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ebt!【米英】H


「幹嘛?這還用問,當然是到你家玩New Game啊。」
阿爾說的一副理所當然。
「為什麼不回你家玩就好?」
「……我積欠電費。」
「又是?」
亞瑟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但眼神卻藏匿不住想要大肆恥笑的心情。
「聽到你又積欠電費我也很不忍心,就好像心中插了把刀似的,
不過呢,我今天很忙-」

要不是阿爾把遊戲機盒卡在門縫,亞瑟就不會硬把鐵門壓上,
紙盒也不會發出好似有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了。

「……啊?」
「No-!」
阿爾的慘叫彷彿大笨鐘的鐘聲,響徹倫敦大街小巷。
或者是全世界。
那一瞬間,他覺得被夾到的其實就是自己的心臟。


***


「不管怎麼說……」
亞瑟從廚房中走了出來,手裡端著剛泡好的唐寧紅茶。
「幸好你不是在路德維希那傢伙的家,否則聽到你的叫聲後,
他大概會開坦克從你身上輾過去吧。」
他將紅茶推到阿爾面前,並且倒了一些他之前送過來的蝴蝶餅,
那是阿爾本身最愛的楓糖口味。
「No…」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他如此失落,亞瑟實在於心不忍。
「我會再買一個陪你的。」
他只能這麼做了。
「No…」
阿爾把臉埋入天藍色的沙發抱枕中,發出微弱的聲音。
「呃……阿爾,先別難過嘛。說不定遊戲機沒有壞啊。
為什麼不先打開來看看呢?」
為了讓他恢復生氣,亞瑟像個哄小孩的母親般耐心的安撫。
雖然阿爾沒有哭,鼻頭也沒發紅,但他卻一直抽噎,
如同鼻中有流不完的鼻水。
「要……要打開……嗎?」
他緊緊抱著壓壞的紙盒,癟嘴問亞瑟。
「如果我看到他的屍體的話,恐怕會無法克制的嚎啕大哭喔!」
「可是不打開來又怎麼會知道是好是壞呢?拿給我。」
亞瑟主動坐到他身邊,試圖要從阿爾手中奪得遊戲機盒,
還不小心撞到盛有蝴蝶餅的寶藍碟子。
「不要!不要啦!」
看見亞瑟伸手欲拿,阿爾馬上把屁股往後退了幾格,
並且用手臂阻擋於兩人之間。
「為什麼嘛?」
「因為、因為……」
「我只是想看他有沒有壞掉,你幹嘛那麼緊張?」
亞瑟有點不高興的雙手交叉於胸前,對於阿爾出乎意料的舉止感到不解。
「都說了會賠你的。」
「問題不是那個啊。」
「不然你指的是什麼?」
「呃……」
阿爾神色慌張的模樣,看起來還真的有些不對勁。
亞瑟瞇起眼睛,從頭到尾重新觀察了一次阿爾弗雷德,
除了漲紅的臉,他沒發現什麼異樣。
「好,要是你不肯給我,那以後就不讓你來我家玩遊戲!」
「什麼!你是認真的嗎!」
「沒錯,我可是賭上大不列天的名譽發誓喔。」
「不會吧!」
阿爾瞪大了眼睛,沒料想到亞瑟居然會做的這麼絕。
當他還打算多做考慮時,近在咫尺的蝴蝶餅香味忽然不知怎麼的飄進鼻孔裡,
那正是自己上個禮拜送給亞瑟的禮物……
「啊哈!」
等到阿爾再度清醒過來,遊戲機盒已經在亞瑟懷中了。
而自己手上拿著的居然是整盤的蝴蝶餅乾!
「Oh no-!」
「哈哈哈哈哈,看來還是我贏囉。」
亞瑟開心的高舉紙盒,只要能贏阿爾,就算是小地方也會很高興。
「不要打開啊!」
阿爾急忙湊過去要搶被壓壞的盒子,但亞瑟的的行動卻更早一步,
不顧他的慘叫,亞瑟毫不猶豫拆開眼前這個藍白圖樣的紙盒。

