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aque【米英】4

雲霧消失之後,取而代之的是站在原地的男人。
他握著長管鴉片煙槍,方才的雲霧似乎都是從這支煙管冒出來的。
擁有亞洲面孔的男子柔和笑著,但眼裡卻是如冰般寒冷。
他優雅的快步走動,中國傳統式紅色長袍流曳在地,
兩袖捲起使雙手得以自由活動。
他坐在亞瑟對面的木箱,將煙管伸入嘴中,深深吸了一口。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栗棕色長髮的男人這次用了比較低沉的語調問著。
「不就是喝茶!」
亞瑟回答,然後大口飲下杯中剩餘的茶水,並笑著舔舐杯緣。
「我是指白天竊取愛麗絲這件事,沒有貓帶走她。」
長髮男子閉上雙眼,再吸了一口,經過片刻,煙霧從他嘴裡旋繞出來。
「你又再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他傾身靠向亞瑟,並把煙管抽起來,輕輕頂在下巴處。
綠色雙眼則盯著他冷漠的棕色眼睛。
「想做的事?什麼想做的事?」
帽匠竊笑,繼續舔弄杯身,眼珠不斷來回轉動著。
「我只是在和愛麗絲玩,只是……結果沒那麼有趣。」
他嘆了口氣,指向離兩人相聚幾呎的小女孩。
亞瑟聳聳肩膀,歪著頭搖晃雙腳。
「嗯……」
栗棕髮色的男人瞄了一眼女童,然後再度把煙斗放入嘴裡深吸,
白煙從他嘴中溢冒出來。
「所以,又是一個毫無用處的愛麗絲?」
亞瑟臉上浮出笑意,綠眼睛伴隨著愉悅的笑容而睜大。
「你打算怎麼處理她?」
他對這個問題感到無奈,接著朝杯底吐出舌頭,試圖舔到最後一滴茶水,
卻無功而返,杯子早已是空的了。
亞瑟微蘊的噘起雙唇-
「我不知道!但如果她是假貨,那就不會遺漏掉她,
而要是她沒有被遺落,那她可能也不存在!
可是這隻小貓不是到處都有。我總是很難找到他,
或許對我而言,要找到他就已經很瘋狂了!為什麼哪裡都遇得到他!
我真希望他能待在同個地方,也許他可以留在我的帽子裡。
不,他太大隻了……」
瘋狂帽匠皺起眉頭,並把茶杯拋了出去。
「這隻毛毛蟲能保護她嗎?」
擁有亞洲面孔的男子對亞瑟流露出不悅的眼神,
他又吸了一口煙斗。
「對,但不管怎樣,我餓了。」
「那麼,希望你會有美好的一餐!」
金髮少年縱身跳下木箱,而中國男子也跟著站了起來,
他筆直的走向倒臥在地的女童,亞瑟則是走到出口的地方。
「我希望自己能像隻貓咪,這樣就不需要空地上走這麼久。」
亞瑟咕噥道,並把雙臂向上伸展-
不過他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亞瑟也沒有回頭。
背後傳來一陣窸窣雜音,那是扯斷骨頭的碎裂聲,
碎骨和帶皮的肌肉組織被剝離到地上。
某些液體噴灑開來,把地面沾染成紅色。
「Twinkle, twinkle little bat!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at!」
帽匠竊笑著,嘴角往上裂開至兩側的耳朵,
雙眼又慢慢的變成了漆黑色,祖母綠的虹膜依舊可見。
他顫抖的笑著,聲音恍若幽深黑洞。
「Up above the world you fly, like a tea-tray in the sky! Twinkle, twinkle-」
聽到鮮血四濺於地的聲音之後,某些東西也被亂扔到房間各處-
所謂多餘的部份。
緊接而來的肢體破裂聲嘎吱作響,但最初的窸窣並沒有消失,
也就是嚼、吞嚥、撕裂、切割所發出的聲響。
瘋狂帽匠離開了房間,繼續為自己歌唱。
當身後兩扇大門關上,他左右搖晃著頭顱,
這個景象成為房間裡的最後一幕。

***

阿爾弗雷德倚靠著已關好的公寓房門,緩緩坐在地上。
 
整個身體無法克制的發抖,且大力喘息。
他慢慢拿下眼鏡,將它放置在地後,用雙手擦了擦臉頰。
阿爾試著控制自己別再顫抖,但是身體根本不聽使喚。
就連汗水都像覆在肌膚上的冰雪。
