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情人的氣味主義【米英】

 


但是關於這點,阿爾其實之前就告訴過自己,因為最近有太多公事要處理,
可能會抽不出時間來。
只是他沒想過事情會有這麼多?
三十天!三十天連通電話都沒打!
每次只要想到這裡,亞瑟就會認為應該要外遇一次來嚇嚇阿爾那混蛋。
即便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撥打電話給對方,
他又會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勇氣按下最後一個鍵。
這樣反覆的折磨,簡直快把他給逼瘋了。

「呵呵呵,真的嗎?美/國人的外遇次數……」
「!」
對於「美/國」字眼特別敏感的時機,聽到女主持人說話的同時,
亞瑟立刻跳回前一台-
「是的,珍妮,而我相信這個數字不讓人感到意外。」
鏡頭轉向另一名掛著笑臉的西裝男子。
「妳知道嗎,實際上現代人越加頻繁的表現出喜新厭舊。」
亞瑟目瞪口呆的聽著主持人與來賓的對話,
尤其看到剛才討論的外遇次數統計圖表,他超想撥打電話call in節目,
用力反駁阿爾弗雷德才不是那種人。
他忍住衝動,緊緊抱住沙發上的抱枕,仔細聆聽每個人的對談內容-
「呵呵呵呵,那麼我必須請問你們喔,假設我有個美/國人男友,
我應該怎麼好好抓住他的心呢?相信這也是很多觀眾想知道的問題。」
亞瑟馬上連點好幾次頭,等不及專家解答他的疑惑。
「根據我們所做的一項研究發現,『氣味』對於他們而言,
算得上是一種興奮劑,特別是南瓜。很多美/國男人無法抗拒
南瓜加上薰衣草的香味,簡單來說,就是費洛蒙。」
「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嗎?」
「完完全全。」
「意思就是,他們寧可接近南瓜,也不願意接近香水?」
女主持人故作震驚的模樣,反而讓人感覺有點虛假,
不過亞瑟這時卻非常能夠理解她的心情。
他聞了聞衣領,上面有股淡淡的薔薇花香,
那是他在衣櫥中放了香包,並且經常使用精油的緣故。
「我想我們得到結論了。想抓住美/國男人的心,不必砸錢買香水,
你只需要為他煮一頓南瓜料理就足夠。」
「是的,而且他們還會性慾大開。」

「性慾大開?」
亞瑟愣愣的跟述西裝男子說的話,他頓時了解到自己目前有多需要這個!
平時乏味到爆、絕對不會去看的深夜談話性節目,
居然給自己上了寶貴的一課。
沒錯,對於阿爾弗雷德那傢伙而言,食物的氣味是有可能比花香更吸引他的。
亞瑟關掉電視後,走到書房裡打開筆記型電腦,
想搜尋更多這方面的資料。
才剛打上關鍵字,英/國國歌便響了起來-
是阿爾打來的電話。
沒想到竟然選在這種時機致電,莫非他也看到了那個節目?
「喂?」
「哈囉亞瑟!我好想你喔!」
「你可終於打來了啊。」
「你聽我解釋嘛,最近上司說要出訪亞洲,還要我陪行,
所以才這種久沒辦法過去你家,你不要生氣嘛。」
「嗯嗯……」
其實亞瑟沒仔細聽他到底說了什麼,
他用臉頰和肩膀夾住手機,雙手各用鍵盤和滑鼠搜尋點閱。
「不然我現在就去你那邊,明天中午左右就會到了。
我行李都已經準備好囉,也跟上司請好假。我說我會跟你去滑雪、
住渡假小屋,還要在冰湖上鑿洞釣魚,很棒吧!」
阿爾的聲音聽起來非常興奮,像個孩子一樣興致勃勃的訴說自己的安排。
「啊,明天中午?」
但亞瑟只抓到這個關鍵字。
「呃……你明天早上再出發就好了,晚上才到也無所謂啊。」
「……為什麼?你不想早點看到我嗎?」
「欸?不、不是啦!」
他心裡盤算的是要利用今明天好好佈局計畫,
也就是讓阿爾性慾全開大法。
「我、我手邊有些事情要處理,預計到明天晚上才會弄好。」
「不會吧……亞瑟……」
阿爾的口氣明顯變得沮喪,這讓他好於心不忍。
「可是、可是我會陪你滑雪還有堆雪人的。」
他努力想出阿爾剛剛究竟說了什麼,不過除了滑雪,什麼都記不起來。
「那就這麼說定囉!不可以騙HERO喔!」
「呃,嗯嗯。就先這樣吧。」
有好一會的時間,在亞瑟按結束通話鍵之後,腦袋空白的拿著手機。
事到如今,總不能就這樣煞羽而歸。
他思忖道,接著列出一張清單,寫上計劃所需要的用品-南瓜。
當然,搜尋到的資料裡頭顯示出阿爾除了南瓜外,
可樂、奶油爆米花都照樣可以引發他的性慾,只是效果沒有南瓜厲害。
看到這些結果,亞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簡單來說,阿爾對著爆米花也能發情。

