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制裁》(米英)1


「死條子。」


***

「阿爾,那個人怎麼樣了?」
蹲坐在電動玩具區旁的黑人青少年,在與身旁友人玩笑打鬧之後,
忽然想起來有這麼一回事-
那天,當他們一大夥人正準備大幹一場時,
一名該死的下三濫警察從巷子裡面跌衝了出來。
由於他還沒拔槍,又看起來一副瘦弱的菜鳥模樣,
他們便壯起膽子,將這個倒楣的警察抓回巢穴去。
而現在則是由阿爾弗雷德負責看管,幾個禮拜過去之後,
也不曉得可憐的警察小子過的如何?
他們心裡很清楚,阿爾恨死這些條子,因此絕對不可能輕易放過他。

「什麼怎麼樣。」
阿爾弗雷德用結實的臂膀大力撞著鎖起來的夾娃娃機,
不管是不是只有自己同夥,因為他想要裡面那隻平凡到不行的外星人娃娃。
「他媽的!Fuck!」
他拿下眼鏡,使盡力氣衝撞那台黃色機器,直到發出嗶嗶警示聲,
而裡面的外星人娃娃也一個個掉出。
「哈哈哈,你必須要學習控制脾氣。」
其中一名戴著毛線針織帽的男子說道,並且笑倒在黑人少年的身上。
「哈哈哈哈,看阿爾的表情,他就像隻猛獸。」
「那沒什麼不好,我愛他這種模樣。也許我該告訴你!哈哈哈哈哈。」
他將喝空的啤酒罐往前丟,在遠處發出鏗鏘的聲音,
然後繼續瘋狂大笑。
「欸欸欸,別忘了阿爾有個可愛的小警察可以玩樂,他才沒空理你的屁股。」
「Fuck you!ass hole!」
「Hey, guys!」
當其他人吵鬧之際,阿爾走到他們面前比了個手勢,
使得在場五、六名與他同年紀的少年紛紛閉上嘴巴。

「有客人來囉。」
一片寂靜聲中,不曉得是哪個人用一種類似哼歌的音調說著。
凌晨三點左右,即使在龍混雜的電動區也早就拉下門來休息,
即便阿爾等人在此鬧事,也沒有店家敢出聲勸誡-
這裡是他們的地盤。
就連鄰近的警察局也都裝聾作啞,對於他們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反正沒有鬧出什麼人命就算了,一點恐嚇鬥毆無所謂的。
「親愛的,又偷溜出來啦。」
阿爾站在最前面,身後的少年們也紛紛靠過去。
「……嗯。」
獨自面對他們的是一名衣衫不整的蒼白少女,
黑色的長髮有些凌亂的糾結著,相較之下阿爾那邊健壯的少年,
她顯得更加單薄無助。
「怎麼還有勇氣回來呢?」
「……你們殺了他。」
「什麼?妳說太小聲了,我聽不清楚。」
阿爾稍微低下腰來與她同高,才發現她的身體不停顫抖,
但就算是這樣,也沒什麼好值得憐憫的。
「就因為我逃走!所以你們就殺了他!」
她一邊喊著一邊哭著出來,淚水從棕色的眼眸中浮出滑落,
顆顆飽滿地滾落在臉頰兩邊上。
「我的好小姐,我沒沒有殺任何人。」
接著,阿爾往她沒有血色的臉臏揮拳過去-
「這一拳是為了我們損失的收入。」
他面無表情的俯視錯愕不已的少女,望見阿爾又準備再出拳頭,
她立刻從地上爬起來想要掙脫。
「抓住她。」
阿爾一聲令下,原本只是站在旁邊觀看的同夥,馬上衝上前去阻擋她逃離的去路。
「妳把東西藏在哪裡?」
他深吸了一口氣,用少女的衣服擦乾自己手上沾到的血液。
「我......我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了。」
「是嗎。」
這一拳重重落在她的腹部上,淒厲的叫聲迴響於整個大廳。
「牙齒裡?肚子裡?」
少女奄奄一息的任憑其他人架著,絲毫沒有反抗的力氣,
鮮血從牙齒斷裂的地方泊泊流出,在鼻腔中滿溢著腥味。
「不會是藏在這裡吧。」
阿爾拉開她牛仔褲的拉鍊,將手指探入進去,輕鄙的眼神直直盯著她看。
「原來還有穿內褲,我以為妳一直是個騷貨。」
「不要!求求你不要!」
「求我?哼,老子不屑插妳。」
他撇過頭,將少女推向其他人懷中-
「就交給你們了,記得打斷牙齒,否則當心被咬斷。」
「哈哈哈哈哈,我就是愛你這一點。」
少女尖叫哀號著,雙腿奮力的試圖反抗,卻終究敵不過那麼多個人。
「還是不想說嗎?」
「我說、我說!」
「那真是太好了。到底在哪裡呢?」
她朝他吐了口鮮紅的口水,並露出勝利的笑容-
「阿爾弗雷德,就算我死了也會記著你!」
「……也要看,妳死不死的了。」
阿爾穿上棕色的皮夾克外套後,慢條斯里的走出店門外。
「爽完之後把她送去接客,讓別人再爽一次。」
「阿爾,你不先來試試嗎?」
「下次吧,我要先把外星娃娃帶回去放好,免得弄髒了。」
「Ok, see you.」
「Bye!」
阿爾跨上重型機車,猛力將油門吹到最底,
因拔了消音器的緣故,聲音大到足以吵醒此時正熟睡的居民。
但他根本不在意,甚至樂在其中。
不過今天晚上是如此不同,他簡直要氣到眼鏡爆裂,
若剛才沒有拿到外星娃娃,絕對會克制不住把那女的揍到斷氣。

