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370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一點魔法的H下午【米英】(H)

 

他身上水藍色工作服由於被怪花推擠而弄得全是泥濘,
而他只是老實指出長滿鬍渣和手毛的花很作噁罷了,
沒想到身為花朵居然如此小氣,真是沒肚量。
「你還挺大膽的嘛,沒有我的邀請函,你居然敢坐下來。」
看到阿爾不顧禮節大口吃著香草三明治,亞瑟高傲的撇過頭去-
「哼,果然是粗魯的傢伙,吃相差勁。」
阿爾一口飲進香甜的柑橘薄荷茶,滋潤乾涸的嘴巴與喉嚨。
「我叫做阿爾弗雷德,你叫什麼名子?」
「……亞瑟,亞瑟‧柯克蘭。」
「亞瑟,快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一路上淨是些怪東西,
除了露胸毛的怪花,還有一看見我就哭個不停的兩隻怪貓,
我完全搞不懂是怎麼回事!而且你是我目前看到最正常的人。」
「拜託你冷靜點,這麼大聲會嚇到我的朋友。」
亞瑟聳聳肩膀,露出無奈的表情,並順手把杏仁餅乾推到右手邊座位。
「親愛的小矮人,餅乾是準備給獨角獸先生的,不可以這樣。」
「欸……亞瑟你說什麼?哪裡有小矮人,哪裡又有獨角獸呢?」
「嗯?你看不到嗎?他們是我的妖精朋友啊。」
他起初有先驚訝,但馬上又轉變為沮喪和失落。
「原來你也一樣。大家都不相信是真的,每個人認為我在說謊……
後來竟然連茶會都不敢來參加了。我好寂寞……」
見到亞瑟鬱鬱寡歡的模樣,阿爾心中充滿無數的罪惡感,
不過這麼一說,他也才驚覺這場茶會只有亞瑟一人。
「……別這樣想。啊,其實,我會來到這裡就是因為我在樹下看到一隻外星人!
他的眼睛像餅乾上的杏仁一樣,又圓又大,皮膚是鼠灰色的,
他拿著漢堡匆匆忙忙的跳進樹洞裡,所以我也跟著跳下去,然後就來到這裡囉!」
「你說的那個生物,我知道喔。」
亞瑟展露出了笑容,映著湖水綠的眼睛詫異美麗。
「他是女王的部下,常為了女王任性的要求東奔西跑。」
「咦?這個地方也有女王嗎?」
「嗯,他就住在森林深處的城堡。」
「……說不定他可以幫助我回家,我應該要請他幫忙。」
「很高興你找到了解決的辦法,但是我要提醒你一件事情。」
亞瑟的微笑多了一股媚惑,他撐著下顎注視著阿爾的臉蛋,
眼神就像即將與人魚交易的海巫。
「你必須支付過路費,才能夠從我這裡通過。」
「過路費!亞瑟你要跟我收錢?」
阿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上一秒鐘他們不是還聊的挺好的?
怎麼瞬間就變了一個樣子。
「沒有我的允許誰都見不到女王,當然你也不例外。」
「可是我沒有錢啊。」
他將整個口袋都翻出來,證明他沒有說謊。
「酒也可以,這是我個人收藏的趣味。」
「我怎麼可能帶酒在身上嘛。」
「…….你什麼都沒帶,居然敢獨自闖入這片森林?」
「我有一副健壯的好身體,有什麼不敢的。」
阿爾理直氣壯的捏捏兩隻結實的手臂,恰到好處的肌肉線條隱約浮現。
亞瑟從沒想過他會有傻愣住的那麼一刻,就為了阿爾說的話,
他不可否認這對被稱為『情色帽匠』的自己,有多麼吸引人。
「那、那不如,你……」
「有其他付過路費的方法嗎?」
亞瑟感覺到心跳越來越快,渾身燥熱大概就算喝掉一整壺柑橘薄荷都無濟於事。
「讓我高潮吧。」


