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溺愛至上Fondness【米英】11


你的溺愛寵壞了我。
所以我自以為能夠在月亮上找到讓狼人變身的秘密,
當我發現月球上其實只是一片荒蕪時,真的好失望。
因為至始至終都相信你說的魔法是可以實現的。
但是,那又有什麼關係?
就算掃把飛不起來,我還是能製造飛機和火箭,
照樣可能翱翔於天際,甚至是宇宙。
只要能完成你的故事,我什麼都做得到……


***


天空不再降雨,不過沉重的灰雲依舊沒有散去-
這裡的戰場是乾旱地區,一年四季幾乎都是過著缺水的生活,
雨水總是下的很突然,然後馬上又化為無蹤。
下過雨的空氣會顯得特別乾淨清新,對於亞瑟和他的軍隊而言更是如此,
淋雨的屍體和血水發出令人作噁的惡臭,
這時候便可以看出新兵與老兵的差異。
亞瑟看過許多這樣的場面,雖然之前的和平讓他有些忘卻戰爭的苦痛,
不過還不至於忘掉屍臭味。
「柯克蘭先生,您沒事吧?」
其中一名軍人拿著軍用水壺遞給亞瑟,
他左手臂有道約長十公分的淺傷口,那是刀刃的痕跡。
亞瑟接過水壺,只灌了一兩口淨水,便還給他。
「沒事,讓其他人先回軍營休息。」
「那您呢?」
「我還想多留一下。」
「那我留下來陪您吧?」
「嗯。」
亞瑟露出微笑,他也曾經這麼對阿爾笑過,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告訴我那邊的狀況。」
他拿起對講機,問著在基地偵防的通訊兵。
「目前沒有事故,不過……」
「什麼?」
亞瑟皺起了眉頭,要是真有什麼變故,
他必須立刻叫準備回營的軍隊停步。
「三個小時前,有架美國直升機飛進射程範圍內。」
「那現在呢?」
「機體已經從雷達上消失,判定應該是遭敵方擊落。」
亞瑟覺得背脊發冷,他有個很不好的預感,
會做這種蠢事、不顧命令的傢伙……
「啊,對了。」
「什麼?」
「擊落前,我們曾經通聯過,他說要我們轉達您一句話,
我不知道該不該向您報備……」
「就說吧。」
亞瑟聳聳肩膀,他快講不下去了,聲音開始哽咽起來。

「他說他愛你,還有American Hero is coming.」

亞瑟用左手蓋住流下淚水的眼睛,很想為這句話歡笑慶祝,
但是兩腳膝蓋突然莫名的發軟,使他整個人跌坐在泥地上。
「柯克蘭先生!」
站在身旁的軍人趕緊蹲下來攙扶自己。
眼淚不斷奪眶而出,流滿塗沾泥水的臉頰,發紅的鼻頭酸痛的難以呼吸,
顫抖的手指仍然掩蓋著溢滿淚水的雙眼,受壓迫的金色睫毛微微抖動。
「怎麼、怎麼會……這樣子……」
哽在喉嚨裡的聲音,伴隨著抽噎,斷斷續續的說著。
「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
「柯克蘭先生,請你冷靜一點。」
抱住亞瑟肩膀的軍人神情驟變,他用力搖晃著他瘦弱的身體,
示意亞瑟停止哭鬧。
「……有腳步聲。」
亞瑟放開摀在臉上的手掌,墨綠色的眼睛恢復了原先的機伶。
「不只一個人,很多……很多人在走路的聲音。」
歷練過許多戰爭的他們,將側臉貼在泥地上仔細聽著-
下過雨的溼地會使鞋子在走路時發出厚沉的聲音,
和走在乾地上的俐落聲響是不同的。
「我要去看看。」
亞瑟站起來,拍拭軍服上的沙土後,用袖子抹去臉上的淚痕。
「我也一起去。」
他揹起槍枝,緊跟在亞瑟身後。
兩人小心翼翼的走過低矮的樹叢,慢慢匍匐至岩石後方。
「……怎麼回事?」
亞瑟忍不住反問自己,他睜大雙眼想要看清楚不遠處的動靜。
前方站著一大群敵軍,兩台坦克車圍著一架直升機殘骸,
看起來好像才落地沒多久,螺旋槳還吃力的晃動著。
「是美/國的飛鷹五號。」
同伴靠在岩石邊,透過縫隙看到繪在直昇機尾部的字樣。
「……阿爾。」
聽到這句話,亞瑟慌了手腳,剛才的鎮定全都消失不見。
阿爾弗雷德就在那架直升機裡!
「我要去找他。」
「柯克蘭先生。」
同夥驚訝的壓制住他的肩膀,背上的槍托卻一不小心撞到岩身-

「誰在那裡!」
「糟了!」
亞瑟正猶豫著要起身反抗還是逃回軍營去時,
坐在隔壁的夥伴突然發出痛苦的哀號。
他的肩膀中彈了!
敵方軍人往這裡胡亂掃射,如果輕舉妄動就會變成蜂窩。
亞瑟連忙用槍刀劃破衣袖,將割開來的布綁在他受傷的肩膀上,
鮮紅色的血液滲出布料,染成一朵朵薔薇的形狀。
他一陣暈眩,血的味道再度衝入鼻內,感覺到胃噁心的翻攪。
「……柯克蘭先生,我受傷了,由我去自首。」
現在這種情況,犧牲一個人總比兩人都犧牲來得好。
這是個該賭一賭的局面,受過精良訓練的軍人會這麼做。
「軍人,我不會死,我去。」
亞瑟做了個深呼吸。
「不行啊,怎麼能夠……」
「這裡我說了算,趁我去自首時,快點回去報告狀況。」
綠色的眼睛充滿堅定,不容許任何的改變。
那是他們的帝國自尊,也是民族的精神。

亞瑟從岩石後方走出來-
他雙手高舉,把兩把手槍都丟在地上。

「你是……」
敵方指揮瞇起眼睛,他和他們畢竟還是有點不同的。
「我是英/國。」
「啊啊,原來是英/國先生,你剛剛沒有說『投降』這兩個字喔。」
指揮的將領輕哼一聲,沒想到居然抓到了大獵物,何其幸運。
亞瑟沒有答話,他在爭取時間讓同夥逃走。
「落在我們手裡,知道自己會有什麼下場嗎?」

無所謂……
只要他的人民祈禱、團結並渴望他回來,亞瑟就還是會出現的。
可是,死過之後要以什麼面容出現就不得而知了。
不知道還能不能擁有從前的記憶,再度誕生後,那個世界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總之,不會比這一刻更糟了吧……
他想起阿爾弗雷德的笑臉,至少,阿爾是愛他的。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