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古今中外(終章)

 


「子貢,我要給你一個機會。」
蒯聵對身旁的侍衛使了個眼色,要他們把子貢帶到自己身邊。
「讓子路最愛的人決定,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凌辱的戲碼要誰來演呢?」
「我是端木賜,你憑什麼跟我談條件……」
桀傲的神情並無因為傷痕累累的身體而退縮,子貢抬起頭不與蒯聵平視而看。
身為衛國太子怎能接受如此屈辱,蒯聵用力將他的頭顱壓在桌上,
扯開他凌亂不堪的衣物。
「什麼節亮風骨!你也只不過是低賤的商人!我就要你為這句蠢話後悔一輩子!」
蒯聵掀起下面的衣襬,在眾目睽睽之下進入子貢體內-
「哈啊……啊啊……」
「長的一副娘們樣,我看你就是用這淫蕩的身體勾引子路吧。」
他內心不得不承認子貢妖艷的身軀的確很有吸引力,
只是季路居然跟如此卑賤的商人搞在一塊,不由得心生怒火。
比出賣勞力的工人還要不如的,陰險狡詐的商業份子……
「子路!看清楚,端木賜在眾人面前是什麼模樣!」
子貢散亂的瀏海已遮掩不住右臉頰的傷疤,
從額骨到眼角下的膚色疤痕多年來依舊沒有淡去,
在細緻的臉蛋上留下難看的印記。
「蒯聵,請准許刺瞎我的雙眼。」
聽到子路用懇求的語氣,原本一直躲避子路眼光的子貢愣愣地望著他。
「什麼?」
「我叫你刺瞎我的眼睛!混蛋!」
淚水頓時間傾流而下,子路咬牙狠瞪著蒯聵高高在上的模樣,眼淚卻不斷滑落。
「你求我的事我怎麼會拒絕。」
蒯聵抱起子貢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嫌惡看著弄到子貢鐵鍊上的渾白色液體。
「不可以!」
子貢奮力驅使著癱軟的身體反抗蒯聵,帶有腥味的鎖鏈陣陣傳入鼻中,
他頭次為此感到噁心暈眩。
「只要我眼盲,你就不用擔心顧忌而離開,對瞎眼的我來說,你將是最完美的。」
「……子路……我求求你……」
「眼睛、耳朵不要都無所謂。」
「求求你不要……」

 

「來人,把仲由剁成肉醬!」

 

 

****

 

蒯聵將仲由剁成脯醢震驚各國,不但不懼各國譴責,
還命人監視端木賜用雙手捧著脯醢回到魯國。
在那之後子貢發了瘋,連恩師孔子都沒能將他從精神失常的折磨中拯救,
只能待在家裡終老一生,聽旁人訴說曾經居住這家的那名男子,
但是無論怎麼費盡唇舌,他也徒然是個沒有記憶的瘋子。
仲尼最推崇之弟子顏淵原先就身體孱弱,更無法承受子路遭人殺害的傷痛,
見到子貢瘋癲模樣後的數日終因病情加重辭世。
孔子對於身心崩潰的子貢和心愛弟子相繼去世,
問蒼天而蒼天不答,憂憤愴然而涕淚不止,從此亦然決然隱居山林,不再過問世事。

至聖先師不再繼續傳授儒家學說,因此重責大任便落到子夏與曾點的兒子曾參身上-
哭瞎雙眼的子夏離開了魯國,以漂泊四方的方式宣揚儒家學說,
臨終前也沒有勇氣再回去見子貢一面。

曾參繼承父親的衣缽,使儒學發揚光大,也完成父親老師的心願。
諸侯們紛紛仿效儒學精神,勤政愛民,並推崇孔子成為跨時代的至聖先師,
各國各地動工興建孔廟以紀念這位教育界的先驅,
孔子名揚四海甚至傳遍整個世界,使世人歌頌流傳至今。
至於孔子的其他弟子們則蒐集了老師上課的對話內容,
編纂《論語》一書,記述著各學生的個性與思考,供後人省思弔唁,
使儒家精神得以永保傳承……

 

 

***

 

