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370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交響No.5【寧雛】P2



墨黑色的長髮靜靜的披在肩上以及背後,如果不是手指舞動和所勾引出的旋律,
那個畫面就是靜止的澄靜水面,無風、無波瀾。
隨著速度漸漸緩和下來,卻又出現預藏好的裝飾奏,
整個房間流洩著鋼琴不斷吞吐的雅潔之音。
寧次藉此沉澱心靈,暫時將雜事拋諸於腦後,
專心一意的將靈魂複合在音樂之中。
過於熟悉的旋律,彷彿很久以前就能朗朗上口,
當思緒隨著音符逐漸遠離這裏的氛圍,
他便能想起一個曾經屬於自己的世界……




 To My Immortal Beloved,








故事就是從此開始的……
「獻給我永恆的戀人」





**********************************




 
「路德維希‧貝多芬。」

他聽到自己的名字被宣讀,手掌心因緊張而有一時沒一時的傳來麻木。
拖著根本不合身的貴族禮服站上台的那刻,他保證有聽到女人的譏笑。
剛才宣讀名字的傢伙已經離開了,現在台上只剩下猛吞口水的自己,
還有一部感覺永遠都買不起的大鋼琴。
年少的貝多芬環視底下濃妝艷抹的貴婦人和薰香沖天的王公貴族,
突然感覺胃部一陣緊縮,翻著樂譜的手指不聽使喚的顫抖。
很久之前,他也曾經來過宮庭演奏,雖然百般不願意,
卻拗不過名利薰心的父親,他的夢想便是將兒子打造成莫札特第二,
所謂的-音樂神童。
當然,他不論怎麼努力、吃了多少頓鞭子還是無法成為那種天才,
就算謊報年齡,硬著頭皮上場演出,
生疏的演奏技巧和不完美的旋律只引發當時的觀眾哄堂大笑,
事後更免不了父親的毒打。

現在他又回到這個地方了。

儘管離上次的事件相隔不到幾年,但是他很清楚要是這次再失敗,
這一輩子即將玩完,別想再有機會觸碰樂器。
貝多芬深深呼了一口氣,審視眼前潔白乾淨的黑白琴鍵後,
他決定暫且遺忘掉那些煩擾的笑聲和等著看好戲的眼神。
皇宮,將會是他的舞台。
皇宮外,將會流傳。
他要讓全世界都記得自己的名字和音樂。
然後……

他想起了那名少女。
在夕陽下努力搓洗衣物的美麗少女,微微汗濕的衣袖和發紅的臉頰,
可愛的宛如鮮嫩甜美的蘋果。
他們相視,訝異對方的視線,不敢相信彼此眼底的人就是自己,
接著露出害羞的笑容,不好意思的避開如此的接觸。
他曉得她叫做喬安娜,可是她卻對自己一無所知……

此起彼落的掌聲剎地間打亂了貝多芬的心思,
他回過神來驚覺演奏的結束-
而台下尊敬的笑容和熱情的鼓勵說明著這場演出有多麼壯麗,
貝多芬站起來面對著底下觀眾鞠躬,爆出更多掌聲和迴響。

「路德維希‧貝多芬!」
現在,已經有人記住他的名字了。
 

演奏結束之後,他與父親坐在皇家馬車上回程。
父親將收到的小費收進束口袋裡,準備今晚到街角巷好好買醉,
他可是等這天等好久了。
貝多芬根本無心計較那些收入,他只想著喬安娜……
深信成功的原因都是因為喬安娜,若非演奏鋼琴時想著她,
自己絕對不可能演奏出轟動整個奧地利皇宮的音樂。


他要去謝謝她。
而且要親自答謝!
貝多芬心理突然有股念頭,他非這樣做不可。


「父親,我想在音樂學校那裡下車。」
「隨便你,不要來煩我。」


他早就料想到父親會這麼說,不住暗自竊笑著。
與父親在岔口分別後,貝多芬慌慌張張的跑到洗衣廠,
音樂學校還未下課,所以那裡目前應該不會有其他同學才對。

他滿心期待著,見到那名少女-




 