FUCK!
事情怎麼會如此不順遂?

原先只是好端端的提供毒品給一般大學生,並且順便幫忙仲介性服務的工作,
好讓他們有更多的金錢來購買大麻。
誰知道其中一個女學生的男人竟是個警察!
幫那個女人戒毒也就算了,誰知道他居然不明不白死於非命,
真是天殺的飛來橫禍!
這下子,就算是一向不管事的地方警察局也不得不偵辦此事了吧。

阿爾越想越氣,他們雖然不是多大的組織集團,但是上面也還有主要的控制龍頭,
看來被叫去興師問罪是遲早的事。

他家是間絲毫不起眼的舊房屋,除了交通便捷之外沒有其他優點,
之前他們會在這裡加工毒品,不過後來找到新空房之後便不在這裡做了。
地板上堆積許多雜物,如果不開燈的話很容易就會踩到或絆倒。
桌面盡是些吃完未收拾的食物殘渣,像是漢堡包裝紙、汽水瓶、泡麵碗什麼的,
當然他的三餐不會正常到哪裡去,有錢不如買電動還比較實際。
阿爾走上樓梯,拎著外帶的中華料理(冷掉很久)推開房間門。
「睡了嗎?」
接著他聽到一陣奇怪的嗚耶聲,阿爾笑了笑,順手將室內燈打開。
「肚子餓了吧,給你買了晚餐……應該是宵夜。」
他坐下來,看著床上嘴巴被塞起來的警察,雙手牢牢的繫在床頭
,即便雙腳能夠自由活動,他還是不敢對阿爾做什麼,
因為他早已嚐過那種苦頭。
阿爾把食物和湯分別倒進兩個大碗裡,
然後靠過去幫他把嘴裡含糊的布團拿出來。
「柯克蘭先生,你喜歡蕃茄湯嗎?蛤蠣湯賣完了,我不知道你還喜歡喝什麼。」
一聞到食物的香氣,亞瑟連忙將阿爾手中盛著番茄的湯匙含住。
「看來應該是喜歡。」
不等阿爾舀第二口,亞瑟低著頭舔舐起碗裡香甜的液體。
趁著亞瑟狼吞虎嚥之際,他抽出亞瑟放置在胸前的警察識別證,並吹了聲口哨。
「這玩意超酷的,我以前一直很想要。」
「我……我還要……」
「啊啊,當然。」
阿爾瞇起眼睛笑了,用方才使用過的湯匙挖飯餵他。
「小心不要噎到。對不起,我比平常還要晚回來,你一定很餓壞了。」
「放開……」
正當亞瑟開口要說什麼時,阿爾立刻將剛才塞住他的布團再度塞回去。
「不准說那幾個字,你怎麼老聽不懂!」
失去了耐心與好脾氣,原本想藉由觀賞警察悽慘的模樣來爽一下的阿爾,
生氣的往亞瑟臉上呼上一巴掌。
「他媽的,不叫個妓女過來真的無從發洩。」
阿爾焦慮的在房間裡來回走動,不時瞪著亞瑟以示警告,
直到他脫下上衣蓋在亞瑟無辜的臉上。
「你在那邊給我好好躺著,老子等等要找個賤貨過來。」