「欸,我還真的沒想到你會放出這樣的風聲,還帶領軍隊來救我們,太大膽了吧?」
剛及肩的紅髮凌亂卻有型,他一手捧著嬰兒,一邊對從廂房走出來的俊美男子說話。
孔子捂著正在打哈欠的嘴,睡眼惺忪地從子路和嬰兒面前走過。
「誰叫魯國君王愛慕我的英姿,我要他派兵馬營救你們兩個,可是他修來的福氣。」
「那還給蒯聵台階下?昭告天下說我們沒死不就好了。」
子路不滿的將最後一口饅頭吞下,這個問題已經問過孔子很多遍,
不過他從來沒解釋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做。
「有沒有看到孟皮那傢伙?」
晨曦透著窗外竹林,在湘簾上投射出翡翠綠影,幽靜林中只聽見微風拂去,
光是這樣就使人感覺清涼自在。
子路輕輕搖著懷裡的嬰兒,那孩子熟睡眉宇間像極父親,
帶著一點貴族的英挺氣質,但雙唇綻如顆櫻,和母親又有異曲同工之妙。
「他一大早就坐在石梯上等了。」
不說的理由……可能是因為孔子顧慮什麼吧?
子路暗忖道。
「孔子呢?」
聽到顏回這麼問,子路疑惑的抬起頭來觀望四周,才發現孔子早不知去向。
在一旁吃早點的子貢,優雅地將筷子擺放在瓷盤邊:「要擦藥嗎?我去幫你來過來吧。」
顏回羞赧地別過頭去,忍著下半身和後庭傳來的陣痛,吃力的扶著椅子慢慢做下來。
「麻煩你了。昨天那傢伙說什麼玩白天黑夜的遊戲?搞得我好像快筋骨盡斷。」
他傾身靠近子路,望著鯉那張漂亮小巧的睡臉,
不悅咕噥:「哼,一看就曉得長大之後會是個小賤人。」
「顏回!」
子路見他要伸手弄醒孔鯉,趕緊站起來退後幾步與顏回保持距離,
沒想到鯉反因激烈晃動而開始放聲大哭。
「啊啊啊啊!怎麼辦?他哭了啦,乖乖乖,不哭不哭。」
子路緊張的手忙腳亂,只能不斷哄著寶寶。
「顏回,快過來制止他!」
「那就讓我把這個賠錢貨掐死!」
顏回也跟著站起,作勢要搶走孔鯉。
子貢恰好拿著藥膏回來,目睹此景的他處在原地不作聲響。
「不可以!小孩子是無辜的,子貢救命啊!」
子路拼命大喊著,抱著孔鯉躲閃顏回的攻勢,還不時要安撫大吵大鬧的嬰兒。
「過來讓我打兩拳!」
「不行!」
子貢無奈的搖搖頭,同樣的戲碼幾乎每天都在上演-
顏回和子路弄哭孔鯉,然後一陣追逐,接下來就輪到自己出面解決。
「子路,把寶寶給我。」
他壓根子沒想過生活會變成如此,跟這些人一起隱居山林、
脫離商場的鉤心鬥角,曾經享譽各國的龐大財產,爾今只想用於一般瑣事開銷-
因為不管是老師還是愛人友人,居然沒有一個能從事生產。
墨黑色的長髮在後腦梳成高高馬尾,樣子和多年前沒什麼不同,
慵懶表情中流露出幾分傲慢,如往昔般嫵媚動人。
子貢接過號啕大哭的孔鯉,冷冷盯著他看:「小傢伙,在我面前還敢放肆什麼。」
「子貢!」
子路對於他總是威脅利誘鯉的手段感到不滿,
但他實在沒其他好法子,也真的佩服枕邊人的鞭子糖果策略。
孔鯉圓滾滾的棕色大眼睛望著子貢冷淡的神情。
「你奶媽也是我付錢叫上山的,你再吵下去,以後就得吃子路那種狗飯。」
「子貢!憑什麼我的就叫做狗飯?」
子路的抗議他不予理會,繼續說道-
「再把你賣給人口販子做男妓。」
「子貢!」
子路馬上擋住要衝過去的顏回-
「你到底想怎麼樣!可惡!」
說也奇怪,孔鯉的哭鬧聲逐漸安靜下來,
只剩微微的抽噎和細碎的眼淚殘留在眼角邊。
眼見快抱不住顏回,子路大叫著:「快把簾子拉上!」
子貢拉起湘簾,抱著孔鯉把所有窗戶關好,使得屋內透不進一絲光線。
「可以了。」
子路放開不再掙脫的顏淵:「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喔,又把你叫出來。」
顏淵揉揉帶著紅色手印的手臂,露出苦笑:「顏回才是給大家添麻煩,
老是愛欺負鯉,真拿他沒辦法。」
「呃啊!」
正打算走到子貢身邊瞧孔鯉的顏淵突然跌倒在地。
「怎麼了?還好吧?」子路扶著他站起來。
「哈哈哈哈,我下半身好痛……王八蛋!快把孔子叫過來!」
瞬間變臉的顏淵令子路一頭霧水,一向溫和友善的他莫非也被顏回傳染?
「孔子!」
子路和子貢一同回頭看顏淵的視線所在。
孔子剛走進大門,所有日光隨著孔子照耀進屋裡,與黑暗的無光角落形成強烈對比。
「什麼事?我的辣椒小淘氣。」
「辣椒小淘氣?這麼說來……現在不是顏淵是顏回嗎?」
子路問著身旁的子貢。
「你沒看到陽光?還問。」
顏回怒氣沖沖的指著孔子:「你昨夜對我的身體玩什麼白天黑夜,
早上就腳底抹油跑走啦!」
「白天黑夜?」
發問的人竟不是子路而是子貢,他難掩好其的問著:「什麼意思?」
「不愧是我的好學生,懂得隨時吸收新知。」
孔子對他投以讚賞的目光,滿意地點點頭:「不過這個遊戲只有顏回顏淵能玩啊。」
「……你說說看?」
孔子徐步走到櫥櫃邊,拿出傍晚要照明的蠟燭。
「有亮光的時候就是顏回,沒有亮光則是顏淵,所以我在夜晚一下吹熄蠟燭、
一下點燃,你猜怎麼樣?」
他問子路,許久前最疼愛最想吃掉的學生。
「我?呃……一下是回、一下是淵?」
「這樣有什麼好玩的!」
顏回忍不住插嘴。
「這可是最奢華的3P享受,讓人騰雲駕霧的讚。」
聽見孔子毫不掩飾,顏回的耳根都紅了起來。
「老師,原來你還是需要刺激才會滿足,嘴上說回歸平淡都是騙人的嗎?」
即使到了現在,子貢還是常與孔子針鋒相對,因為回和淵不在時,
孔子依然會對子路上下其手,雖然他也想過孔子是故意激怒自己的。
「我的生活可以平淡,可是我的性生活不能平淡。」
「欸,怎麼能夠在你兒子面前說這種話呢?」
子路捂著鯉的耳朵,每當他開口說話,小虎牙總會露出。
「啊……鯉,我親愛的兒子,身為腐女的母親生下你後就交給爸爸我……」
「你感傷什麼?」
看著雙手正起勁愛撫自己臉頰的孔子,子貢冷冷語道。
「……沒有啊,對了。子夏已經到了,所以暫時先別到外頭去吧。」
「咦?不過曾點和子張還在外面……」
子路仍未說完的話語,被孔子笑語打斷-
「反正他們也會沉浸在他們的世界,不用管了。」

