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莊園裡的小少爺【米英】Chapter. Seven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阿爾握緊拳頭,眉間緊皺在一起,對於法蘭西斯的表現視為一種挑釁。
「我和亞瑟可是舊識,你不知道吧?舊識的談話,你又怎麼會有興趣呢?」
「舊識又怎麼樣,現在在亞瑟身邊的人是我!」
他不自覺的加重了口氣,不尋常的氛圍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只是看在兩個貴族的份上,也得假裝不知情的將視線轉移開來。
「阿爾,不要說了。」
亞瑟終於打破沉默,但是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卻讓阿爾飽嚐失落。
「今天的舞會本來就是誰都可以來,不能無禮對待其他莊園的客人,
再說,你也不是我的騎士。」
他略過阿爾的眼神,再度用面具遮住臉龐。
亞瑟說話的聲音沒有起伏,也看不到表情,
讓其他兩人無法猜測他現在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情。
「算了!」
阿爾越過法蘭西斯的肩膀,並用手腕推開擋到自己去路的其他賓眾,
頭也不回的大步跑開。
「……阿爾。」
法蘭西斯撫摸下巴蓄留的鬍渣,望著阿爾的背影忖度。
「是你的新玩具嗎?」
「不準碰他。」
即使隔著面具,還是可以感覺到亞瑟眼中投射而來的冰冷目光。
「呵呵,哥哥我很喜歡那麼活力十足的少年吶,感覺熱血沸騰了。」
「阿爾是我的,敢碰他就殺了你。」
「啊……小少爺。」
法蘭西斯緩緩搖頭,露出無可奈何的笑靨,
然後跟著戴上了面具,銀白色綴著珍珠的華麗面具。
「自從失去我以後,你變得難以親近了呢。」
「……早知道我們會是敵人,我就不會選擇親近你了。」
「但是如果沒有我,柯克蘭莊園也不會壯大的這麼快。
看看你們今年的收成,甚至比我的莊園還要豐盛。」
法蘭西斯向亞瑟伸手,紳士的鞠躬-
「賞臉嗎?」
「……很抱歉,我沒有時間陪你。」
亞瑟退後幾步,準備結束兩人之間的談話,他現在只想去找阿爾,
那傢伙肯定躲在某處鬧彆扭吧。
「呵呵,也是呢。不過,你可要小心點,小少爺。」
「你這是什麼意思?」
「那個少年的儀態看起來不像是個貴族喔,你別忘了,
要是到時候兩人發生了感情,那絕對不是鬧著玩的。」
法蘭西斯低沉的嗓音迴繞於耳際,從他嘴裡吐露出來的字句,
彷彿有種魔力,不斷引誘著亞瑟,將他拉進某種縹緲的迷惑之中。
「騎士能英勇的與巫師搏鬥,並拯救被困在塔裡的公主,
但是,亞瑟……公主最終還是要嫁給王子的。」
「……我想,你會錯意了。我沒有對那傢伙產生主僕以外的感情。」
亞瑟眨了眨雙眼,從法蘭西斯的話語中慢慢省悟過來。
「況且,你沒有足夠的理由要我信任你所說的話,我們是永遠的敵人,
你丟開了我、欺騙我,為的就是能強大自己的莊園…….」
「亞瑟,博納富瓦世世代代都和柯克蘭對立,這是傳統。」
「對、對!傳統。所以我的事情跟你無關。」
亞瑟發覺他開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只好掉頭離開終結這場交談,
他其實無心把事情談到如此複雜,可是往年的回憶卻一點一滴的流進腦中,
使得自己一下子就對法蘭西斯宣洩太多感情,這太不像他的作風了。

亞瑟很清楚-
羅密歐與茱麗葉為什麼會死。
他也知道……
比起公主,他更像壞心的巫師,
貪婪的想把一切都關進屬於自己的高塔裡。
最後那個年輕氣盛的騎士會來打敗他,把他現在擁有的虛假事物打碎,
而法蘭西斯只是先察覺到這點罷了。


沒錯,他是沒有人愛的壞巫師。

與世隔絕的活著。

 

***


「混蛋!」
阿爾將滿腔憤怒化為力量,重重擊在倉儲室的老舊牆頭,
但陳年泥灰卻也紛飛落在亞瑟幫他打理好的衣裝上。
握緊的拳頭關節處,滲出斑斑紅點,微微刺痛著神經。
阿爾無法鎮定下來,腦海中全是亞瑟和那個討厭男子的身影,
只要想到剛才那種自己被單獨排除在外的氣氛,
他就有種說不出來的無名火。
「隨便你想怎麼樣!可惡、可惡!」
那個自以為是的男人,還有古怪孤僻的亞瑟,
愛講什麼往事就盡管講好了,反正不干他的事。
他鐵了心,將名貴的藍絨布外套脫下來,露出裡面的絲質白襯衫,
也把繡有柯克蘭家徽章的領巾部份,用素面的地方遮掩住。
阿爾繫好早已備妥的銀灰色面具,遮住自己原有的臉龐。
這個喬裝不能說是非常完美,但是一般人是辨認不出來的,
只要在今晚避開路德、抓到菲利奇亞諾,事情就能成功落幕,
也就能永遠擺脫亞瑟‧柯克蘭了。
阿爾算準時機,趁著大家正專心觀賞舞姿時,繞到某棵裝飾植物的旁邊,
再用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慢慢走出來,彷彿方才就一直站在那裡。
他婉拒了幾位女士的邀舞,這讓她們顯得有點難堪,
雖然第二位少女讓阿爾有點動心,除了臉上有些雀斑外,
她其實算得上是非常可愛。
在他躊躇著是否該轉移陣地之際,阿爾發現到菲利奇亞諾拉著一名妙齡少女的手,
前往舞池中央,準備跳下一首曲目。
「找到了!」
他在心裡興奮的喊著。
而且菲利的身邊沒有那個礙事的路德在,這樣事情便好辦多了。
「不好意思,我能否有榮幸…」
「我現在有點事情,麻煩你找別人吧。」
阿爾直直盯著菲利的動向,猶如老鷹鎖定目標般,哪有時間管其他事情。
「是你嗎?」
對方用悄悄話的音量說著,彷彿是要保護他的隱私。
「什麼?」
阿爾回過神來,竟看到亞瑟居然就站在自己眼前!
「在黑夜擁吻渴望之物,今天晚上你要來偷什麼?」
亞瑟竊笑著,並主動將身體貼近他,這讓阿爾差點緊張的喘不過氣來。
「我看到你拒絕了三個女人的邀舞,為什麼?」
「……正確來說是四個。」
亞瑟少看了一個,意味著他不曉得阿爾故意躲在室內植物後面的事。
「你來這裡不會是純粹為了慶祝吧?」
「我只想知道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
他眨了眨墨綠色的雙眼,望向日夜期盼能再度見到面的這個人。
阿爾俯身朝他優雅的鞠躬,親吻那戴有寶石戒指的纖細手指。
「Hamburger.」

樂隊開始演奏新的曲目-
是由木笛和絃琴拉奏的慢板舞曲。
阿爾原先沒打算跳舞,不過當他看見亞瑟滿心期待的表情時,

他想……
一首而已,沒問題的。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