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2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莊園裡的小少爺【米英】Chapter. Two

 

 

「第一次見面時,那對彷彿澄空的清澈藍眼,
毫不畏懼的看著我。他的勇氣和眼神是如此吸引人,
一舉一動都牽引著心口,當他……」

亞瑟再也寫不下去了,他感覺全身燥熱、狂亂不已。
停擺的鵝毛筆在日記上留下一滴深綠色的墨水,
未乾的字跡微有光澤,濕潤著細緻的紙上纖維。

亞瑟看了看桌上的銀質懷錶,是午前的Eleveness Time,
早晨時他吩咐管家安排到花園的行程,
監督新調職的阿爾弗雷德,他希望從那位
曾在麥田工作的傢伙,能為自己的花園多添加點
自然的田園氣氛。
比起鄰近的博納富瓦式人工庭園,
他更喜歡不做作的鄉間風味。

「少爺。」
老管家鞠躬後,將剛泡好的紅茶和新鮮牛奶呈上。
「今日的下午茶,是否要在庭院舉行呢?」
「……也好,就這麼辦吧。」
亞瑟緩緩倒入牛奶後,優雅的拿起銀湯匙攪拌。
「少爺,恕我冒犯,但您今天看起來似乎心情不錯?
遇到什麼開心的事了嗎?」
不愧是服恃自己多年的忠僕,
哪怕是點小地方改變都察覺的出來。
「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好夢罷了。」
當自己這麼說的同時,嘴角忍不住彎成了弦月狀。


「少爺!少爺不好了!」
一名中年女僕慌慌張張的跑進來,失了分寸的大聲喊叫-
「柯克蘭少爺,您最喜歡的黃楊樹……」
見亞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女僕說話的聲音也變得小聲,
她嚥了口口水,將視線轉移到經驗豐富的管家身上。
「那個……」
「繼續說下去,到底怎麼了?」
「……阿爾不小心弄斷樹……您、請您還是親自看看吧。」
瞄見管家眼神示意,女僕低下頭,不敢再多說些什麼。
「少爺,我陪您一同前往。」
管家恭敬地遞上手杖,此時此刻他也不便插嘴,
因為那棵矗立在院子裡的黃楊樹,是少爺最鍾愛的東西。
他從不讓別人靠近那棵樹,
也不允許任何人打擾他在黃楊樹下喝茶的時光。
那是很久以前,某個人送給少爺的禮物。
現在,少爺的憤怒,
正巧說明那個人還在少爺心中留下多大的部分-

 


**********************************


「這麼簡單的工作,我三兩下就可以解決囉!」
少年碧藍色的眼睛充滿的驕傲與自信,
濃金色的短髮在近午陽光下閃著耀眼光芒。
他將麻布確實纏好於手掌間,雀躍的跟在園藝師身後。
「那個,請不要這麼興奮好嗎?我、我會很困擾的。」
習慣安靜工作的本田菊,除了擁有優秀的手藝之外,
也是少有的東方面孔。
個性生澀的他第一次與這麼開朗的人相處,
雖然不是不願意與人打交道,不過這個人也未免太放的開了吧?
「呦!這些都是你搞出來的園藝嗎?」
阿爾握著花剪到處戳弄經過巧思所種植的花草。
「呃……嗯,還有其他人,我只是負責規劃。」
菊正猶豫著要不要請他放下花剪,否則很容易毀壞辛苦培育出來的植物,
卻看到不遠處有人遠遠走來。

「啊,是來送麵粉的路德。」
「什麼啊,竟然是那傢伙。」
從農莊出生的阿爾,和路德非常熟識,但彼此的個性相差甚遠,
總是話不投機三句多,他就是無法忍耐他那份正經乏味。
「嗯?你們之前就認識了嗎?」
「那傢伙老是一副撲克臉,不然就是胃痛的樣子。」
「呵呵呵,瓊斯先生說的倒有些貼切呢。」
菊笑了出來。
「喂!你們在笑些什麼!你怎麼會在這個地方?」
路德放下肩上扛著磨好的麵粉,伸手擦掉額上滴落的汗珠。
即使很沉悶,阿爾卻不得不承認路德的身材實在好的沒話說,
米色的上衣因汗水貼附在結實的胸膛,
顯現出相當勻稱的腰際和胸肌。
當然,他對自己的身材也頗自豪的,
只是路德的壯碩略勝一籌罷了。
「我現在可是園藝師的幫手呦!跟你不同的。」
「……隨便你。」
路德撇過頭去,詢問本田菊要把麵粉扛到哪裡。
「欸欸欸,HERO我在跟你說話啦!」
「VE……路德、路德!」