「……這是什麼?」
「……遊戲機。」
「……我是問,這個是什麼?」
亞瑟隱忍著怒氣,把放在遊戲機上的針孔攝影機拿出來。
「…Camera. C-A-M-E-R-A.」
「阿爾弗雷德!」
聽到他膽敢這樣回答,亞瑟氣的把微型設備摔在他身上。
「你為什麼要帶這個東西過來,最好老實說!」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啦。」
阿爾邊說邊把東西奪回來。
「……還裝蒜,你一定是想讓我以為你會沉溺在玩那些蠢遊戲,
然後把這個鬼東西裝在我家!」
亞瑟大力戳著紙盒-
「不是告訴過你我不要了嗎?」
「可是我真的很想用啊!」
阿爾不再裝蒜,反倒用理直氣壯的口氣駁回去。
「反正我們都交往那麼久了,坦誠相見有什麼不好。」
「問題是我有自己的隱私,你也不想我整天用針孔攝影機看你吧?」
「真的嗎?如果我知道你在看我,我會很興奮耶。」
聽到這樣的話語,亞瑟頓時不曉得該回答什麼,
他的雙頰變成淡淡的粉紅色,雙眼視線不固定方向的亂飄。
「那、那……那是因為你……你……」
「亞瑟被我看的話,絕對會很興奮吧?」
阿爾拿起機械,故意做出要拍攝亞瑟的樣子-
「我一直都在你身邊的感覺,不用想也知道鐵定棒透了。」
「一、 一直嗎?可……可是我……」
「當然啊。而且每當我想念亞瑟的時候,就能透過這個看到亞瑟囉。」
「欸……?想念我的時候嗎……」
亞瑟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但聽到阿爾如此明白的心聲,
卻又讓他心裡著實感動。
「哈哈哈哈!對啊!把亞瑟見不得人的樣子全部都看光光喔。」
阿爾把針孔攝影機對焦於亞瑟的兩腿間,
還故意搭配手勢發出低俗的狀聲詞。
「我們現在就來試試看嘛?」
「現、現在?」
「拜託亞瑟,你不會拒絕我的,不是嗎。」
「呃……」
該怎麼辦?亞瑟其實真的覺得有點興奮,不曉得是否因為阿爾的叫囂,
他開始對那台攝影機有所期待了。
「可、可是,不能太過火喔。」
「這個我知道啦。」
但阿爾很清楚,最後玩最開的人會是誰。
「走,我們去浴室。」
「要在浴室嗎?」
亞瑟的口氣聽起來很驚慌。
「你答應我囉,我可是不接受反對意見。」
阿爾拉著他的手,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


