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173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溺愛至上 Fondness 【米英】6


「阿爾,我有事要先回倫敦一趟。」
他看了看手中的金質懷錶,隨即放入襯衫前的口袋。
「我不在這裡的這段期間,拜託你先不要擅自行動,有什麼事情等我回來再說。」
「欸欸,你好歹也在兩、三天前就告訴我,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啊。」
阿爾弗雷德不悅的嘟起嘴,目送亞瑟帶著簡便的行囊,準備搭乘自家直昇機。
因為直升機強大的氣流,使他的眼睛感覺乾痛,不過為了多看一眼亞瑟,
他還是硬撐著站在這裡。

「少囉唆,我自有打算。」
……誰料想到你居然能在短時間內,把我辛辛苦苦用身體換來的軍隊耗盡。
可惡,雖然答應臭鬍子混蛋是最快的解決方法,不過那依舊不是長遠之計,
有第一次、第二次的交易,不見得就會有第五次、第六次。
就算我有夜夜被臭鬍子欺凌的準備,也要看他有沒有那個本事夜夜偷調度軍隊。
所以,如果可以回去懇求國會,從那裡取得更多資源幫助這裡的局勢戰況……
總而言之,不能再拖下去,阿爾撐不了多久的。
「亞瑟!」
「……幹嘛啦?」
亞瑟站在直升機艙門前,一臉煩躁的望著阿爾。
「……我們是獨立的個體,對吧?」
「……」
阿爾無頭無尾的說著這句話,突然刺進亞瑟的心臟。
「……沒啦,我只是怕你忘了這一點而已。」
「喔,你要跟我說的,就是這個?」
還以為會說些「路上小心」之類的東西,
最起碼要問自己什麼時候回來吧。
「不用太想念我呦,bye-bye!」
「我趕時間!」
亞瑟氣急敗壞的把艙門拉上,別過頭故意躲開阿爾的視線,
邊癟嘴把安全帶扣好。
哼。
……
獨立的個體嗎……

他有點失落,對於「獨立」這個名詞,本能的討厭、以及反感。
為什麼阿爾弗雷德要刻意表明,他明明曉得自己不喜歡聽到這字眼,
卻還選擇要分開一陣子的時刻說出口。
……好啦,其實他本來打算事情處理完後,就直奔回來的,
現在有點猶豫了。
不要長時間見面相處,是不是比較好?

禁不住暗忖道。
直到耳朵感受到直升機飛行時的艙壓-

亞瑟回神過來,注意到窗外的景色不再是沙漠和黃土,
而是帶有雲絲的蒼藍之空。
神情也跟著無邊際的蒼穹緩緩鬆懈下來,他闔上雙眼,
欲在轉機之前好好休憩一會,抵達倫敦還要很久的時間,
睡醒後再來想辦法如何說服國會吧。

他真的很累。
除了戰爭讓自己身心俱疲,也感覺到人民不滿的情緒持續醞釀。
那些抗議叫囂在夢裡揮之不去,好幾次都從噩夢中驚醒,
醒來時也是全身冷汗,彷彿以往的二次大戰痛苦不堪。

亞瑟記得那雙纖巧的小手,總是在他最疲憊的時候給予溫暖。
圓滾滾的湛藍色眼睛像是月亮一樣笑彎著,
不聽勸地坐在自己的雙膝上,甜膩的撒嬌……


You once make the promise
to stay by my side.





那樣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他感覺眼底有股溫熱的液體,想要制止卻徒勞無功。
最後,他將右手矇住雙眼,任淚水流下-

 


