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173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交響No.5【寧雛】P3


 

曙光從窗簾縫口透射進來,溫暖的金色喣熹包覆寧次半臥的身影。
烏黑長髮披散在肩上、胸前,柔美的隨著呼吸起伏。
他將莫札特的第六號交響曲樂譜闔上,
閉著雙唇輕哼著剛才映入眼簾的音符,
線譜和腦中的旋律交織一塊,猶如分工完美的樂團奏出綺麗樂章。
然後,手機鈴聲響起-
是德布西的月光。
寧次依然故我的哼著莫札特的曲調,
細膩如雪的手指輕輕在譜上畫著音準高低。
在月光停止片刻後,又再度響起。
他知道自己不能接這通電話,從內心而生的反抗念頭不斷提醒,
心跳越來越快,呼吸也隨之困難。
月光響起、結束、響起、結束……
無法制止的欲望左右著心志,
無形的力量逼迫自己去完成不想去做的事。
這是命運-
寧次握緊拳頭,不論是想法、身體、還是行為,都深深被命運左右,
他想改變現況、還有這一切,
但是手機不斷傳來的曲子就像綁死的繩線,應將自己拉進漩渦之中。
德布西的樂曲彷彿塗滿糖漿的刀刃,明明曉得不能靠近……
「喂?」
他輸了。
當寧次接起電話的同時,剉敗感油然而生,
雖然十分懊悔,可是不可否認,他的精神得到了解脫。
「寧次嗎?我是小櫻。」
「……嗯,怎麼?」
其實小櫻接下來會說些什麼,他都瞭若指掌,
正確來講,他是故意這麼問的,目的就是為了拖延時間。
「今天是俱樂部的定期考查,你不會忘了吧?」
「……喔。」
他當然沒忘。
「你現在在哪裡?生物的考試已經開始了,雛田還在等你啊。」
聽到那個名子,寧次的眉頭緊皺起來,
但他還是用一副剛起床的慵懶語氣回答小櫻。
「嗯,妳打來前我在睡覺。」
「寧次?……總之,你快點過來。」
「小櫻……」
他像沒有靈魂的傀儡,任憑命運控制言語意志。
「和我交往吧。」
「嘟-嘟-」
手機掛掉的聲音讓寧次逐漸回神過來,
他想起方才說了什麼,痛心不已。
小櫻一向溫柔率真,而且喜歡著自己……
他也喜歡小櫻,但是他的愛卻會傷害她,如果繼續放任下去,
將會走到無可挽回的餘地。
寧次咬著下唇,他明明很清楚這點,竟還是敵不過命運的攻擊,
現在,他傷害了小櫻、也傷害了雛田……
雛田。
那張害羞靦腆的笑臉,總是低著頭不敢直視任何人,
顫抖的表達所見所聞,暗地裡渴望自己的愛。



而他對雛田的感覺……
是如此的不同。
當彼此見面的剎那,他就了解雛田究竟是誰。
他們不是命運中的彼此,所以那時候礙於命運無法結合。
如今,又再度遇見了。
他不想放手,也不想靜靜等待失望的結局,
要是被迫,就要挺身對抗這股力量。
打破這座高牆……

 

**********************************



「他會受世人注目,不久世人都會因他而騷動。」
當代音樂天才莫札特一出此言,引發各國相繼討論,
談論這位受到莫札特讚賞的少年。
路德維希‧貝多芬的名子當然也轟動音樂之都-維也納。
他已不再是當初貧苦無名的男孩,而是才華洋溢的新生代作曲家。
不管如何,他已經不必再和醉鬼父親居住在一起,
得到金錢援助的貝多芬,搬離那條陰暗潮濕的小巷道,
除了寄錢給家人外,他不想再和父親有任何關聯。

「喬安娜。」
由於王公貴族等著聽他的音樂,使得自由時間大幅緊縮,
與喬安娜見面的次數也相對減少。
他站在籬笆外高興地呼喊喬安娜的名子,
迅速成長的身體已不需像往年要墊著腳尖,才能窺見籬柵的另一邊。
「不、不好意思,還讓你……等我。」
喬安娜鎖好工廠大門後,匆匆忙忙跑出來,
見到貝多芬的那刻,雙頰立即浮出兩朵紅暈。
原本相差無幾的身高在短短的時間內,竟有如此大的差異。
「長、長高了……」
「是長高了不少,可能還會再長吧。」
他露出頑皮的笑容,將手按在頭頂只達自己胸口的喬安娜。
「請、請不要這樣,如果被別人……被別人看到的話……」
擁有名望聲勢的你,怎麼可以和我這樣的平凡女子一起玩鬧。
「呃,對不起。」
……這是是拒絕我的意思嗎?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那個……」
「嗯?」
為了化解尷尬氣氛,喬安娜股起勇氣問起他的事情。
「現在,你、你都在做些什麼呢?……很……很忙吧?」
「主要都是在教琴賺取收入,偶爾也會到皇宮裡表演。」
「教琴……聽、聽起來,很棒呢。」
「我想存夠錢後,買一台自己的鋼琴。」
「你是說很、很大台的那種,放……放在有錢人家裡的那種嗎?」
喬安娜睜著一雙水亮的眼睛,興奮的望著貝多芬-
「到時候,我、我也可以彈……彈看嗎?」
「嗯!可以啊。」
他好想伸手撫摸那白皙柔軟的臉龐,妄想能夠緊抱住她纖瘦狹小的肩膀,
喬安娜的髮香吹入鼻中,讓自己渾身燥熱。「我……」
「什麼?」
「我後天要離開這裡,到首都去。」
「咦?」
貝多芬嚥了口口水,繼續說著-
「妳知道,伯爵、公爵什麼的,都想要學琴,我有收到聘書。」
「好厲害呢,能夠收到、收到貴族的聘書。」
她的笑容恍若夕陽餘暉,柔和溫暖。
「我不確定,什麼時候會回來,可能幾個月、或幾年。」
喬安娜的心緊縮了下。
這麼說來,她是見不到他了嗎?
從來都是抱著能夠見面的心情努力的,就算身分懸殊也能夠併肩站在一起,
爾今,他要離開了……
前往那繁華、屬於他的都市。
所以,這就是故事的結局?

「喬安娜?」
「呃,什麼?」
「我會想著妳,妳也不可以忘記我。」
貝多芬笑著,故意說玩笑逗弄著她,
因為她看起來就像要哭出來一樣。
「我不會忘記你的。」

他們相視而笑,並勾手指打勾。








然而,
我們之間,竟矗立著如此一座
不管如何都跨不過去的高牆。
那時候,怎麼也沒想到,兩個人的關係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妳,不會是現在還是未來,

相信妳也一樣。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