**********************************




「寧次……哥哥?」
「……啊,雛田。」
寧次停下正在彈琴的手指,轉身望著她-
「不好意思,沒有注意到妳來了。」

雛田身穿一襲米色皺摺洋裝,頭上戴著少女味十足的印花蓓蕾帽。
要不是寧次要求自己必須穿上他送著這些服飾,雛田才不願意穿著如此醒目,
在進來餐廳途中,不曉得遭到多少人側目,差點使她羞憤而死。
「我不想老套的說,這裡的餐廳被包下來這種事。所以,
妳就當作今晚餐廳生意太差,沒有要來吧。」
「呃……是的。」
雛田扭捏的等寧次回到餐桌的座位後,才跟著坐下來。
她壓根沒想過他們居然會一起出來吃飯,難不成這就是所謂的「約會」嗎?
還有,對方實在太適合身處這種高級的場所,令她感覺更無地自容。
「不用太拘謹,這裡只有我們。」
寧次對她投以微笑,並把桌上的餐包直接用手拿來啃咬。
看到寧次連刀叉都捨棄不用了,雛田忍不住笑了出來。
「嗯?終於笑了嗎?嗯嗯,這樣也比較自在。」
「是、是的,不過…….寧次哥哥,為什麼……要、要約我到這個地方來,
還要我穿上這件洋裝和帽子呢?」
「因為,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妳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吧。」
寧次將以開罐的葡萄酒倒入高腳玻璃杯中,在杯緣處細細聞取酒香。
雛田對這句話感到不解,她拒絕寧次替自己倒酒,
選擇了原先就擺在桌上的溫開水。
「初、初見面時,是在我打工的餐廳才對,我也是……穿著餐廳的樸素、樸素制服……跟身上的洋裝……一點都不像。」
「那才不是我們的初見面,我後來想到了。妳還沒記起來嗎?」
「……咦?」
面對雛田依然困惑的模樣,寧次無奈的笑著搖搖頭,
他撐著下顎凝視不曉得該把視線放哪裡的雛田-
「我是為人類製造美酒的戴奧尼索思,給予人類靈魂神聖與狂傲之氣。」
「這句話……是貝多芬、貝多芬曾經說過的吧?」
「是啊。」
他充滿笑意的眼神使雛田稍微恢復了點自信。
「別顧著說話,吃點什麼吧。」
「是、是的。」


 

如果……妳多少感覺到我的心意……
拜託妳一定要告訴我。

否則,我會慌亂的不知所措……

 


*********************************



「你、你好。」
少女的臉羞的通紅,濕皺的手指緊張的不停在圍裙上磨蹭。
「……那個……有什麼、我我我……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嗎?」
怎麼辦?
他真的再次出現了……
當他要求見我一面時,
我的心情就像無法平息的海浪,
不停翻打起伏著……

「……啊,我想跟妳道謝,就是……」
「道、謝?」
「呃……嗯,妳幫了我很大的忙。」
「……我嗎?」
會不會是認錯人了呢?
我什麼也沒做啊。
他要道謝的少女,其實是另外一個人吧……
當這麼想的同時,心口忽然傳來一陣疼痛。

「喬安娜!如果沒有妳我是不可能完成演奏的所以我想當面跟妳道謝謝謝!」

我愣愣的聽著他一口氣把話說完,這是怎麼回事?
他飛快的講完後,便別過頭去轉移視線。
「不、不客氣?」
我猜,我只能這麼說吧?
「……嗯!那就這樣囉,再……再見!」

「啊等一等。」
啊…….
我開口叫住他了,他理所當然停下腳步看著我。
現在呢?
到底要說謝什麼?
……喬安娜!
不可以再膽小下去啊。
不是決定如果再見面的話,就要鼓起勇氣問他的名子嗎。

「我、我可以知道你叫……叫什麼名字嗎?」
「貝多芬,路德維希‧貝多芬。」

貝多芬……

 

 


幾天之後,街坊巷口都在談論他的事情。
原來,他就是那位聞名維也納的少年……

 

 

 

 

而我,只是在洗衣廠
為挣取家用而辛勤洗衣的少女

 

 

我們之間,竟矗立的如此一座
不管如何
都跨不過去的高牆……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