***


「唔……阿爾……」
「怎樣?」
阿爾暫時停止了親吻亞瑟身體的動作,他慢條斯理的向前爬到亞瑟的胸口處。
「……夠了吧?」
亞瑟一陣呻吟之後,充滿誘惑力的扭動身軀。
「要我停止嗎?」
阿爾故意問著,手指一根根滑向亞瑟敏感的穴口。
「可是好戲才剛開始而已。」
亞瑟渾身顫慄,阿爾的嗓音和後方傳來的酥麻都讓他更加陶醉,
嘴上說夠了都是騙人的,他老早就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針孔攝影機會在哪裡呢……到底在哪裡看著我們呢?
亞瑟,光想到這個,就讓你興奮對吧?」
阿爾緩慢的抽送手指,好讓他有多一點的時間適應。
「……嗯。」
亞瑟抿著下唇,羞赧的微微點頭。
「我為了讓你體會到更多興奮,還得連哄帶騙裝哭,
這樣為你找台階的我是不是很棒?」
「……嗯。」
亞瑟再度點頭,眼眶慢慢滲出了眼淚,嘴裡也忍不住發出喘息的聲音。
阿爾實在太懂得如何把他弄得服服貼貼-
「但是你把我的遊戲機壓壞了,我得給你一點處罰。」
他不再抽送手指,反將把亞瑟眼上蒙著的毛巾拿下來。
「欸……?怎麼可以?」
慾望沒有得到紓解的亞瑟,驚慌的想從阿爾身下爬起。
阿爾泰坦若然的將他抱在懷中,兩眼直視被情慾沖昏頭的小情人。
「那就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什麼?」
他連說話都在懺抖。
「我要把帶子給一個我們都認識的人。」
阿爾輕輕在他耳邊說著。
聽到這裡,亞瑟推開他的懷抱並皺起眉頭。
「你要把針孔攝影機的帶子流出去?」
「親愛的,只是我們的一個朋友。」
阿爾的吻像是下雨一樣,紛紛落在他白皙的細頸上。
「……誰?」
「你可以猜,但我不會說。」
「法蘭西斯?」
亞瑟問著正在親吻自己鎖骨的阿爾,而他的雙眼早因沉迷於慾望而闔上。
「你可以猜,但我不會說。」
「伊凡?」
「我要進去了。」
阿爾環住亞瑟的腰際,用儘可能不傷到亞瑟的速度進入他體內。
「哈啊啊啊啊……」
他結實的胸膛緊貼住亞瑟,讓亞瑟充分感受到被疼愛和被喜歡。
阿爾的味道在此時此刻最能與自己交融,亞瑟緊抱住他,
也使他得以更深入自己體內。
「…….啊哈啊啊啊。」
當阿爾一次又一次的搗入,亞瑟的腦海中就一遍又一遍浮現
某個人在看自己做愛的樣子。
這不僅讓他羞愧的全身發熱,身體也變得敏感許多。
他想到路德維希撐著下顎,用那對和阿爾一樣的天藍色眼睛望向這邊。
那個人是出了名的S……如果他打算狠狠欺負自己……
就用手裡的調教皮鞭……
恰好這個時刻,阿爾猛力衝刺裡部,使亞瑟從妄想中驚醒過來。
……果然安東尼奧比較有可能吧?
曾經勇猛的打敗他的無敵艦隊,會懷恨在心也是正常的。
表面總是笑嘻嘻,事實上卻……

「親愛的,準備答應我了嗎?」
阿爾說的彷彿求婚。
亞瑟貪婪的向他索取熱吻,然後主動搖擺臀部增加速度。

「那就榨乾我吧,阿爾弗雷德……」


***


「哪。」
「萬分謝謝,您真是辛苦了。」
本田菊看到期待已久的影片到手,馬上露出燦爛的笑靨。
「瓊斯先生別急著走,先坐下來喝杯茶休息一下嘛。」
即使這麼講,菊卻根本沒有在注意阿爾的一舉一動,
他只顧著戴上散發專業氣息的白手套,將手中的影片放入放映機內。
「不用了,我現在只想回家休息。」
阿爾的聲音聽起來了無生命氣息,他本人也像灘爛泥似的躺在扶手椅上。
「我被徹徹底底的搾乾,催狂魔吸乾了我的精力。」
「但是你很快樂。」
本田菊始終掛著異於常日的微笑,以跪坐的姿勢欣賞影帶放出來的片段。
他帶著高音質耳機,完全沉浸在喜悅當中。
「只要能還債……」
阿爾擦了擦慘白的臉頰,死去的眼神跟著盯著螢幕畫面。
「當然、當然,瓊斯先生。以後還要請你多多關照。」
本田菊準備好紙筆,要把影片中帶來的靈感畫上去-
「我來囉!二次元!」

阿爾乾笑了兩聲,不曉得要是亞瑟知道買主是本田的話,究竟會做何感想?




─EnD─




***


後記:

其實好像也只是微H,
可是在某個程度上來說也是H
(我不太懂怎麼區分XD)
原本的名子叫做GAME BOY!
哈哈哈,不過故事改了名子也跟著改了ˇ
因此改用現在的負債(Debt!)
米英ˇˇˇ
(裡面有我自己的一點點私心配對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