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aque【米英】6

他及時閉上雙眼,並用雙手掩蓋住耳朵,但卻依然聽的見震耳欲聾的慘叫聲。
亞瑟放聲哭叫,燒焦肉味飄進阿爾鼻腔之中,使他作嘔連連。
即便很想逃離,阿爾還是拼命抑制這股衝動,說什麼也不能逃走,
至少還不是現在。
阿爾張開眼睛,再次望向那張手術椅。
亞瑟的身體蜷縮在椅子上,翻著白眼,鮮血與唾液於嘴角混雜一塊。
他不再掙脫,只是靜靜的躺著,嘴裡吐著白沫。
身體本能的顫抖,眼皮也是睜開的,卻毫無意識。
阿爾慢慢把視線轉移到那塊冒煙的金屬面板上,
他注意到剛剛黏貼亞瑟斷臂處的地方,殘留著燒焦的碎肉。
陌生男子站在燈光下,但由於臉頰面對著椅子,
所以阿爾無法看到這個人長什麼模樣,只知道他穿著一件手術袍。
「不可以這麼快就昏過去啊,你總是輕易就翻白眼了,
但眼球是會翻回來的喔。別讓遊戲變得索然無味,來,快張開眼睛,
否則我就把它們挖出來給你看。」
說話的人因狂笑而顫抖,整張臉埋入亞瑟的頸窩之中。
突然間,他冷不防轉身過來-
阿爾弗雷德倒抽一口氣,感覺心臟彷彿要停止跳動,
身體不自主的發抖,他用力搖頭,連眼鏡都從鼻樑上掉落下來。
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居然就是他自己?
那瞬間,一雙冷酷的藍色眼睛和天藍色的瞳孔相互凝視,
阿爾覺得整個世界都在黑暗的深淵中碎裂開來。

***

幽暗。
最近,幽暗已算是稀鬆平常。
即便一片漆黑,阿爾仍然看得見身邊的事物。
這股黑暗像是一團迷霧,矇蔽了視線,阻擋他看見真正的光芒。
阿爾得以辨認樹的顏色、青草、花朵、水、鳥、所有萬物……
可是全都一片死寂。
厚重的皮靴的踩踏聲穿越了幽暗陸地,泥巴和草屑沾黏在靴子上,
那人仍持續走動著,無視遭踩壞的花。
花根緩緩的攀爬在他褲子上,試圖將他留在這個地方,但他依舊故我的向前走,
私毫不理會因痛苦而發出啜泣的植物。
正在等他的那個人,慢慢的低下頭,森綠色的眼睛凝視著長桌。
維多利亞風格的長桌上,鋪著墨綠色的桌巾,上面擺著各式各樣的茶具,
圍繞在桌邊的椅子都有著不同的造型,但卻同樣是綠色。
瘋狂帽匠從一張造型簡單的木椅上站起來,雙眼仍看著長桌。
桌子又長又大,可是只有他一個人。許多茶杯都覆著灰塵,
沒人坐的椅子也都是蜘蛛網。
「所以,你怎麼不再喝一杯茶呢?愛麗絲。」
少年輕聲低語著,並注視著面前的茶杯。

但是我什麼都沒有,我怎麼可能有更多呢!

「你的意思是,你怎麼可能有更少。」四周傳來一陣明亮笑聲。
亞瑟用手指輕輕敲擊杯身,優雅的輕啜一口茶後,再把杯子扔出去,
他站起來把桌子翻起,讓擺在桌上的杯子和瓷器全都摔破,
幾張木椅也被摔的亂七八糟。

「啊,帽匠好沮喪。」

「沒錯,他好沮喪,看起來如此沮喪,沮喪到頭都要不見了。」
「不見?頭不見嗎?喔天哪,好棒喔。但是帽子要放在哪裡才好?」
「或許可以放在脖子上?」
「但那就不是帽子啦,是圍巾吧!」
「對,你說的對!」

祖母綠色的雙眼慢慢睜大,帽匠帶著一股詭異的微笑轉身。
他上下搖動茶壺,開心的笑著。
「Dum、Dee你們在哪裡!沒有人和我一起喝茶已經讓我很難過了,
可別像那隻貓一樣躲起來喔。」

