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41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天才狩獵國【我櫻】;9

 

「雛田?」

手鞠不可思議的望著她,並且環視在場的其他兩個人,

她從沒想過寧次和鹿丸居然從一開始就在懷疑雛田。

雛田?那個純真又容易害羞的小雛田耶……

怎麼想到這些複雜又亂七八糟的事情會和她有關呢?

「其實,是我愛羅告訴……告訴我的,他、他希望我能夠幫他的忙。」

雛田故意躲開寧次審問般的眼神,羞赧的低頭說著。

「我愛羅?」

鹿丸戲劇性的張大嘴巴,雙眼瞪大。

「他找妳幫忙?他跟我說過要自己解決的!」

「那小子……」

寧次撐著額首,依然保持方才的視線直逼雛田。

「但是,妳居然瞞著我。」

「寧、寧次哥哥……」

「所以,有什麼說服我的好理由?」

 

「是我單方面拜託她的,還有什麼問題?」

赤褐色的短髮間纏繞著新換的白色繃帶,稍微包裹住左上方眼瞼處,

我愛羅穿著輕便的棉質寬鬆上衣,顯露出纖瘦的少年氣質。

「我愛羅,現在就下床沒關係嗎?」

看到我愛羅撫著頭部走來,手鞠連忙站起將椅子拉開,

她小心翼翼地攙扶我愛羅的手,然後用臀部撞開坐在一旁的鹿丸。

「謝謝妳。」

我愛羅禮貌的點頭致謝。

寧次替他點了份核桃千層派和梨花茶,

並將自己幾乎沒動過的巧克力脆餅遞過去。

「我倒是有很多問題,雖然一開始不打算插手,

不過牽涉到我的『未婚妻』,那麼一切就不同了。」

「寧次哥哥……」

雛田在桌下的手,輕輕拉扯寧次的衣袖。

「真的……真的沒什麼啦……」

寧次不顧雛田的拉扯,逕自說著。

「你說過要好好保護小櫻的,現在是怎麼回事?」

「小櫻失蹤了,對吧?」

「嗯,應該是在你被打傷時失蹤的。所以,我才問你該怎麼辦?

會不會又是那個赤砂蠍?他到底有什麼目的?」

「沒錯,我也很想知道。」

手鞠皺緊眉頭,一同望著沉默不語的我愛羅-

「現在沒有人能夠確定小櫻的安危,那個赤砂蠍是幕後主使者嗎?

他怎麼知道我們昨天會想要偷闖進金字塔內呢?」

「或許,他對我們的行蹤瞭若指掌。甚至,上次在市集也非巧遇……」

「總而言之,雛田、我愛羅,你們到底隱瞞了什麼?

既然小櫻都失蹤了,要不要選擇告訴我們呢?」

這時候,鹿丸和寧次都站再同一陣線,連手鞠都無法反駁什麼。


覆著木帘的玻璃窗,偶可從縫隙中窺見外頭的景色,

刺眼的正午陽光披散在飯店廣場,脆嫩草皮捉摸著灑水器豐沛的水源,

油亮亮的綠地襯出鮮豔繽紛的盛開花朵,綻放出喧囂奪目的美麗圖畫。


我愛羅眨了眨和茵草相同碧綠的雙眸,

在瓷杯把手上遊移不定的手指停止下來。


「紙莎草。」


「欸?」

鹿丸將臉湊近我愛羅,好聽到更多。

「……這種莫名奇妙的東西,又讓我想起從前的時光了。

不過,我對新的挑戰總是躍躍欲試。」

寧次看著雛田從背袋中拿出一張剪裁過的紙片,深呼吸後說道。

我愛羅拿著紙片輪流放大家面前觀看-

「我拜託雛田調查這張紙的材質,書本是很有用的工具。」

「就在寧次看愛情小說的時候。」

鹿丸開玩笑的指著寧次,忍不住笑出來。

「不需要特別提醒我。所以,雛田在圖書館其實是要查詢這張紙?」

寧次繞開話題,按住擺在桌面上的扁平物。

「身為生物界頂尖人物的雛田,根據紋理、觸感和味道等,

在細心敏銳的觀察下,找出這張紙的真實身份。」

「……我也是生物界的精英,為什麼不來拜託我?」

「還記得雛田拜託你去市集找小櫻嗎?」

我愛羅咬了口服務生送來的千層派後,啜飲浮著濃郁香潤的梨花茶。

「……嗯,那時候恰好阻止了赤砂蠍和小櫻的對話。」

手鞠愣愣的望著雛田和我愛羅,順時驚覺過來-

「難道說!」


「沒錯,我一直跟著赤砂蠍。」


「你……」

鹿丸瞪大了眼睛,感覺背後一陣陰涼。

原來我愛羅說要處理一點事情,指的就是跟蹤赤砂蠍嗎!


「等等,這沒有道理。你們素昧謀面,彼此不認識,

又怎麼會知道赤砂蠍的長相,還有他會出現在市集呢?」

寧次訝異的望著我愛羅,依然保持冷靜沉著的他看起來宛如雕像。

「有個跟你相貌相似,並且意圖接近你未婚妻的人,

難道不會介意嗎?況且,他身上……有股熟悉的……

令人反感的氣味。」

 

「只能說,是命運的安排吧。」

「……先來討論紙莎草怎麼樣,你們有什麼看法?」

 


**********************************

 


「母親,我懷孕了。」

她濕潤的眼眶膽怯卻堅定-

包裹在長裙下的高瘦身驅,小腹平坦的幾乎看不出來。

鎖在睫毛裡的淚水滾滾而下,當自己這麼說的同時,

心情雀躍不已,就算這個新生命不受祝福,她仍然覺得幸福。

對藥草頗有研究穆妮知道怎麼調理身體,

也清楚自身的心情會影響胎兒的發育。

她忍著納克特敏不在身邊的繾綣寂寞,

獨自回到老家告訴母親這個消息。

「真的嗎?」

母親反握住穆妮的雙手,仔細凝望她黑如檀木的水亮眼眸。

「真的,是我和納克特敏的孩子。」

「太好了……」

母親眼噙淚光,與穆妮相擁-

「天大的好消息,妳和將軍……」

母親突然靜默不語,她緩緩放開抱住穆妮的雙臂。

「娜芙蒂蒂和法老,還有妳父親呢?

他們不會接受將軍的,該怎麼辦?」

「他們得試著接受,我和納克特敏相愛。」

「妳看起來充滿了決心。可是,這也會為妳帶來危險。」

 

「等到新城市完工,納克特敏回來之後,我們要離開皇宮,

離開娜芙蒂蒂、法老,過屬於我們的生活。」

 

 

 

 

 

 

 

 

 

穆妮……

這次,妳令我怒不可遏。

 

如果不能佔有妳,我就要毀掉妳的世界。

不準用那種眼神望著我,

害怕、生氣、擔心、堅韌……

 

 

我冷冷的注視著妳時,

心裡也想著如何觸碰妳的唇、妳的身,

霸佔妳的心靈和肌膚,

狠狠將親吻烙印在使妳痛苦到哭泣的地方。

 

 

當我越恨妳一點,卻也更愛妳一點。

這種愛使人瘋狂、使人麻痺思考、

使人絕望……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