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difference Curve.6【All英】後續

 「留在你身邊的只是遠去不回的騎士……」
沒錯,法蘭西斯那像吟遊詩人敘事的口吻預言了這一切,
他曾經鍾愛不渝的安東尼奧果真不再回來。
亞瑟過去在無數黑夜中為此痛哭到無法入眠,要不是為了帝國往後的榮耀,
他又怎麼能夠狠得下心來背叛和安東尼奧的刻骨銘心。
那段時間裡,若不是小阿爾弗雷德的出現,
亞瑟仍不能相信他有辦法走出陰霾。
 
他苦惱的笑了笑,右手撐著下顎,對於這些往事感到一陣苦澀,
反正他是煮不出那樣好喝的濃湯,也種不出那樣美味的番茄。
桌上漂浮著檸檬片的斯里蘭卡紅茶,杯內還有八分滿,卻已經冷卻許久。
 
亞瑟本來以為阿爾弗雷德也會同安東尼奧般選擇離開,
特別是和路德維希發生過那些事後,天曉得阿爾需要多大的愛和包容才有辦法接受。

阿爾告訴過亞瑟,自己沒有想像中的偉大,只要對換一下角色位置,
相信亞瑟也會再度接受他的。當時亞瑟只是順從的點點頭,
不過他很清楚若真是如此,把對方千刀萬剮才是自己唯一會做出的行動。
 
他看著玻璃窗外晴朗澄淨的天空,今天是倫敦難得的好天氣-
白皙的手掌握著小湯匙攪拌著藍紫色的瓷茶杯,細微的清脆敲擊聲迴響著
安靜的房間。亞瑟喜歡這樣的上午,沒有煩雜的公事也沒有惱人的代辦事項,
他的身體已經恢復到最佳狀態,不需要再去碰那些比自己的料理更難入口的營養劑,
想當然爾,同居人也不必花心力去哄他吞嚥,這讓他們兩人得以過上一段為期不短的平靜日子。
在亞瑟療傷養病的這段時間,和路德維希通過兩次電話,
本來路德維希打算前往倫敦來見他一面,但時間和地點都還沒談好就被阿爾給切斷,

