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莊園裡的小少爺【米英】Chapter. Three(H)


亞瑟深吸了一口氣後,把窗戶及窗帘都拉上,
越過堆放雜物的地方和廚房,默默走回房間。
他的雙唇與臉頰依舊燥熱,除了握著燭臺的右手,
全身的力氣彷彿被抽乾一樣疲憊。
關上臥房的桃花木門,將身體和臉都埋入柔軟的被窩之中,
亞瑟緊閉著雙眼,他試著將那突如的一幕逐出腦袋,
卻無法阻止擁吻的感覺攀爬於心。
「唔……」
壓在腹下的手掌,不安分的摩擦著越發敏感的部位,
原先只想稍微輕觸,沒想到竟舒服得難以言喻。
他翻過身,將睡袍拉開到腰際附近,手指在頂末兩處撫弄情慾,
腫脹發熱的昂起讓亞瑟羞愧的閉上眼睛,
但是那張臉孔又倏地出現在自己腦中。
「……啊啊。」
他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子,也不曉得他到底長什麼樣子,
可是亞瑟無法自拔的想和他做。
在想像中,那個人已經進入到他的身體深處,
用力抽送著,並且在他耳邊發出低沉的嗓音。
亞瑟嘴裡咬著衣服領口,涎液濕透了帶有花香味的領口,
睡袍也因汗水而貼附在皮膚上。
「哈啊……」
白濁的液體弄髒了睡袍,濃濃的腥味沾染於指頭與指縫中。
他微張著雙唇,面對貼著碎花的壁紙發楞。

那個人現在正用著睥睨的笑容望著自己,
他仍未獲得紓解的慾望頂在溼黏的腹部上-

亞瑟嚥了口口水,緩緩伸出沾著液體的手指,游移到更下方。
碧藍色的眼睛……
泛著銀光的的頭髮……
嘴上嚷嚷黑夜的化身,要親吻渴望之物。
親吻,多美好的親吻。
假想的對方重重親吻著自己的鎖骨,
溼熱的舌頭舔舐著胸前,並用牙齒輕輕咬含。
他健壯的手臂抬高朝向他打開的雙腿,
因為準備再次接受他的進入而期待不已。
想到這裡,無法克止住興奮的亞瑟連忙塞入手指,
然後夾雜疼痛的快感頓時溢出體內。
「哈啊啊啊、啊啊……」
對方快速、不憐憫的搗壞身體,一遍又一遍,
由於他們彼此互不認識,而亞瑟又拿槍指著他的緣故,
所以他粗魯的拉著自己的手,硬是拖到床上……
扯開所有遮蔽的衣物後,自己會本能想躲開,
可是對方卻用親暱的耳語告訴他-
「我要讓你哭著求饒,求我不要離開你的身體。」
「啊啊……求求你……求求你給我……」
眼淚慢慢從臉上滑落,亞瑟呻吟哭泣著,
不僅為自己的行為感到丟臉,也對這腦裡的想像留戀不已。
「好棒……好棒,再、再來……」
放入全部的手指後,亞瑟幾乎陷入瘋狂。
自己的妄想猶如成真,能夠被他那結實的胸膛強壓住,
對於什麼哭求一概不予理會。

但在最後一刻,卻用那充滿自信的迷人雙唇,
熱吻。





天哪,他非得再見到他不可-

 


**********************************



「……這是,怎麼回事?」
亞瑟瞇起眼睛,冷酷的視線從站在最左邊的路徳
掃到最右邊的阿爾身上-
站在中間的菲利依然哭個不停,
不斷喃喃央求只要不要自己,什麼事情都願意做。
「你就是新來的園丁?」
腳踩高級羌皮靴越過所有人,走到阿爾弗雷德的面前。
「報上名字。」
「……阿爾弗雷德‧F‧瓊斯。」
「看著我的眼睛!」
亞瑟突然對著他大吼,令氣氛頓時降到冰點。
阿爾慢條斯里的低下頭與亞瑟對望,流露出的眼神絲毫不畏懼。
「我叫阿爾弗雷德。」
「你膽敢弄壞我的樹!」
「我會負責任的啊。」
「你要負什麼狗屁責任!」
亞瑟使盡力氣拉住阿爾的衣襟,
湖水綠的雙眼好似要把阿爾全都吞進去。
「我說我會負責啦!不管是再種一棵,還是再種一百棵,
我都會負責到底啦!」
亞瑟只覺得眼前一片漆黑,他已經氣得掉下眼淚。
「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我知道!」
「……欸?」
眼淚像斷了線一樣,從眼眶滾滾而落,聽到阿爾的回應,
竟傻愣木然的不知所措。
不只是亞瑟,就連其他在偷瞄的菊和路徳,也瞪大了眼睛。
「它是你最喜歡的黃楊樹不是嗎,我可是早就看出來的喔,
所以弄壞你那麼珍惜的東西,我一定會想盡辦法補償,
就算你真的要一百棵也好。」
此話讓始終保持沉默的本田菊,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
這個人是笨蛋嗎?
亞瑟心裡只有這個念頭。

