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莊園裡的小少爺【米英】Chapter. Eight


他怎麼也沒想過住在莊園裡的少爺有多寂寞,因為莊園的城堡是如此寬廣,
裡面絕對可以塞進好幾個磨坊,就算有數百個小孩也照樣能跑跑跳跳。
阿爾曾經聽過很多種傳聞,關於柯克蘭少爺古怪的脾氣以及他會黑魔法的故事,
不過他最喜歡聽的還是莊園的廚房,每當大人談起那些似乎數不盡的美味佳餚,
和餐桌上堆積如山的精緻甜點,阿爾作夢也會垂涎。
於是在某一天,他決心夥同幾名要好的朋友打算潛入城堡,嚐嚐傳說中的珍饈。
阿爾在同年齡中算是長的特別高,雖然臉蛋還帶些稚氣,但已有不錯的體格,
他很快速的帶領其他人尋找廚房的根據地。
柯克蘭城堡比想像中還要大上許多,並且安靜的詭異,
這讓他們不得不注意自己的腳步聲。
喀啷-
金屬碰撞的聲音迴響整座城堡,阿爾驚愕的回頭望著製造出聲響的男孩,
他滿是雀斑的臉頰上一陣通紅,害怕的從撞倒的騎士盔甲旁站起來。
「你到底在幹嘛!」
不等阿爾開口,幾名少年忍不住開口責備他。
「我、我只是覺得盔甲怪怪的……」
被罵的男孩小聲辯解,卻不敢抬頭迎上大家的視線。
「噓,不要吵了。」
阿爾打斷同伴的對話,躲在牆角邊探頭探腦的檢查有沒有人靠近。
「總之我們先從那個樓梯上去,然後分頭去找廚房,知道嗎?」
「……」
「知道嗎?」
對於沒有回答的同伴感到奇怪的阿爾,又問了一次,接著回過頭看-
一名金髮少年站在他的眼前,後面還跟著幾個傭人。
「你到廚房去要做什麼?」
少年慘白的肌膚好像很久都沒有照過陽光,纖細的手腕上還能看見青綠色的血管,
他身後的傭人使他看起來更加瘦小,不過少年依然比阿爾高出半個頭左右。
阿爾退後幾步,其餘的男孩也跟著聚集到他身邊。
「我們、我們要……吃東西!」
少年起先愣了一下,隨即別過頭去和傭人們交談,其中一名傭人不斷比手畫腳,
似乎在徵求他的同意。阿爾瞇著眼睛,張開雙手表現出母雞保護小雞的姿態,
如果眼前這個瘦弱的少年真的如同傳聞是黑魔法的巫師,
那麼他們可能就要成為青蛙蛞蝓湯的配菜了。
「Ve!那麼這些東西就給你們吧。」
在阿爾隨時準備反抗的同時,剛才一直比手畫腳的傭人將一袋包好的食物遞給他。
「……這什麼?」
「剩菜,啊!我是說食物。」
沒想到真的得手了?看來城堡裡的人並不壞嘛,阿爾暗自忖道。
「吃完了就快走吧。」
少年依舊站在陽光照射不進的角落,聲音中略帶著寂寞。
一陣剛出爐的麵包香味從對面的房間傳來,因熱度而融化成甜美餡料的果實,
聞起來如此甜膩可口,阿爾猜想那裡就是他們要找地方。
下次絕對沒有問題的,他記牢路線,就算自己一個人來也不會迷路。
當夥伴們拿到新鮮的蔬菜、肉片、和麵包時,馬上不假思索的全都塞進嘴裡,
「好好吃喔!」
「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東西?」
阿爾把這三樣東西夾在一起吞下去,難以言喻的絕妙口感在腦中散開,太厲害了!
不愧是貴族,只有貴族才有辦法做出這樣的美味。
少年冷漠的眼神直直盯著他們,除了帶有陌生,還有驅離的意味,
讓阿爾原本想道謝的話語,卡在喉中說不出口。

