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淨琉璃獵師【邑密】p.7


若林正造一口氣飲盡杯中物,通紅的雙頰上還有淡淡酒氣,
他緊蹙著眉頭,從頭到尾悶不吭聲。
貼在若林身邊的北條加奈子,心情同樣好不到哪裡去,
縱使百般媚樣的搔首弄姿,卻無法掩蓋住黑崎獲勝的事實。
「……樁姬到底在搞什麼鬼。」
「自從『那件事』發生之後,樁姬就整天鬱鬱寡歡,
樓主好像也很不高興呢。」
「廢話!她這種態度誰會高興,
攸關成敗的關鍵時刻,居然搞成這樣!」
若林生氣的將杯子丟在草皮上,對於織也只安排黑崎密的表演大為不滿,
不過他也很清楚,樁姬目前的情況根本無法勝任演出。
「別氣了,至少我們不需要再擔心這張王牌的心臟狀況……」
北條壓低聲音,靠在若林耳邊輕輕說道-
「醫生已經全部搞定囉,接下來只要讓樁姬平撫情緒,就沒問題了。」
「……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懂那傢伙是站在哪邊。」
「不管是哪邊,只要得到我們想要的,他就只是個道具。」

「怎麼?在聊些什麼?」
不知道何時靠近北條和若林附近的織也,
用手隨意梳開微風吹徐的長髮,慢慢坐下來。
「今天是賞櫻的好日子,為什麼不離人群近一些呢?」
披散在胸前的黑髮,有股類似白桃的香甜氣味,
與北條濃郁的花香相比,多了幾分清甜和溫柔。
她咬了口鼓鶴樓的葉狀和菓子,對織也莞爾一笑。
「難得的好風光,怎麼會有我們出場的餘地。」
「北條!」
聽到北條帶刺的話,若林趕緊打斷她-
「這女人老愛胡言亂語,嘴開了就停不下來,樓主莫怪。」
「呵呵,不,是我沒有顧慮到你們的心情,
硬是將華京院的表演取消了。」
「……樓主用心良苦我們知道,畢竟樁姬還沒恢復以往的水準。」
「你能這麼說,我很高興。」
織也微微低下頭,無視於一句話也沒說的北條。
「等會,密會過來敬酒,相信他也有問候樁姬的心意。」
原想回嘴什麼的北條,看到若林的眼神後乖乖閉上嘴巴。
「那麼,恕我先行告退。」
織也緩緩站起身來,潵在黑底的純白細雪和服,
給人一種肅穆,並無法忽視的感覺。
長達五呎的腰帶,在他轉身離去後,向天空拋出一個美麗的弧線。

「妳居然對織也說出那種話,不想活了嗎!」
待樓主離去,若林忍不住大聲斥喝-
「他是樓主,有的是權力把妳趕出鼓鶴樓。」
「那又怎麼樣!我看他擺明就是和黑崎聯手,
我不出聲提醒他,華京院就不用比了!」
「妳根本!」
「別吵了,我不在就這樣亂了分寸嗎。」
許久不聞的清麗嗓音,使吵的不可開交的兩人瞬間噤語。
「……樁、樁姬?」
一襲幾乎與櫻花融為一體的粉櫻色和服,以及簪上繁花與銀珠的島田髻,
她的身影彷彿界在消失的邊界,既透明又虛幻。
「妳還好嗎?這麼不跟我們說一聲就出來了。」
北條連忙站起,擔心的神情全部寫在臉上-
「織也知道嗎?你跟他說了沒有?」
「醫生吻了我。」
盯著北條的樁姬,心思卻不在她身上。
「我如此愛著醫生,而醫生也回應了我的感情。」
「……樁姬?」
「這種讓心口快要燒起來的感覺,
是醫生嗎?不……是愛琳吧……」
她置在胸前緊握的雙手,無助地顫抖著。
「討厭……愛琳一直在哭……哭個不停……」
「樁姬。」
若林推開呆愣住的北條,逕自將樁姬的臉轉移面向自己。
「妳給我聽好,得到愛琳心臟的妳,不是哭一哭就能了事。
黑崎家的人正在開心的慶賀比賽獲勝,
妳要讓他們繼續踩踏妳的傷口嗎?」
自眼底浮出淚水的樁姬,硬是將眼淚全部吞回去,
虛弱細瘦的身驅矗立在風中就有些吃力,
但是她明白自己非得這麼做不可-
唱歌,直到死去。




