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2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difference Curve.7【All英】後續-2H

 (與實際人物團體國家無關)
-米英傾向
第一線116(法英)
第二線1588(西英)
第三線1775(米英)
第四線57(德英)
第五線(米英)
 
 
當早晨的陽光隔著半透明的蕾絲窗簾,微灑在他白皙的臉上時,
那畫面簡直美的不可方物。阿爾保持著同樣姿勢躺在床鋪上已有好一陣子,
為了不吵醒亞瑟,他忍著發麻的手臂不敢輕舉妄動。
裸身睡覺一直是亞瑟的習慣,雖然阿爾很喜歡他這樣的習慣,不過也相對懊惱,
最近阿爾老是把自己滿腦子淫慾和生理狀況歸咎於年輕氣盛-
 「小阿爾你知道嗎,晨勃是一個男人正常的表現。」
在床上壓抑不住的阿爾,本來決定來個晨跑消耗掉磨人的唸頭,
結果卻讓他在中央公園遇到沒事跑來野餐的老鬍子。可恨的法蘭西斯博納富瓦,
他叫住正在慢跑的阿爾,一手握著紅酒杯杯腳,一邊打量跑的滿身大汗的他。
「哥哥我跟你差不多年紀的時候,看到那麼可愛的亞瑟,也總是得騎馬繞上好幾圈呢,很辛苦對吧。」
聽到這些話,阿爾不想理會,他別過頭準備繼續慢跑。
「別走的那麼急,坐下來讓哥哥跟你好好聊聊嘛。」「我不想聽你說那些有的沒的。」
阿爾的口氣加重了一些,臉色也變得難看,就是想讓法蘭西斯知難而退。
法蘭西斯卻沒有因此而退縮,他面帶著笑容走到阿爾身邊,
從頭到腳再度打量一次。「年紀輕輕的,就練出這麼結實強健的身材啊。拜託告訴哥哥我,
你是不是很怕被拿去和路德維希做比較啊?」「住嘴!」
「欸欸欸,我也只是關心一下嘛,你要知道經過他的調教,說不定連我都沒辦法滿足他呢。」
「我叫你住嘴!不要再提那些事情了,你根本不曉得亞瑟有多痛苦,
還說甚麼調教!」「哈哈,甚麼啊。你以為只有痛苦這麼簡單嗎。」法蘭西斯清清喉嚨,
接著說道:「最可怕的是痛苦伴隨著歡愉,那會讓人無法自拔,永無止盡的沉淪下去。」
他一字一句像是針筒般注入在阿爾腦中,阿爾對他怒目良久後才轉身離去-
「你這樣做會不會太超過了啊?」
坐在野餐墊上的安東尼奧和另外一名銀髮少年看完這場鬧劇後,
已經沒有胃口再吃手中那美味的水果夾心三明治。
「甚麼太超過,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的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
看著阿爾弗雷德的身影遠到只剩下小黑點後,法蘭西斯才又回到黃藍相間的
野餐墊上。「我可沒有辦法像你一樣心胸寬大呢。」他又啜飲一小口紅酒。
「嗯,這酒醒的剛剛好。」「……說的也是,像那樣願意放下一切愛亞瑟的人,
真是讓人嫉妒。」安東尼奧爽朗的笑聲,讓其他兩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所以說,我們就是惡友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回來啦。」
等到阿爾晨跑結束回到家中後,已經是早上十點多的事情,
這時的亞瑟換上了一如往常的乾淨襯衫和深色格紋休閒長褲,他坐在與廚房流理台相連的早餐吧檯桌,
淺色的木桌和白色的廚房擺設和風格十分相襯,亞瑟固然沒有料裡的天份,他卻很有室內設計的品味。
「我經過新開張的超市,買了兩袋雜貨回來。」不知怎麼的,
阿爾不敢對上亞瑟的視線,他心虛的轉身溜進廚房,假裝忙著整理冰箱。
「你想做早午餐嗎?」
「呃嗯,對,可頌麵包配煎肉餅如何?我想應該很美味……對了,我也買了柳橙汁,所
以你想喝咖啡或果汁都可以。」阿爾從超市贈送的紙袋中拿出早午餐的材料,
一邊背對著亞瑟一邊扭開橄欖油。「給我十分鐘,我保證是道值得等待的料理。」
他轉身拿起掛在衣架上的深藍色條紋圍裙,勉強自己和亞瑟對眼時保持微笑,但只要轉回來,
他的臉脹紅的就像準備鋪上煎鍋的紅肉餅一樣。
阿爾不斷要求自己專注於下廚這件事,不過他卻無法屏除腦內的骯髒畫面,
天哪,現在真的好想上了亞瑟!亞瑟就像塊巨大的磁鐵散發無形的吸引力,
自從上次和他有過一次愉快的性愛經驗後,阿爾每天都在想著同一件事……
「需要我幫忙嗎?」「不!不用了!」聽到亞瑟這麼說,他急忙拒絕-「廚房太擠了,
我剛好最近吃的很胖,現在這裡擠不下兩個……」連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胡亂答腔甚麼。
「不會啊,不是很有很多空間嗎。」阿爾還未語畢,亞瑟就走進了廚房,
他歪著頭看著根本沒轉開的瓦斯爐。「這是怎麼回事?」「呃啊啊啊?」
「你根本沒開火欸。」面對突然靠近的亞瑟,阿爾嚇的往後退了幾步,在他還沒換下的棉質運動褲下,
不爭氣的搭起小帳棚。「……你在躲我?」亞瑟的表情有點受傷,但他仍強迫自己凝視對方-
「不想看到我的臉?」「不是你想的那樣!」
「可是……」也許阿爾內心還是無法接納全部的自己,畢竟他的過往充斥著一般人難以接受的性與暴力。「可是阿爾,如果你坦白的告訴我,我想我可以接受的。」
「真的?」「嗯。」亞瑟的話彷彿給他打了一劑強心針。所以,他就坦承了-
「我想插你,或者是說,我想幹你。」兩人靜默片刻,直到阿爾尷尬的別過眼神。
「你看吧!還叫我老實告訴你!結果一切都被搞砸了啦!這就是我不想說的原因嘛!可惡可惡可惡!」
他羞恥的恨不得把自己塞進雜貨紙袋內,然後用封條將洞口黏死。「啊……我只是……」
亞瑟連忙安撫對方,但他自己也真的不曉得該說甚麼。「也許,我想……我想也許你是可以幹我啦。」
他嚥了口口水,對於目前情況,在亞瑟一百年前所擬訂的育兒計畫中是絕對找不到的。

