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173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莊園裡的小少爺【米英】Chapter. Six

語氣溫柔的彷彿咖啡上漂浮的奶油。
他將頭顱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那對你沒有好處。」
「……但你會離開,對吧?」
現在想起來,亞瑟真是覺得羞愧萬分,他怎麼會有勇氣說出這種話!
「只要你不再用槍打我。」
他聽得出來對方隱忍著笑意,這讓他們之間的關係緩和許多。
「那是因為,你的吻讓我措手不及。」
亞瑟故意把這句話說的很小聲,猶如情人之間的耳語。
「上次你逃走了,這次我不想讓你稱心如意的離開……」

「少爺,準備沐浴了。」
管家的呼喚聲打斷亞瑟的思緒-

亞瑟闔起根本沒看多少頁的書,對他點頭示意。
「莊園所舉辦的春季舞會,今年您仍要單身前往嗎?」
春季舞會絕大多數都是由農民自行舉辦,
參加的人士也幾乎都是低下階層的人,
像亞瑟這樣具有身分地位的貴族是不會去那種地方。
不過他總是會為了貼近民情而赴會,
亞瑟很喜歡莊園居民的熱情款待,也喜歡聽大家講述今年的希望與生活。
「嗯,今年也一樣。」
「……和瓊斯一起去,少爺認為如何?」
亞瑟站起來,將書籍擺回架上原先的位置。
「你怎麼會這麼問?」
「竟然他都答應少爺的要求了,當然就要做他應該做的事。」
管家笑了笑,那是看透他心中想法的笑容。
「我是要他做我的床伴,又不是情人,況且他去舞會也只會鬧笑話。」
「少爺何不給他機會呢?」
「……我要去洗澡了。」
他迴避管家的眼神,走路的速度卻放慢許多-
「……幫他準備一下。」
「是的,少爺。」
亞瑟知道,這個從小跟從自己的老管家,越來越聰明了。

***


阿爾心裡不斷回想著昨天晚上與亞瑟所發生的一切。
那是他逐字背誦菲利奇亞諾搭訕女僕時所說的情話,
他其實是想偷學留著以後追女孩子用,沒想到居然會用在那種情況。
在懊惱不斷的時候,亞瑟悄悄走到他身邊想要揭開他的身分,
幸好自己反應靈敏,才沒讓他得逞。
但他萬萬沒想到亞瑟會如此主動,他的話語和動作簡直等同於愛的宣言。
害那時候緊張的抱著他不敢亂動。
亞瑟白天和夜晚的模樣根本判若兩人啊……
明明還用手杖斥喝自己的,現在居然……
他第一次了解小鹿亂撞是什麼樣的感受,
這可是人生十九年來的首次體悟。
糗的是,嚥口水的聲音在寧靜的夜晚中是特別的明顯,
不曉得亞瑟有沒有感覺到他的緊張。

