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173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溺愛至上 Fondness 【米英】7

 


「我說!」
那名爛上司可能也基於想化解詭異氣氛才開口打破寧靜,
但是他拉長的聲音卻好像是還沒想到要說些什麼。
「……是。」
亞瑟面無表情的回答,準備好承受接下來的攻訐。
「有什麼問題嗎?」
上司總是權力的主宰,不論何時何地都能控制著走向,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他調整好鼻架上那副名家打造的眼鏡,確定自己腦中的問題已成形。
「沒有利益的戰爭,需要打嗎?」
「……不……不需要。」
「對我方不利的戰爭,能打嗎?」
「……不能。」
「殘害國家的做為,應該嗎?」
「不應該。」
「那你還有什麼問題!」
他大吼著,甚至忘了桌上的麥克風未關,刺耳的爆音令其他議員更加緊張。
亞瑟只覺得身體一陣麻木,這股麻痹感漸漸從心臟向手腳末端逼近,
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明明溫度不高,卻冷汗直流。
「我……」

英吉利……
還好嗎?

他看到年幼的阿爾,跌跌晃晃的撲在自己的小腿上,皺著眉頭急切的尋問。
稚嫩的臉頰上還有淡淡紅暈,如果說阿爾能夠健康平安的成長,
那絕對都是亞瑟的功勞。
為了保護阿爾,不被像法蘭西斯這類傢伙搶走,他幾乎每天都要幹場架。
不過由於當時國力強盛,因此受的傷也能很快痊癒。
只是看到小阿爾擔心自己的模樣,亞瑟心裡難免於心不忍。

……英吉利?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啊。」
亞瑟頓時驚醒過來,一不小心又陷入了過往的記憶中,
他輕輕搖著頭努力甩掉殘存的景象。
「是的。」
「現在人民每天群起抗議、罷工,誰要為這些事負責?」
「……呃……」
見亞瑟愣愣的呆站在台上,張著嘴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其他議員也跟著一起質詢起來,老早把丟公文的事擱在一旁。
「以女王之名,你還是道歉撤兵吧。」
「堅持不撤兵的下場就是這樣,現在你還要求增兵支援?太過分了。」
「我們國家都自身難保,哪還管得了其他地方的戰爭!」
「再增兵的話只會引發民眾不滿,你有覺悟要扛起這些責任?」
「你的堅持到底是什麼?莫非有勾結?」

「那邊作戰的曾經是我們的同胞!」
亞瑟感覺到有什麼話衝出了喉嚨,然後在腦筋混沌之下,居然就脫口而出。
「同胞?」
「是的。」
隨便什麼都好!既然講都講了,那就一股作氣抗爭到底吧!
「就算那傢伙……我是說那些人獨立了,還是我們的同伴!
我們體內流著一樣的血,這點不會因為兩百年前的戰爭而改變。
就算曾經刀劍相向、就算曾經用砲口對準彼此……」
……糟了,眼淚快流出來了……
該死的!為什麼這麼容易就想到那傢伙的事情呢……
「亞瑟。」
溫柔的聲音融化了再次出現的尷尬氣氛,
亞瑟忍著眼眶裡的淚水,九十度的鞠躬彎腰。
「女王陛下。」
在場其他人的也跟著照做-

「我聽說你回來了,怎麼不先來見我?」
她這麼說,但嗓音裡卻沒有絲毫責怪之意。
「因為……」
亞瑟還無法從方才難過中恢復過來,有些哽咽的說不出話。
「亞瑟?……你看起來好像累壞了,不如先回去休息吧,
有什麼事你可以明天再說。」
「女王陛下!恕我直言,為什麼您會挑在這個時刻來呢?」
「而且,現在是討論政事的重要時間,女王陛下不應該……」
議員們對於女王突如出現,感到不解-
基於政治體系的問題,女王通常只會選在需要代表國家的時候才會出現,
政治方面的事務則全權交由國家的政治機構。
「你們可以繼續忙你們的事,我只是想借用一下亞瑟而已,
沒問題吧?」
「呃……女王……沒問題的,不會有問題。」

看到自己的女王從容的解決圍繞身邊問題,亞瑟訝異的忘記掛在眼角的淚水。
她主動伸出手,示意亞瑟握住,那雙手雖然充滿皺摺,卻意外的暖和。
「不想回去休息也沒關係,我們喝個茶,下午茶的時間不是到了嗎?」
「是……是的。」
「你說的話我全部都聽到了,關於這方面的事,也先不要急。
跟我再談談如何?」
「我很想,但要是再拖下去,我怕……」
「亞瑟,我和你一樣都嘗過失去摯愛的痛苦。」
伊莉莎白露出微笑,當她這麼說的同時,眼神閃過一絲悲傷,
不過很快就消逝了。
「相信我,好嗎?」
「是的,女王陛下。」
亞瑟隨著她走出大廳外,不曉得為什麼,
他會有種-
只要聽她的話,一切就不會有問題了。
如此感覺。


***********************************

 

But time is not enough.
And that is the reason why.
When you are fall in love.


棕色的細條紋壁紙,與軟木地板搭配出高雅風味,
清麗悅耳的奏鳴曲在古典播音器中流轉,慢慢迴繞出整個房間。
英格蘭風格的鄉村佈置,比繁華瑣碎的裝潢更有樸實之美,
亞瑟深深讚嘆著這個地方,美妙的氛圍讓他的情緒緩和了不少。
「放鬆下來吧,這幾月來你一直都很努力,真是辛苦了。」
女王的一句話讓亞瑟發自內心的感動,
只要聽到這充滿溫暖的語調,辛苦好像根本不算什麼。
桃花木桌上的濾茶器中飛舞著茶葉,
融於熱水中的茶香漸漸飄出。
「亞瑟,剛才你所說的事情,我非常同意。」
「欸?女王陛下也認同嗎?」
「沒錯,聽起來很有道理,不過……」
「不過什麼?」
看著女王慢條斯里的啜飲唐寧紅茶,亞瑟也能只乾著急。
他聞到茶香外的一股花草芳香-
是羅曼卡莫米。
由甘菊製成的精油,Roman chamomile主要用來幫助消除疲勞,
以及穩定情緒、解除緊張。 
「……不過,亞瑟,國家是不可能再出兵的。」
「為什麼!」
原本滿懷希望的亞瑟,聽到女王篤定的發言,頓時跌落谷底。
「……某個人昨晚致電給我,他發現自己的國家居然背地
出兵參與這場戰爭。」
碧綠色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盯著正在喝茶的年老女士,
握著敏登茶杯的手掌心冒發冷汗。
他嚥了口口水,試圖不讓自己的聲音顫抖的太厲害-
「然、然後呢?」
「退兵了,他的上司強制要求退出戰場。所以,亞瑟……
我希望你明白。」
「……明白什麼?」
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多看一眼女王的表情,
這間房間原來不是最終的庇護所,
這裡只是要他放棄的糖衣。

「不要再淌混水,退出戰場吧。有時候,
我們必須面對現實,就像現在一樣。」

 

 

And that is the reason why.
That's the reason why.

 

When I am fall in love…

 









「我拒絕。」








 

─待續─

 

*************************************


※註:
敏登→(Minton)世界最暢銷的茶杯,被稱之為「貴夫人」,
圖樣多取自於哈頓城的壁畫和碧毯。
※參考資料→《紳士與鬆餅》、五次方樂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