模糊的視線出神的凝視著阿爾毫無退縮的表情,
天空深藍色的瞳孔,美麗的映著自己的臉孔-

「你……你們其他人先回去做自己的事吧。」
「是的。」
「喔耶耶,太好了,我還以為會活不到明天呢。」
菲利奇亞諾開心的拉著路德的手,一邊小跳步回到廚房。
「你、你放開啦。」
臉頰泛紅的路徳,尷尬的趕緊甩開,
並繼續將送來的麵粉運到穀倉中
「那,鄙人先告退了。」
本田菊收拾好手邊的理花器具後,微微對亞瑟鞠躬後,
獨自走到另外一頭還未整理的花園。

阿爾不禁納悶,為什麼要單獨留下自己,難道道歉補償也沒用?
那這個討人厭的小少爺也太不講理了吧。
「咳……我說……我說你啊。」
「呃?」
阿爾的手心逐漸發麻,沒想現在的情況會比剛才還要緊張。
亞瑟紅著臉撇過頭去,聲音明顯溫柔許多。
哇塞,這樣子明明就很可愛,不!是超可愛的!
簡直不敢相信他會有那種討人厭的嘴臉,
完全是判若兩人嘛。
「阿、阿爾,那個……我……」

他們相同的藍色眼睛-
總是洋溢著驕傲與自大。

有可能嗎?

亞瑟鼓起勇氣,決定放手一搏。
「阿爾弗雷德,你有沒有……就是兄弟、你的兄弟。」
「我的兄弟?」
乍聽之下,好像有些色情?
阿爾困惑的問著亞瑟:「你是指?」
「啊,我是指你有沒有哥哥,或者是弟弟之類的。」
亞瑟覺得自己的臉現在一定比蕃茄還紅,
在剛被訓斥過的阿爾眼裡,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阿爾在心裡偷偷鬆了一口氣,幸好沒有拆穿,否則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他本來還決定要在今晚闖入廚房竊取hamburger的秘方,
因為這種刺激的冒險過程實在太棒了。
「……硬要說的話,就是馬修吧?」
「馬修?」
亞瑟發亮的眼神,直盯著阿爾弗雷德,好像聽到什麼不得了的要事。
「叫做馬修嗎?他人在哪裡?我可以見見他嗎?」
「欸?住在博納富瓦的莊園裡啊,我們不常見面。」
正確來說,如果亞瑟沒有提起這件事,
阿爾根本就忘了自己有兄弟。
這不能怪他,馬修本來就是個沒什麼存在感的柔弱少年,
由於無法像阿爾一樣適應田裡的粗活,
馬修從小就被送往鄰近的博納富瓦莊園做些藝品工作。
「……這樣啊……」
亞瑟的神情瞬間暗淡下來。
「別問這些了,先告訴我要怎麼補償你吧?少爺。」
怕繼續下去,亞瑟會懷疑到自己頭上來,
阿爾話鋒一轉,轉移到上一個不想面對的話題。
「補償……我?」
「當然!」
亞瑟抬著頭,凝望他年輕帥氣的臉蛋。
朝氣蓬勃的模樣,是如此容易感染周圍的氣氛。

「那麼,做我的性伴侶吧。」


「……咦?」
「一直做到……新的黃楊樹長的跟之前一樣高。
就這麼決定了。」
亞瑟出乎意料的沒有多加遲疑,反倒是阿爾聽的口乾舌燥,
再怎麼說,他還只是個十九歲的少年啊。



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撞斷人家的樹,還可以佔盡便宜?
他看了看少爺,確定此話不是隨口說說的。





而亞瑟只是紳士的微笑-










─待續─




*********************************



※後記→


哈哈哈,真想快點寫到米英H啊
(至今還沒寫過)
所以在我的世界裡,亞瑟還是純潔可愛(?)
這話的H,說是其實也不算是
一切都只是腦中補完XD

另外,友人恰奇表示
希望能看到亞瑟咬著衣服的樣子////
所以我就寫了///////
亞瑟真的好可愛(妄想)
亞瑟真的最可愛了ˇˇ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