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莊園裡的小少爺【米英】Chapter. Five

「少爺?」
「……有些私人的話想跟他說,去幫我安排一下。」
「我知道了。」
在替亞瑟穿上黑絨背心後,老管家便先行離開,要完成所收到的指示。
確定他已離去,亞瑟又把日記打出來,續寫中斷的內容。
「我要求新來的男僕-阿爾弗雷德成為自己的性伴侶,他與那晚的盜賊
都有雙美麗的寶藍眼睛,和那個離開我的人一樣。黃楊樹斷了,
會不會就是希望我停止對他思念?親愛的日記,我必須在此擱筆,
等等要和阿爾一起享用中餐。我猜想他可能很怕我,
但我還是想詢問他有關那個盜賊的事情。」
亞瑟將桌上的文具收拾好,午餐的鈴聲也響了第三次,
這是他多年來頭次不準時。

「小少爺,你終於準備好了啊。」
阿爾早已餓的發慌,一道道精緻豐富的美食擺在眼前,
要他如何不垂涎三尺。
「我可以開動了吧,可以吧?」
不等亞瑟答覆,阿爾便拿起離自己最近的焦糖蘋果餡麵包,
顧不著形象的大口吃起來。
「哇塞,這個味道真不錯耶,香香甜甜的,好棒喔。」
嘴裡還塞著東西,卻還是伸手往餐桌中央拿取食物,
許多阿爾沒見過的酥油餅、雙色蛋糕以及藍莓吐司等等,
全都在他嘴中化為一團糊皺。
他灌了杯滿滿的葡萄汁,不小心將杯裡的液體濺灑一點在亞麻白色的桌巾上,
即便如此,阿爾依舊開心的塞下一個又一個的麵包。
「我不知道你這麼餓,不好意思。」
「欸?吃起來有點像hamburger的味道耶!」
阿爾咬下去後,發現手裡拿著的沙拉洋蔥醬佐出的麵包,
吃起來與夢寐以求的hamburger有異曲同工之處。
「hamburger?那是什麼?」
「……你不知道嗎?」
望著亞瑟疑惑的表情,不禁讓阿爾納悶。
那是他在分發給農民的丟棄食物(大部分的亞瑟少爺做失敗的實驗品)
中所發現的天堂,多層次的味道與口感使人難忘。
為了實現能夠再吃一次的願望,那天晚上才冒險潛入柯克蘭家,
就是要找出藏在廚房某個角落的配方。
但是亞瑟的回答,聽起來就像從沒聽過?
阿爾吞嚥完最後一口食物,反覆思索著亞瑟所說的話,
莫非那天他吃到的不是出自於柯克蘭家?
「今天的主餐是鮭魚拌冷麵。」
女僕溫柔的說話聲音,讓阿爾暫時忘卻這些問題,
他害羞的不敢抬頭看她們,只得假裝繼續吃著盤中的食物。
亞瑟幾乎沒有吃那些餐前麵包,而主餐的麵也只是攪弄擠下,
大概吃幾口而已,整盤麵看起來完好如初。
相形之下,在冷麵剛端上來沒多久,阿爾就吞個精光,
連一點鮭魚肉屑都找不到。
「你怎麼吃的這麼慢,不好吃嗎?」
「……看到你成這個樣子,我都沒胃口了。
還有,對我說話的時候要用敬語。」
亞瑟露出帶有嘲諷性的笑容,撐著下顎說著。
「該說你是可愛還是可恨呢……」
的確,阿爾的吃相在某些方面說起來是非常可愛的,
如同純真率性的小孩子一樣。
不過他那張食慾無窮的臉,連鼻頭都沾到醬料的誇張吃法,
真人想一拳打在他眼鏡上。
「當然是可愛啊!」
「……是喔,你居然好意思這麼形容自己。」
「亞瑟也很可愛喔!」
「啊?」
「對啊,昨天那塊香茅麵包其實是亞瑟很努力做出來的吧,
抱著想要分給農民的心情,知道他們都很辛苦的工作,所以才想
自己是不是能夠做點什麼。」
阿爾沒有停下兩排牙齒的咀嚼,一邊說話一邊滿足的大吃。
「如果你不要吃的話,可以給我嗎?」
他指著亞瑟面前的主餐,用餐巾紙抹抹嘴巴附近。
「喔……好。」
在女僕把料理呈過去的同時,亞瑟一直小心翼翼的維持鎮定,
剛才阿爾說的那番話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為什麼他能夠明明白白的把自己的想法全都說出來?
為什麼眼前這個無禮的人會因為昨天的一個麵包知道這些事?
他握緊的刀叉,勉強切開其中一塊墨魚麵包,卻還是吃不下去。
「怎麼啦?」
「……沒什麼。」
阿爾的聲音現在聽起來順耳多了。
從他為弄斷黃楊樹道歉,硬吃掉失敗的料理,還有今天……
亞瑟突然覺得有股暖和的感覺自胸前擴散開來。

這種的溫柔與那個人不相同,他的一點恬淡成熟,與阿爾清楚的表達方式,
明明不同但卻讓人很心痛。

「我吃飽了。」
亞瑟站起來,使得阿爾訝異的停下喝到一半的葡萄汁。
「欸?不會吧,你幾乎沒什麼吃啊。」
「這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你多管。」
亞瑟拿起鑲金邊的黑色拄杖,經過他身邊-
「不如多花點心思在怎麼討好我這件事上吧。」
深綠的眼睛透露著冷漠,那不是一個生活在大宅中、幸福的少爺該有的表情。
「亞瑟……少爺?」
阿爾想起他們初遇的時候,亞瑟握著槍抵住自己的腦袋,
鎮定的能隨時給他一發子彈。
一名倍受寵愛的少爺會選擇面對盜匪,甚警鈴都不去開,到底為什麼。
在之前,他從來沒想過這些事,還以為都是幸運使然,
不過他現在找到原因了。
當看到亞瑟背對的身體微微的顫抖,披著上等材質外套的瘦小肩膀,
那天晚上是不是也是這樣?或許只是自己太緊張而沒發覺到罷了。
「還有什麼事?阿爾弗雷德。」
「……雖然我不曉得你究竟在怕什麼,可是你總是假裝堅強的樣子,
會讓身邊的人替你擔心。」
一瞬間的動作讓他根本來不及反應,亞瑟的拄杖打在阿爾的臉頰,
縱使力氣不大,但是他已經感覺到皮膚傳來火辣的疼痛。
拄仗依然貼在他臉上,讓阿爾也不敢輕舉妄動。
「我沒有叫你們擔心……其他人都知道。」
「我不知道啊!」
他生氣了,這個少爺的性格怎麼扭曲成這樣!
「所以是你多管閒事!」
「那下次你就不要他媽的拿槍他媽的要轟掉別人的腦袋!」
等到阿爾驚覺時,話早已脫口而出。
亞瑟呆愣的望著他,拄杖慢慢放下來,讓阿爾得以喘口氣。
「什麼?」
「……沒什麼。」
阿爾捂著逐漸腫起來的臉臏,別過頭避開他的眼神。
「我隨便說說的啦!」
他用力推開椅子,飛快跑出大廳-

亞瑟到底怎麼樣其實無關痛癢,
幹嘛特地發一頓脾氣來搞亂自己的思緒?
重要的不是他,而是hamburger啊!
算了!
就讓那個性格扭曲的怪少爺繼續古怪下去好了!


他決定,偷走hamburger的配方後,
再也不要回到這棟房子裡。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