「好笨、好笨,我們就在這裡。」
帽匠身後傳來一陣笑聲,一隻手從左右晃動的影子中分離出來,
它抓牢地面,瞬間冒出一顆頭顱,再來是軀幹,直到變成一個完整的人體。
站在帽匠身後的陌生面孔,睜著一對淡綠色的雙眼竊笑顫抖。
他的眼袋又黑又深,除了瀏海以外,金髮可說是雜亂不整。
少年穿著一件體面的黑色長褲,有釦子的紅色襯衫,頸上繫著黑色領帶,
左邊的口袋裡插著死亡薔薇。
「我們必須跟著你,我們必須跟著你。」
金髮少年說著,慢慢的從帽匠身後走到他面前。
「是、是,你看,你沒有帶小貓咪一起來,她會有多難過。」
帽匠的影子又開始蠕動,另隻手也從影子裡攀爬出來,
金髮男子順手拉了一把戴有白手套的人,這次是個女生,蓄著雜亂的金髮和瀏海,
她也有淡綠色的眼睛,身穿及膝的維多利亞式的華麗洋裝,
腰間緊勒著馬甲,白色長襪搭配著漂亮的皮鞋,右手握著碎裂不堪的洋傘,
沒有傘布,只有傘的支架。
「你在哪裡?」雙子的男孩Dum說著。
「是的,你在哪裡、你在哪裡!你太常消失、太常了,很奇怪、很奇怪!」
雙子的女孩Dee歪著頭,並張大其中一隻眼睛,嘴上還掛著笑容。
「啊!」亞瑟也跟著歪著頭,笑著舔舐雙唇。
「我離開這裡後,玩了一個愚蠢的遊戲!我好無聊,喔非常無聊,
無聊快把我吞噬。當然是不可能,否則會有多蠢,哈哈哈!被自己的無聊吃掉!
太蠢、太蠢了!」他大笑。
「他在說謊,他在說謊,為什麼他要說謊呢?妹妹?」
雙子的男孩歪著頭看著站在身邊的女生,然後視線又轉回到帽匠身上。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或許他在隱瞞什麼,或許他太瘋狂了,所以我們無從得知。
或許我們應該更瘋狂。」
她一邊微笑,一邊舔舐嘴唇,兩眼閃著詭譎光芒,雜亂的頭髮越來越雜亂,
皮膚也更加病態蒼白。
「妳說更瘋狂?比瘋狂帽匠更瘋狂?為什麼我們發狂就會更清醒呢?
還是如此清醒!」
Dum咧嘴大笑,雙手逐漸變大,當他用張大眼睛時,巨爪從指尖幻化出來。
帽匠的眼睛虹膜輕晃著,他將頭靠在肩膀上淺淺一笑,
但竊笑轉變為狂笑,雙臂抱著自己顫抖的身體。
「比瘋狂帽匠更瘋狂!不可能的,不、不、不!怎麼可能!你看我們這麼瘋狂,
瘋狂到神志清楚,可是一旦神志清楚後,又會變得瘋狂!」
亞瑟大聲笑著,讓雙胞胎歪著頭,身體也變回原狀。
「來,變得比我瘋狂吧。我愛遊戲,我想玩遊戲……為什麼不一起玩呢?」
他用低沉的嗓音說著,掛著笑臉,朝雙胞胎走近一步。

「啊哈哈哈,別傷害他們,否則我會很難過的。」
亞瑟的眼神逐漸恢復正常,翠綠色的眼睛變的些微黯淡,他笑著回頭-
白髮男子坐在剛才被帽匠推倒的一張椅子上,睜著紫色雙眼,
用手掌撐著臉臏,面帶微笑。
他身穿乾淨整齊的黑色套裝,紫色襯衫上繫著黑色領帶。
男子站起來,始終保持笑容。
「他們只是在做我所吩咐的事。」
「貓咪!」
帽匠一邊竊笑一邊繞著他的周圍走,下一秒,他跳到他背上,手腳環住對方身體,
然用用下巴磨蹭他的頭頂。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要跟蹤我!我不喜歡影子,
跟在身後的影子看起來很虛假,而且還會從腳跟爬上來!
更討厭的是,就算真的爬上來了,我還不能把它拉走。不!我討厭影子。」
帽匠嘀咕哀鳴著,然後緊緊抱住那名高大的男子。
「嗯,因為你又到處亂跑了,我們不喜歡你這樣。要是又迷路的怎麼辦?」
貓儘可能的轉頭與帽匠對望,當他說話的時候,紫色虹膜微微閃動,
彷彿有團明亮的霧氣從瞳孔中散發出來。
「這沒什麼,只是玩個遊戲!我好無聊,所以才想自己先去找愛麗絲。
誰叫你們都那麼忙,忙到忘記我們應該做的事情。」
帽匠有些慍火,他從男子背上跳下來。
「可是現在我回來了,這表示我們能一起去找愛麗絲。」

「愛麗絲、愛麗絲要回來了,沒錯、沒錯,然後我就會更加瘋狂,
瘋狂到我再也無法清醒!」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