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54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才狩獵國【我櫻】;11

 
 
 
 
 
 
聽見蠍和小櫻坐在噴泉邊的對話,我愛羅並沒有出面制止他們,
只是逕自走回房間躺在整齊潔白的床單上。
他翻開塞在枕頭底下的野史小說《娜芙蒂蒂》,
那是前幾天眾人遊逛市集時所買下的書籍,也就是在那時候小櫻遇見了赤砂蠍。
雖然整部小說不外乎著墨在法老王阿肯那頓及皇后娜芙蒂蒂的故事,
但所用人稱卻是娜芙蒂蒂的妹妹-穆特努瑪特為第三者觀點。
書中並沒有多提阿肯那頓和穆特努瑪特的相處情況,不過他卻總覺得那是在掩蓋甚麼。
我愛羅的手指隨著文字的結束而向下跳行,腦海中浮出的是一幕幕書中情節,
他想了解在拿破崙之前,究竟是甚麼樣的存在?
照這樣推想,赤砂蠍、小櫻、自己,阿肯那頓、穆特努瑪特、納克特敏,是相關的沒錯,
誰是誰?這才是問題的重點。既然小櫻能夠感應到穆特,
為什麼自己卻沒有被給予任何提示。「貓……」
第一天來到埃及的夜晚,他和小櫻曾經說過,貓,穆特是貓……
「我愛羅。」小櫻的聲音從門廊傳來,她走到床邊,疲憊的準備換下白色禮服。
「你回來了。」我愛羅把書本蓋在臉上,他不確定自己能用甚麼表情面對她。
小櫻溫柔的移開他臉上的書本,翠綠色的雙眼直視我愛羅的臉孔-
「我想,他是阿肯那頓。」「甚麼?」聽見小櫻所說的話,我愛羅驚愕的從床上坐起來。
「你這麼驚訝的表情,讓我不禁認為你覺得我喜歡他。」小櫻嘴角泛起笑意。
「沒有。」他別開了視線。「先別說這麼,你怎麼認為他是阿肯那頓?」
小櫻換上嚴肅的神情,將心中所想一字不漏的告訴我愛羅-
「他在模仿納克特敏的一舉一動,演的非常逼真,可是他不是他。」
「也許他就是,也許我才是阿肯那頓。」
聽到我愛羅這樣說,小櫻有點生氣,她湊近對方的臉頰,皺著眉頭認真說著:「
即便如此,他也不是你。就算你是阿肯那頓,我還是喜歡你。前世的感情,
真的那麼重要嗎?」「當然重要,否則我是怎麼找到你的。」
「我摯愛的拿破崙先生,您是否還記得自己打到埃及,
站在金字塔上俯瞰天際呢?」我愛羅沒有說話,專心聽小櫻繼續說道。
「你是將軍,納克特敏也是將軍,這條線索還不夠清楚嗎?
當年你走進金字塔內,看到法老王的棺木而臉色發白,那是因為你不是阿肯那頓,
你是納克特敏,你被他殺害,或許也是他害得你對於納克特敏的事情完全想不起來。」
「穆特努瑪特……」我愛羅困難的說著,腦袋裡似乎有甚麼東西正破繭而出,
他撫著額首,看了看小櫻,然後視線轉移到那本書的封面上-
「穆妮。一直以來,我都是這麼叫妳的,對嗎?」
「……我愛羅。」小櫻難掩激動的抓住他的雙臂。「只要這麼一點,我就能確定你是他了。」
我愛羅搖搖頭,思緒還是有些混亂,不過他想起來最重要的事情。
「是祭司,法老王的祭司們,對他進行詛咒。」
「我想應該是阿肯那頓知道穆妮懷孕後,讓娜芙蒂蒂下藥使她流產,
更把納克特敏調入西台對戰,害死他之後請祭司對他的屍首下咒,
讓他永生輪迴不得想起穆特努瑪特。」小櫻將畢生累積的歷史知識和自己的推證融合。
「當然這個推證不一定百分百正確,可是至少給了我們一個方向。」
我愛羅放下撫著額頭的手臂,翠綠色的眼睛看著小櫻。
「在我們踏上他的土地後,赤砂蠍就已經開始行動了,那傢伙一路查探我們的行蹤,
現在居然連飯店位置都讓他找到。」談到此處,我愛羅臉上明顯不悅。
「這樣才好不是嗎,如此一來便能做好有關於他的分析,得想辦法阻止他。」
「目前只有雛田知道這件事,寧次也許多少感覺到怪異,
不過我想他還是處於模糊不清的狀態。」
「你看。」小櫻拿出一直放在晚宴包裡的小紙片。「你看這是甚麼?」
我愛羅接過紙張,放在燈光下仔細看著,他並不是紙張或木材的專家,
但大約可以猜到這是甚麼材質。「是紙莎草嗎?」
「我也不確定,明天我們可以請雛田幫忙檢測。那麼這個呢?」
小櫻指上白紙上的一行小字-「The Belt of Orion」「獵戶座的腰帶?」
我愛羅抬頭凝晌一會,彷彿仰望的是一片星空。「吉薩金字塔。」
「甚麼?」「埃及人相信獵戶座是神明的居所,所以按照獵戶座的排列建成吉薩金字塔,
不過,吉薩總共有三座金字塔,會是哪一座?」
「我想肯定是最大的那一座,以阿肯那頓的個性,他不會屈居第二的。」
我愛羅露出無奈的模樣,一手捏住小櫻的鼻頭。
「妳好像越來越了解他了嘛。」「推測啦,只是推測而已啦。」
 
