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溺愛至上Fondness【米英】10


「警告!飛鷹五號,你已經闖入戰線領空,要求你盡快撤離。重複-」
「不然你想怎麼樣?」
阿爾弗雷德像是對電視遊樂器裡的敵人對話,
用一種挑釁又不屑的口吻在直升機裡大喊。
「飛鷹五號,我們要求你立刻離開。收到訊息請回答,飛鷹五號……」
「幫我轉告亞瑟說我愛他!」
他拿起對講機,毫不猶豫的說著,還忍不住笑出來。
「American Hero is coming!」
阿爾清楚聽到對講機另一頭傳出幾名人員發出疑惑的聲音,
他心滿意足的切掉通話。
他好久沒有像這樣無視其他人的勸誡,專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阿爾想起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種種回憶,
例如,即使知道燃料不夠,卻堅持要飛越大洋。
他和他的夥伴們不得不為那次勝利歡呼,
因為那一切實在太不可思議,簡直就是奇蹟。
「米歇爾,我吩咐你的事做的如何嗎?」
再次拿起對講機,通話的對象卻是自己國家的軍隊。
「是的,第一階段佈署已完成。」
「第二階段呢?」
「大概還需十分鐘。」
「十分鐘後行動。」
「……阿爾。」
「什麼事?」
原本準備切掉聯繫,但米歇爾的聲音使他暫停了動作。
「不先通知英/軍嗎?」
米歇爾刻意的壓低聲調,似乎是不想讓旁人聽見。
「蜘蛛人在拯救瑪莉珍之前,也沒有先通知她不是嗎。」
「但是你的瑪莉珍根本不希望你去啊!」
「所以才會是出奇不意的驚喜嘛,難道你都沒看過電影的結局?」
「你要說的是『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
所以蜘蛛人忍痛犧牲他和小情人的幸福?」
米歇爾的話讓阿爾感到不悅起來-
「我是自私的。」
他的口氣異常冷靜-
「小情人永遠是我的,就算蝙蝠俠要強行帶走他,
我也會把他做掉。懂嗎?」
「……我知道了。」
「還有什麼問題?」
「……請你務必小心不要受傷。」
「我不會受傷的,我有你們。」
阿爾感受到胸前的軍人識別證,因為胸口的溫度而微熱著。
「祝我好運。」
在他想低頭親吻那塊銀質識別證時,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從右前方傳來,
混著黑色濃煙的赤焰從天空中爆破開來,準備大口吞噬掉身邊的生命體。
阿爾低聲罵了句粗話,及時穩住機身才不至於捲入煙霧中。
他重新握好搖桿,偏離黑煙蔓延的航道。
「該死!」
兩架敵軍戰機從左右兩側各飛馳過來-
阿爾知道對方絕對不是想請他喝茶,當然也不會請他和平降落了。
他努力閃過連發子彈,對於毫無攻擊力的直升機來說,他只有逃的份。
「爛戰機,這種型號還在用!」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阿爾仍緊張的心臟狂跳,
被打落墜機的下場可不好玩。
他試著保持鎮定,並且甩開後方的煩人危險機器。
正當阿爾再度要轉移航道時,機身突然劇烈晃動-
某個找麻煩的傢伙打中了直昇機。
「米歇爾!我必須強制降落!」
眼前玻璃的因爆炸的威力碎裂開來,將阿爾的手臂刺出一道道血痕。
「他媽的快告訴我離地標還有多遠!」
濃煙竄進直升機內部,嗆得他無法呼吸。
「十公……」
對講機已經收不到訊號,儀表板上的東西也出現故障警示。
阿爾急忙解開安全帶準備棄機,在他好不容易把降落傘穿戴好後,
機身頓時失速向下墜落,阿爾因重心不穩而摔在地上,
他掙扎著要爬起來,感覺到下顎傳來一股劇烈疼痛。
警報聲響個不停,讓他早已承受不了壓力的耳膜都要破裂,
阿爾奮力抓住直升機艙門,稀薄的空氣迎面而來,
然後他看見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沙地……