因為不會唱歌的黃鸝,一點用也沒用,
與死沒什麼兩樣。




「巡酒了。」
北條攙扶著樁姬,注意到不遠處的密和眾人緩緩走來。
「樁姬,快點恢復精神,別讓客人失望。」

……這句話聽起來,好似一般酒家的妓女。
可是我有的是一流藝技的身分啊……
我能歌善舞,還是花魁的候選人啊……
為什麼?
現在,把我說的像是-


「樁姬。」
深綠色的眼睛綻放著水漾的光輝,密綺麗的令人難以置信,
許多座上貴賓都願隨密一同敬酒,只願能繼續待在他身邊。
她聞到麝香的味道,這是藝技不可能會去選的味道,
極具蠱惑,又完美地勾勒出男性的香味……
這個味道,絕對錯不了的。
胸口傳來的陣痛,簡直要使人暈眩。

「請用酒。」
其實應該是由樁姬敬酒,但密認為處於相同地位的彼此,
還是由男性敬女性有禮的多。
身旁圍繞的人群紛紛讚揚密的體貼,任誰都看得出來
他們心中所屬的人選的哪位。
密纖白的十指指尖,捧住的繪有鳶尾花圖案的瓷杯。


翠綠的山丘覆著櫻花地毯,空氣中飄浮著酒香和粉香,
微寒的氣溫以及粉紅色的雪,
賓客歡笑的聲音、舞技的甜言蜜語、藝技應該有的回應……


樁姬感覺到自己正不斷冒冷汗。
時間拖的越久,她就看到越多人交頭接耳,
吱吱喳喳說著她聽不清楚的話。
就連密的臉上都出現了疑惑的表情,
不過他依舊保持著原先的動作。
若林和北條此時離她好遠,好像有段不論怎麼跑都追不上的距離,
眾人的聲音開始放大,在耳朵中全轉為厚重且緩慢的語言。



夠了。
真的夠了,這一切。
大家捧腹大笑,笑看一等舞技的下場……
看這個華京院推舉的舞技出糗,
看這個舞技什麼時候要淪落為出賣身體的遊女。



愛琳一定也在笑我!
在我的身體裡面狠狠嘲笑著我!
夠了!
夠了!


「夠了!」
樁姬一把抓住酒杯,用力潑灑在密臉上-
此舉快的讓在場所有人措手不及,
對於眼前的景象無一不目瞪口呆。
「黑崎密!我會贏你,我要你知道,他是愛我的!」
望著濕淋淋的密,她總算覺得有些滿足。

「妳到底在做什麼!」
圍繞在密周圍的新造與半地子替主人生氣著,
也讓其他賓客對樁姬投以不友善的眼光。

「不准用那種口氣說話,別忘了我是一等舞技-華京院樁。」



「不好意思,各位,我必須先去梳洗一下。」
密眼中流露出惶恐的眼神,
他摯愛的樁姬竟然在此時此刻刺了自己一刀。


「……樁姬,你在生我的氣?」

臨走前,他回頭看著獨自站在原處的樁姬一眼。





「……我沒有生氣,我只是……
要你死。」
她故意輕聲細語的說著,猶如親暱的情人耳語。



剎地間,密只覺必需快點逃離現場,
這個地方一切都是那麼不對勁、瘋狂。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樁姬會有這種舉動-
















 

那個香味……
多麼熟悉。
醫生,你每次替我看診的時候,
我都偷偷注意著這個味道。
並且,幻想有一天,
我能為你而死……


「醫生。」
即便你要我的鮮血,
我也會一滴都不保留的全部給你。


她閉上雙眼,
慢慢嗅到一陣麝香……

 

溫熱的淚水顆顆從臉上滑落,
冰冷的手指輕撫過她淚妝模糊的臉頰。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