***

「Darling!」
亞瑟才剛打開大門,阿爾便如磁鐵般吸附過來-
「亞瑟我超想你的!」
「有、有鄰居啦。」
紅著臉的躲開阿爾預本給自己的熱吻,
他曉得如果真的當場與阿爾擁吻起來,那接下來的計畫就會徹底失敗。
「亞瑟你哪有鄰居,不是一個人偏僻的住在郊區嗎。」
「給我閉嘴!」
亞瑟用阿爾送的花束,往他臉上砸過去,但可是偷偷放輕了力道。
他早就想念死阿爾弗雷德。
「進來吧,晚餐準備好了。」
「……晚餐?不是要一起去外面吃嗎?」
阿爾嚥了口口水,然後指著停在花圃外的奧迪跑車。
「欸?去外面?可是我都已經弄好了……」
「改天再吃嘛,HERO訂了很高級的餐廳喔。」
「不行!不管怎麼樣,今天絕對不可以啦。」
「我難得抽出時間來,亞瑟你卻要破壞我的美好計畫?」
「真失禮!你說我的料理毀了你的計畫?」
亞瑟差點就要把大門摔上,讓阿爾那混球自己到外面解決可笑的一餐,
不過在這個時刻,還是必須隱忍下來。
他深深呼了口氣,強迫自己在看著阿爾嘟嘴時還要表現出平和的表情。
「阿爾,只要一口就好。我希望你能嚐嚐看這頓為你而煮的料理。」
「……好好好,不管你拿出什麼東西給我……」
即便是泥巴糰子都會吞下去。
阿爾擦了擦感覺快要流出冷汗的前額,對於正在吶喊的胃感到不捨。
為了Darling,這點犧牲對HERO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那,請進。」
亞瑟露出開心的笑容,這讓他心情好了許多。
算了,再怎麼可怕也不會比感恩節那次還糟糕吧?
他想起那隻牛頭怪一樣的烤火雞,忍不住苦笑。
「這個味道是……」
「啊啊,因為我最近迷上了南瓜料理,所以晚餐幾乎都是南瓜做的。」
「……我不得不承認,南瓜非常好吃。」
餐桌上的每盤碟子上,放的都是金黃色的料理,
香味四溢整個屋子,其中混合著菜香以及人工香味。
阿爾皺起鼻樑,拼命嗅著人工香味的來源,
直到他發現櫥櫃旁邊掛著的橘色香包。
「這是?」
「呃,我除了喜歡南瓜當食材,也喜歡拿它來做裝飾,很可愛吧。」
亞瑟有些心虛的靠過去,用身體擋住那個香包-
「先吃飯好嗎?不然菜會涼掉。」
「喔,好啊。」
「那我先去房間拿一些東西,不用等我,你先開動。」
見阿爾乖乖的坐在餐桌旁,他立刻隨便找了個藉口離開。
其實亞瑟的完美計畫應該是-
用剩餘的萬聖節商品來吸引阿爾的目光,
接著被香噴噴的南瓜菜餚抓住阿爾的胃,
然後他會嗅到自己身上的南瓜香水……
絕對是真的,亞瑟真的在平價超商買到了南瓜香水,起初他也一度懷疑,
不過只要南瓜香水奏效,那麼阿爾應該會採取行動才對。
亞瑟回到房間後,馬上拿起那罐香水猛噴,雖然說不出來是什麼味道,
反正就是有點甜味,而液體則是南瓜般的金黃色。

