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aque【米英】2

不管是舉止還是對待阿爾的方式,阿爾都覺得自己在看一部單純消遣用的恐怖片,
而這傢伙就是片中的殺人狂。
過了一會,少年才又靠回椅子上,再度露出嚴肅的認真表情。
只是綠瞳中依然透露出彷彿發現什麼的樂趣。
「我叫瘋狂帽匠。」

阿爾看著他,然後搖搖頭,用手背輕揉眼睛周圍。
這傢伙在搞什麼鬼!
怎麼會有人這麼說?
該不會是睡眠不足導致的幻覺吧?
還是這個孩子有雙重人格?
無論如何,他負責這些命案,就必須和這名精神病患交涉。

阿爾硬著頭皮繼續問下去-
「你真正的名子!」
這次他加重了語氣。
「真正的名子?那是什麼?」
綠眼少年再次歪著頭,靠回桌緣,手指撫弄著短褲上的拉鍊。
「我不知道那種東西。」
阿爾感到挫折的嘆了一聲,然後從檔案夾中拿出幾張照片,
攤於桌上給少年看。
「你在倉庫裡做什麼?還有,你和佛州的穀倉有……」
阿爾還未說完問題,對方就貼著桌邊喘息,他拿起照片,對著它們露出笑容,
那是舔舐嘴唇後的竊笑,雙眼快速瀏覽著每張影像。
「他們怎麼都在這裡!看!各式各樣的臉蛋,多麼小巧可愛。」
少年將照片擺回桌上,笑意仍舊不減。
接著,他緩慢的把照片推至FBI探員面前,手指著其中某張。
「這是漢娜,還有……維特、傑西、寇弟、艾莉莎」
笑意在他臉上逐漸擴散開來,兩眼珠儘可能的往兩側分開,
當他指著每具阿爾認不出來的焦屍時,虹膜輕輕搖晃著。
「停止。」
阿爾瞪著他,握緊的拳頭使桌身微微震動。
「以及卡翠娜、珍妮、摩根、強納……」
「我說停止。」
阿爾放大音量,緊皺著眉頭。
「索菲亞、羅根、傑登、蘿絲……」
「閉嘴!我叫你停止!」
這次,阿爾用力揍了桌面一拳,他突然站起,把椅子撞倒在地上。
審問室的大門也打開了,本田菊走進來終止這一切。
他把手放在阿爾的肩頭,並朝審問室門口點頭示意。
阿爾明白他的意思-
已經夠了。
他點點頭,深吸一口氣後,最後一瞥那名少年。
但對方卻將頭靠在椅子邊緣,雙手玩弄繫在頸肩的領帶,露出極度無聊神情。
桌上的照片顯然被遺忘了。
阿爾搖搖頭,跟著本田離開審問室。
他們回到小房間裡,看見路德坐在椅子上,
路德交給阿爾一份文件-
「我們知道他是誰了。」
阿爾沉默了一陣子,才翻開檔案夾裡的資料。
資料照片中的男人看起來約有三十多歲的年紀,
但是他的眼睛、頭髮,以及五官……
簡直就和那個孩子一模一樣!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阿爾慌亂的翻開照片,檢視覆在下面的名子。
「亞瑟‧柯克蘭?」
「沒錯,還是名英國警察。」
路德靠回椅背,雙手交叉於胸前,一直注視著阿爾的表情。
「他突然在兩年前失蹤,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似乎和地下非法交易有所關聯。
亞瑟‧柯克蘭曾經破獲許多黑手黨的交易買賣,
所以警方猜想這大概就是黑手黨要除掉他的原因。
我們將這孩子的照片輸入資料庫裡,藉由照片偵查找到了他的身分。
顯然,他在唸高中的這三年都待在美國。」
「可是路德……這個小孩!」
阿爾不曉得怎麼表達心裡想說的話,每件事情都混亂成一團。
照片上的男人不可能是審問室裡的孩子,他看起來不僅年紀更大、也更成熟,
輪廓分明的臉蛋與少年還帶點嬰兒肥、稍微圓潤的臉不同。
「我知道,阿爾,我知道!事情聽起來……搞什麼!」
路德發現玻璃後的動靜,連忙站起來,他的語氣讓阿爾也跟著轉頭一看-
那名少年站在三人對面舔舐著鏡面玻璃,雙手貼在上面,對他們露齒而笑,
手指溫柔、輕巧的按在玻璃上。
那對綠色眼珠再次睜大,森林色的眼睛彷彿在發光,猶如美麗的祖母綠寶石。
「知道嗎?你有雙很漂亮的眼睛。」
下一秒鐘,他雙手所貼著的玻璃瞬間碎裂開來。
整片鏡面玻璃和牆壁分離,玻璃碎片向各個角落四散,摔成粉碎。
亞瑟跳進房間裡,嘴角勾起微笑。
他俐落的攻擊路德的下顎,使對方的肌肉發出嘎吱的古怪聲音,鮮血也飛濺到牆上。
路德很快就滿臉是血的倒在地上。
但亞瑟沒有停止,他迅速牢抓住本田菊的手臂,
用幾近恐怖的蠻力將他高舉摔至插有碎裂玻璃的牆邊。
當本田的背部撞擊到角落時,房間內發出一聲巨響,
一塊尖銳的玻璃碎片刺穿了他的胸腔,動彈不得。
亞瑟轉身看著最後一個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阿爾壓制在地,
並坐在他身嗤嗤竊笑著。
「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
他又說了一次,然後倚靠在阿爾的胸口。
同時間,阿爾震驚不已,他看到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路德,口中流滿鮮血,
下顎所呈現的奇怪的角度,讓他難以呼吸。
不過路德還有呼吸,他還活著!
確定這點後,阿爾再把視線轉到本田身上,本田也還有呼吸,
但因為劇痛而不斷喘息,他整個身體的重量都得靠背部支撐。
最後,阿爾的視線回到坐在自己身上的亞瑟。
亞瑟再度笑了,他揉玩著阿爾的襯衫,溫柔的握起一角擦拭臉頰。
「頭髮也很漂亮。」
他咯咯的笑著,然後挑拿一綹金髮用力嗅聞,並搔弄阿爾的臉蛋。
「我們應該要玩個遊戲,一起玩吧。我想知道你眼裡的天空要是結凍了,
會是什麼模樣?」
殘酷的笑意從他嘴角逐漸紓展開來,綠色的雙眼圓睜著。
亞瑟慢慢的靠在阿爾身上,從他的臉頰一路舔舐到眼皮。