接著,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阿爾生澀的用舌頭舔弄亞瑟的乳首,在他身上撫摸游移的雙手有些顫抖,生怕自己會搞砸眼前的一切,
亞瑟是此的美麗,光滑白晰的每吋肌膚既純潔又誘人。
「你不需要這麼小心翼翼的對我,我比你想得還要耐操。」「……我不喜歡你這樣說,
你比任何人都更被值得珍惜。」阿爾的話語完全掩蓋了拙劣的技巧,亞瑟只覺得自己情慾高漲,
被他弄得混身燥熱。原來他想要的就是這個……
原來想要的就是珍惜,多年以來,他也幾度以為從那些人口中會聽到這句話,
結果卻是從眼前……他以為不可能會有愛情的人嘴中說出。
亞瑟像小貓一樣舔拭對方的唇齒,溫暖的親吻著他濕軟的嘴唇和下顎,雙手捧著阿爾後腦勺金色的頭髮,
感受肩頸手臂以及所有體膚接觸帶來的滿足與快樂。
慢慢的,主導權回到亞瑟手中,但他不急於讓阿爾填滿自己,
他耐心的抓的阿爾的手掌探索身上每個敏感處,被情慾刺激擾亂身心的阿爾,沉沉的喘息著,
性感的喉音讓亞瑟昂揚的勃起不斷摩擦對方的腹肌,借以獲得短暫的紓解。
「我要這樣幹你一輩子…….」當阿爾終於進入亞瑟體內後,他發出一陣滿意的呻吟,
迷濛的藍色雙眼望著床上的柯克蘭先生,發自內心的說道-
「怎麼樣,跟我這樣一輩子好嗎。」
「…….我想你只有在幹我的時候才會這麼想吧。」
強烈的痛楚伴隨愉悅同時進攻著亞瑟,雙手帶著本能的抗拒想要推開阿爾,
卻被阿爾壓制在頭頂上無法動彈。「是這個時候更想。」他加快抽插的速度並閉上雙眼,
被包覆的舒服與快樂驅動自己繼續佔有對方,亞瑟的呻吟和淫靡的肉體碰撞聲音環繞於耳際,
妖豔的氛圍讓兩人彷彿動物般官能做愛,
此時此刻脫下了屬於人的理智,只擁有彼此和慾望。
 
 
 
 
「對不起。」阿爾忍著笑意擦掉不小心射在亞瑟肚子上和臉上的液體,
他輕輕的用面紙擦拭,邊哄著他一起進浴室洗澡。
「……我是無所謂啦,只是,也不用射在這裡吧,差點就弄到眼睛。」
亞瑟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虛脫的身體覆著薄薄汗水,任憑阿爾處理他的印記。
阿爾同樣也是汗流浹背,但清理完後的兩人還是沒有進浴室沖洗,
而是彼此相擁著沉沉睡去,然後在醒來時的晚上,再一逞獸慾一番-
 
 
─後續2完─




***************************

後記:
時隔這麼久,打H還是覺得很丟臉/////(雖然內容只有一些)
後續2的字數和之前幾章相比少了很多,
可是我卻寫的超久的啊XD
每次打了一點就擱置,好不容易在今天結束!
最後,無差異曲線Indifferent Curve在這裡結局了,
感謝一直以來默默收看的大家ˇ

                 殜2016/11/15 11:0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