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2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天才狩獵國【我櫻】;7

 

站在他身邊的手鞠只穿著細肩帶的小可愛以及超短熱褲,

這樣清涼的造型在埃及這樣較保守的國家,不可避免會引來其他側目。

「什麼高調不高調的,我現在只在乎能不能找到金字塔的機關。」

「機關……嗎?」

「不然我們來埃及幹嘛。」

手鞠拿著扇子用力搧風,原先慵懶的表情漸漸轉而興奮與激動-

「想想看,用我們的天賦來解開埃及的秘密,尋找法老王的棺木、

破解刻在石壁上的畫像與象形文字,很有趣對吧!」

「……對。」

鹿丸無奈的回答自己的未婚妻,並偷偷瞄了小櫻與我愛羅一眼。

在前往金字塔的途中,這兩個人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自從昨天晚上飯店的宴會結束後,僵局便一直無法化解。

 

赤砂蠍,那傢伙的名字叫做蠍吧……

感覺就像真正的蠍子,在最重要的時刻,狠狠將這兩人刺了一下,

使致命的毒液蔓延他們全身,開始順利的瓦解兩人之間的感情。

但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那個人告訴小櫻,他比我愛羅更早認識小櫻?

即便如此,小櫻也不該就因為這樣而與我愛羅疏離,

當初他們在一起的確是基於相愛,絕對不只是單純的命運……

至少,在這之前,我是這麼認為的啊……

 

「鹿丸,你在發什麼呆?」

寧次推了推他的肩膀,示意他往前走-

「快點找個陰涼的地方休息,一路折騰來,女孩子們會受不了的。」

「……」

我想你指的是雛田吧,像雛田這種嬌弱的纖細少女,跟我們家的手鞠比起來……

不,正確來說,是手鞠太強悍了。

我可能還會比她先中暑呢……


「鹿丸?」

寧次又再叫他一次,然後轉頭問著手鞠。

「你們昨晚又幹什麼了?為什麼他今天會精神恍惚成這樣。」

手鞠攤開雙手,無辜的搖頭:「不關我的事喔。說到這個,

昨晚他也沒經過我同意就跑來我的房間,膽子倒變大小少。」

「……我明明就叫我愛羅提醒妳了,還不相信。」

鹿丸不滿的小聲咕噥,當然他可不敢大聲抗議。

「我是真的不知道嘛,我愛羅沒有跟我說啦……」

「不好意思,是我的疏忽。」

我愛羅突如的道歉,打斷所有人的交談-

「原本想去花園告訴手鞠的,結果走著走著就忘了。」

「我愛羅……」

手鞠有些尷尬的看著他與仍不吭聲的小櫻,

她忍不住責怪自己沒事幹嘛引起這個話題,

搞得現在的氣氛又更詭異了。


「……我……我愛羅,一定是因為花園……花園太美麗了……

所、所以,才看出神的吧……」

見大家都沉默下來,雛田連忙開口-

「我也是呢,到……到花園走了一圈……真的、真的很漂亮。」


聽到雛田挺身為我愛羅化解情況,寧次也接著繼續說下去-

「對了,既然雛田喜歡的話,我們就把新家的後院改成這樣格局的花園吧?」

「可……可以嗎?寧次哥哥。」

「當然可以,只要妳喜歡,我就會照妳希望的去做。」

寧次這番話是故意說給我愛羅聽的。

再怎麼說,他認識小櫻的時間總比較長,

如果要說支持哪個人的話,恐怕還是小櫻吧?

雛田聽出寧次話中帶話,便不再多說些什麼。

不過,小櫻卻在這個時候開口了-

「不是說要偷偷潛入金字塔嗎?大家不想剎羽而歸,對嗎?」

「沒錯沒錯!快點趁沒其他人的時候溜進去!」

手鞠用力點頭,握拳的雙手熱血地在空中高舉。

「……不論怎麼說,都牽涉到法律的問題……」

鹿丸提醒所有人,卻被手鞠的歡呼聲掩蓋過去,

他搖了搖頭,彷彿可以預知未來家中掌權的角色到底是誰了。

「既然要做,就要做到做沒人發覺,準備好了嗎?」

最後還是選擇順從手鞠的話,其實這樣的結果已經見怪不怪。

「準備好了!準備好了!」

 


*********************************

 


土黃色的飛沙繞著乾燥的大陸、崎嶇的荒涼土地,

偶爾掠過的鴉群像是被什麼脅迫著,飛翔的速度不肯在此緩慢下來。

駐守這處的軍人遵照法老王的命令,離鄉背井遠到沙漠中,

要將這片孤寂打造成阿頓神的城市,即便這不是他們大部分人想要的。

如果能夠選擇,在同樣刺燒皮膚的灼日之下,他們絕對會到卡地許與西台人作戰。

光榮赴役、保衛家園,這才是身為戰士應該負起的責任,

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會淪落到與工匠們一起來到這地方從事修築的工作。

 

