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370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溺愛至上 Fondness 【米英】5



「……哼,你給我閉嘴,乖乖做你在做的事好嗎。」

「唉呀呀,生氣了嗎?都是哥哥不好呢。」

不曉得是否故意,法蘭西斯替亞瑟擦拭的力量加大許多。

「啊!我快不能呼吸了!不要那麼用力弄我的臉。」

「誰叫你不去阿爾那裡,既然來到我的營帳,我愛做什麼都是我的自由。」

他輕挑的笑著,因為欺負亞瑟是最好玩的一件事。

「……還是說,你認為在必要的時刻,阿爾弗雷德會來救你呢?」

「我叫你閉嘴,廢話真多!」

「……欸,亞瑟,我當初答應給你的軍隊,差不多都要讓阿爾耗損光了,知道嗎?」

法蘭西斯停下手的動作,注視亞瑟的表情-

「還記得半個月前發生的事吧?」

「……」


兩個禮拜前……

阿爾弗雷德誤炸這個國家的無辜人民,造成幾千人傷亡……

媒體記者將影片公佈後,世界各國的人道團體紛紛跳出來抗議,

要求阿爾弗雷德道歉並且退兵。

原本就不習慣打這種持久仗的軍隊,受到這樣的打擊後,士氣更加低弱。

因此,目前都是由法蘭西斯以及亞瑟的軍隊進行攻擊,

阿爾的軍隊則只剩下阻嚇敵人的功用。


亞瑟記得很清楚,他去找阿爾弗雷德的那個晚上,阿爾什麼也不說,

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辦公桌前,望著軍事文件發愣。

雖然很想出言安慰,不過他卻有種「不能踏入這個氛圍」的感覺,

加上阿爾連自己都不看一眼,最後也只好選擇離開。


「小哥?」

「……啊?」

方才想的太入神,亞瑟差點忘了自己還在法蘭西斯的營帳中。

「我們當初說好,要分給你多少的軍隊,相信你不會要求加碼吧。」

「……什麼意思?」

「嗯……說的明白一點,我的軍隊讓那個笨蛋用光後,我就會退出戰場了。」

聽到此話,亞瑟頓時驚醒過來-

「你要退出戰場?就在戰役關鍵的時刻?」

「我可不是慈善商,打這場戰對我家沒有好處,況且,還是偷偷的。

如果被其他國家或是上司發現,哥哥我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法蘭西斯邊說邊走到鋪著高級鹿皮的辦公桌上,

從一堆疊好的文件夾中抽出其中一份。

「這是我家目前的軍隊狀況,你拿去看吧。」

亞瑟猴急的自他手中奪取過來-

「為什麼你不早點提醒我?現在情勢不佳,而你又要退出!」

「……亞瑟,我不是義務幫忙的,你要記住這一點。」

他金色的頭顱靠在亞瑟的肩膀上,享受亞瑟頸間帶有甜味的體溫。

手指一路下滑,逗留在他纖細的腰肢。

「要我怎麼做?你了當的說。」

亞瑟握緊拳頭,閉上雙眼不想再去看那些令人絕望的資料。

「這個嗎……你應該比我還清楚喔,不然由你說出口怎麼樣?」

「……不……」

「我想想看,八千夠嗎?」

見亞瑟沒有回答,法蘭西斯緩緩嘆了口氣。

「八千個人換你一個,已經很划得來囉。不過這也不一定啦,

畢竟經驗是累積向上的嘛。」

「不要再說了!」

亞瑟大喊著,打斷法蘭西斯。

「嗯?需要時間考慮嗎?」

「……阿爾弗雷德,他……他在懷疑我……」

「懷疑你?那個傻小子?原來他腦子裡除了漢堡還會思考啊。」

法蘭西斯忍不住嗤之以鼻。

「是真的,在來這裡前,他對我說了些奇怪的話。」

「喔?」

「……他說,我在做什麼,他都一清二楚……」

亞瑟皺起了眉頭,想到阿爾居然對自己說「還要我獨立戰爭幾次才夠?」

他就像發了瘋似的跑出帳篷外,連怎麼到法蘭西斯的營帳都不曉得。

「欸……亞瑟?」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阿爾是不是討厭我了,要是他又想從我身邊逃開的話該怎麼辦?

嗚啊啊啊啊…….哈啊啊……」

亞瑟雙手矇住臉蛋,開始嚎啕大哭-

「……喂?」

看到亞瑟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法蘭西斯腦裡瞬間空白,

對現況完全摸不著頭緒。

「小哥?我說你……啊,不要哭了好嗎?都是哥哥不好,先不要哭嘛。」

「囉……囉唆!你不要管我!」

「你這樣哭,好像一切都是我害的……哥哥也會想哭的喔……」

第一次看到亞瑟哭成這樣,法蘭西斯連手都不曉得該放在哪裡才好。


___「亞瑟!」___




「咦?」

法蘭西斯回頭看是哪個傢伙沒經過同意,就膽敢闖進來打岔。

果然是…...

號稱是世界的HERO,一手漢堡、一手可樂,

表示溫室效應只要請超人出面解決就可以的笨蛋-

阿爾弗雷德‧F‧瓊斯!


「欸?」

見到滿臉淚水的亞瑟和站在他身後驚愕不已的法蘭西斯,

阿爾的表情從起初的疑惑轉為不爽。

「法蘭西斯,這是怎麼回事?」

「阿爾……你來的正好,哥哥現在遇到麻煩了。」

法蘭西斯連忙把抱著亞瑟的手鬆開,並且與亞瑟保持距離。

不等他解釋麻煩是什麼,阿爾馬上衝上前將亞瑟拉到自己身邊。

「……阿爾?」

亞瑟偷偷瞄著他緊握自己的手,覺得有些羞赧。

「等一下,你也不能就這樣直接把亞瑟帶走吧?我們還有話沒談完呢。」

法蘭西斯出言制止準備離開營帳的兩人-

「阿爾弗雷德,你能夠先紳士的在帳篷外面等個一分鐘嗎?」

他故意提及「紳士」兩字,並用十分禮貌的口吻。

阿爾沒有多說什麼,鬆開亞瑟的手後,默默走到帳篷外面。


見他離開,法蘭西斯笑著慢慢走近亞瑟-

「下一次就沒那麼容易囉,我偶爾也想看看英雄落敗的神情呢。」

亞瑟抬起頭,凝視著他擁有美麗顏色的眼睛。

「我會阻止你的。」

「明天晚上我就在這裡等,要不要來就看你了。」

法蘭西斯的語調輕柔不帶強迫-

「我說過我溺愛你,至於你是不是溺愛阿爾就與我無關。」






「八千個,對吧?」


 


「你該走囉,他還在等你呢。」






我對你的溺愛,與你無關……

就像,

你對阿爾的溺愛,與阿爾無關是相同的。


 







─待續─









*************************************


《後記》

啊哈哈哈哈,暑假過了一半,終於寫出米英了ˇ

真是可喜可賀!:D

其實在寫之前,我有動過「還是算了……」這樣的念頭,

因為正經的東西現在實在寫不下去,

我想寫「漢堡盜賊-少年阿爾弗雷德」這種XD

↑(居然連名子都想好了)

漢堡神偷恐怕會和麥當當叔叔產生誤解,漢堡盜匪則太兇狠,

漢堡怪盜又有些少女味……

總之,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沒有什麼的結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