「你們,不要再來了。」

***

在這段期間,阿爾弗雷德想盡辦法要到柯克蘭家工作,
目的就是為了那個忘不了的好味道。
他們用自己名子的第一個字母來命名那道夢幻料理,從撞到盔甲的男孩霍普開始-
H加上阿爾的A,以及阿爾後來搬到博納富瓦莊園的兄弟-馬修,也就是M,
以此類推下去,成為了Hamburger這個名子。
那也是只有他們這些人才懂的秘密,絕對不能告訴別人,
可想而知要是被父母知道的話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我想再吃一次。」
某天工作完後的下午,阿爾對著童年玩伴霍普說著,
下巴撐在剛劈完木柴的雙手上,天空色的雙眼眺望遠方蓊鬱山林。
「……你的意思是......你要進柯克蘭家?」
「這次我有更周詳的計畫,而且我還從辭職的女傭身上知道廚房的明確位置,
所以不可能會失敗的。」
阿爾充滿自信的笑著,即使滿臉的髒汙與汗水,也掩蓋不住他好看的臉蛋。
「難道你就不能把那次的事情當作是場意外嗎?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柯克蘭少爺叫我們不準再踏進城堡一步的模樣。」
「……他才不是這麼說,那傢伙是叫我們不要再去了,不準跟不要不同。」
「對方可是貴族,如果你被抓到了,他有權力把你關起來。」
霍普想盡辦法要阻止阿爾,他不願見到多年來的朋友不自覺的玩火。
「那他怎麼不在那時候就把我們關起來呢?」
「……因為……」

這個答案阿爾自己也不知道,他這麼講純粹是要讓朋友無話可說。
或許,不單單只是為了hamburger……
他想看清楚,當時躲在黑暗之中的臉孔到底有多寂寞,
才會用那樣的眼神拒人於千里之外。
土灰色的城堡將他層層包圍,就算有幾百名奴僕也無濟於事,
莊園裡的小少爺依然孤單的生活著。

***


阿爾拒絕了亞瑟的邀舞,並表示這首歌自己不會跳。
這讓亞瑟的表情顯得可憐又落寞,就在他失望的緊抿雙唇時,阿爾說貴族的舞步太單調,
但庶民的酒館小曲就顯得活潑的多。因此,他央求樂隊演奏一首最熱鬧的流行小曲,
並拉起亞瑟雙手遠離舞池。
「我沒有聽過這首歌,你可以教我嗎?」
亞瑟難掩興奮之情,當他看見成對的年輕男女跳著帶有點催情的舞步時,
雙頰浮上一片淡淡的緋紅。
面具掩飾著阿爾的笑容,他很高興亞瑟願意嘗試。
「我得先環住你的腰……」
阿爾還沒伸手,亞瑟就將身體貼在他身上,然後拉起阿爾的雙手靠在自己的腰際。
「接著該怎麼做?」
他溫柔的凝視著阿爾的眼睛,嘴唇如玫瑰花般綻放出美麗的顏色。
「應該要向前傾一點。」
等到阿爾踏出左腳時,才發現自己因為腦筋渾沌而搞錯了順序,
應該是右腳才對,他忍不住在心裡發出痛苦的呻吟。
亞瑟笑了出來,這讓兩人之間的氣氛緩頰不少,阿爾緩緩鬆口氣。
「你好像有點緊張,不用擔心,這裡只有我們。」
亞瑟說的沒錯,所有的賓客都聚集在舞池中央,他們所在的位置雖然也聽得到樂曲,
卻沒有翩翩起舞的他人。
「至於你剛才問我的hamburger……」
聽到這裡,阿爾連忙豎起耳朵。
「我不能告訴你。」
「為什麼?」
他得努力克制,才能使說話的語氣聽起來不那麼急躁。
「如果跟你說了,你就會離開我,不再出現。」
亞瑟靠在他的胸口,纖細的手指滑過面具上的鼻尖處。
「既然你不是來偷心的唐璜,那我只剩下這個方法來綁住你。」
完蛋了。
真的完蛋了。
阿爾的下面非常不妙,亞瑟纖細的身體躺在自己胸前,還說這種誘惑人心的話,
如果再不快點離開的話,自己絕對會把持不住,不計後果的魯莽行事了!
「我可以……拿下你的面具嗎?假唐璜先生。」
亞瑟慢慢親吻著他拉開領結的鎖骨,溼熱的啄吻一點一滴侵入阿爾的思緒,
他咬著牙齒試圖撐過這一刻,可是當亞瑟動手脫掉外套和背心時,
阿爾發現,不管是理智還是下半身,都已經來不及了。

 

 

─待續─



****
※註:唐璜→出自小說《The Lost Diary of Don Juan》(譯名:偷心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