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莊園裡的小少爺【米英】Chapter. Four

但是柯克蘭莊園的少爺卻是開出如此要求-
「做我的性伴侶,直到新的黃楊樹長到和之前一樣高。」
Jesus…
雖然他沒有很虔誠,也沒打算以後要很虔誠,
不過阿爾是打從內心想給他一個飛吻。
許多村莊裡的居民都傳言亞瑟是個脾氣古怪、
並且暗地研究黑魔法的中年男子。
他們其實見過兩次面,而第一次是亞瑟渾然不知的情況下,
阿爾蒙面喬裝成盜賊,還親吻了他。
第二次的見面則沒好到哪裡去,
就算如此,他還是不覺得亞瑟有大家想的那麼神秘。
他的娃娃臉看起來頂多二十出頭,除了眉毛粗了點,
沒有其他地方像是中年男子。
不曉得這些謠言究竟從何而來?
脾氣古怪倒是有幾分,有錢人可能或多或少都有一、兩個怪癖吧。
「這些是等下要分送給佃農們還有村莊居民的麵包,
你可以先幫我嚐個味道。」
「這什麼?」
阿爾弗雷德接過那塊看起來焦黑如木炭的團狀物,
再回望亞瑟不發一語的彆扭模樣。
「要用來幹嘛?是泥土的肥料嗎?」
「真失禮!再怎麼說那都是我親手做的點……」
亞瑟紅著臉,無法再繼續說下去,
因為阿爾的表情就像被蛇咬到一樣。
「點心?你說這個是點心!我的小少爺,別開我玩笑了。」
就算味覺再怎麼遲鈍,他也清楚這種東西要是吃下肚子裡,
絕對、絕對、絕對會出人命。
「呃,我只是用了新的食譜,剛好做失敗了而已……還給我。」
他撲上去想要奪回那塊散發酸味的物體,
確沒阿爾一手擋下來。
「還給我啦!」
「我怎麼能夠還你呢,老天,這可是個奇蹟!」
「可惡,你不吃留著幹什麼嘛。」
正當亞瑟準備用少爺的身份來命令他時,
阿爾張大了嘴巴一口咬住亞瑟所謂的「香茅麵包」。
他一邊咀嚼,一邊用圓滾滾的藍色眼睛盯著吃驚不已的亞瑟,
在還未吞下去前,又咬了一大口,囫圇吞棗的全塞進嘴裡。
「你、你不是說這是泥土的肥料嗎。」
亞瑟覺得自己的臉頰發燙,雙手不曉得該放在哪裡才好。
「唔喔喔喔唔素唔。」
「什麼?」
阿爾用力深吸了口氣,閉上眼睛將嘴裡糊在一塊的黏稠物擠進胃中-
「……阿爾?」
這個動作也持續太久了點,半分鐘都快要過去了,
阿爾怎麼還是沒張開眼睛?
「阿爾?阿爾?……阿爾!」


********************************


那瞬間,他以為生命就要劃下句點-
明明還沒偷到hamburger,也沒有實實在在的與誰來上一次,
更重要的是,黃楊樹根本還沒重新下種……
到時候就算在天堂,也會被那個壞脾氣的少爺煩到頭痛吧。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
呼吸好像慢慢順暢了起來。
莫非運氣真的那麼好,連吞毒藥都死不了?
如果大難不死的話,他一定要跟亞瑟少爺說實話。
是我偷了鑰匙、是我在那天晚上親吻了你。
畢竟那張哭的亂七八糟的臉,
實在太……






______「欸?」_____

阿爾緩緩眨了眨眼睛,筆直的凝望繪有圖紋的天花板,
縱使雕刻著兩個吹奏樂器的小天使,這裡卻不是天堂。
他伸手摸了摸臉頰,確定自己還是有知覺的,
除了肚子傳來一點不舒服外,應該無恙。
窗外透射而來的是溫柔如牛奶般的皎潔月光,
舒服地照要在阿爾的臉上。
這還是第一次睡在如此柔軟的床,用力伸懶腰之後,精神好極了。
當要離開床舖的同時,阿爾注意到亞瑟安穩的趴睡在床頭,
說不定已經維持那個姿勢很久。
「少爺?」
亞瑟沒有動靜,依舊倚靠手腕沉睡著。