他站起來走到廚房,從櫥櫃裡拿起玻璃杯,接在水槽水龍頭下裝水。
等到裝滿之後,他把玻璃杯放在流理台上,
打開另一個塞滿繃帶藥品、滅火器和緊急救難包的櫃子。
阿爾無視於這些東西,他只要拿那罐黃色的瓶子,
他扭開瓶蓋,在手掌上倒出兩顆藥丸,然後配著剛才倒好的水,
一同從嘴裡沖到胃部。
阿爾輕輕喘了口氣,把玻璃杯丟進水槽,
不理會因為撞擊冰冷硬物而碎裂的杯子。
「冷靜,阿爾弗雷德,冷靜下來。」
他一直在腦海中告訴自己,做個深呼吸後,又輕輕嘆息。
慢慢的,身體恢復了自主權,身體與雙手都不再顫抖。
「放輕鬆,只要冷靜下來。」
最後,阿爾終於得以掌控自身。
當他聽到水流的聲音時,他微皺眉間,水槽是乾的,水聲來自於其他地方。
阿爾轉頭望著臥房的方向,
臥房的燈居然亮著-
他瞇著雙眼,嚥了口口水,緩慢的走到客廳檢查另外兩個房間。
其中一個房間是阿爾用來存放不同案件資料的書房,
而另一間是供客人住的客房,門一直都是關上的。
那就只剩下他自己的房間了。
阿爾拿起手槍,儘可能安靜的推開臥室房門。
燈是亮著沒錯,但沒有人在房裡。
或許是自己沒有注意到,忘了在離開時關燈。
阿爾走進房內,四望一下後重重嘆了口氣,
竟忘記關上這破水龍頭,真棒!
他暗自苦笑,然後在浴室裡看到開著的水龍頭。
阿爾幾乎都要真的笑出來了,不敢相信該死的水竟然差點要把他搞瘋,
但這也再次證明有多少因素會讓自己偏執。
他甩甩頭,手捧清水潑灑在臉上。
此刻,潑在臉上的冰水是如此舒服。
彷彿能夠把所有的煩惱都洗淨,雖然只是感覺,
不過冰水真的可以幫助他冷靜下來,他必須冷靜才能思考。
阿爾不確定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但他就是覺得眼角好像看到什麼東西,
因此有點緊張的向右瞥去。
當阿爾看見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事物時,他睜大了天藍色的眼睛。
應該有蓮蓬頭和浴缸的地方居然什麼都沒有。
完全是個「白色房間」。
地上覆著令人感到納悶的黑棕色髒污,整片地板都是。
可是阿爾能輕易辨認出某些污漬-血漬。
牆壁的髒污沒什麼不同,血手印在牆上拉出一道血跡,血跡一直拖延到地面。
他眨了下眼睛,然後又眨了兩次,但浴室依舊沒有變回原樣,
相反的,洗手台、鏡子和窗戶也跟著消失不見,門上則佈滿血跡。
阿爾深深吸了口氣,再將注意力放回浴室內部,
這次他看清楚了-
離自己有點距離的牆角處縮著一個人,他面朝牆壁一直發抖。
阿爾依體型辨認出對方應該是名男子,身形瘦小,穿著骯髒的拘束衣。
男子沒有停止發抖,他緩慢的轉過來,背倚血牆,雙膝屈靠胸前。
阿爾瞪著那雙熟悉的翡翠綠眼睛,不過現在這雙眼睛卻顯得灰暗。
蒼瘦男子的金髮髒兮的黏在臉與頸上,他白皙的肌膚佈滿傷痕和血跡。
阿爾看得見他嘴裡念念有詞,可是聽不到對方在說些什麼。
「拜託讓我出去……拜託不要讓我進來,拜託叫他離開,
拜託、拜託,讓我出去,這樣他就不會來了,拜託……」
顫抖的聲音滿是絕望,悲痛的幾乎僅成氣音,
綠眼男子的嘴唇上有些許裂傷,上面覆著乾涸的血跡,
很有可能是他自己強咬的傷口。
「讓我出去,他要回來了,讓我出去,拜託…….」
聲音聽起來如此悲切,竟使阿爾的內心感到一陣緊縮。
男子望著地板,突然間劇烈顫抖,蜷縮著身體猛力撞擊牆壁。
「求求你放我出去!求求你!」
此時他放聲喊叫,自殘式的來回撞擊,使背部因痛苦而拱起。
但這個染血的空間卻能讓他免於受傷,無謂的掙扎後,
他無法自主的發抖大哭。
亞瑟憂傷的嘆息,咬著雙唇直到流出鮮血。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不斷重複說著。
「在我發瘋之前把我放出去……求求你,他要讓我發瘋,求求你阻止他。」
他沒有停止哭泣。
阿爾弗雷德看著這副景象,腦中一片空白。
幾個禮拜前,只要想到這個渾蛋他就滿肚子火,可是現在,
自己怎麼會跟著難過起來?
