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410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天才狩獵國【我櫻】;10

 

「拿破崙也曾經想要奪得埃及作為紀念品呢,你是不是這樣想?」

將紙莎草還給我愛羅後,寧次不知道為何心生此念。

在赤砂蠍出現之前,小櫻就已經感覺到這個人的存在,

她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是無法躲開的,

因此才會延路留下線索,告訴其他人自己發現了什麼。

「你說,小櫻是先把紙莎草給雛田分析,然後才交給你的?」

「不,是小櫻給我紙,然後我拜託雛田調查,

當然,小櫻一切知情。」

「……為什麼要搞的那麼複雜?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啊。」

手鞠一臉疑惑,對於他們繞一大圈子的行為感到不解。

「是因為蠍吧?」

鹿丸望向我愛羅,已確定自己的推測無誤。

「在不確定週遭是否有蠍的耳目的情況下,擅自對蠍

展開調查,只會加強他的防備,你們和雛田都是抱著

這樣的心態,所以什麼都沒說。這麼小心全都是基於

『知情的人參與』的遊戲守則,我說的對嗎?」

一股腦將我愛羅要解釋的事情說出來,令在座其他人瞪大了眼睛。

「欸欸?你……你被閃電擊昏腦袋,突然開竅了?」

手鞠愣愣的推著身邊人的肩膀,

沒想到平時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鹿丸,此時卻如此可靠。


我愛羅點了點頭,不愧是他所挑選的天才成員,

果然不是隨口說說。

「現在,要做的事,就是依照小櫻所給的線索,找出她的下落。」

「等一下,你們都已經確定就是蠍幹的嗎?這可是綁架,

不是鬧著玩的。」

寧次環視所有人,特別是自己身邊的雛田。

雛田緊抿雙唇,放在膝上的雙手扭捏的拉扯著裙角。

「……應該不會有錯,攻擊……攻擊我愛羅、

帶走小櫻的人就是……就是蠍。」


「只是我有一點仍然不懂。」

鹿丸打岔,檀木黑的眼睛充滿生氣,

就像當初報名天才俱樂部時一樣。

「那天晚宴所發生的事,在你們的預料之內嗎?

為什麼隔天就能夠馬上達成共識,讓小櫻冒險被蠍帶走?」


「這個問題,不應該由我來告訴你們吧,或許你們

該問的是蠍或小櫻,畢竟是他們在花園裡對話,和我無關。」


「對話的內容是什麼?」

聽到鹿丸的問題,我愛羅轉移了目光,

片刻之後才再度回到他身上。


「如果是命運,有信心能戰勝嗎?」

「廢話,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一直在旁傾聽的寧次立刻回答,嘴角掛著信心十足的笑容。

「所以,命運給了什麼難題,儘管放手一搏就是了。」

「寧次已經好久沒說出這麼酷的話了耶。」
手鞠故意推寧次的肩膀,挖苦說道。

「放手一搏聽起來好熱血,我好喜歡喔!」

「戰勝命運……是……是什麼意思?」

沒有因為手鞠的話分心的雛田,依然一臉正經。

「曾經、曾經戰勝的你們……有什麼理由……不能再次獲勝?」

「雛田……」

 

一直默默幫助我愛羅與小櫻的雛田,

當然不願意聽到無法戰勝這類的話語,

她的心情並非其他人所能理解。

這一點,我愛羅心知肚明,不過……

 

「我完全沒有那個傢伙的記憶。」

 

 

什麼都想不起來……

卻只是不斷聽小櫻訴說她的夢境和感應。


若我真的是穆特努瑪特所愛,

為什麼一點記憶也沒有?


而赤砂蠍卻對於她的往事一清二楚……

 

我到底……

是她心中所想的那個男人,

或是用愛摧毀她的殘酷?

 

 

穆特努瑪特……

多給我一點指示吧。

 

 

不管是妳生命的哪個男人,

都曾經深深愛過妳啊……

 

 

 

 

前世的感情,真的這麼重要嗎?

 

 


******************************

 


「想喝水嗎?」

赤褐色的鮮豔短髮在素棕的木偶中是如此醒目,

彷彿稻麥中偶燃的火燄,散發出妖麗的光芒。

蠍放下手中雕刻到一半的木偶,走到小櫻身邊。

經過二十四個小時之後,迷藥的效力終於退去,

小櫻的意識也逐漸恢復。

她抬頭望著四周的景象,猜測自己究竟身處何方。

堆散在地上的無臉木偶,身體扭拐著擺出怪異的姿勢,

就像被人隨意丟棄一旁。

無視於小櫻沒有回答,蠍將水壺放在她身邊-

「喝吧,我相信妳需要的。」

他露出溫婉的笑容,舉止體貼的根本不如綁架犯。

小櫻打開瓶蓋,咕嚕嚕的大口吞水,

一整天沒碰水的喉嚨早已痠疼發乾。

「這裡還是埃及?」

「帶著昏睡的妳,不可能出境啊。」

蠍笑看著頭髮凌亂的小櫻-

「我會做梳子,想要嗎?」

「咦?」

不等小櫻答應,他已經開始動手雕刻了起來。

「很抱歉用這種粗魯的方式帶你走。」

「……你有你的考量。」

「但是,怎麼不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手裡的木條像是有了生命,

梳子的模樣漸漸浮現出來。

「如果你想跟我解釋的話。」

草莓色的雙唇微張吐字,她的聲音裡沒有蘊火。

白皙的肌膚上因長時間躺臥而透著淡淡紅印,

仍帶有幾分睡意的眼睛半睜著,卻顯現獨特的慵懶氣質。

蠍將迅速刻好的木梳交給小櫻,

雖然小櫻沒有收下,他仍保持微笑。

「一時的嫉妒讓我不知所措,能夠原諒我嗎?」

「嫉妒?」

「你們在我面前牽著手,親密的交頭接耳。」

他直接幫小櫻梳理頭髮,不管她是否願意。

「我不曉得你在我們身邊。」

「……暫且別提這個吧。」

他細心的疏開糾結的部份,靈巧的雙手讓小櫻不自覺讚嘆。

「這些木偶都是你做的嗎?」

依照他的希望,轉移了話題。

「對啊。」


「很厲害呢,你的雙手。」

小櫻閉上雙眼享受蠍的溫柔-

不過,她的頭腦可沒閑著。

 

 

「有精油在這裡更好,髮絲會變得更柔順。」

「是嗎……」

 


她無法克制的緊張起來。

推證的結果雖然還不是很確定,

 

不過現在正和自己相處的男人是……

至少有一半的機率是不會錯的,

 

怎麼辦?


……我愛羅……

 

 

 

 

這時候不在彼此身邊的我們,

到底該怎麼做?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