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2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天才狩獵國【我櫻】;8

 

 

「寧次?還好嗎?」

手鞠坐在藤條編椅上,對寧次投以擔心的眼神。


「沒什麼。」

寧次低頭看了看幾乎沒有動過的巧克力脆餅,一點食慾都沒有。

大家原本開開心心的,當然也有偷偷摸摸的「參觀」金字塔,

沒想到在探險途中,我愛羅遭人以重物撞擊頭部而昏厥,小櫻更是下落不明。

論誰都沒有心情繼續待在這裡,若非小櫻,

他們真想乾脆就這麼敗興而歸。

「……我們,要不要考慮報警啊?」

手鞠試探性的詢問大家的意見,她很清楚他們有錯在先,

不過遇到這樣緊急危險的情況,坐視不管絕非良策。

「欸欸欸,鹿丸?」

見大家依舊保持沉默,手鞠用力推著鹿丸的肩膀。


「……呃……不要報警比較好吧,警察沒什麼功能的。」

「什麼啊,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種話,小櫻現在生死未卜,你難道不擔心嗎?」

「……擔心是一回事,但不能因為擔心亂了分寸。別忘了我們曾經可是天才

俱樂部的會員,怎麼說都要保持最佳狀態。」

鹿丸聳聳肩膀,一向嫌麻煩的他,難得對手鞠說出這些話。

「不錯,我們先不要報警,要是我們有能力解決,就不需要別人插手。」

寧次點頭附和,他其實在一開始就不打算採用這個方案。

「我愛羅還在房間內休養,等他傷口復原恐怕還要等上一、兩天。

我看我們先來討論目前的情況,怎麼樣?」

「你是說推敲看看發生這件事情的原因嗎?」

「嗯,每件事情在發生之前必定有其原因,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不管怎麼樣,把它當成是俱樂部的定期考察吧。」

寧次輪流看著每個人,特別是-那個人的。

聽到寧次這麼說,手鞠終於展露出許久不見的笑臉:「好!我們全力以赴,

要比在法國補考的時候還要認真,把小櫻救出來!」

「……恐怕沒那麼容易呢,說不定是法老王的詛咒喔。」

鹿丸壓低聲音,嘴角勾出一絲充滿自信的微笑-

「因為我們打擾了他,所以他要進行報復。」

 

寧次注意到這句話讓那個人不自覺緊握住拳頭。

他再接續鹿丸的話說著:「我們不只打擾他睡眠,還來到這塊他掌管的土地。

更別提選住在陰間之神-歐西里斯掌管的尼羅河旁。」

「啊?你們怎麼突然說這些話啊?」

手鞠不解的望著他們兩個人。

鹿丸與寧次對看了一眼,曉得彼此都心知肚明對方的想法。

「法老王如同蒼穹的太陽,而金字塔的方位也是朝著太陽的方向,

以便於他們死後能直接成為天上的神明。墓室內放著法老的刻像,

幫助靈魂附著,當然也少不了胡狼阿努比斯,和陰間之后-伊西絲的法術。」

「為了阻止法老王的屍身腐壞,必須全身塗抹香油並以布包裹,

至於器官挖空的部分我就略過了。他們將最重要的靈稱為卡,

卡也是法老身體的一部分,凡人的肉眼是看不到的。」

寧次咧嘴笑道,他越說越起勁,並隨時注意那個人的動作。


「好了好了,先暫停啦,我搞不懂你們在幹嘛,兩個男人對看然後傻笑,

好奇怪喔。快點告訴我,到底在做什麼?」

手鞠誇張的在兩人對望的視線裡用力揮手-

「喂喂喂?」


「……手鞠,妳仔細聽清楚囉。」

鹿丸轉頭看著她,笑容中帶著嚴肅。

「要找到事出的原因,我們之中有人可能是關鍵人物,

從我們開始談論後,她一直沒有開口,但是,

她可能是最了解整件事情始末的人。」

「咦?還……還沒有開口說話的人?」

手鞠緩緩的將視線轉移到雛田身上-


是雛田!


「為什麼是雛田呢?她很明顯與這件事無關啊。」

「唯一明瞭我愛羅去向,對於蠍的出現不感到訝異,

甚至告訴我蠍與小櫻見面的地點……雛田,妳也差不多該告訴我們了喔?」

寧次撐著下巴,等待雛田回答。

「其實,妳也沒想到我愛羅居然真的會受傷吧。」

 

 


「……沒、沒錯,這件事……真的在我的意料之外。」

原先低著頭聽大家討論的雛田,慢慢的抬起頭來-

 


**********************************

 

「小姐,今天晚上納克特敏將軍還會來嗎?」

跪在一旁的侍女露出擔心的表情。

「為什麼這麼問?」

穆妮放下手中的鑲著碎鑚木梳,轉身望著她。

侍女謙卑的將額頭貼在地板上:「城裡都在討論你們的私情,

可能再過不久就會傳到皇宮了,小姐……這樣不太好吧?」

「妳先下去吧。」

「小姐?」

「這是我唯一能夠反抗法老王、娜芙蒂蒂還有爸爸的辦法,

我不想再當他們棋盤裡的一枚棋子。我很愛納克特敏,妳知道的。」

穆妮走到她身邊,把她扶起來-

「退下吧,我已經跟將軍約好了。」

「是的,小姐。」

侍女點點頭,她老早就知道小姐的心意,現在更是明白小姐的堅決。

穆妮看著她退下後,神情漸漸落寞下來。

 

在這即將完工的新城市,與納克特敏私下幽會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

軍隊裡的人因為敬愛他們,所以都視若無睹。

不過,傳到皇宮這件事……

嚴重性不是任何人所能想像的。

尤其是法老王……

 

她不喜歡法老王看納克特敏的眼神,有時候她會猜想是否是自己的緣故,

不過那種事情似乎太夢幻了一點,再者,照理來說,

法老應該恨自己入骨才對,怎麼可能會喜歡自己呢。


「穆妮。」

納克特敏從穆妮背後環抱住她-

「好不容易熬過一天,總算可以像這樣抱妳了。」


他懷抱的真實感覺,幸福的不可思議。

穆妮感受他強而有力的臂膀,在心中期許著時間能多停留一刻。

「納克特敏……」

「嗯?」

「我們的事情如果傳到皇宮該怎麼辦呢?」

「……有什麼不好嗎?」

「這對我們來說都很危險的,不是嗎?」

穆妮回過頭望著他-

「況且,你又是軍人的身份……」

「穆妮。」

納克特敏溫柔地俯視著她,充滿陽剛味道的臉孔在燭光下顯得媚惑。

「妳以為,我只想和妳維持這種關係嗎?」

宛如美酒的嗓音,令人不自覺的陶醉其中。

「那麼,你想怎樣?」

穆妮貼近他的臉龐,直到聽見彼此的呼吸。

 

 


千萬……

不要說出那句話……

否則,我會

 

 

 

 

「我想要娶妳。」

 

 

 

 

 

沉淪下去的。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