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2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herry Boy【米英】2

「Catch me if you can?」阿爾弗雷德不自覺唸出網站上的宣傳活動名稱,
他將左手撐在下顎,碧藍色的眼睛盯著照片中的亞瑟‧柯克蘭,
影像中的男孩一臉高傲的回望自己,白皙的肌膚在一票麥色男孩中顯得突兀,
阿爾猜想他是個獨來獨往的傢伙,休閒時絕不會和其他人相約去做日光浴,
比起躺在沙灘上曬太陽,亞瑟寧願選擇待在家看一整天垃圾小說。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阿爾單方面的猜測,他很認真的考慮好友本田的計畫,
參加Axis Power所舉辦的活動,這禮拜六當演員混入校園時,
只要在有限時間內抓到演員,就能有酬和對方合作演片。
雖然他很清楚這只不過是Axis尋找新血的一種手段,但這也是最快得到亞瑟的途徑。
阿爾搔搔上了點髮蠟的濃金色頭髮,目光透過鏡片再度凝視亞瑟-
「嘿親愛的,我要為你去拍gay片了。」
 
在有點昏暗的走廊上,阿爾弗雷德隱約看到樑柱後方有幢身影,他放輕腳步,
不敢驚動那個人,他清楚聽見對方因緊張和跑步所發出的喘息聲,
然後阿爾又聽到美術系的安東尼奧問本田是否看見亞瑟從這裡經過,
本田用他最拿手的拖延戰術,嘛嘛嘛的成功絆住安東尼奧。
正當窺視他們的亞瑟暗自鬆口氣時,阿爾剎地從背後抱住亞瑟,讓對方嚇得忍不住驚呼。
聽聞驚呼聲的安東和本田連忙跑來查看,發現抓到亞瑟的人是阿爾時,
安東懊惱的低聲咒罵後,自認倒楣的轉身離開。
亞瑟的身體抱起來是如此柔軟,溫暖的感覺從阿爾的心口擴散開來,
他將他轉向面對自己。「抓到你了。」聽到阿爾這麼說,亞瑟有些害羞又彆扭的輕哼,
臉頰上染上一層淡淡的粉紅色。「……那……可以先給我一點獎勵嗎?」
他試探性的問著,雙手仍不肯放開亞瑟。「你想要甚麼獎勵?」
亞瑟的聲音溫柔的彷彿天使,確切來說不只聲音,他本人就是個天使,美妙的不可言喻。
「至少,親我一下。」阿爾指著自己的臉頰,此時心跳已經加快到快無法負荷的階段。
亞瑟甜美的笑了笑,纖細的手指摘下阿爾的金屬框眼鏡,然後在他唇上輕輕吻了吻、
再吻了吻,柔軟的觸感和快樂讓阿爾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他忘卻理智,
用力抱住亞瑟的腰際,盡情的吻遍對方充滿誘惑力的唇瓣和頸窩。亞瑟沒有阻止,
同樣回應著阿爾的親吻,並墊起腳尖、雙手摟住阿爾的頸部。
他不敢相信,美夢竟已實現-
朝思暮想渴求的亞瑟‧柯克蘭,完全屬於他。
這一分一秒,他們就像真正的戀人一樣,抱在一起親吻彼此。
「準備好了嗎?」「欸?」被亞瑟打斷思緒的阿爾回神過來,
他凝視著亞瑟妖精般俏皮可愛的笑容。「準備好甚麼?」
「準備拍片啊,你贏得了抓到我的比賽,那不是應該開始履行我們的義務了?」
亞瑟一邊說一邊將襯衫上的鈕扣解開,目睹亞瑟這樣的舉動,
阿爾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他愣了幾秒鐘,才發現亞瑟後方早已架好了攝影機。
「什、甚麼時候?」「別管甚麼時候了,你脫就對了。」脫掉上衣的亞瑟,
不等阿爾反應,擅自脫掉他白色印有America is bravo!的T恤。「Action!」
不知道是誰突然這麼喊道,一陣閃光令阿爾眼睛瞇了起來,等他再度張開眼睛,
亞瑟已經全身赤裸,粉色挺立的乳尖貼在自己的胸膛上,情色的讓他猛吞口水。
「你不是一直很想和我做嗎?」亞瑟低聲耳語,說完後還故意緩緩呼了一口氣。
「可是現在、現在這麼多人看……」「真是的,你緊張嗎。」「當然會啊。」
阿爾理直氣壯的回答,亞瑟畢竟是AV界的老手了,面對工作人員在場早就習以為常,
相較之下,這可是阿爾第一次在那麼多人面前裸身,還要和亞瑟做愛,
這教他怎能保持平常心?「沒關係,我先緩和一下你的情緒。」
亞瑟拉著他的手撫摸自己的下體,表情盡顯享受。「那麼,說說你最喜歡我哪部作品好了。」
「最喜歡的,應該是Would you like some beefcakes?」「為什麼?」
「因為你在裡面很性感。」「那你看那部的時候射了幾次呢?」
亞瑟帶點邪惡的挑逗,讓阿爾渾身燥熱。「呃……我想不起來了。」其實他記得很清楚。
「那麼,你總共看了多少我的片子?」亞瑟的喘息聲越來越快速,他另一手忍不住撫摸自己的嘴唇。
「我想,有些我只看過廣告,應該不能算?」看著亞瑟下方站了起來,
阿爾趕緊轉移視線,臉也跟著漲紅。「喔?是甚麼片?」「……嗯,入圍過的那部……」
「哈哈,你說『牢籠』嗎?」「對,不過我聽說片源好像已經斷了,所以我只看過廣告。」
「那支爛片早該斷了。」亞瑟將手指伸入阿爾口中,阿爾感覺到亞瑟的下體變得越來越大。
「……我啊,在那部片裡,根本就是被輪暴……」
亞瑟偷偷的在他耳邊訴說,但他依舊沒有改變那張帶著惡意的甜美笑容。
「甚麼意思?」最後那兩個字讓理智溜回阿爾腦中,
他低頭望著靠在自己身上喘息的少年。「噓……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哈啊啊啊……」
 
