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migo con derecho【西英】H

「Hola, buenas tardes.」
安東尼奧停下手邊的工作,並用繫在頸間的毛巾擦了擦汗水,
他戴著沾滿泥土的髒手套,親切的向亞瑟打招呼。
「……熱死了。」
亞瑟不高興的癟著草莓色的嘴,右手緊握要送給安東的禮物,
那是他親手做的馬鈴薯豆泥。
「哈哈哈,的確是有點熱呢,連蕃茄都被曬的紅撲撲的。」
安東尼奧輕輕摘下其中一顆熟透的番茄,越過田野中的棚架遞給亞瑟。
「你真幸運呢,這顆蕃茄看起來非常美味。」
亞瑟蹙眉望著他手裡的艷紅色果實,表皮上殘有些許土沙。
安東知情的用清水將番茄洗乾淨,然後再放在亞瑟的手心中。
「哈哈,不好意思,我真是沒有禮貌。別生氣、別生氣。」
「羅馬諾……不在?」
「他今天沒有過來,怎麼了?」
「……沒什麼,我可以先進房子裡休息嗎?」
亞瑟用手帕拭掉覆在鼻尖的薄薄汗水,即使知道西班牙的天氣有多炎熱,
他還是拘謹的穿著長袖襯衫,亞瑟認為這是紳士該有的行為。
「可以啊。我沒有鎖門,你直接進去就好了。」
安東尼奧露齒微笑-
「我先換件衣服,等等進去找你。」
他站在蕃茄棚架下,仔細檢查每顆吸滿營養的果實,
金黃色的陽光透著枝葉灑在身上,讓安東尼奧變得光亮耀眼,
他細心的照料農作,完全不在意弄髒的衣服和身體。
亞瑟捏緊了手帕,他是如此厭惡看到這個畫面,
那張開朗的笑臉和成熟的應對方式,不論亞瑟做什麼都能得到原諒。
他過去打敗他的無敵艦隊,也奪走了直布羅陀,
安東尼奧卻不曾大發脾氣,只是莞爾笑笑,從他身邊走過。
何時何地,都保持著那樣的笑容,
究竟是討厭還是喜歡,根本無法從而得知。
相形之下,自己猶如無理取鬧的小孩。
一直想挑戰對方的容忍極限,就算被討厭也沒有關係……
與其受到無視,還不如看見他憤怒要好的多。
他只是想知道……
安東尼奧還在乎自己多少?

亞瑟突然難過的不知道怎麼辦,
他無法彌補從前對安東尼奧造成的傷害,
就連現在也不敢好好面對他的溫柔和體貼。
因為他選擇了羅馬諾,宣告他們之間的結束,
已經沒有辦法回到最初的情感,
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錯誤中殲滅。

亞瑟將保鮮盒蓋打開,徒手挖出馬鈴薯豆泥往安東身上扔-
安東尼奧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連忙躲開飛射過來的白團。
「亞瑟?你、你怎麼了?」
亞瑟沒有回答,把剩下的空盒子和番茄一起丟去。
保鮮盒落在泥地上,濺出小小的泥濘,
而番茄卻剛好砸到安東的胸口,整顆碎裂開來,流出濃稠香甜的汁液。
安東尼奧伸手將黏在衣服上的番茄皮弄掉,
雙眼直直看著站在相距自己不到一百公尺的亞瑟。
「……我最討厭你了。」
亞瑟大喊之後,丟下他一個人在農田中,獨自跑進屋內。

