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檸檬樹【米英】

又是一個星期天,下著大雨,什麼事情都不必做。
阿爾看著雨打樹上剛開好的花,隨著冷風飄落在黏稠泥濘上,花瓣因泥水而爛,
隨著風雨埋入土壤中逐漸混在一塊。
他看了看手錶,發現跟朋友約好的時間已經過了,於是匆匆忙忙離開,
將沉浸在以往回憶中的自己硬是抽離。

I'm driving around in my car
I'm driving too fast , I'm driving too far
I'd like to change my point of view

阿爾踩著油門,蒼藍色雙眼透過鏡片直視前方,雨中並無太多車輛,
或許也因為今天是星期天,沒有工作的日子就不必出門。
躺在鬆軟的沙發上,看著黑白電視度過美好的下午,是許多美國男人夢寐以求的生活,
當然有啤酒會更好,一點啤酒配上烤雞,就是最完美不過的事了。
他轉了轉方向盤,望見街角一間感覺還不錯的小餐館,阿爾決心要在那裡吃晚餐,
這個天候的小餐館,有機會聚集落魄的旅人,大老遠從別的城市來此淘金,
阿爾喜歡和他們窩在一起,聽聽各種離鄉背景的故事。
那些故事大多很無奈,但當每個人談到未來夢想時,都會露出充滿希望的表情。
多棒的美國夢。

I feel so lonely, I'm waiting for you
But nothing ever happens, and I wonder

阿爾把車子停好之後,冒雨跑到朋友家的門廊,僵冷的指關節用力敲了敲門,
讓手指又紅又痛。但看到開門的人掛著開心的笑臉,阿爾便忘記自己淋溼的身體。
「你可終於來了。」
「抱歉抱歉,有點忘記時間。」
「需要毛巾嗎?」
房子主人熱心的捧著乾毛巾,與熱開水一同遞給阿爾弗雷德。
「謝謝。」
阿爾滿懷感激的收下,從髮梢滴到鼻尖的雨水冷冽無比,而毛巾正好能夠幫上大忙。
老朋友靠在老舊書桌旁,拿著幾張紙瞄來瞄去。
「別理我在做什麼。」
「你這個人老是很神秘。」
阿爾對佛萊登投以微笑,他們是多年的老友,兩人的默契好的沒話說,
佛萊登從小時候就常跟在阿爾屁股後面,不管到哪裡都要跟,
還常被同齡孩子譏笑他離不開阿爾弗雷德。但隨著時間流逝,
佛萊登的外貌已經比阿爾蒼老許多,彷彿阿爾活得年歲比較少。
「不管怎麼樣……」
躺在沙發上的腿用力伸直,阿爾起了開頭,卻仍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我的心情,好像還是沒有辦法平復下來。」
「所以,你很後悔?」
「當然不,我那時候下定決心選擇離開他,也很清楚這麼做對我們的關係會有多大的傷害,
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夠後悔,可是我沒料想到自己竟然沒辦法彌補傷痕。」
阿爾弗雷德一口氣說完這些話,他用力搖搖頭,忍不住皺緊眉間。
沉默稍晌,佛萊登才聳聳肩膀-「我想,你還愛他。」
「我已經愛他愛到快發瘋了。」
「那就是重點所在,快告訴我。」
佛萊登替他倒了杯熱茶,茶面漂浮的檸檬片讓阿爾想起那個讓他發狂的亞瑟。
「很複雜,不曉得該怎麼說。」
「我來發問如何?試試當受訪人的感受吧。」
「哈哈,好多了。」
阿爾笑了笑,美麗的藍色眼睛因笑容而瞇起。
「讓我猜,他很喜歡你的眼睛?」
佛萊登沒有做鬼臉或吐舌頭,反倒是用異常正經的態度詢問阿爾。
「……嗯,那傢伙曾經說過,他能在我的眼睛裡看到天空。」
才剛說完,阿爾就紅著臉大笑,他實在不習慣在別人面前分享自己和亞瑟的小故事,
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一樣。
I wonder how, I wonder why
Yesterday you told me 'bout the blue blue sky
「那你怎麼回答他?」
「你好嚴肅,我那時候當然害羞的趕快跑走了啊。」
「……有點可惜呢。」
望著阿爾逐漸消失的笑臉,佛萊登沒有選擇出言安慰,只是安靜不語的凝視他。
「果然,你也這麼想啊。」阿爾嘆了一口氣。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亞瑟自此很少再談起他的眼睛。
也許,亞瑟以為我討厭他這麼做吧。
I'm turning my head up and down
I'm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ing, turning around
但以前的我卻什麼都不知道,想破頭也沒想到。
「打雷了。」
佛萊登看著窗外,大雨不斷拍打房子與車身,轟隆作響的雷聲響徹陰暗的灰空。
「拜託不要再來一個。」
當他這麼說同時,又打了一個雨雷,讓阿爾和佛萊登頓時放聲大笑。
「我知道你想出去好好淋個雨,但你還是得聽我說完亞瑟。」
「喔亞瑟,他不只使你發狂,也要使我發瘋了。」
佛萊登開開玩笑後,隨即坐正繼續聆聽。
「兄弟,我們相處這麼久,你很清楚我討厭孤獨。」
「沒錯。」他點點頭以表示附合。
「所以,我遲早都要離開他。」
Isolation is not good for me
Isolation, I don't want to sit on a lemon tree
阿爾抿緊雙唇,沉思一會後再度開口-
「我愛他,但我的世界不能只有他。」
「於是你向亞瑟宣戰,而且贏了。」
「而且失去他。」
I'm sitting here, I miss the power
I'd like to go out, taking a shower
But there is a heavy cloud inside my head
佛萊登一直注意著阿爾的表情變化,他知道亞瑟的身影依舊佔據阿爾的心思,
那是既無可奈何,又無法改變的事實。
「你總得走出來,比方說,去愛上另外一個人。為什麼非得要亞瑟?」
「我也很想,可是……」
阿爾摘下眼鏡,將臉埋入手掌中。
I feel so tired, nothing ever happens -- and I wonder

「你太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佛萊登拍拍他的肩膀,面露不捨,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時間療癒阿爾所受的痛苦。
他把阿爾所說的故事配上自己即將發表的歌曲,使得原本輕快活潑的旋律,
變成帶著哀傷的惆悵。
佛萊登想像著亞瑟聽到這首歌後會有什麼反應,也許他會感動的落淚,
也許他會原諒阿爾做的一切。
也許,他根本沒有聽到這首歌。

但不管如何……
Everything will happen – and you wonder

幾天之後,歌曲Lemon Tree出現在各大廣播節目中,
除了改編成多種語言,也成為家喻戶曉的經典歌曲。

阿爾希望,那個人能早一點聽到它。

 

 


《完》

×××××××××

※註:英文歌曲取自於Lemon Tree (Hinkel/Fredent Haler)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