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370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身為戀人的HERO【米英】


 

南非的夜空一點都不冷、一點都不寂寞。

因為現在世足賽正在舉行,等等還有阿根廷對墨西哥的對決,

大家引頸期盼,熱切的注意轉播節目,根本無心睡眠。

至少,一部分的人是如此-


今天晚上HERO沒有空閒時間看他們的比賽,

更沒有心情去關切誰會獲勝,阿爾弗雷德‧F‧瓊斯,

這名保衛世界的英雄正快步走向發出求救訊號的小酒吧,

他忍著一個想打哈欠的衝動,臉部表情因而稍微奇怪,

但是這都不影響HERO的決心,畢竟,

維護世界和平也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馬修!」

阿爾推開酒吧掛有「營業中」的玻璃門,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扯開嗓子大喊求救人的名子。

「阿、阿爾,我我……我在這裡。」

站在吧台前面,被另一名男子擁抱的馬修,

聽到阿爾大喊自己的名子後,連忙向他揮手。

「馬修!馬修!馬修!」

不過,阿爾好像沒聽到般,自顧自的跑到每張桌子前面,確認每位客人的身分。

「我在這裡……阿爾弗雷德,我在這裡啦……」

馬修奮力的搖著整隻手臂,卻還是無法吸引到阿爾的注意。

「他媽的,吵屁啊!」

抱住馬修的男子打了一個酒嗝之後,不悅地從他懷裡掙脫-

「老子我現在心情超不爽,誰在那邊嘰嘰歪歪?」

「亞瑟?」

發現亞瑟的阿爾,馬上朝他跑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跟我說你會直接回家嗎?」

他扶著連站都站不穩的亞瑟,發現他渾身酒氣。


果然……

比賽結束的時候明明打電話問你是不是很難過,

你還很狂妄的說這點傷痛不算什麼,

只要四年之後把這場恥辱給討回來就好了,

然後在電話裡大笑直到掛斷。

沒想到,你還是很在意嘛……



啪-



亞瑟突如的一巴掌,讓阿爾完全措手不及,硬生生正中左臉頰。

「好啊!總算讓我在這裡遇到你,該死的臭裁判!

竟然敢吃我的球,我要……咯,我要用黑魔法詛咒你、詛咒你!」

「……什、什麼?」

阿爾愣愣的摸著自己辣燙的臉頰,不解的看著他。

「還裝蒜!我告訴你……咯,我……咯,

我男朋友是守護世界正義的英雄,他媽的告死你!」

說完,亞瑟摟著尷尬一旁的馬修,並將頭顱靠在他肩膀上。

「喂喂,阿爾,快點寄一張比墨西哥灣罰款還多的罰單給他……」

「我、我不是阿爾,是馬修啦……」

面對阿爾網自己射過來的冰冷眼神,

馬修嚇的趕緊將亞瑟與自己分開。

被推開的亞瑟頓了下,然後湖水綠的瞳孔慢慢溢起了淚水-

「阿……阿爾,連你都……連你都不要我了嗎?」

他跌撞的走過來,靠在馬修身旁的柱子上,

一手將繫在襯衫上的領帶解開。

「……欸欸,阿爾,快點上我,上完我後……

你就會再次喜歡上我了,咯。」

「千萬不可以啊,亞瑟拜託你快醒醒。」

見他把襯衫的釦子一顆顆解開,以及阿爾越來越鐵青的臉,

馬修害怕的退後幾步,他可是一點都不想被揍。

「夠了馬修,你先回去吧,這裡我來處理就好。」

「好的好的,那麼這裡就交給你了。」

聽到阿爾這麼說,馬修立刻轉身離開酒吧,不敢在此多待一刻。




「嗚嗚嗚…….男朋友走了都是你的錯,我該……咯,

我一個人該怎麼辦……咯。」

亞瑟難過的趴在吧台前,眼淚鼻涕全混在一塊。

「嗚嗚……反正,我就是粗眉毛混蛋……咯……

連裁判都要欺負、欺負我……」

「你這傢伙,到底喝了多少?」

阿爾走近他身邊。看到吧台上堆的滿滿的空玻璃杯忍不住搖頭。

「關你屁事!閃到一邊去啦。」

「……你真的那麼難過喔……」

「……嗯……對了,我跟你說喔,只跟你一個人說喔。」

亞瑟捧著他的臉蛋,像是要接吻一樣。

「我曾經發過一個毒誓,咯,如果我們球隊贏的話……咯

……就一年不做」

反應靈敏的阿爾一聽見亞瑟的音量到後面幾個字幾乎是用吼的,

馬上用手遮住他的嘴巴。

「這個我知道,你不需要再告訴我了。」

他貼近他,小聲地在亞瑟耳邊說著。

「……咯,裁判大人……你長的好帥……比我男朋友還帥,真的。」

「大概是真的吧,總之,我現在要帶你回飯店。」

「回……回飯店?」

「不可能留你一個人在這裡繼續喝酒,你要跟我回去。」

阿爾從錢包裡掏出上司給的金卡,遞給酒保,

順邊請他幫忙叫計程車。

「喔……喔,我知道了,咯。」

亞瑟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雙手繞住他的頸部-

「你想跟我那個對不對……可是,我有有有有男朋友喔。」

「對對,我相信你男朋友會氣炸。」

他隨便敷衍幾句,然後將金卡收起來。

「嘻嘻嘻……那、那我們偷偷的……偷偷的就好。」

阿爾抱起開始在胡言亂語的亞瑟,

無視於其他人看好戲的目光走出店門外。




 

