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色【法英】


「低俗。」
他低聲咒罵,卻不讓國家寵愛的觀光客聽到。
不過,國家會選擇寵愛外國佬不是沒有原因,
他們的瘋馬秀、紅磨坊能夠撐到現在,都是靠他們手中那幾張微薄的鈔票。
法蘭西斯找了個最適合觀覽舞台的位置坐下,
深紅色的鵝絨布幕讓他想起曾經擁有短暫戀情的卡翠莉娜。
她總是愛穿那種顏色的性感緊身裙,好映襯出白皙滑嫩的肌膚,
可惜卡翠莉娜得了肺病,他已經告訴她好多次要戒掉煙癮。
燈光漸漸暗了下來,天花板的水晶掛燈在舞台上灑出點點閃爍,
從單純的白色逐漸轉為多彩的燈光,接著音樂隨之響起。
每次前奏歌曲響起時,心中都會跟著為之緊張和期待,
就算每個月都是座上嘉賓,還是會有這種感覺。
不曉得奧黛朵過的還好嗎?
那時候她哭著訴說自己懷孕的時候,神情是如此憔悴。
或許又是某個不肯負責任的傢伙吧。
奧黛朵的一雙美腿曾經是瘋馬秀的活招牌,無數男人為她癡狂,
每次見到她,他都會有種見到真正「彗星美人」的感受。
布幕緩緩拉開,一陣撩人的歌聲從兩面黑色的牆板後面傳出來-
在觀眾掌聲完後,三位穿著極暴露的美麗少女帶著露出上排牙齒的笑容走出,
她們幾乎掩蔽不住的胸部在晶燦的服裝下呼之欲出,
煽情的挑逗動作讓人血脈噴張。
「What a sexy bitch!」
美式英文-
法蘭西斯回頭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知羞恥的混帳還不知羞恥的丟人現眼。
這種官能藝術,在某部份的外國佬眼中,根本沒有品味可言,
他們滿腦子就是性、性跟性。
好不容易按捺脾氣,等待這首歌結束,
那名男子也好像被工作人員給請了出去。
第二齣的表演是由一群妙齡少女以整齊劃一的步伐走到舞台中央,
每個口號動作都如此紮實。
黑色的毛絨高帽,以及白色的立領,
除了垂掛胸前的紅線外,前面全部鏤空。
她們黑色的靴子隨著音樂節奏踩踏,眼睛正視前方,一絲不苟。
就連托槍都十分靈活,彷彿就是真的軍人。


「這女人是誰?」
躺在臂彎中的金髮少年,從床頭櫃上抽取夾在記事本裡的照片。
那個女人風騷的捧起胸部,而從照片的大小看來,
拍照者和這女人的距離可說是相當近。
「……誰?」
法蘭西斯將亞瑟重新擁入懷中,繼續想像剛才的美好。
「你給我睜開眼睛。」
亞瑟應是掙脫出來,並且用力打了幾下法蘭手腕。
「就是這個女人啊。」
法蘭西斯痛苦的張開眼睛,強迫將視線集中在照片中的人物。
他摸摸下巴,意識到鬍渣又冒了一些出來。
「我要去剃鬍子了。」
「欸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拉薇兒。」
「你騙人!照片後面明明就寫著卡翠莉娜!」
見法蘭西斯站起來走到廁所,亞瑟也不顧全裸的身體跟過去。
「那你幹嘛還問我。」
「……因為、因為……」
「是沒什麼關係,理由你可以慢慢想。」
塗好刮鬍泡後,法蘭西故意親了亞瑟的右臉頰,
讓他臉上也沾到泡沫。
「幹什麼啦!」
「你不是想要我這麼做嗎。」
「可惡!」
亞瑟不甘示弱,將臉上的刮鬍泡回抹在法蘭的鼻尖上。
「哈哈哈哈!」
「你給我過來!」
不等亞瑟反應,法蘭西斯從後面摟住他的腰部,輕而易舉將他抱起來。
「你這個壞蛋,看我怎麼處罰你。」
「哈哈哈哈,放開我、放開我。」
法蘭西斯沾著泡沫的吻讓他被親吻的地方發癢,
但亞瑟被放下來之後卻依舊緊抱著他。
「……你是不是喜歡上奧黛朵了?」
「沒有啊,怎麼這麼問?」
法蘭西斯繼續親吻著他的鼻樑以及臉臏,
弄得對方的臉像花貓一樣也不在乎。
「她很美。」
「嗯,是這樣沒錯。」
「……可是你是我的。」
碧綠色的雙眼凝視著他,映照出法蘭西斯帶著微笑的模樣。
「我是你的。」


如雷的掌聲使得法蘭西斯驚醒過來-
原來舞臺上的表演已經結束了。
他不確定自己究竟是睡著還是只是陷入沉思,
台上的軍服少女早已換成正在送觀眾飛吻的性感美人魚。
鼓掌完,法蘭西斯打算到後台和館長打聲招呼,
他們是很好的朋友,已經認識好幾十年了。
從館長還未接手事業前,到娶妻生子,現在的白髮蒼蒼,
法蘭西斯可以說是完全沒變,蓄鬍渣這點除外。
他從左邊的側門進入,經過貓道走到後台。
昏暗的光線自前方的玻璃透射進來,
清楚的看見空氣中漂浮的塵埃。
「亞瑟?」

金髮少年對著什麼人哭泣著,激動的肢體動作顯露出他的傷心欲絕。
他聽不到他在說什麼,但他記得這幕景象,
就和當初亞瑟離去時一模一樣。
亞瑟的眼淚猶如潰堤,全部傾洩進他心裡。

「那都是你的錯!是你逼我這麼做的!」
他大聲的責怪無法專一的自己,並把兩人曾一起躺過的枕頭用力丟過來-
法蘭西斯眨了眨雙眼,眼前的景象恢復成原先的空無一人。
安靜的角落躺著廢棄的高跟鞋和舞台道具,
牆角邊散落著菸蒂,混著灰塵寂靜的等待歲月流逝。

太多煙蒂了……
他不只一次告誡卡翠莉娜,她也好幾次決定戒菸,
可是終究失敗。為什麼呢?
奧黛朵說她想要自殺,因為不能再上台表演的她等於斷了經濟來源,
年輕的她必須將往後的時間拿來照顧更幼小的生命。
那個男人是誰?


法蘭西斯靠在牆邊,看著堆在通道中那些被遺忘的破舊雜物。
他好久、好久都沒來過後台了,自從發生這些事情,
然後又和亞瑟起口角後……
那對湖水綠色的眼睛盈滿了淚水,
最後離開的時候什麼也沒說,卻更像是在控訴自己的不是。


亞瑟,我只愛你。
我是你的。

但,你就是不懂。

 

 

 

 


─完─




*******************


※後記:

哈哈哈哈,法英!!XD
我越來越喜歡葛格了,葛格的成熟實在好有魅力ˇ
不過故事中的亞瑟有點黑暗化
但我認為這應該還是亞瑟會做的事情
(因為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