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completed Tale【法英】

「在這個地方,果然還是無法馬上習慣呢。」
法蘭西斯踩著深棕色的羌皮靴,用腰間的配劍撥開身旁圍繞的茂密樹葉。
「還好嗎?」
「……嗯。」
亞瑟落寞的表情沒有因為他的出現而好轉,小小的身體依然倚靠在枯木旁,
偎著燃燒落葉的火光取暖。
「怎麼了?在生氣?」
法蘭西斯露出苦笑,逕自坐在亞瑟的對面。
「對不起,但是最近事情真的很多,我實在忙不過來。」
他一直注視著亞瑟的表情與動作,他總是不擅長將情感隱藏起來,
喜怒哀樂時常表現於臉上。不過,在這樣嶄新的環境中,生存是很困難的。
「可以原諒我吧?」
「……嗯。」
亞瑟有點害羞的別過頭去。
「謝謝你。」

亞瑟的誕生,是因為自己的王國產生的政治問題,人民各持不同的意見,
並出現許多糾紛,導致一部份的人民決定搬移至鄰近的島國去。
而這塊島國就是盎魯克薩克遜。
他還只是個年幼的小王國,甚至無法完全與法蘭西王國脫離,
在許多參與政治的方面,非要有較強大的一方做後盾,事情才能解決。
很明顯的,法蘭西扮演了這個角色。
「給你。」
亞瑟會說的字不多,絕大部分的原因是他們的母語尚未成熟,
現有的字根依然選用母王國和拉丁語系。
他遞了串剛烤好的香菇給法蘭西斯,沒有任何的調味和處理,
直接把在森林摘的野菇拿來烤,落葉升起的火也不夠大,
因此只有表皮的微焦脆,裡面還是有股青草的味道。
「亞瑟好厲害,已經會辨認食用菇了嗎。」
「嗯。」
亞瑟開心的點頭,也想對法蘭說些什麼,但是他不會表達。
「那我就不客氣了。」
法蘭優雅的咀嚼手裡的香菇串,濃厚的青草味汁液慢慢從嘴裡流洩出來,
生苦的味道蔓延整個口腔,連鼻子都可以聞得到。
「非常好吃喔,謝謝你。」
他抽起放在胸前口袋的蕾絲手帕,輕拍嘴角附近。
「這一餐,因為有你變得更加美好。」
「我也……也很高興。」
亞瑟靠了過去,將小手放在法蘭的手掌上。
「你來看我,我好開心。」
「你學說話的速度很快,上次我來的時候,你還不會說開心這個辭彙。」
法蘭把自備的飲用水倒一點出來在亞瑟手中-
「如果不把手洗乾淨就吃食物的話,不只容易生病,淑女也不喜歡喔。」
「……法蘭西,你上次來的時候,有雪。」
「……是嗎。」
原來,他將近一年沒有來看亞瑟了-
存在的時間太久,連日子都不曉得要怎麼計算。
亞瑟根本不是很快就學會說話,而是時間已經過了很久。
他心知肚明,自己不是個好監護人,
亞瑟被比他更早出現的哥哥們欺負打壓,他卻只能袖手旁觀。
他們曾經流著一樣的血,但是那都是過去的事,
如今是不同的個體,即使能夠互相幫忙,卻是基於以後的王國利益。
這點,他是知道的。
因此,每次來看亞瑟的時間都會越拖越長,目的就是為了放手。
亞瑟有一天會明白世界有著殘酷的面貌,不是只要躲在森林裡,
等待別人以友善的態度與自己溝通攀談就足夠。
太多覬覦這塊土地的民族,巴不得將亞瑟吞的精光,
更別提他仗勢凌人的兄弟。

「法蘭西……為什麼不帶我回去?」
亞瑟稚嫩的小臉有些許小小的擦傷。
這些日子以來,他不斷躲避兄弟及其他民族的掠襲、
對抗藏在森林裡的可怕猛獸,還要想辦法飽食求生。
「……如果,我現在就帶你回去,那麼你之前所做的努力就都白費了。
這是你想要的嗎?」
「……可是……」
豆大的淚水從他碧綠色的眼瞳中浮出滑落,兩道淚在髒兮的臉頰上留下痕跡。
「我好害怕……好害怕看不到法蘭西……」
所以才拼命想要活著。

「亞瑟。」
法蘭西斯低著頭直視亞瑟淚流不停的模樣,金色的瀏海緩緩滑落至額前,
他眨了眨寶藍色雙眼,將髮絲撥至耳臏。
「你這樣哭,會使我不知所措。我可能會無法拒絕你的要求帶你回去的。」
但是,這樣就失去意義了。
「乖乖的忍耐,好嗎?咬緊牙關撐過現在,你就能和我站在相同的位置上。」
「……相同的……位置?」
亞瑟邊抽噎邊問,染濕的睫毛黏在一塊,
讓法蘭想起不久前嫁入自己王國的公主。
「這就是我們最初的目的,不是嗎。」
他笑了笑-
沒錯,本來就是如此。
他們分裂的原由,導致亞瑟的出現。
無論如何,亞瑟都不再是屬於自己的一份子,該終止的依賴總是要終止,
拖的越久只會更難斬斷。
「……法蘭西……」
「怎麼了?為什麼要露出難過的表情?」
亞瑟還未回答,遠方傳來連續兩次的號角聲-
那是提醒法蘭西斯要準備搭船回去的聲音。
「喜歡法蘭西……可不可以……不要走?」

「有一天,你會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人。」
法蘭西站起來,背對著亞瑟。
「法蘭西?要走了?」
亞瑟慌忙的想要跟著他站起來,卻被他的長劍阻止下來-
「他可能有一頭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金髮,
和一對明亮的眼睛,以及開朗活潑的笑聲。」
「法、法蘭西……」
亞瑟好不容易停止的眼淚再度滾落而出。
「……那個人和我完全不一樣。當你發現自己被他吸引的時候,
別猶豫,他就是你要找的人。」

亞瑟不曉得自己聲嘶力竭的哭聲究竟有沒有傳進法蘭西斯的耳中,
不過他很確定,法蘭西斯沒有因此而耽誤行程。
他猜想,或許就是因為說了希望法蘭西留下這句話,
往後法蘭西再也沒有來看過他。
至少,在百年戰爭發生之前-

 

「但是,假如你真的那麼喜歡我……」



***


「臭鬍子,你幹嘛把玫瑰花放在我桌上?」
「你生氣了?」
看著亞瑟氣沖沖的將懷裡的玫瑰花遞到他面前,
法蘭西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廢話!如果被阿爾知道,他絕對又要開始鬧脾氣。」
見他依舊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亞瑟只好把花束放在他交錯的手背上。
「這種玩笑讓我很困擾啦。」
「……呵呵,也對。」

 

 

假如你真的那麼喜歡我,
就請收下我送你的玫瑰花。

 


他相信-
是因為亞瑟那時後哭的太傷心,才沒聽到他臨走前說的話。

 

只是,已經無所謂了。







─EnD─



***

《後記》

這是我第一次寫法英/////
而且還是悲文XD
哈哈哈,因為我覺得對於亞瑟喜歡阿爾
這件事一定曾經讓法蘭很受傷(掩面)
法蘭其實是個很溫柔也很成熟的人吧ˇ
讓我感覺,亞瑟真的非常幸福!
能夠被這樣的法蘭愛著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