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41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溺愛至上Fondness 【米英】9


「確定彈藥都填補完畢。」
一名軍人以立正的姿勢回答亞瑟的問題,
他淺灰色的眼睛映著亞瑟氣宇軒昂的身影。
「駐守邊界的軍人換班了沒有?」
「一個小時前換過。」
站在隊伍中央的另一位軍人報告自己所負責的範圍,
他們全是部隊中的高級軍官。
「大家聽好,我們就是前線。如果衝不進敵方的陣營,
後面的弟兄就得踩著我們的屍體前進,知道嗎!」
「是!」
充滿氣魄的嗓音迴響於佈滿繁星的黑夜,在寧靜的星空中顯得格外寂靜。
亞瑟突然感覺一陣暈眩,莫名的嘔吐感從胃中攀爬出來,
他連忙轉身不讓其他人看到自己虛弱的模樣。
「您沒事吧?」
剛才回答換班事宜的男子忍不住前踏了一步,卻被亞瑟伸手示意給擋下來。
「只是有點疲累。」
「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他們都曉得亞瑟的身體幾乎到了極限,就算他不說,大家也都心裡有數,
蒼白無血色的面容是騙不了人的。
「休息?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怎麼能夠休息。」
「可是您……」
「什麼大場面我沒見過,從以前到現在,我不知道撐過幾百場戰爭,
難道你覺得和平的時代已經讓我變得軟弱不堪了嗎?」
「非常抱歉,我沒有這個意思。」
見他為難的回到原本的位置上,亞瑟也撇過頭去不再多談些什麼。
他拉了下衣領,最近瘦的太快,連衣服的尺寸都稍嫌大了。
「我們是背負日不落榮耀的子民,神會站在大/英/帝國這邊的。」
亞瑟輕聲的說著,並親吻握在手中的十字架,那是他們堅貞的信念。
「告訴我,你們要什麼!」
「勝利!」
「那要怎麼做!」
「打倒敵人!」
「那還等什麼!」
最前排的軍人用力揮舞著掛著國旗的旗桿,慷慨激昂的表現出對國家熱忱的渴望。
亞瑟露出微笑,那是接收到子民對他寄予厚望的笑容。
退縮便是輸,失敗必須死。
自古以來,他就是這樣帶領大家走過來的,
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天空抹上一層濃灰色,從遠方慢慢渲染過來,明顯的雨味灌滿鼻腔,
讓亞瑟得以猜想這場戰爭會是什麼樣子。
他鬆開拳頭,原本握在手掌中心的銀質十字架掉落至沙地。
「祝福我吧,阿爾弗雷德。」

