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raveling Wantonly》【米英】5


阿爾弗雷德的臉孔深邃白皙,即便讓中午的炙熱太陽曬的紅撲撲的,
卻仍然看得出來他本來的膚色。
高挺的鼻樑下是微張的嘴唇,那是剛才用力吻著自己身體每吋的地方。
亞瑟將頭顱靠在他的頸窩處,闔上雙眼感受著阿爾的呼吸起伏,
知道他睡的很香甜,是因為旅途的勞累,也開了整天的車。
「……阿爾。」
說的很小聲,亞瑟只想告訴自己的內心-
「謝謝你帶我來。」
他徹徹底底愛著這個男人,這個在兩百多年前對他刀劍相向的男人,
兩百年之後,他們仍然在一起,好像從沒有發生過什麼。
不過,兩個人心裡都明白,那個傷痕很難消失,或許根本無法消失,
就算深愛彼此也一樣,傷口只會淡化而已。

「……怎麼了?」
溫熱的淚水滴在阿爾的頸上,使他逐漸清醒過來。
「亞瑟,怎麼了?」
他揉揉惺忪睡眼,將亞瑟攬進自己懷裡,
然後伸手去尋找放在櫃子上的眼鏡。
「我把你吵醒了嗎?……對不起,你繼續睡吧。」
亞瑟連忙拉起被子蓋在阿爾身上,轉身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的哭臉。
那真是太糗了,絕對會被笑是愛哭鬼的。
「有什麼不能跟HERO說的嘛?我是正義的使者喔,
誰欺負你告訴我就對了。」
他的聲音聽起來已不像剛被吵醒的樣子。
果然是十九歲的少年活力……
亞瑟暗忖道。
「……怎麼了?遇到不愉快的事?」
阿爾摟抱著他的側身,親吻著他還帶有香皂味的肩膀。
「……我又沒怎麼樣。」
阿爾的話讓他更有股想哭的衝動,
不曉得稍微哽咽的聲音有沒有被察覺出來。
「……你想回去了嗎?」
他的金髮散落在他身上,和自己的洗髮精味道完全相同。
那是當然的,他們在睡前一起洗過了澡。
「不,我不想回去。我要跟你繼續旅行!」
亞瑟剎地轉身,幸好阿爾及時用手腕的力量撐住身體。
「呃……就是、就是找外星人那個。」
「……是啊。」
氛圍轉為寧靜平和之後,亞瑟看到錶上的時針指著四,
便轉移了話題。
「……早餐你想吃什麼?」
「……嗯……」
阿爾翻過身,直直的看著平價旅店的天花板。
「超大漢堡和超大可樂。」
「你會喝到腦麻。」
「欸?會嗎?」
「對,而且到了晚年,你下半身也會麻痺。」
亞瑟笑了出來,雖然話語有些惡毒,不過他真的覺得很好笑。
「才不會呢!亞瑟你在嚇唬我。」
「哈哈哈哈!幹什麼啦。」
見阿爾整個人縮進被單裡,亞瑟直覺的想離開床舖,
只是阿爾的手更早一步抓住他,讓他想抽身也沒辦法。
「反正,就算變成腦麻男,你還是會陪在我身邊啊。」
他把亞瑟拉進被窩中,手依舊緊握著-
「所以就算腦麻也沒關係。」
「那倒不一定喔,我可是情色大使,如果你下半身不遂的話……我、我……」
結結巴巴的同時,阿爾的笑臉逐漸紓展開來。
面對這樣的表情,亞瑟突然說不出什麼玩笑話,
他心跳加速,臉頰一片燥熱。
「……我喜歡你,阿爾弗雷德。」
他把這句羞恥度破表的話告訴眼前這個蠢蛋了。
「HERO愛你唷!」
明亮的藍色眼睛映照著自己的模樣。

傷疤好不了,怎麼樣?
只能淡化又怎麼樣?