遲疑一刻就得跟世界說再見-
他現在懂這個道理了。

欸,亞瑟。
像我這樣自私的傢伙,如果死了的話……


***


「敵軍的戰機?」
瞭望員詢問一旁觀測雷達顯示的操縱人員。
「快通知柯克蘭先生開戰。」
「剛才有架直升機……」
「直升機?」
「美方的飛鷹,但是現在雷達偵測不到。」
「他們到底在幹什麼?叫我們到前線,現在又想要插手嗎?」
他皺起眉頭,對於盟軍擅自行動感到無法理解。
「不管那麼多了,先通知柯克蘭先生要緊。」
「嗯。」
坐鎮情報和調度中心的人員各個都屏息以待,
等待亞瑟‧柯克蘭預備下達的指示。

「開戰。」
接獲通訊密碼的人員公布-


***


亞瑟輕輕撫摸額頭,發現左額處有個小傷口,不曉得是什麼時候弄到的,
也一直都沒有注意到它的存在。
大雨不斷拍打著他溼透的軍服,就連皮膚都麻木。
「前方出現猛烈攻擊!」
聽到趕忙跑回來報告敵情的軍人所說的消息,
亞瑟的心涼了一半-
他雙手濺滿的鮮血好不容易藉由雨水而洗淨,
但臭味仍在,殺戮的畫面也還沒從腦海中消失,
居然這麼快就有其他部隊前來支援。
大多數的軍人根本還未成年,甚至連槍上的保險都不知道該怎麼開,
就一股腦衝過來要取自己性命。
亞瑟只能不斷扣板機結束這些年輕的生命。
當然,他一部分的同伴也遭到突襲而身亡,
但整體而言,死傷都沒有敵方來的慘重。
「多遠?」
他問道,接著往地上谇了口和著鮮血的口水,
那是某個男子用槍托狠狠撞他的傑作。
「大約兩、三百公尺。」
「各位快點準備……」
亞瑟眼前一片漆黑,整個人重重摔倒在泥濘上。
「柯克蘭先生!」
帶著血腥味的泥沙沒入鼻孔之中,詭異的味道讓亞瑟嘔了些胃液出來。
他吃力的爬起來,若不是其他人的幫忙,亞瑟恐怕又會摔倒一次。
「我、我沒事。快點、快準備攻擊……」
佈滿瘀青的手掌握緊了槍枝把身,朝隨時可能有敵人衝過來的方向瞄準-
「聽我的指令開槍。」
「柯克蘭先生……」
「聽我的指令開槍!」
遠方急湊的腳步聲逼近。
「預備……」
湖水綠的眼睛盯著定點,冰冷的手指牢牢的靠在板機上。
當他看見第一個穿著敵方軍服衝出來的又是名少年時,
亞瑟絕望的下達指令-
「射擊!」
轟隆隆的聲音迴響於耳際,許多手無寸鐵的少年應聲倒下,
而少數英/軍是靠著哭喊才能繼續射出槍裡的子彈。
「不准停止!」
亞瑟吼著,並且快速補充彈匣。
「對敵人心軟就是違背軍令!」
「啊啊啊啊啊啊!」
才剛說完,其中一名軍人就被少年手中的尖刀刺進心臟,
在少年將刀拔出時,他一邊掉淚一邊大喊著亞瑟聽不懂的話。
面對這樣的景象,亞瑟突然不知所措-
等他回過神來後,另外一名皮膚黝黑的少年把亞瑟撞倒在地上,
他高舉生鏽的彎刀,高聲咒罵。
因為是英文,所以亞瑟聽懂了。
「去死吧!」

亞瑟,你曾經那麼強大……

瞬間,少年倒臥下來-
亞瑟用沒握著槍枝的手將屍體從身上推開,
他前面的衣襟全都是還有熱度的鮮血。

去死吧!

眼淚不斷滑落,
從滿是泥濘的臉頰上,畫出一道道淚痕。

當下一個人握著武器衝過來的時候,
亞瑟不留情的連開上好幾槍。
然後,他放大聲音哭喊了起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