「你可別做出什麼蠢事給我添麻煩。」
坐在他對面的亞瑟冷冷的語道-
「聽到沒有?」
「……是你要我來陪你的欸。」
阿爾不滿的小聲咕噥,隨即將視線移往馬車窗外的景色。
他從來沒有坐過馬車,那是富有人家才會有的交通工具,
更何況是由六匹駿馬所拉的豪華馬車,
完全彰顯出亞瑟尊貴的地位。
「……早上……打了你,不好意思。」
「哼。」
「……那個,阿爾,其實我有件事情想要問你。」
「什麼啦?」
他正好看到一群身材玲瓏有緻的少女在街上嬉笑,
不愉快的心情馬上一掃而去。
「哈囉!淑女們,我叫阿爾弗雷德!」
「你給我坐好。」
聽到他毫不遮掩的搭訕,亞瑟羞紅著臉趕緊阻止。
「真是太沒有禮貌了。」
「這才不是沒禮貌,我只是很大方的表達我想認識她們的心情啊。
不然就會跟亞瑟一樣,性情變得古怪又彆拗。」
望著少女們的身影越來越遠,阿爾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他像個諳深世故的老手對亞瑟說教。
「這樣會娶不到好老婆喲。」
「……你才不懂呢。」
亞瑟撐著下顎,頭上的鵝絨黑禮帽微微蓋住金色的濃眉毛,
湖水綠的眼睛不自覺像右後方看。
「等你遇見他就知道了。」
「什麼?」
亞瑟說的很小聲,讓阿爾聽不清楚。
他聳聳肩膀,顯然不在意亞瑟嘴裡含糊的字句。
「對了,你說要問我什麼問題?」
「喔對,我差點忘記。阿爾,你昨天……遇到什麼人了嗎?」
這次亞瑟問題卻讓他十分驚慌。
「我、我不懂你的意思。」
「……一個很神秘、不可思議的男子,他總是蒙著面,
小心翼翼不讓別人發現他的身分。」
看著亞瑟用如此溫柔的口吻敘述,阿爾的眉頭越皺越緊,
好像有些事情不太對勁。
「可以更具體的告訴我一點嗎?」
「他很性感、迷人,並且有對藍色的眼睛。」
亞瑟的笑聲帶著羞澀和甜美,簡直是已經沐浴在愛河中的樣子。
「我不知道他是誰,可是他像摟抱愛人一樣抱著我,
用那充滿蠱惑力的雙唇親吻……」
亞瑟刪減了自己拿槍抵著對方額頭的那段,
但在阿爾心中,這段記憶絕不可抹滅的。
「趁著黑夜,渴望親吻之物……從他嘴裡說出來的每句話,
都好像在作夢一樣。」
亞瑟已經忘記要問阿爾的問題,自顧自的形容那個人。
「不過我怎麼請他留下來,他就是不肯……」
那根本是誘惑!
阿爾心裡忍不住為自己叫屈。
「聽你這麼說,你好像很喜歡那傢伙嘛。」
他只能擠出這句結論,而且還得用「那傢伙」形容自己。
「他讓我的情感有了波動,和他相處讓我覺得我就是咆哮山莊的凱薩琳。
我猜,我喜歡上他了……」
阿爾壓根不知道誰是凱薩琳,他唯一能確定的就是-
亞瑟愛上了自己!
可笑的是,在現實生活中,他就在亞瑟身邊,還被他大聲斥責。
「告訴我,你到底認不認識他?」
亞瑟的眼睛彷彿發情的貓,讓他只得避開他的視線。
「呃,應該算吧。」
「什麼應該?哪有應該。」
「我、我不清楚啦。」
「不清楚?」
「反正如果我之後遇到他的話,會轉告你愛慕他的事啦。」
「不可以!」
亞瑟突然堅定的拒絕,讓阿爾不由得再度看向他。
「千萬不能跟他說,我怕他從此就不再出現了。」
「……你怎麼會這樣想?」
「他可能不喜歡我,要是知道我對他有這種情感,說不定……」
「拜託你別想這麼多好嗎,誰說他不喜歡你了。」
阿爾快聽不下去了,他打斷亞瑟未說完的話,
露出真誠的神情鼓勵亞瑟要提起勇氣。
他甚至覺得,那個夜晚的阿爾弗雷德就是另外一個人,
而自己只是在莊園陪睡的貧窮小子而已。
「阿爾?」
馬車車身往後退了一下,他們才發覺目的地到了。
車伕備好地毯,恭恭敬敬的打開車門-
「柯克蘭少爺,請。」
阿爾走下馬車之後,快速整理身上的衣著,然後扶著亞瑟的手。
鄉村的小舞會通常沒有傳令員,
但大家早就在會場內引頸期盼柯克蘭的到來。
亞瑟優雅的步出豪華的大型馬車,拿起阿爾遞給他的面具,
那是綴著珍珠的金色半形面具,靠著手握延架的方式遮掩臉部。
「阿爾,你的面具呢?」
「我忘了帶。」
舞會中並非所有人都帶著面具,所以這不是什麼要不得的事。
阿爾當然有帶,現在就戴上的話恐怕等等會錯失掉好時機。
也就是偷取hamburger的好時機。
就算亞瑟再怎麼喜歡蒙面的身分好了,他也不可能總是扮成那副樣子。
不管怎麼說,拿到食譜才是最重要的。
他的目的本來就是這樣,即便那天晚上的擁抱有多美好……

「喲,這不是小少爺嗎。」
握著酒杯的男子,穿越人群朝他們走來。
阿爾早就注意到他的舉動了,自亞瑟下車後,
他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亞瑟身上。
男子另一手拿著銀白色面具,作勢放在臉上後又拿下來。
「小少爺,還記得我吧?」
及肩的金色微鬈髮在腦勺後綁成馬尾,
白皙俊美的臉蛋上蓄著一點鬍渣。

「法、法蘭西斯……」
「亞瑟,我們可以走了嗎?我餓了。」
阿爾從心底對這個人感到反感,不管他是誰、也說不出為什麼。
「是你的新騎士?」
法蘭西斯笑了笑,從容的模樣讓阿爾不是滋味。
更過分的是,亞瑟居然只是站著,什麼話也沒說-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