自己入睡。漸漸的再過幾陣子,
亞瑟發現身體已逐步習慣路德的步調,雖然不想承認,
可是生理本能的渴求越來越大,到現在只要路德晚一天沒來,
他就變得焦躁不安,某種空虛驅使他期待路德維希的到來。
亞瑟知道,對方也許成功了-
當初還對於成為獵犬這件事感到輕鄙,
至今自己卻像性愛成癮一般,跟路德做愛似乎變成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
而路德也不間斷的給予驚喜,那是痛苦愉悅肉慾和耽溺的綜合體,
亞瑟喜歡,喜歡路德支配他的方式,或許那不是愛,這也是最可惡的地方,
他根本不懂這樣的感情為何,卻能夠沉醉於其中。路德維希是否也這樣認為呢?
「嗯?……你聽聽這塊地板的聲音。」亞瑟回過神,豎耳仔細傾聽是誰在說話,
接著他確定頭頂上又傳來敲擊聲。
沒過幾秒鐘,震耳欲聾的爆炸聲讓亞瑟驚愕的往牆角蜷縮。
天花板被炸成飛灰碎屑,屬於工業時代的焦煤味使亞瑟反嘔暈眩,
他掩住口鼻,眼皮下隱約感覺某種光線在探尋著自己。
「報告,發現一名生還者。」
陌生的聲音卻有熟悉不過的腔調,這種不好聽又不上道的腔調,
他不是告誡好幾次那傢伙發音不能那麼隨便嗎,
居然連同夥們都開始用這種母音重音不分的方式說話。
亞瑟慢慢睜開雙眼,看見對方本來照著自己的小型手電筒,
現在轉而照向天花板上的大窟窿,洞口處伸下一雙沾滿灰塵的軍靴,
隨著主人的動作一躍而下,當他跳下來的時刻,亞瑟心中一陣酸痛,
明明滿是灰霧的地方,阿爾弗雷德的眼睛卻還是清澈的彷彿雨後的天空。
「……嘿。」他聳聳肩膀,想要表現出當年在洗手間內嚷要離開他的不在乎模樣,
但眼神誠實的不知道該往哪放。亞瑟沒有開口說話,
其實他也不曉得怎麼處理眼下狀況。說得透徹些,亞瑟全身赤裸,
除了腳踝上的鐵鍊和不遠處盛水的狗碗,
他唯一的遮掩物就是散亂一地的性虐道具。
好吧,誰可以好心的告訴英國紳士,要是發生這種情形,要怎麼解決最恰當?
亞瑟挑起一邊眉毛,為了打破沉默而清清喉嚨-
「呃,如果你願意善良的借我衣裝,我會請專業的師傅訂做一套歸還於你。」
聽到亞瑟正經的說出這種話,阿爾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寶貝,我把我借給你都不成問題。」
亞瑟還沒會意過來他的意思,等阿爾破壞腳鍊,一把將他抱入懷中後,他才領會。
阿爾的軍外套溫暖的覆蓋在身上,他兩腿環繞阿爾的腰際,
雙手則繞於他的頸部,在別人看來,也許自己就像隻黏人的無尾熊,
不過只要看不到自己這張頹廢的臉怎麼樣都好。
在離開這個地方的同時,阿爾在亞瑟頸窩用力吸了一口氣,
本來亞瑟不以為意,但等他側過臉想和阿爾說些道謝的場面話時,
他發現阿爾臉上有著髒兮兮的淚痕。
瞬間,亞瑟的心臟猶如漏跳一拍,阿爾弗雷德……
那個吵著要離開他的臭小鬼,現在居然哭了嗎。
亞瑟懊悔的將頭顱埋在阿爾的胸膛,某種悸動讓他紅了眼眶,
他得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來,用盡全身的力量也不能崩潰大哭。
「怎麼了?英/國先生。」
原本抱著阿爾頸部的雙手,往後輕輕撫著阿爾的臉蛋,
他仔細端看對方英俊迷人的五官,雖然還未完全脫離稚氣,
可是那從藍眼睛中透出的愛是真的。
「……欸,臭小子,你是不是真的愛我啊……」
在自己這麼問時,強忍的淚水一喧而下,像鎖不緊的水龍頭,
眼淚爬滿整張泛紅的臉頰。他淚眼汪汪的直視阿爾弗雷德,
不斷的抽噎哭泣讓肩膀也跟著顫抖。
阿爾用額頭輕碰亞瑟的額頭,嘴角露出疼惜的微笑,
他溫柔的把亞瑟放在救護車的病床上,而亞瑟握住他的手掌,
沒打算要讓他離開。「這個嗎……我想想看。」「……欸。」
躺在床上的亞瑟倒起眉毛,不知覺又流了更多眼淚下來。
「也許你對我的愛只是樹林小徑中的微風,即便存在,卻伸手無法觸及,
好像可有可無。不過亞瑟,我對你的愛是地下累積千百年的鐘乳石,
任憑時間流逝也不會磨損風化,我的感情只會更加茁壯。」
亞瑟愣了愣,阿爾弗雷德引用他最喜歡的《咆哮山莊》回答了自己的問題,
他忘記自己正在哭泣,只是隨著身體的反應而抽噎。
「亞瑟,你在想什麼?」阿爾說話的口氣彷彿對著世上稀有的珍寶,
那麼溫柔那麼怕他受傷。他親暱的吻著亞瑟的指頭,
並握著它們輕拂自己的臉頰-
「我想做愛,要是你不好好操死我,我這輩子都會輕視你。」
「亞瑟,救護車上還有其他人呢,你確定你要這麼說話嗎?」
阿爾笑得眼睛瞇成一線,亞瑟根本不在意,他喜歡阿爾真心的笑聲。
「那麼你最好先用幾個吻堵住我的嘴,免得我又胡亂說些鬼話。」
「正合我意,我早該這麼做了。」「喔?有多早?」
亞瑟含著笑意看著他,手指滑過阿爾掛著眼鏡的高挺鼻樑。
「在你第一次餵我吃麵條蛋糕的時候。」
「哈哈哈哈哈,去你……」他還沒說完,阿爾便俯身親吻他的雙唇-
 