不,不光是難過,還有些好奇。
或許正是因為對方看起來如此無助,眼裡充滿了恐懼,
讓阿爾出於本能的向後退。
「喔不!拜託你開門!求求你啊!」
阿爾的注意力被奪回到亞瑟身上。
他再度縮著身體大喊,整個人側身緊貼著牆壁,彷彿準備穿牆一樣。
碧綠色的雙眼徒有恐懼,讓阿爾不自覺跟著他的視線一同望去。
室內中央慢慢出現一輪黑洞,他看過這個符號,在符號成形之後,
阿爾比上次更能看得清楚。
圓型符號的中央有朵薔薇花,在薔薇之後有棟像是城堡般的建築,
上面寫了些阿爾無法辨認的字體。
符號很快就消失不見,而黑洞則逐漸擴大,亞瑟也叫的更大聲。
阿爾的耳朵已經受不了這樣的分貝,感覺像是要炸開來一樣。
上次見過的那隻手又從黑洞中伸出來,並且伏在滿是血跡的地板上,
它一邊蠕動一邊靠近拼命往角落鑽的亞瑟。
接著,一名男子從洞口跳下,讓亞瑟猶如發狂的大聲尖叫,
阿爾只好掩住耳朵,緊閉雙眼。
等到他再次張開眼睛,把視線移到臥房時,
發現臥房所鋪的硬質木頭地板,沒有血跡,一點髒污都沒有。
就只是普通的地板,是自己的房間沒錯。
阿爾發現身體不自主的發抖,他用手按著地板,
並花了幾分鐘的時間了解到一件事-
他現在所坐的位置竟然和自己剛進公寓時所坐的地方相同,
阿爾看向廚房,但是剛剛從櫥櫃拿出來的藥罐還放在那裡,
而且玻璃杯的確破掉了。
他僵硬的迫使雙腿走到臥房,
臥房的燈也是關著的。
阿爾覺得下半身彷彿變成凝膠般軟黏無力,
不過他還是使勁的拖著身體走到門口。
恰巧這個時候,手機響了-
阿爾頓時驚醒,趕緊從口袋中拿出手機。
「喂……?」
他不敢相信連講喂的聲音都如此顫抖。
「呃,瓊斯先生?我是克魯茲醫生,我是要告訴你,
你的同伴本田菊已經甦醒了,他目前的狀態良好。」
「太好了……」
阿爾希望自己的聲音多少能表現出一點興奮,但是現在他連這點都做不到。
即便現在擠出了虛弱的微笑,醫生也看不到。
他一邊聽電話,一邊走到臥房。
在阿爾打開房間門之前,他快速瞥向右方的浴室,
每件物品都放在該有的位置,包括浴缸和蓮蓬頭,
接著,他把視線轉移到洗手台-
這一次,阿爾終於了解到全身顫慄的感覺。
洗手台很正常,沒有什麼奇怪之處,
可是洗手台上方的鏡子……
鏡子上寫畫著紅色符號,看起來就像是印在紙上的字跡-
「探員先生,或許你是生氣過了頭,你確定不想要一頂帽子嗎?
我有很多樣式,全都樂意與你分享……喔,對了,別忘記要看電視喔。」
醫生不知道什麼時候掛掉電話,阿爾根本沒有注意他究竟說了什麼。
不、不是吧。
阿爾立刻衝到電視面前按下遙控器。
「在我背後的這棟廢棄建築物中,發生了一起駭人的犯罪案件,
警方表示他們在下午3:25左右接到一通匿名電話……」
阿爾瞪大了眼睛,出現在電視上的建築就是瘋狂帽匠引他進去的地方!
「警方找到一具屍體,她是年約十歲的蒂芬妮,
這名女童今早在地鐵站失蹤,接著就發生這一連串的悲劇。
警方發現她的屍體慘遭撕裂,由於畫面太過血腥,
因此我們無法拍攝實地情況。不過我們拿到了女童的相片。」
女播報員的採訪畫面結束後,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鬈髮小女孩的照片。
阿爾弗雷德感到背脊發涼。
就是亞瑟綁架的女童,就是她和亞瑟離開一起地鐵站,
就是阿爾以為是幻覺的小女孩……
天哪。
他放棄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