***

廚房中傳來陣陣香濃的食物香味,聞起來像是焗烤之類的東西,
亞瑟站在琉理檯旁,愣愣的看著瓦斯爐上西班牙燉飯,
鍋中盛著佐以番紅花和鮮蝦的豐富料理,
蕃茄酸甜的味道混合著其他香料與米飯,誘人至極。
他不得不承認,安東尼奧的手藝非常不錯,在炎熱的天氣中還能誘發食慾。
亞瑟走到烤箱前,裡面有烤好的蓬鬆麵包。
這麼多的食物,是安東尼奧準備要招待自己的嗎?
還是今天晚上羅馬諾要來的緣故呢?
他緩慢的眨了下眼睛,環顧四周的佈置,
廚房和客廳都貼有檸檬黃色壁紙,除了掛有鬥牛和足球賽的舊照片外,
還有角落雜七雜八的蠟筆塗鴉,一定是那個臭小鬼的惡作劇吧。
亞瑟凝視著門柱的刻痕,從膝蓋附近的高度到肩膀的高度都有,
或許是安東尼奧用來測量羅馬諾的身高。
他真的很關心那傢伙。
而那份關心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愛了。
縱使給他添了很多麻煩,但是羅馬諾與自己不同的地方在於,
他從來沒想過要做出讓安東傷心的事情。

這個空間完全沒有屬於亞瑟的一部份。
亞瑟脫下被汗水溽濕的襯衫,鎖骨處刺著AN的字樣。

他曾經是叱吒大洋的海盜,每個人都敬畏他、害怕他。
然後,他遇見了安東尼奧,擁有號稱全世界最強的艦隊。
他用隨身的匕首在亞瑟身上刺出安東尼奧名子的縮寫,
並在自己身上的同個地方,也刺了AR兩個字母。
他們相愛,愛到幾乎失去理智。
狂亂的親吻,饑渴的探索彼此,並試圖在對方心裡留下最深的烙印。

直到亞瑟背叛安東尼奧。

時光流逝,傷痕依然沒有消失。
安東尼奧在奪得羅馬諾之前,和亞瑟沒有任何聯絡,
所有的尷尬都是等到他們在一起後,亞瑟才有機會和安東再次交談。
他記得很清楚,那段對話是-
「聽說你和羅馬諾在一起了。」
「嗯。」
「……是嗎。」
「那件事你不需要感到自責,我現在很好。」
他首次露出那張他最痛恨的笑靨。
亞瑟點點頭,在他準備結束對話時,
他看見安東的鎖骨上貼著膚色膠布。