機會來了-

不趁現在行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此念剎地出現在阿爾心中,品嘗美味比什麼都來的重要,
畢竟他昨晚可是冒著生命危險闖入儲藏室拿鑰匙,
難得又看到亞瑟睡的這麼熟,果然是大難之後必有後福啊。

下定決心的阿爾,捻手捻腳的走出臥房,
並且隨時注意後方有無其他人的跟蹤。
穿越過中庭,再向左就能看到廚房了。
他握著口袋裡的鑰匙,越來越緊張,這種刺激感有時候真讓人吃不消。
小心翼翼的來到廚房門口,東張西望檢查附近的狀況,
雖說亞瑟沒有安排家僕在宅邸過夜的習慣,不過經過偷竊事件,
難保他不會調派人手加以嚴防。
阿爾將鑰匙插入鎖中,盡量不發出聲音的推開鐵門,
裡頭沒有燈光,比起早上顯得格外陰森。
在眼睛適應黑暗的環境且確定無人之後,他開始逐一搜索每個角落,
從流理台到櫥櫃,木桶到圓桌,只要找到紙條他就會特別高興,
不過上面往往寫的都是各種口味的麵條及肉類醃製,
完全沒有hamburger的蹤跡。

「我就知道你會出現。」
____________________!

聽到聲音,阿爾立刻躲到堆疊的木桶後面,
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包住大部分的面孔。
為什麼亞瑟會來這裡?他只是裝睡嗎?
目的就是為了引誘早就被懷疑的自己現身!
天哪,阿爾弗雷德你實在太大意,
為什麼這麼草率的就決定行動呢。
他懊悔不已,眼看秘方就在這間屋子裡,卻無法稱心如意的拿到,
難道這次的行動必須宣佈失敗了?
「你偷走了廚房的鑰匙,到底想要做什麼?」
糟糕!亞瑟在問話了,究竟要不要回答?
「快說,你把阿爾弗雷德抓到哪裡去了?」
咦?亞瑟說我抓走了阿爾?
也就是……他以為我們是不同的人囉。
阿爾暗自鬆了口氣,然後戲劇性從木桶後面跳出來-
「蕃茄、萵苣和起司,我是黑夜的化身,趁著白月,親吻渴望之物。」
真是帥到爆的開場白!
阿爾唸著剛才在桌上看到的食物,沾沾自喜。
「……是魔法的咒語嗎,你別想輕舉妄動。」
「魔法的咒語?」
「我也會魔法,可是從來沒聽過你說的這個。」
亞瑟的語氣聽起來不像是在審問一個竊賊,
反而是種想更親近、了解對方的方式。
「我的魔法威力強大,不是你能夠想像的。」
沒想到他在研究魔法!所以村民說的都是真的?
阿爾突然打了個冷顫,沒有衣服遮掩的上半身還是受不了冷風的吹拂。
「你、你施了什麼魔法?讓咒術還會回擊!」
亞瑟漸漸的朝自己走過來,他的口氣認真,聽起來不像是開玩笑,
不過阿爾只是礙於不想出糗而隨便說說的罷了。
「……想拿槍射我是沒用的。」
「我沒有帶槍。」
他們之間只隔著半張桌子的距離,
阿爾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不過聲音聽起來卻有幾分撒嬌意味。
「為什麼要偷走阿爾弗雷德?」
「欸……我沒有。」
「可是你帶走他了。」
「我只是,暫時將他隱匿起來。」
「為什麼?」
亞瑟聽起來是如此的可口,這種感覺彷彿就像是自動送上門來的一樣,
叫人如何拒絕?
「他會破壞我們之間的好事。」
「我夢到你了,在昨天晚上。」
他走向前握住阿爾的手,帶領他從自己的領口伸入進去。
阿爾倒抽了一口氣,他簡直不敢相信亞瑟會這麼做,
平時看起來拘謹嚴肅的很,現在卻有如此大膽的舉動。
「那是什麼魔法?」
亞瑟胸前的觸感好的沒話說,粉嫩的宛如嬰兒,
不愧是養尊處優的少爺,能有這般細緻的肌膚。
受到這樣的刺激,阿爾快站不住腳了,
即使被搞得意亂情迷,他也知道自己必須趕快離開才行。

「擄獲你的心。」吧?
我猜……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