 
阿爾猛然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只是一張灰色的天花板-
雙手抱著的也不是甚麼亞瑟,只是枕頭罷了。
阿爾揉揉眼睛後,將擺放在床邊的眼鏡戴上,他伸了個懶腰也打了哈欠,
卻無法將夢中的事情一掃而去,真是個讓人不明所以的怪夢。
阿爾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這兩天看太多亞瑟的片子,看到有些腦神經衰弱,
他搖搖頭,但牢籠這兩字卻像是烙印般怎麼抹也抹不掉。
「您好,在下本田。」等阿爾回過神來,他才發現自己已經撥打電話給本田了。
「那個……本田,我有些事情想要請你幫忙。」「喔瓊斯先生,在您請我幫忙前,
能否先查看一下格林威治標準時間?」「嗯?」阿爾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時鐘,
才發現現在才凌晨兩點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注意到時間,
不過你怎麼感覺剛才也不是在睡覺?」「呃呃呃,那個這個……嘛嘛嘛嘛,
就初音巡音的……嘛嘛嘛,演唱會的…….」「反正你都沒睡了,那我就過去找你囉。」
「……如果您能事先告知鄙人究竟需要幫甚麼忙的話,鄙人會很感激的。」
本田帶有反諷的語氣,緩緩的、字正腔圓的對答。
「不過我想我早就猜到答案了,對嗎?」
「喔?那你說說看啊。」雖然阿爾極力表現,但他話中的心虛還是被本田聽得一清二楚,
誰叫他們是這麼好的損友。
「我只要講出前面兩個字,阿爾你就得請吃飯了。」
阿爾屏息以待本田要說的話,一種逞強的心態讓他絕不低頭。「嗯哼?」「亞瑟。」
電話那頭沉默許久,久得讓本田忍不住打了個呵欠。「我要女僕咖啡廳的人魚之森咖哩飯,
加上元氣喵喵拳MP飲料。」「那是甚麼鬼東西!」聽到這裡,
阿爾大翻白眼後,不敢置信的告訴老友。「最起碼要點手裡劍蛋包飯!」
「人魚之森的咖哩飯是初音綠。」「噢,隨便啦。」不想再爭辯下去,阿爾只好妥協。
「就是成交了,那麼,你到底要我幫你甚麼?」「我想這件事,可能超過你能力所及,
但成長就是這麼一回事嘛,總要突破自己才會進步。」
「…….你這傢伙,不會是要我幫你撸管吧!」
「當然不是!為什麼你要給我這種畫面,我現在好想吐!」
「我只是要先跟你表明我的立場,怕你不知道如果一定要是男性的話,
我第一次要給猿飛阿斯……」「好了好了,我們可以停止這段無意義的交談了嗎,
我擔心自己等下睡著後會作噩夢。」阿爾深吸一口氣後,對接下來要講的事有點難以啟齒,
不過他還是鼓起勇氣開口請求大智庫本田。「你能夠幫我找到『牢籠』這部片嗎?」
「『牢籠』?……我不是告訴過你,它片源已經斷了嗎?除了專門的收藏家……」
「但是我真的很想看看那片子,我覺得它會斷一定有某些原因。本田,
你也知道為了接近亞瑟,我連那鬼活動都參加了,就算他要我下海拍片,
只要能近距離接觸亞瑟我也願意。」「認真的?」對於阿爾的決心,本田有些詫異。
除了UFO外,他從沒感受過阿爾如此瘋狂的模樣。
「……好吧,我盡我所能,不過你也要出一份力。」「當然!告訴我怎麼做。」
聽到本田願意幫忙,阿爾雀躍的在電話另一頭跳起來。「我就知道你會幫我!
不管是人魚森林還是喵喵飲料我都會請客的!」
「首先,我們目前掌握的情報就是美術系的安東尼奧。」
「就是那個嘴上說只喜歡義大利片,可是卻收藏亞瑟片子的傢伙?」
「是的,從你說話的口氣,我就知道你不怎麼喜歡他。」
「哈哈哈哈,再怎麼說他也是我的對手嘛。」
阿爾搔搔頭,拉高的T恤露出結實的腹肌。「總而言之,像他這樣的收藏家,
多少也會聽過『牢籠』,我們就先從他開始下手。而你也得先掃過一次網站內所有包含亞瑟的影片,
我們不確定他會不會重新換個名字上架。」
認真聽本田講述的阿爾不得不佩服,他真的有點厲害。「我知道了!」
「希望亞瑟會知道我為了接近他,花了多少努力。」
「哈哈哈哈,在你還沒開始努力之前,你還不知道這條路會多辛苦呢。」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