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溺愛至上 Fondness 【米英】8


「哥哥我也很想幫忙的,你不知道,
無法觸碰你的身體,對我來說有多麼難過……」
「你再說我就拔光你的毛,咳咳!」
亞瑟忍不住咳嗽起來,就算火速移開話筒,
卻也讓法蘭西斯聽的一清二楚。
「你怎麼了?」
「……不關你的事。」
「亞瑟,你身體狀況很糟糕,對吧?」
「我說不關你的事,只要告訴我是誰告訴你的上司?」
亞瑟好不容易調整好呼吸,重新回到原本的話題。
「你的溺愛,代價太高了。」
「什麼?」
「聽我說,你不能再這樣下去。」
亞瑟感覺臉頰和耳臏微微發熱,法蘭西斯的聲音聽起來好嚴肅,
跟平常的他一點都不像。
「阿爾……阿爾他需要我。」
說到最後,他哽咽了起來。
「他不需要你,他已經長大了。」
那不是責備,而是溫柔的叮嚀,
但在亞瑟的耳裡,卻是無與倫比的痛。
「他是個大人,有足夠的力量能夠保護自己,
當然,也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我相信,
阿爾比任何人都更知道這一點。」
「我……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他的眼淚一顆顆滑落下來,濺濕了風衣了領口。
「我不能說太久,你想要的答案我現在就告訴你。
聽好了,告訴我上司的人,就是你的小阿爾,明白嗎?」

喀嚓。
嘟嘟,嘟─

亞瑟開始放聲大哭,無助的蜷縮在電話亭的角落中,
不管路旁的行人是否在看,他捂著額頭,
夾雜著咳嗽聲音,哭的聲嘶力竭。


You. 
  Me.
 We.   Us.


字母在腦海裡全部亂成一團,就像傾洩而出的淚水模糊著臉孔,
雖然只隔著玻璃,卻根本什麼都看不清楚。
他哭的很累,肩膀和嘴唇不停的顫抖,
偶爾的猛烈咳嗽使得亞瑟顯脆弱不堪。
他痛苦的抽噎著,依然無法接受
阿爾不再需要他的事實。

就跟獨立戰爭的時候一樣-



************************************



「為什麼比預定的時間還晚回來?」
阿爾沒有看他,只是繼續用望遠鏡觀看附近的地形。

「我……趁這段期間,休息了幾天。」
「喔是喔,所以你現在應該精神充足囉?」
耀眼的濃金色頭髮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
阿爾又是用那種直接的方式表達看法,
從來不會想過自己是否會傷害到其他人。
亞瑟緩緩點了點頭,蒼白消瘦的臉孔,兩頰明顯無血色。
他所能休息的時間,便是在飛機上真正熟睡的那幾個小時,
安撫暴動的民眾和本身所承受的壓力,
幾乎壓得他無法喘息-
乾脆就這樣消失掉好了。
亞瑟不是沒有想過,但是想起自己的人民和身邊最重要的人事,
又狠不下心來放下這一切。

「亞瑟,你的手肘怎麼了?」
阿爾突如的問句,使他從自己的思緒中回神過來。
「啊,手肘嗎。」
沒想到阿爾竟然還是發現到了,
為了掩飾包紮過後的傷口,他還特別穿長袖襯衫。
「沒什麼。」
「是誰傷害你,快點跟HERO說。」
「不、不是啦,其實是我不小心撞到的。」
他可不想說出自己在議院前被攻擊的事。
阿爾聳聳肩膀,沒有多講些什麼,
不過他的眼神卻有點落寞。
見他默默的蹲下來將望遠鏡和筆記本收好,
亞瑟也一同幫忙整理。

「法蘭西斯撤軍了。」
「欸?」
他嚇了一跳,為什麼阿爾會忽然說起這個?
「……你沒有什麼想跟我解釋的嗎?」
「解、解釋?有什麼要解釋的?你到底在說什麼?」
「像是,法蘭西斯私自出兵的原因,
還有……你的傷口。」
亞瑟慌亂的躲開他的眼神,草率的收拾好之後,
馬上站起來保持與他的距離。
「我剛剛不是說了,是我自己不小心弄傷的嗎。」
「法蘭西斯呢?」
「呃……我不知道那種事。」
對於阿爾毫無避諱的問題,亞瑟實在不曉得該怎麼瓣才好。
「……亞瑟,我不是笨蛋,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
阿爾跟著站起來,碧藍色的雙眼直直盯著他。
亞瑟有些怒意,他難以忍受他這樣子的應對。
「我沒有把你當成笨蛋,為什麼要那樣說?」
「那就抱我啊!像抱法蘭西斯那樣緊緊抱住我啊!
在他懷裡不是很開心嗎,FUCK!」
說完,他用力的把望遠鏡摔在地上-
亞瑟傻愣愣的看著他像個小孩踢開望遠鏡,
腳下還掀起一陣黃沙。
「……對,我們做過了。」
他嚥了口口水,在阿爾的面前坦承比在議員面前還討厭。
「所以呢?你還想我解釋什麼?」
亞瑟閉上雙眼,不敢去看阿爾現在的神情,
他知道這有多令人心痛。

「Fuck you this bitch.」

平淡無起伏的語氣,沒有一絲多餘的感情。
亞瑟寧可聽他用咒罵的口吻訓斥自己,至少感覺不會如此差勁。
「If you need me.」
「夠了!」
他眨了眨眼睛,發現眼角早已濕潤。
如同心中的預料,阿爾的表情空有嚴肅和冷漠,
以往的輕鬆自若完全消失無蹤。
「你想幫我?」
亞瑟點了點頭,置在背後的雙手冒著冷汗。
「下個禮拜,我們要和敵軍展開正面衝突。」
他深吸了口氣,望著亞瑟不安的眼神仍無動於衷-
「掩護我。……不,你去打,如果你真的想插手的話。」
「我會的。」
亞瑟回答的毫無遲疑。
「既然是下個禮拜,那我認為必須加緊準備。」
「那就快去。」




We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wrong.


We must…
touch each,
but you know…




他看了看被自己踢壞的望遠鏡,
前鏡的玻璃已經碎裂開來,細小的碎片混在土砂之中。
亞瑟的背影像針點一樣越縮越小,
雖然孤單,卻依舊昂首闊步。
從很久以前就是這樣了,那種帶有傲氣的走路方式,
不管在什麼場合,都保有那份曾輝煌一時的帝國驕傲。

事情總是越來越糟,
他深深傷害了最愛的亞瑟-

小時後許過要保護亞瑟的願望,
原以為只要長大就能做到。
回想起來這樣有點沉重的心情,
阿爾就會苦惱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Dammit I love you, I fuckin’ love you!」

 

 

 

 


─待續─

 

**********************************


※後記:

這篇所引用的歌曲是tatu的it's all about us
:)非常喜歡這首歌喔,還有像是show me love
等等都很好聽呢ˇ
寫這篇的時候,我也去查了一些
比較口語的罵人英文
唉唉,真是虐亞瑟啊
但是我好喜歡看亞瑟如此可愛的樣子/////
米英啊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