「對……然後他還是會氣炸……」

 

 

***************************************


好不容易幫亞瑟沖完身體,將亞瑟的嘔吐物清理乾淨,也已經是清晨了。

阿爾累倒在床上,他從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幫那個亞瑟處理這些麻煩事……

總是囑咐叮嚀自己不要做什麼、做什麼的亞瑟,現在宛如小孩子睡在床上。


「……搞什麼,不過是場比賽,幹嘛看的那麼重……」

阿爾輕輕摸弄著亞瑟柔金色的短髮,潔白的臉龐透著一股洗過澡的紅潤。

「……如果HERO沒有去拯救你的話,你會傻傻的跟別人走吧。」

想到在酒吧的場景,阿爾不高興的捏住亞瑟的鼻子。

「躺在別人的懷裡,還很開心的以為是我。」

「……嗯啊。」

吸不到空氣的亞瑟驚醒過來,卻看到正凝視著自己的阿爾-

「啊啊啊啊!……頭好痛!」

亞瑟坐起來捂著腦神經抽痛的腦勺:「怎麼回事,這裡是哪裡?」

「我房間啦。」

「阿爾……我怎麼會在你房間?」

「什麼嘛,完全想不起來了嗎?」

阿爾嘟起嘴,跟著亞瑟一起坐起來-

「枉費我那麼辛苦幫你搞東搞西,不但沒有回報,而且還假裝忘記。」

「我哪有假裝。」

亞瑟在腦子裡搜尋記憶,對於喝醉的事情他好像有一點點印象。

「我不管啦,反正HERO就是不高興。」

阿爾從背後用力抱住亞瑟,兩隻腳環繞在他身上。

「……等等,我好像想起來了…….」

隨著記憶越來越鮮明,亞瑟的臉也越來越像煮熟的蝦子。

「我……我我,我……我輸球了。」

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卻先跑出這幾個字,

這件一直隱藏在心口,令人難過的事。

「……阿爾,我輸了。」

亞瑟哽咽的話語幾乎快發不出聲音,

他掩住臉頰不想被看到這麼丟臉的樣子。


「……有什麼關係。」

「……什麼?」

「我說,有什麼關係。」

阿爾溫柔的把他捂著臉的雙手拉開。

「輸了球,你還是我的戀人,你還是我喜歡的亞瑟‧柯克蘭不是嗎?」

「……可是……」

亞瑟的淚水不斷滑落,他很清楚自己是為了阿爾太過於體貼的話而哭泣,

被他擁抱、安慰,這樣子幸福的感覺,讓他心裡最後一層防線都要瓦解掉。

「打我一巴掌的亞瑟、發酒瘋脫掉襯衫的亞瑟、認錯男朋友的亞瑟、

想跟別人做的亞瑟……好啦,這我還蠻生氣的,不過,只要是亞瑟,我都喜歡。」

他低頭親吻亞瑟發熱的雙唇-

「因為你是HERO的戀人,所以不管怎麼樣,我都會保護你的。」

「阿爾……」


「所以,陪我這樣的HERO一起在南非縱慾到世足結束,應該很合理吧。」

「……什麼?」

原本正打算要答應的亞瑟,突然覺得這句話有些奇怪,於是瞬間採了煞車。

「你說什麼?」

「欸?不可以嗎,當然是沒問題的吧。」

阿爾將亞瑟轉過來面向自己,露出最引以為傲的招牌微笑-

「因為我最喜歡亞瑟了嘛。」

「……也、也不是不可以啦,那個……」

對於這個笑容毫無招架之力的亞瑟,害羞的將頭撇過另一邊。

「……既、既然你都這麼說……」


 



 

 

 

亞瑟,我就是愛你這點。

你實在太天真、太好拐了……








 

 

              ─EnD─



 


*************************************


※後記→

沒想到我自己竟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度寫出米英的另一篇世足文,

真的讓我有點不知所措(相信亞瑟會贏的忠實球迷)

昨天晚上將比賽一路看到最後,有生氣、也有歡呼與失落。

但是米英無法繼續晉級,仍然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低落)

對於像我這樣激烈的球迷而言,果然還是相信

他們一同晉級、一同落敗的羈絆是最好的吧ˇ

(已經不打算再看這屆的球賽XDDD↑)

沒關係,四年後再一起努力!米英大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