 
***
 
她一個人坐在花台上,身邊全是自己用心栽培的花草,
讓鼻息間充滿溫柔清麗的花香。穆妮的手掌在腹部上的亞麻布上游移,她得等待。
等待一個也許這輩子再也見不到的男人-
當法老王和皇后下令要求建造的新城市完工後,
本來率領軍人在那裡幫忙修築城市的納克特敏隨即被調去卡地許。
卡地許的戰況非常慘烈,多半是因為法老王厭惡軍人,
又把作戰用的黃金拿去建造日光神的廟宇,才導致戰爭日益惡化。
穆妮知道此時此刻自己必須堅強,即便這個孩子不受家族期待,
她也想牽著孩子稚嫩的手掌等待納克特敏的歸來。
「瑪特真理女神,求求祢保佑我鍾愛的人。」她誠心祈禱,把希望囑託於虔誠信仰。
「穆特努瑪特。」低沉的嗓音緩慢的呼喚自己的名字-
穆妮認得這個聲音,她急忙想從花台下來行禮,卻被對方阻止。
俊美黝黑的臉上,深邃的眼睛充滿冷漠和敵意,法老王冷冷的看著不知所措的穆妮。
「妳得到皇宮,皇后需要妳的服侍。」「……陛下,我的身體不允許我這麼做。」
她很害怕,連說話都在顫抖。可是穆妮很清楚,只要走進皇宮,
她可能就無法順利保住這個孩子了。法老王的視線轉移到穆妮微微隆起的腹部,
眉宇間透露著強烈怒意,他挺直了強壯的身軀,麥色的肌膚在陽光下閃耀微光。
穆妮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羞愧的無地自容,她仍舊是未婚的女子;
仍舊是皇族的一份子,現在卻躲在家中準備生下被法老唾棄的、軍人的孩子。
「納克特敏不可能活著回來。」「……陛下,那麼我的心也不可能活著回去了。」
一股難抑的悲傷從心頭湧上喉間,她握緊雙拳,閉上眼睛想像所愛男人的面容。
突然之間,她的臉頰感到微微溫熱的氣息,距離近得讓她不敢睜開眼睛。
她聞得出來,那個人的身上有還未退去的精油香味-
 
「陛下。」
 
穆妮剎地睜開雙眼,法老王的嘴唇離自己是如此接近,
她詫異的伸手想要掩蓋住差點叫出聲音的嘴。
但是法老卻先站直了身體,並對匆匆趕來的女僕問話-「甚麼事?」
「卡地許傳來新的消息,埃大臣請法老回皇宮商討。」
穆妮注意到女僕的眼神瞥見過來,讓她緊張的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這件事情傳進姐姐的耳裡,會是甚麼樣可怕的狀況?
 
法老王轉身和女僕離去,留下穆妮一人在花園,她慌亂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得離開這裡,或許到卡地許?到那裡說不定還有機會見到納克特敏,
可是法老和父親絕對不可能放自己遠離首都。那麼,姐姐呢?
要是能趕在女僕之前,懇請姐姐幫忙,說不定能夠成功?
穆妮心一橫,決定立刻動身前往皇宮-
 
 
 
 
如果妳的心也跟著他一起死去,
不論多久,幾百年、幾千年……
我都要等到妳回來。
妳得忘了他,
因為在他死了之後,絕對不會想起有關妳的一切,
穆特努瑪特……把妳的心思,
都放在我的身上-
 
 
 
我愛妳。
 



 
─to be continued─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無關。】
 
 
 
******************************
 

※後記:
距離上一篇已經是過了好久好久!
曾經還有出現斷文的念頭,可是一直沒有把這部畫下句點總覺得可惜,
況且還是卡在甚麼都還沒解決的階段,哈哈哈哈。
希望這一篇能夠有種「啊,原來如此!」的感覺。
謝謝你的點閱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