阿爾逐漸恢復了力氣知覺,他對著亞瑟大聲咆哮,
然後快速抽出藏在夾克底下的槍枝,瞄準亞瑟的額頭。
「你他媽的混蛋!給我滾開!」
阿爾在板機上施加了點壓力,雖然力量不至於大到會開槍,
但是能夠讓對方知道自己是認真的。

亞瑟盯著手槍沉默片刻後,邊笑邊將手指伸入槍口之中撥弄,
並且扭動著坐在阿爾身上的身體,半闔的眼睛充滿樂趣的望著他。
亞瑟張開嘴巴,將槍口含進口腔內,甚至可以感覺到槍端摩擦著他的右頰內壁。
他笑了笑,嘴裡流出來的唾液隨著槍身慢慢流向阿爾的手掌。
阿爾看傻了眼,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
當他瞪著亞瑟的同時,眼鏡還滑落到鼻樑下。
他決定扣下板機,但是另一個東西卻抓住他的注意力-
天花板有東西在發光!
而亞瑟同樣也回頭張望。
「嗯……我必須走了,探員先生。」
他笑著拿起阿爾的眼鏡戴在自己臉上,那副眼鏡對他來說太大了點,
不過亞瑟依然堅持戴著。
天花板開始發出像是符號般的光芒,但光芒消失的太快,
讓阿爾來不及弄清楚到底是什麼符號。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才真正讓他打從心裡顫慄-
符號消逝後,出現的是一個類似黑洞的東西。
洞口中伸出長長的手臂,手臂不斷向下延伸,
直到爪子觸碰到亞瑟的身體。
大手環住亞瑟,爪子深深刺進他柔軟的臉蛋和頸部。
當亞瑟被拉進洞時,鮮血如雨般紛落在阿爾身上。
不過亞瑟看起來並不感到痛苦,相反的,他又微笑了。

「愛麗絲,回家囉。」
亞瑟說話的語調像在唱歌,愉悅的說著每句話。
「回到仙境裡,讓我們為殘酷跳舞、一起瘋狂慶祝,
我們在等你結束一個派對,然後舉行新的派對!」
他放聲大笑,綠色的眼睛逐漸消失在黑暗之中。
詭譎的大手帶走亞瑟後,黑洞也跟著不見了。
只留下阿爾一個人渾身是血的躺在地板上。
他拿起手機靠近耳邊,持續注視著方才的天花板處,
手指撥著那三個號碼-
「喂?……我們在警局,請快點派救護車過來。」

切斷電話後,手機摔落在地上。
阿爾不自覺的盯著天花板,腦中不斷想起那對發亮的湖水綠眼睛。

 

 

 


─待續─

 

(原作網站)↓
http://www.fanfiction.net/s/6189571/1/Opaq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