「咦?」
那個難道不是?
阿爾愣了愣,茫然的看著頭戴廚師高帽的男子跑向路德。
他頸間打的領巾和圍裙,都印有科克蘭家的族章……
絕對錯不了!
眼前這個喊著「VE」的呆蠢傢伙就是Hamberger的發明人啊!

「瓊、瓊斯先生?」
「……啊?」
本田菊頷首笑了笑。
直盯著菲利奇亞諾的阿爾根本沒聽到他究竟說了什麼,
他滿腦子都在想要如何從菲利口中聽到Hamberger的情報。
注意到阿爾不斷投射過來的目光,路德緊皺住眉頭,
並將菲利推到自己身後。
「喂,你在看什麼?」
「欸?我嗎?」
瞬間驚醒的阿爾環視其他人後,再對上路德的視線-
「哼,我可是HERO呦,要看什麼是我的自由吧。」
「……什麼,你!」
「路德、路德……」
「什麼嘛,老是一副氣燄高張的模樣。」
阿爾不改辭色的插著腰說道。
「莫名奇妙就皺著眉頭,運氣可是會被嚇跑的喔。」
嘴裡不斷說出奇怪的話語,縱使與眾人一樣有些疑懷,
卻還是不減路德升起的怒火。
「你啊,果然是衝著我來的。」
「說什麼HERO聽不懂,總之我想要和你身後的那傢伙做朋友,
反對意見不予認同!」
「……不予認同嗎。」
不管菲利是否在旁拉扯,路德還是逕自走向阿爾。
「欸欸?你們不會是想要做出非文明的行為吧?」
儘管菊開口制止,但是他的聲音已經傳不進他們的耳朵裡。
隨著兩人之間的距離逼近,氣氛也變得更為緊張,
連不知所措的菲利都哭了起來。
「我可要先把醜話說在前頭喔,到時候被打倒在地上的人絕對是你。」
「少囉唆!」
路德握緊拳頭,隨時準備好要往阿爾臉上揍過去。
「……我要來囉。」
「我勸你最好先動手,免得等等還抱怨沒有你表現的餘地。」
「可惡!」
阿爾奮力衝向路德-
「讓你嚐嚐我的厲害!」
他緊抱住路德的腰際,用盡全力想把他推倒在地上。
不過路德依然能夠維持住平穩,靠著往後退來保持平衡。
他不得不承認,阿爾的力量超乎想像的大,
這股蠻力就算舉起一頭牛都不成問題!


「小心啊!」
菊用力大喊-


啪咭-
 

看不到後方的路德突然感覺到背後傳來的陣痛,
而阿爾也張大了嘴巴,他慢慢退開跪坐下來,
直到路德轉身看自己究竟撞到了什麼。


「死定了!啊啊啊……嗚哇啊啊啊啊……」
菲利開始放聲大哭-

「欸……」
對哭聲沒辦法的路德只好忍住背痛,
越過傻住的阿爾,輕輕拍撫菲利的肩膀。
「好了,別哭了。」
「啊啊啊啊!死定了啦,會被殺掉的,怎麼辦?嗚啊啊啊啊……」
「糟糕。」
望著女傭帶著驚慌的神情離開現場,
菊的心理充滿著不安和緊張。
「……想必一定是去通報了。」
「哈哈哈哈哈!不過撞倒一叢草,哈哈哈哈!」

「瓊斯先生……」
接下來會發生怎樣的風暴,除了阿爾以外的三人,
連想都不敢想。

 














那名少爺-
頂著一頭總是梳不順的俏亂金髮,
用碧綠深邃的眼睛凝望著黃楊樹。
偶爾流過的悲傷與哽咽,
此時此刻想念著那個人,從未間斷。

總是帶著孤傲神情的少爺-
放下已經不再散發熱氣的磁杯,
用白皙的手指慢慢滑過樹皮。
終究無法抑制思念的時候,
靠在黃楊樹下憶起從前,整理頭髮的時光。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