***


「……對、對,就是這樣...…哈啊啊啊……」
歪了一邊的高帽子,隨著身體的起伏而搖晃著-
亞瑟扭動著臀部,迎合阿爾的頻率動作。
他裸露的雙手被自己的皮帶繫牢至背後,使得胸前的蓓蕾明顯突出,
但是他卻感受不到任何疼痛,有的只是興奮和刺激。
作夢也沒想到阿爾會答應他這個羞恥的要求,
還以為他會大罵自己是個變態,隨即逃逸無蹤。
「哈啊啊……好棒……」
倚靠在阿爾胸前的感覺好的沒話說,他的體溫和身上的味道一清二楚,
當阿爾從喉中發出低沉的喘息時,那聲音真是性感迷人。
亞瑟的濕熱親吻從不吝嗇,深重近似饑渴的攫取阿爾嘴唇,
之後又從臉頰一直向上來到鼻樑,吻遍全部。
亞瑟啣住他的眼鏡,在含糊的淫聲中,
唾液無法制止的從咬著眼鏡的隙縫裡流出來。
阿爾早已沒有剛開始時的尷尬和不安,在進入到亞瑟身體的同時,
一波波帶著侵蝕理智的快感,誘發著下半身的猛烈攻勢。
在溫暖的甬道中,他的大傢伙興緻高昂的快活著,彷彿重生一樣。
腹肌不斷摩擦到亞瑟的器官,些許黏稠的液體自鈴口緩緩流出,
配上亞瑟混湖不清的叫喊聲,讓阿爾信心十足。
只是面對技巧高超的亞瑟,如果不全力把持住像脫韁野馬的兄弟,
可能就會忍受不了。
「……亞瑟,這樣可以嗎。」
「唔……嗯……」
「我們、談的如此投緣,過路費給多一點也是應該的。」
阿爾不得不承認,亞瑟咬著眼鏡的樣子性感到無藥可救,
不把他做到虛脫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
他加強力道,用力的來回貫穿亞瑟的身體,
突如的舉動讓亞瑟驚呼喊叫,也使眼鏡口中掉落下來。
「太、太棒了……阿、阿爾……」
他想緊緊環住阿爾佈滿吻痕的頸部,卻因自己的皮帶而束縛著,
當然這種得不到的感覺對亞瑟而言更是快感。
「哈啊啊啊啊……」
在阿爾再一個衝刺的時候,亞瑟摩搓著腹肌的鈴口不能克制的吐射出來。
見對方還未紓緩,亞瑟主動跪下來用嘴幫阿爾解決。
被溼熱的口腔完全包覆住,如同在亞瑟體內美好。
他的牙根適中的磨蹭,讓阿爾打從心裡佩服他的技術,
更可惡的是,亞瑟竟還搖擺著臀部。
這種景象要人怎麼受的了。
阿爾一滴不剩的全射給亞瑟,即便有些不好意思,卻無法掩飾滿意。
「……可以了吧?」
「說什麼,最後還是我幫你服務。」
「都是你不先說就高潮,太過分了。」
「囉唆。」
亞瑟躺下來翻了個身,敞開的凌亂襯衫幾乎沒有遮掩到他纖瘦的身體。
「就當作是頭期款吧。」
「欸?」
原本正打算也一起躺下來的阿爾,聽到亞瑟這麼說,訝異的從草地上跳起來。
「你是認真的嗎?」
「之後還要分期付款喔,還有利息、尾款什麼的。」
亞瑟紅著臉將這句話一次說完。
「……你,愛上我了?」
「我才沒有!」
「明明就是!」

 

***

「是你先愛我的啦。」
「……啊?」
亞瑟揉揉惺忪的睡眼,親暱的敲打著阿爾的胸膛。
他的側臉因為長時間的臥姿而有一片潤紅,在阿爾眼裡看來可愛的不得了。
阿爾笑了笑,便將趴在自己身上的亞瑟擁入懷中。
「我剛剛作了一個夢。」
「嗯?」
「哈哈,你咬著我的眼鏡說愛我。」
他在他臉上啄了一下,雙手慢慢滑移到亞瑟圓俏的臀部上。
「……這個嘛……」
「怎麼了?」
「我好像也夢到了,夢到我咬著眼鏡和你……」
亞瑟緊抓著阿爾的手掌,害羞的說不出話來。

「親愛的,有時候我真的愛死你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