「啊啊啊啊!救我!」
聽到客廳傳來阿爾的叫喊聲,亞瑟嚇了一大跳,
他偷偷打開房門露出細縫,偷看阿爾的動靜。
只見阿爾一手握住自己的喉部,一手撐在桌上,不斷的乾嘔。
「不、不行!吞下去啊阿爾弗雷德!」
好像不抓著桌子,阿爾就會抽蓄而死。
他的表情彷彿被海浪拍打到岸邊上的魚,想要拼命掙扎卻無濟於事。
「阿爾!阿爾你沒事吧?」
亞瑟看見這幕景象,立刻反應過來,這都是自己糟糕廚藝惹的禍,
但沒想到阿爾居然會把對他說過的話看著這麼重,
如果這麼難吃,吐掉不就好了嗎?
他一方面責怪自己,一方面也責怪阿爾的愚蠢。
「……呼呼……」
阿爾發白的嘴唇逐漸爬回一絲血色,他看著亞瑟手裡握著黃色的液體跑來,
淺淺的笑著-
「好看的食物不一定好吃,亞瑟……給它們染色是不會變美味的。」
「……傻瓜!這才不是染色劑!」
手壓了頂部幾下,空氣中便漂浮著微小的香氣粒子,
帶著香甜的氣味慢慢地從上落下。
「是南瓜香水啦。」
「香水!你把那個放到菜裡?」
阿爾猜想,要是吃了那東西還沒事,那他絕對稱得上是醫學界的奇蹟了。
「我……我噴的香水,你、你聞不出來嗎?」
「什麼?」
他聽的一頭霧水。
「……噴南瓜香水在我身上,還為你準備南瓜料理……」
「嗯哼,我理解,因為你最近喜歡上南瓜這東西。別擔心,亞瑟,
有時候我也會把可樂倒掛在我頭的兩側,以便隨時喝的到。」
「我沒有喜歡南瓜!喜歡南瓜的人是你!」
「我?我喜歡南瓜?」
「對!你不是愛死了南瓜的味道,而且還會幫你那裡充血百分之一百四十啊!」
當亞瑟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不該說的事情時,
他羞愧的想從二樓陽台跳出去。
阿爾碧藍色的眼睛瞪的超大,直望著他。
「亞、亞瑟?」
「……你,你現在立刻給我出去!出去!」
亞瑟抽起沙發上的抱枕,遮住自己漲成蕃茄紅的臉蛋,
不敢再多看阿爾一眼。
「亞瑟,你聽我說。」
他溫柔的撥開亞瑟的手,將抱枕丟回沙發上-
「知道嗎,你是世界上唯一能令我充血百分之一百四十的東西。」
「……阿爾……」
「即使你逼我吃下生化料理,我還是只想上你這可愛的小玩意。」
亞瑟抿著嘴唇,感覺熱淚即將盈滿眼眶。
「那,我現在……把一切搞的一團糟……你還是愛我嗎。」
「Darling,我永遠愛你。」
他用手指輕撫過他的唇瓣,使他漸漸放鬆下來。
「我愛你,和你的所有。」
他貼上雙唇,讓亞瑟像融化的蜂蜜糖黏在他懷裡。

 


***


「這是什麼啊?」
「喔這個啊。是南瓜喔。」
湖水綠瞳孔的少年,摸摸他濃金色的頭顱。
「南瓜?英吉利啾喜歡嗎?」
他抱著植物圖鑑,興高采烈的指著書上的綠色植物。
「我很喜歡呢,下次帶一個真正的南瓜給你看,好不好?」
「一言為定喔!我最喜歡英吉利啾了!」

 

你喜歡的東西,我也喜歡。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