「唔嗚嗚唔。」
蓋在T恤下的亞瑟扭動著身體,被堵住的嘴巴不斷發出聲音。
「最好安分一點,否則就割掉你下面。」
他坐下來,故意用手掐住亞瑟的下體。
「呼嗚嗚……」
「……別告訴我你現在很爽。」
聽到亞瑟發出的性感嗓音,阿爾愣了愣,猶豫是否該把自己的衣服掀起來看。
「哼嗯。」
亞瑟夾緊了雙腳,將阿爾的手掌也一併夾進去。
「欸欸欸!」
阿爾連忙掀開衣服,並試圖把手拔出來,他萬萬沒想到這個籠囚會這麼大膽!
亞瑟的唾液從嘴內浸濕的布旁流下,翠綠色的眼眸充滿誘惑的望著阿爾,
他的眼神讓他簡直無法抗拒,就算告誡自己亞瑟是警察也於事無補。
「喔,外星人東尼,快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他知道小老弟已經等不及要貫穿這個費洛費發到最高點的男人。
「如果你敢大叫,我就割斷你的咽喉。」
阿爾吞了口口水,靠在亞瑟耳邊輕輕說著-
「你不會逼我的吧?警察先生。」
亞瑟點點頭,並主動的把雙腳張開。
「很好。」
阿爾抽出他口中的物體,使得亞瑟能暫時鬆緩痠疼的下顎。
「我從不曉得跟男人做是什麼樣的滋味。」
「給我、給我一點,潤滑的東西……」
「潤滑?」
「塗在我的裡面,讓你更好進入,也讓我比較舒服。」
阿爾皺了皺眉頭,對於亞瑟的說法感到怪異,
他跟女人搞的時候可從沒準備過這些,甚至保險套都不用。
「我沒有時間準備那個,下次吧。」
「什麼?」
「誰在乎你會怎麼樣,我只想快點解決因你而起的性慾。」
「……我知道了。」
亞瑟張開嘴巴,粉嫩的舌頭竄出舔舐著紅潤雙唇內的貝齒。
「我幫你吹。」
看到這幅景象,阿爾恨不得馬上剝光他身上穿著的制服,
他怎麼會這麼晚才發現自己抓到的其實是個超級禮物!
「原來你這麼淫蕩。」
「……這不就是你希望的嗎。」


─待續─

 

***

×後記×

沒想到我真的寫出來了!所謂的黑米與警察眉的故事!
果然就是甜蜜文寫太多的互補模式嗎XD
即便還有多部未完結(BG全部陣亡)
我還是一直很想寫新的米英,難道這就是典型的米英中毒!!
《制裁》這篇故事走向稍偏暴力與血腥(可能還有點情色?)
所以在用詞的拿捏上總是猶豫不決,我還是沒辦法寫出太露骨的東西(攤手)
希望我自己好好努力加油!為了老米和傲嬌英賭上一口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