忘記過去、忘記現在-
全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世界,一如溺愛。


***


「去了嗎?」
「是的。」
阿爾坐在棚內,靜靜的聆聽下屬傳來的消息-
亞瑟的軍隊已經出發至前線,準備與敵方做正面搏擊。
這裡的天候狀況不穩,加上地形非他們所長,如果沒有相當的準備和火力,
要進攻根本是難上加難。
但他是故意的。
阿爾心知肚明,要是不讓亞瑟知難而退,他絕對會永無止盡的溺愛他下去,
而這根本與阿爾當年獨立戰爭的想法背馳,因此說什麼都要阻止。
即便殘酷,不過只要亞瑟說一聲,他馬上就會趕到戰場殺光那班混蛋。
「英/軍沒有任何要求增援的行動?」
他再度作確認。
「目前沒有。」
「你確定?」
「是的。」
聽到如此肯定的回答,阿爾心裡不是滋味。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的愛人脾氣有多倔強,但沒有親身體驗還真的不清楚。
難道亞瑟從來沒想過要和自己請求增援嗎?
開口而已,有什麼困難的。
帝國的驕傲真的那麼重要?
都已經是生死存亡的關頭了,還有什麼比這還糟糕?
「隨時跟他們保持聯絡。」
「是。」
「……是不是要下雨了?」
阿爾隱約聞到空氣中的雨味,他站起來走到棚外,才發現灰紫色的雲掩蔽了天空,
茫茫無邊境的土壤外,偶然響起轟隆雷聲。
「天氣預報說應該會有好天氣。」
「……那種東西,向來都不準。」
他咬了下指甲。
從前打越戰時也是這種詭譎多變的天氣,
更討厭的是那些該死的叢林,讓他們幾乎成為困獸。
「準備直升機。」
「抱歉,您說什麼?」
「我說,準備直升機。」
阿爾轉身拿起披在椅背上的飛行外套,一邊穿一邊吩咐一頭霧水的軍人。
「可是等等可能會下雨啊……」
「所以我才要去啊。」
穿好外套之後,他推開愣在門口的下屬,
然後從口袋裡掏出許久沒用的飛行護目鏡。
「你聽好,現在我說的每個字你都要聽仔細。」
「……是的。」
「叫目前沒有守界的弟兄們五分鐘後全部在備戰位置集合,
集合完後立刻到前線埋伏等我下達命令,明白嗎?」
「到前線?」
正要調派直升機過來的人員,疑惑的回頭。
「你有疑問?」
「因為現在那裡是英軍和敵方對戰的地方,我們要過去嗎?」
「這些事情我比你還清楚,別跟我說你不知道路。」
阿爾不耐煩與帶有諷刺的口氣讓調遣人員嚇了一跳,
這樣子的他與平常簡直判若兩人。

「下雨了。」
他望向棚外,大雨拍打帳篷的聲音聽起來意外的熟悉,
似乎很久以前就在哪裡聽過……
雨水漸打在泥地上的聲響,以及從槍械抬起到對準的一舉一動,
陳年的記憶恍若昨日,依舊清晰熟稔。
亞瑟臉上的傷痕血跡是那麼怵目驚心,
當初托著槍柄的他差點都要忘了這是誰造成的。
那時候,他萬萬沒想到亞瑟會毫不猶豫的衝過來,
更沒想到,他接下來會拋下手中僅存的武器。

「跟我在一起,不好嗎?」
雙膝跪於濕黏泥地上的亞瑟,用微弱幾近虛無的氣音說著。

「……你曾經那麼強大。」
阿爾首先露出不捨的眼神,卻又慢慢的轉換為隱藏不住的喜悅,
他知道這麼做有多可惡,可是只要想到後來能夠擁抱亞瑟、
並把亞瑟溺愛到足以傲視世界的地步,他就無法掩飾這份激昂。

亞瑟……
你就是不懂,
不懂我想要呵護你的心情。

那天你和法蘭西斯所做的一切,你以為我會被傻傻的蒙在鼓裡,
就像你計畫中的一樣完美。
我忍受你躺在他臂彎中、忍受他一遍又一遍進入你的身體、
忍受他吻遍你身上最性感的地方,再裝做若無其事的模樣。
天殺的亞瑟!
叫我怎麼不抓狂。
我甚至沒有觸碰過你的雙唇!

因此,也才會決定制止法/國插手管這樣事啊。


「直升機已經準備好了。」
調遣部人員將耳掛接聽器拉起來後,對阿爾說道-
「不過現在雨勢很大,您確定要開嗎?」
「我不能再等了,飛機最快。」
「……好吧。」
「記得照我的話去做。」
阿爾留下這句後,便離開。


外頭的雨勢比他想像的還大,雨水像針刺進皮膚一樣疼痛。
泥沙和雨水混合起來的泥地走起來特別困難,靴子不時陷進去難以行走。
在自己好不容易搭上直升機,將厚重的艙門關上且繫好安全帶,
他熟線的操作每項步驟,因為所有的按鈕或拉桿都稱得上是「自己」的發明。

「God.」
一切都就緒之後,阿爾往後將濕淋的金色頭顱靠在椅背上,重重喘了口氣。

「God bless me.」
他知道一台美軍直升機被敵陣營打下來的機率有多高。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