 
****************************
 
 
從那之後,亞瑟又過了段為期不短的痛苦日子。
由於身體機能在戰爭期間被迫調整為最低狀態,在恢復的這段時間內,
亞瑟必須忍受吃一口麵包或喝一杯水便飽足的難耐,
只要阿爾餵他超過第二口,胃就脹的受不了。
但為了補足所需營養,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得仰賴營養劑,
亞瑟有時會偷偷把那些東西塞進垃圾桶裡,然後用廢紙掩蓋住,
或是藏到準備拿去回收的舊報紙夾層內,以躲避那些令人髮指的鬼玩意。
亞瑟的招數和想法,阿爾弗雷德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他會趁亞瑟熟睡時,
把營養劑給找出來,接著歸回到它們本來應該在的地方。
要不是某天夜裡亞瑟突然想喝杯熱牛奶,他也不會發現自己的詭計遭到揭穿,
還得像心虛的孩子站在門廊看阿爾勤勞的收拾一切。
阿爾弗雷德拿著三袋營養劑,轉身發現亞瑟穿著睡袍不好意思的看著自己,
他並沒有藉此對亞瑟發牢騷,只是投以微笑-「你的藏寶遊戲一向很容易。」
「……也許,是你太瞭解我了。」亞瑟低著頭輕咬下唇,纖瘦的雙手慚愧的交疊在背後。阿爾走向亞瑟,拉著他的手來到小客廳-「也許我們該談談。」
聽到阿爾這麼說,亞瑟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回憶,他不確定自己想談,
可是阿爾看起來十分堅定,如果拒絕的話恐怕效用不大,還可能會有爭吵。
小客廳中央是方型的木製茶几,上面鋪著的桌巾是他最喜歡的薔薇刺繡圖案,
通往二樓臥室的樓梯下方是阿爾平時不讓他進去的廚房。
阿爾將熱好的牛奶端到亞瑟面前,提醒他一大口喝下去會燙傷舌頭,
這讓亞瑟不以為意,他才是老大,這種事哪需要對方提醒。
「在找你的這段期間,我也讀過了很多有關你的事情。」
阿爾的聲音出奇冷靜,絲毫聽不出有甚麼不尋常的地方,
這反倒讓亞瑟心中倒抽一口氣,現在他腦海多盼望能馬上喝掉一瓶伏特加,
自己就能醉到不醒人事。「我想問你,那些情史到底是不是真的?」
阿爾坐得離他很近,亞瑟聞得到他身上清爽舒服的沐浴乳香味-
「……好吧,是真的。」他只好表現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情場老手模樣,
亞瑟轉頭強迫自己對上阿爾的視線。
「我毛還沒長齊的時候,就和法蘭西斯在盎格魯的皇宮內搞上,欸但是我要先聲明,那是因為我殺了他最愛的女人,所以臭鬍子才惱羞成怒喔。」
「惱羞成怒騎在你身上?聽起來好像你被搞得很慘。」
亞瑟尷尬的清清喉嚨,連忙轉到下一個話題-
「那個安東尼奧也是我為了守護領海才槓上的。」
「槓到你的鎖骨被刺了AN?」「嘿,是我先刺了他的好嗎。你別打岔,
我還沒說完,那個甚麼的、路德維希那傢伙,也是他先拿大砲對準我的大笨鐘……」