阿爾還賭氣的碎念甚麼身高超過一百七十五的都不准打電話來。
後來亞瑟也不明白為什麼第二次的通聯,路德有辦法選在阿爾不在家的時刻,
因為在自己休養的期間,阿爾幾乎每天待在家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那天早上他剛好去傢俱行看幾件古董壁鐘,而路德恰巧致電過來,
起初亞瑟接起電話時,他還是緊張的四處張望,深怕路德或阿爾就在附近。
「放心吧,我人還在柏林,別想太多了。」
「對方是你的話,我怎麼能夠不多想一些。」
亞瑟試圖保持冷靜,以便維持遊刃有餘的紳士形象。
「你還是很在意我之前對你的所作所為嘛。」
在電話裡,他還是聽得見路德輕笑的聲音,亞瑟尷尬的嚥了口口水,
感覺渾身逐漸燥熱了起來,握著電話的手掌不自覺加重力道。
「……上次你說要來倫敦,是怎麼回事?」他只好先想辦法轉移話題。
路德先是一陣沉默,等過了幾秒後才開口:「想跟你說明一下,
我當初不是丟下你。」「……什麼?」「本來要回去把你換到更安全地方,
卻因為戰事而被耽擱了。」「你……你本來要回來找我?」亞瑟不敢確定自己聽到的話是真的,
他又再反問一次。「為什麼要回來找我?我不就是你的戰俘,丟了就丟了,有甚麼好在意的呢?」
他感覺心臟越跳越快,冒著冷汗的手心緊緊握著話筒-
「亞瑟,你一定想過為什麼我沒有把握時機除掉你。」
「你有過好幾次機會,可是你只是選擇羞辱我,讓我顏面與自尊掃地,
所以我猜想這樣或許能讓你比較快樂,或是容易得到滿足之類的……」
「不,我只是不曉得怎麼去愛人。擁有你的全部是我知道的最快方法。」
「……你知道自己正在說甚麼嗎,你所說的是愛啊,你和我談的是指你愛我這件事嗎?」
在電話的另一頭,亞瑟瞪大了雙眼,對於路德所說的一切感到無法理解。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愛?」「是你教我的,你和法蘭西斯、安東尼奧的情史,
讓我覺得扭曲的愛是可以存在的。」「那些、那些……你是……」
亞瑟不知所措,他沒料想到路德維希會是愛他的,更沒想到他會特地致電來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
為什麼就不能早點說出口呢?如果當初路德能坦率的說出這些話,也許現在兩人的結局就不會是這樣了。
「如果你想回到我這裡來的話,隨時可以動身。」「回到你那裡?」
「但我希望這次你是出於自己的意願,那個十七歲的少年是這樣告訴我的。」
路德維希低沉的嗓音近如耳畔,但亞瑟的思緒卻飄到了阿爾弗雷德身上,那個明明擊敗了對方,
卻還不被記牢名字的阿爾弗雷德‧F‧瓊斯-「阿爾弗雷德跟你說這些?」
「只要你願意再回到我的世界裡,我可以照著你想要的方式愛你。」
「……那別說的好像是你施捨的恩惠一樣……」亞瑟有點哽咽,在地下室那段日子彷彿歷歷在目,
也許他們兩個人除了身體外,心中多少都產生了一些交流與依靠。他也懷疑過這樣的感情,
可是回到路德的世界這種事……
「你知道,我這個人就是骨頭太硬,跪不下去的。」
「我想說的都和你說完了,當然決定權在你的手上。」路德維希那一頭傳出電話鈴聲-
「我有電話,就先談到這裡吧。要是你還無法下定決心,我不介意跑一趟倫敦。」
「嘿,朋友,不用勞煩了。我現在過得很好,你也不用再找人監視我了。」
他終於找回了平常的聲音,那股摻或著慵懶和自信的腔調。
路德的笑聲沒入亞瑟耳中,最後他掛掉了電話-
看著放回原位的話筒,亞瑟心中百感交集,他深深嘆了口氣,
然後將視線轉移到左手手腕,撩起的襯衫袖口下有著淡到快和膚色相融的勒痕。
「嘿亞瑟!快來看看我挑的古董壁鐘,你絕對會喜歡的!」
阿爾充滿朝氣的聲音從門廊傳來,他一個人小心翼翼的推著橡木老鐘,
深怕過程中會刮壞亞瑟喜歡的木頭地板。「我和那個老闆討價還價好久,
他就是不肯原價加一成賣給我。」「喔?那你們後來怎麼談妥價錢的?」
亞瑟走近壁鐘,沉穩的木頭香混合著一點剛上好的油味,
重新上過漆的金色鐘擺,在透明玻璃罩內輕輕搖響。
「他說戰後大家都很苦,賺的每筆都是命錢,所以我就輸了。」
亞瑟繞過著壁鐘走一圈,慢慢回到阿爾面前-「這個壁鐘真的很棒,你挑到好東西了,真不容易呢。」
阿爾無法掩飾欣喜之情,笑容在臉頰上散開來。
「我想我和你一樣,很有挑東西的眼光。」
「你也不想想,是誰把你拉拔成一條漢子的。」
亞瑟再往他走近一步,近距離的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我是年紀大了,玩不起那樣轟轟烈烈的虐待式愛情了。」
聽這亞瑟這麼說,阿爾先是靜靜的望著他,過了幾刻才再度露出微笑。
「你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人物,我不得不這麼做。」
「那麼你是擔心我去騷擾別人,還是別人來騷擾我?」
亞瑟拿出方才從電話撥盤上取下的竊聽器,溫柔的遞到阿爾手心,
他一邊盯著那雙海洋藍色的美麗眼睛,一邊從阿爾耳中挑出另一件竊聽器。
「你和路德維希說,如果我打算回去他身邊,也得出於自願。難道,你就不怕我真的一去不回嗎?」
「……你們年紀都大了,但是,我才十七歲呢。」
阿爾在亞瑟唇瓣上留下重重的親吻-
「你還想玩甚麼樣的愛情,我全都玩得起。」
 
電話傳來的緊促鈴聲打斷亞瑟的思緒,他放下手中還沒喝過的紅茶,
不慌不忙的接起話筒。「亞瑟,我今天下午有空,想去你那裡一趟呦。」
是阿爾弗雷德,那和他差了好幾個時區的傻瓜,甚麼上午和下午都搞不清楚。
「……喔,你想過來就過來吧。」
亞瑟攪弄著早已泡發的檸檬片低聲咕噥,他開始盤算著等阿爾弗雷德抵達時,
他要準備哪些新學習到的食譜料理,嗯……豌豆奶油派感覺不錯。
 
 
嗯…….感覺不錯,
他想的是,至今和阿爾相處的感覺都還不錯。
 
這個讓他朝思暮想,想一起牽手到老的男人……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