 

****


「到底在哪裡啊?」
子夏穿越漸呈濃暗的森蔭,順手擦拭眉間滴落的汗珠,
和煦微熹漸漸轉為刺眼的日照,慢慢從東方渲暈開來。
河邊漱石渾圓無稜角,澄淨的溪水緩緩流向林中深處-

小心翼翼的踩著石子越過溪流,他抬頭望著不遠處的一戶人家,
卻遲遲找不到過去的路。

「老師也不給我清楚一點的標示,存心整死我。」
煩擾之際,竟見一名男子拄著柺杖一跛一跛走來,高大的身影慢慢向溪邊靠近,
顯然他也發現了自己的存在,子夏瞇起眼睛想看清楚男子的樣貌,
不知不覺中連心口開始跟著緊張,好似有股熱流要從體內湧現出來,慌張地手足無措。

 

 

「子夏?」
幽靜中的婉轉鳥鳴也比不上這聲音好聽……

 

 

 

 

 

 

─全文完─



****


※後記

終於把這部文章寫完了啊!
(總共耗費快要六年的時間)
然用了七年的時間發表(途中再多次修改)
因為寫到後來會發現文風用詞隨著時間變得不同XD
應該可以說是亂七八糟的結合體
還穿插許多私心的成分
最後搞的主角像是子夏ˇˇˇ
至於結尾的地方,其實很早就寫好了
不過寫到中間時,發現有點連接不起來
只好又繞一大圈來交代事情的發展始末
於是故事就從原先的四萬多字變成七萬多字
(竟然增加了快一倍!)
哈哈哈,寫的過程中連孔子的電影的上映
這件事帶給我許多壓力
(很怕自己會把古今中外當畢業論文寫XD)
不過能順利結束真是太好了!
謝謝大家多年來的點閱)拭淚
古今中外大結局ˇ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