「亞瑟,你跳過了我的部分。」阿爾緊盯著他不自覺漲紅的臉蛋,平靜的說著。
「呃,你的部分?呃……甚麼意思,不能理解啊……」
「我應該是出現在安東尼奧和路德維希之間的,你怎麼跳過我?」
這臭小子根本就很了解我的事情,還假裝好像不太清楚的坐在這裡聽我說,
亞瑟暗忖,當初自己到底是怎麼把阿爾帶成現在這樣子。
「是因為你不承認你是愛我的嗎。」
不等亞瑟開口,阿爾逕自的說出-「我曾經說過我要離開你,可是自我知道,
路德把你抓走,以及他對你所做的一切後,我的心都碎了。」
他握著亞瑟的手掌,游移到自己的左胸口上方。「不只如此,
當別人告訴我你和法蘭西斯、你和安東尼奧所發生的事情時,
我這裡就痛的無法呼吸。」「那為什麼要去問?那對我來說也很痛苦。」
「因為我知道你愛過他們,可是你沒有這樣愛過我。」阿爾摘下眼鏡,
帶著些微的壓迫吻上亞瑟的雙唇。「……但我還是去救你了。」
亞瑟沒有說話,碧綠色的眼睛凝視對方-
阿爾將頸上所繫的軍人識別證取下,放在亞瑟的手心。
「對,為了你我去從軍。」他掀起睡衣,露出結實的腹部,
肌理上有著癒合結痂的傷疤。「為了你,我製做出會讓人作惡夢的武器。」
「……阿爾,所以知道從前的事,並不會阻止你愛我,對嗎?」
亞瑟的眼眶含著淚水,他深吸一口氣,眼淚掉落下來-
「很久以前,曾經有一個人,跟我說……真正愛我的人,會離我而去……
想要留在我身邊的,也只是遠去不回的騎士……阿爾弗雷德,
他說的是不是真的?」「當然是假的,我不就回來找你了。」
聽到阿爾這麼說,亞瑟破涕為笑,他緊緊擁抱住阿爾-
「……我想,你是不會丟下我了。」
「……嘿,但是你得乖乖收下營養劑,別再亂丟亂藏。」
亞瑟皺起鼻子,聽到那幾個字就讓他反胃。「我總是有辦法不吃的。」
「甚麼辦法?」阿爾感興趣的認真聽他說-
亞瑟不遲疑的脫下淺藍色睡袍,露出白皙的胸膛。
「從地下室獲救之後,我想你不可能沒聽過大家給我取了甚麼名字。」
阿爾的臉頰一陣泛紅,雖然他知道亞瑟準備幹甚麼,不過他沒料想到這麼快,
他們第一次做愛是在幾百年前,那時候兩人內心都充滿著屬於彼此的悲哀,
現在卻不同了。看見亞瑟熟練像小貓般舔拭自己的鎖骨,阿爾渾身躁熱不已,
他低頭望著如此美麗的亞瑟,心裡一股悸動-
 
 
畢竟,他才十七歲。
 
 
 
 
 
 
─待續─
 
 
 
 
********************
《後記》
終於把無差異曲線打完了,這部故事到此告一段落,
至於待續的原因是我還想寫大家的後續發展。
亞瑟好不容易找到真命天子(?)總得再繼續放閃一下!
文章中所出現的CP都是我個人很喜歡的,
所以對我而言,沒有人是只出來打醬油ˇˇ
截止今天,感謝各位讀者的點閱!謝謝你們喜歡Indifferent Curve無差異曲線,
這是屬於阿米的第五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