現在這個傢伙,正用他的方式愛著自己。
旅行的原因和意義就是感情的証明啊。

New Mexico很荒涼,居民私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
完全過著隨興平凡的日子。
要是在這裡被殺,可能連屍體都找不到。
但是亞瑟卻無法討厭-
當阿爾興致勃勃的插入休旅車的鑰匙,轉開只收得到幾台的廣播,
然後帶他到常去光顧的小餐館時,亞瑟就已經愛上這趟旅途了。

「這種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亞瑟的嘴角勾起微笑,他緩慢且溫柔的撫摸阿爾的臉頰,
一股幸福從心中湧現出來。
「不過,你還想想多說幾次的話,我是不會阻止你的。」
「HERO愛你,HERO很愛你,HERO超級愛你,HERO最愛你……」

阿爾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讓人覺得可靠,
沒多久,亞瑟便安心的入睡了-

 

***

 

「Hey, Darling!」

時間是早上八點四十分。
阿爾的手機鈴聲是某位流行女歌手的主打歌,
亞瑟記得她是以奇裝異服與古怪性格打響名號的。
窗外的陽光透過窗簾微微透射進來,他像貓一樣慵懶的在床上舒展身體,
昨天晚上睡的很舒服,讓前幾天的疲勞也一掃而空。
「早安……你剛剛跟誰在講電話嗎?」
「啊?啊啊,沒什麼啦。」
阿爾連忙把觸控式手機扔進淺棕色的背包裡,
連米字旗圖案的保護套都沒有裝好。
「……阿爾?」
「真的什麼事都沒有啦,只是無聊的垃圾簡訊,
什麼視訊辣妹之類的。好啦,我曾經被騙過幾次……」
這麼慌亂的模樣,沒事才奇怪呢。
他還真的很不擅長說謊。
「……阿爾弗雷德。」
亞瑟坐起來,抱著置在雙膝間的素面枕頭,
雙眼直視正換上印有椰棗樹圖案T恤的情人。
「你到底跟上司請了多久的假?」
這趟旅程中,亞瑟會趁著坐車的空閒時間做資料,
甚至在昨夜吃晚餐前,開了個簡短的視訊會議。
但他從沒有看過阿爾提起公事。
他聽歌、修車、看地圖、找旅館,除了這些事情之外,
連上司的電話都沒接過一通。
「你不要多問啦,反正我都會打理好的。」
「……別告訴我你根本沒告訴上司。」
「亞瑟拜託你快去刷牙洗臉,我的胃等不及要掃光早餐了啦。」
阿爾不費吹灰之力,將體態纖瘦的亞瑟推進盥洗浴室。
「就這樣,HERO到樓下等你喔。」
沒等亞瑟回答,又匆匆忙忙離開房間-
「欸……搞什麼啊?」
手裡握著的牙刷還猶豫著要不要乖乖擠上牙膏,
不過這件事情似乎越來越不對勁。
亞瑟皺了皺眉,隨便套上一件旅店供應的的浴袍後偷偷跟了出去-

「老早就跟你說過不會那麼順利。」
躲在樓梯間的亞瑟聽到阿爾出奇冷酷的聲音後,
停下腳步不敢任意輕舉妄動。
「不然你還以為我能怎麼樣?Shit!」
在阿爾飆粗話的同時,他不耐煩的轉了個身,
但並沒有注意到縮在樓梯間扶手後面的亞瑟。
「他們的機密要情防範的很嚴,沒密碼就沒屁用。」
右手不自覺捏緊了胸前的衣襟-
阿爾到底在說什麼?
「反正目的就是情報吧,這種事情你們去做就好了,
為什麼非得要浪費我的時間。」

每次和負責國防部門的上司對話,阿爾就會感覺身心俱疲。
那老傢伙總是想得到亞瑟家的軍事情報,
有時作為參考,有時則拿來當作利益交換的手段。
他對這部份的工作簡直厭惡至極。
要不是老傢伙開出條件說要給他兩個月的時間執行任務,
也就是給他三十天的時間能和亞瑟相處,
他寧可吃十年的素。
阿爾早就決定要任務失敗,反正擁有和亞瑟旅行的時間最重要,
哪管那個骨頭都要散的傢伙會氣到腦栓塞。

「我告訴你-」

阿爾深吸一口氣,彷彿準備要對世人作出最重要的宣言。
「我是世界上最愛亞瑟‧柯克蘭的男人。」

每當想到亞瑟喜歡我的時候,
就會開心的闔不攏嘴。

「HERO最愛你。」
我從兩百年前就說到現在。
如果誰還有反對意見,我就說到他厭煩、說到他聽膩,
說到他承認為止。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