「穆妮?」

完全沒想過最思念的那個人會遠到這裡,

並且吩咐侍女傳喚自己到她的營帳之中,

納克特敏將軍拿起掛在腰間的亞麻布,

將臉上混著沙土的汗水擦拭而淨。

「……皇后的妹妹,是來勘查我們的進度嗎?」

他氣自己太過於草率,竟然開口直呼她的名諱,

或許真是心裡的激動與感情沖昏了一切,連身邊危險的小事都忘記。

「納克特敏將軍,只有我和我的侍女來,不需要擔心。」


如此官方的說法,讓穆妮的心狠狠抽痛,

雖然她很清楚這份愛沒有人會給予承認,

但是她也不希望就這樣無疾而終。


「妳來我真的很高興,不過這不是因為想逃避皇宮的事情吧?」

納克特敏走近她,玩笑性的語氣輕鬆打散兩人的僵局。

「還是……已經想好辦法要對抗了?」

「……我是很認真的。」

穆妮別過頭去,臉頰又紅又燙。

「到底是什麼方法呢?應該是想好才會找我……嗯,那我就洗耳恭聽囉。」

「你……你說過的話,怎麼可以忘記,太、太過分了。」

湖水綠的眼眸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兩手緊張的不曉得該往哪擺。

「出……你出去算了啦……」


「……穆妮。」

納克特敏沒有乖乖照做,反而更貼近穆妮全身-

「這種等待,簡直要我的命,每天晚上想著妳,害我根本無法好好入睡。」


他撫著她修長的頸部,手指溫柔地往上摸弄著迷人的雙唇。

「到底要我怎麼辦……」

穆妮輕咬著他的指尖,感受他喘息的熱氣。

「我想要和你一起……納克特敏,我要和你在一起……」

第一次含著淚水呼喚著自己的名字,他好愛她這種惹人憐愛的模樣。

「穆妮……」

 

 

我也是,

比任何人都還要愛妳……

 


**********************************

 

我愛羅牽著小櫻的手,走在所有人的最後面。

漆黑的金字塔內,只靠著兩人一支的手電筒照明,

牽著手,至少不那麼危險。

「我相信妳。」

「……我知道,這樣就夠了。」

故意與前面的四個人拉開距離,腳步放慢的兩人彼此交談著。

小櫻握緊了他的手,碧綠色的眼睛凝視著我愛羅細緻的臉孔-

「如果我離開你……」

「死也會把妳找出來。」

「……這樣就夠了。」

小櫻傾身靠在他耳邊輕聲說著,嘴角泛起一絲淺淺的微笑。

「我什麼都不想逃避,也已經準備好要面對,所以你什麼都不需要擔心,

只要照著心裡所想做決定就可以了。」

 

這是我們的默契……

不必太多言語,就能讓對方暸解。

離開,是暫時、也可能是永遠的,

不管如何,我們一同決定、一同開始、一同結束……

 

考驗這個名詞對於我,或是我愛羅都不適用,

轉折,才是對現在最好的敘述。

 


被什麼撞擊到的手電筒掉落在地上,燈光頓時黯了下來-

原本牽著的手,因為小櫻要掰開捂在自己口鼻上的陌生的手而放開。

 

「小櫻!」

 

聽到我愛羅的呼喊,鹿丸等人趕緊回頭-

「發生什麼事了?」

「我愛羅?小櫻?」

「我愛羅!」

跑在最前面的寧次慢下腳步,手電筒的燈光照著倒在石地上的我愛羅。

「我愛羅!」

他蹲下來搖著我愛羅的身體,注意到他左額頭處滲出一點血漬。

「誰有帶醫療用品?」

「我有!」

手鞠連忙從背包裡面拿出未開封的紗布,

這是她為了預防在探險受傷時所準備的,沒想到竟然真的派上用場。


鹿丸的手電筒往遠方照著,卻找不到小櫻。

「小櫻不見了。」

「……怎、怎麼會這樣子……」

「別擔心,我們會找到她。」

手鞠摟著受到驚嚇的雛田,急忙安慰她。


「還好嗎?」

見到我愛羅逐漸恢復意識,寧次也鬆了一口氣。

「……嗯。」

嘴上這麼說,不過卻因為疼痛而緊咬著牙齒。

「總而言之,我們先回飯店處理我愛羅的傷口,然後再做打算吧。」

「也只能先這樣了。」

 

 

 

 

瑪特真理女神,

請保佑我所愛的男人……

求求妳……

如果妳聽到我的禱告的話……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