************************************


飄著細雨的霧都,一片灰濛濛的。
或許是太久沒回來了吧,亞瑟總感覺這裡不是戰爭前的倫敦。
放學的孩童撐傘結伴穿越馬路,零星的行人來往於地下鐵,
身後戴著圓頂紳士帽的老人刁著菸,翻閱報紙求職欄,
和在雜貨店雨棚下的婦女則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微冷的空氣中飄著一股說不上來的詭異,卻奇異的無違和倫敦的氛圍。
忽然一輛黑色長型禮車轉入,
輪胎濺起的雨水還不小心噴濕了剛從麵包店走出來的老嫗,
幸好她手裡沒有麵包,否則應該會軟掉吧。
「柯克蘭先生。」
司機下了車,替亞瑟撐起一把烏漆雨傘,恭敬地將車門拉開。
「為什麼遲到了?」
進入車廂內的亞瑟,等司機坐回駕駛座後問著遲來的原因。
「路上遇到一點狀況。」
「什麼狀況?」
他自然的看向車窗外,觀覽幾乎相同的街道景象。
「呃,是抗議遊行。」
見亞瑟沒有說話,司機只好自顧的繼續說下去-
「這是這個月的第三起了,許多人對戰爭感到不滿,
包括因中間年齡層人力匱乏,而群起抗爭的公司企業。」
「……你也希望戰爭停止吧。」
「柯克蘭先生?」
透過玻璃窗的倒映,亞瑟看到自己面無表情的模樣。
「女王怎麼說?」
「目前,女王還未表態,倒是黨派間已經鬧的不可開交。」
「我明白了。」
他早就料想到國內的情勢,身體每況愈下所傳來的警訊,
只不過沒想到回到首都後更是嚴重。
「您先要回飯店休息嗎?」
自後照鏡看到亞瑟蒼白無血色的臉蛋,司機體貼的問著。
「不用了,按照原訂計畫。」
「……是的。」

背對自己的司機,帽緣下是一頭亮金色的短髮。
可惜他有一口道地的英國腔。
亞瑟無奈的淺笑,將快要伸出去的手臂放下來,
他差點就被愚昧的回憶牽著走了。


Won’t you be my boy
be my man
be my weekend’s lover
be the “Fondness”

F‧瓊斯
阿爾……



如果你是我的開始,那麼你也會是我的結局。
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
因為我是如此深愛著你……

 


「還要多久?」
亞瑟的聲音打破了長時間的沉靜。
他重新整理好情緒,試著將狀況調整到最好,畢竟在等一下的會議中,
必定會飽受批評和抨擊。
「柯克蘭先生……其實今天……您真的不適合前往首府,太危險了,恐怕……」
「這條路是不是通往首府的路?」
「……都是我擅自決定的,非常抱歉。不過現在……」
「我不是說過要按照原訂計畫嗎?你為什麼無視我的命令。」
「抗議的人潮就圍堵在首府,就算如此,您還是執意進去?」
「你只要負責帶我進去就行了,剩下的我會自己想辦法。」
「柯克蘭先生。」
「夠了。」
亞瑟壓低了嗓音,不准司機再反駁。
他打開一直抱在懷裡的公事包,細細檢查裡面的資料和公文,
深怕遺漏掉任何有關彼此權益的機會。
然後,他開始想著世界另一端的那傢伙,正在做些什麼。







啪啦-
下車後遭遇到的第一個攻擊。
臭酸的雞蛋冷不防砸中右腦勺,黏滑的蛋液從頭髮上慢慢滴落到肩膀。
這是亞瑟自己的堅持。
他不會坐著車硬闖進府廳,人民因他而受傷,是他最不想目睹的事情。

被保全圍擋住的人民用各種極盡難聽的字眼辱罵,
部分激進份子甚至對他丟擲雞蛋、腐壞蔬菜等東西,
也有民眾滿臉淚水哭訴與親人分離的痛苦,對於那些哭泣的聲音,
亞瑟滿是愧疚,難過的快無法喘息。
他幾乎沒有多餘的力氣關心身上混合的各種汁液,
等到好不容易進入首府,才發現發疼的手肘處上竟只不是單純的番茄泥。
一旁的侍女馬上遞給亞瑟毛巾,並幫他擦拭髒污。
「沒關係。」
「柯克蘭先生?不先處理乾淨嗎?」
「不用,我快沒有時間了。」
他吩咐侍女直接帶領前往會議廳。
亞瑟深深呼了一口氣-
他知道自己接下來一定要集中注意力、保持全神貫注直到結束。

 

 

為了那個人…….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