那瞬間,他覺得自己心都碎了。

「你在生氣嗎?」
安東尼奧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他的話語中充滿關懷與擔心。

映入湖水綠色雙眸中的身影,已經換上乾淨的衣服。
「因為我多花了點時間整理,不好意思讓你等這麼久,請不要生氣。」
他發現亞瑟注意到門柱上的刻度,便有點羞澀的擋在前面。
「哈哈哈哈,那個沒什麼好看的啦。」
「呃,那是……?」
「只是羅馬諾從小到大的身高紀錄,他也長的很快呢。」
猜對了。
亞瑟一把抓住安東尼奧的手,環繞在自己腰際上。
溫熱的雙唇緊緊貼著他的,舌尖輕而易舉竄入貝齒之下,
極其靈巧的媚惑安東尼奧。
面對亞瑟突如的舉動,他措手不及,卻無法推開亞瑟所給予的一切。
他們的擁吻太過熟悉,令他不自覺想起往日的美好。
亞瑟的吻技一點也沒有退步,是如此的甘美和蠱惑,
引誘著體內最深層的渴望。
亞瑟輕咬著他的唇瓣,並用舌頭依照他的嘴緣舔舐。
安東尼奧的呼吸變得急促,他用力親吻亞瑟的肌膚,
包括刺有他名子縮寫的地方,彷彿回到過去,兩人曾經愛到瘋狂的日子。
感受到安東尼奧勃發的慾望,亞瑟跪下來用溫暖的口腔將其包覆,
他要他抓著他的頭髮,要他更深入到喉嚨裡部。
亞瑟加快速度,想快點使安東尼奧獲得解放,
因為他也希望安東尼奧能儘早進入到自己體內,
過分粗魯的滿足性慾高漲的身體。
白濁的液體緩緩流出他口中,安東尼奧捧著他的臉頰,給他鼓勵的親吻。
亞瑟握著他的沾染液體的手來回撫弄昂揚處,
充血而飽滿挺立的地方,在指頭的刺激下微微顫抖著。
他坐在餐桌上張開雙腿,從喉中發出甜膩的低吟,
讓整幅畫面染上更深層的淫亂氛圍。
安東尼奧打開調味用的鮮奶油,藉此潤滑亞瑟後方緊縮的穴口,
手指順著奶油,小心翼翼的滑進穴口之中。
本能排擠外物的不適,使亞瑟驚呼一聲,痛處與快感讓腰部無力的垂軟下來,
安東尼奧抱著他的身軀,猶如擁抱摯愛的情人,
他搔刮著裡頭柔軟的內壁,慢慢抽送手指,尋找亞瑟的敏感帶,
以帶給他幾近昏厥的快樂。
些許液體從亞瑟的鈴口處冒出來,他緊抿著雙唇,
瞇著眼睛近看安東尼奧擁抱自己時的表情。
他感覺到對方配合著自己,十分注意他的喘息和身體的動作。
一股酸痛的愛意湧上心頭,飽滿的眼淚滑落臉臏,
那也是他積了很久的淚水。
在安東尼奧進到亞瑟身體內的那刻,他緊抱住他纖細的腰枝,
貪婪的吸取他頸窩的薔薇香和汗水的味道。
亞瑟忍不住叫了出來,不能言喻的快感在體內中綻放,
隨著血液注入到身體中的每一吋。
他抓牢著安東尼奧的背部,任憑他衝刺到最深的地方,
灼熱的硬物不斷碰撞到內壁,觸及最敏感的前列腺部位,直到射出。
亞瑟盡情的在他懷裡享受,
安東尼奧的擁抱使他想起最初被寵愛的感覺。
他闔上雙眼,假裝現在就是那個時候,沒有戰爭、沒有對立,
全世界就只有他們兩個人。
亞瑟穿著一襲赭紅色大外套,威風凜凜的看著站在對面船隻的安東,
海風吹撫在臉頰上,有點鹹味還帶著黏膩感。
不過,那個皮膚黝黑的男人露出了笑容,
是他第一次看到也是最愛的笑容。
彷彿在說「我要把你征服,你將會是我的。」
有些狂妄,卻又迷人的無藥可救。
他知道,安東尼奧非常愛他,
但是,自己可惡的傷害了這份愛,也是事實。

「你的身體忘不了我。」
亞瑟凝視著那雙漆黑的眼睛,白皙的手指從他的臉頰游移到鎖骨下方。
安東尼奧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把膚色膠布撕開。
「你不得不承認,只有我懂你的想法和你的靈魂。
這些都是羅馬諾做不到的。」
亞瑟吻了他的鼻尖。

我討厭你,或許有好百個理由……
不過,你選擇了他,絕對是我最痛恨的一個。

「你曉得我的心意。」
安東尼奧親吻他發熱的雙唇,溫柔且美好。
「我從來就只愛你。」
「……那就跟我一樣……」
淚水染濕了亞瑟淡金色的睫毛,
他過去是怎麼狠下心來背叛安東尼奧的愛?
「……亞瑟……」
安東尼奧擦拭掉他臉上的淚痕,眼裡充滿著疼惜和憐愛。
「你無法對我說出愛我之類的話。」
亞瑟搖搖頭,嘴角上彎著。
「但是你騙不過自己的內心,這裡面裝滿了我。」
他按壓著他的心口。
「Mi cielo.」
安東尼奧的表情和他們初次見面的時候相同,
這讓亞瑟確定了一件事-
「再做一次吧,我想射在那個門柱上。」


安東尼奧會答應他所有的要求。


「Si.」
因為他對羅馬諾的愛根本不及亞瑟的十分之一。

 

 

─完─

 

***

※後記:
這篇西英讓我寫了好久!XD
Amigo con derecho是西文-砲友的意思(上課專心聽那些有的沒的)
Mi cielo是我的情人(或天空之意)
↑根本都是為了西英而學的!!
還去查了安東和亞瑟國家的資料
雖然感覺起來羅馬諾有點可憐,但是我對他並沒有太大的愛XD
所以根本沒有良心不良心的問題(好壞)
首次的西英首次的西英Hˇ
最近好喜歡海盜亞瑟,超帥的///////
下次想來寫海盜版亞瑟和安東尼奧的H情史XD(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