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溺愛至上Fondness【米英】12

「糗了。」
其實沒有眼鏡他也能夠看得很清楚,可是德克薩斯居然搞丟了,
上司不曉得會有多生氣,想到上司扭曲在一起的怒容就備感壓力。
阿爾身上穿的軍用背心裡放有巧克力條,口袋旁也掛著隨身水壺,
他有點餓,可是若非必要,他絕對不碰那些好時巧克力。
想想看,能夠在60度高溫不融化的巧克力,還要具備高熱量、抗毒氣,
這種東西會有多好吃?
阿爾在越戰時吃過那玩意,此後他一口咬定好時公司的研發人員,
一定有幾個英/國人混在裡頭。
他抬頭看了下星星,幸好這裏既空曠又沒有光害,
否則真的會在這裡迷路。
「還不太糟。」
阿爾喃喃自語,確定通訊器沒壞後,向基地取得了聯繫,
並依照基地給予的方位前進。

此時此刻,他壓根沒想到亞瑟會在直昇機的失事地點被捕,
更沒料想到,亞瑟自首的原因就是為了見自己一面。

***

亞瑟感覺雙腿傳來一陣刺痛,蒙蔽的雙眼只能靠聽覺來辨識週遭環境,
夜晚不像英國如此寒冷,照理說應該能適應這樣的溫度才對,
但手指卻不自主的冰冷起來。
他知道身後有許多人來來去去,用自己聽不懂的語言快速交談,
或許在討論要怎麼處置敵人吧,特別是亞瑟這種攸關勝敗的重要角色,
再怎麼樣也得小心謹慎。
「你叫什麼名子?」
站在後方的人用槍托撞了下亞瑟的腦袋,操著一口不流利的英語問著。
「亞瑟‧柯克蘭。」
名字不需要隱瞞,亞瑟很合作的回答問題。
「你是英/國,對吧?」
這次是前方的人發問,聲音低沉,推測約是中年左右的男子。
「嗯。」
反正他們都已經知道了,逃避這個問題也沒有意義。
「美/軍直升機是怎麼回事?」
有繭喉音和其他人對他的低語,讓亞瑟猜想眼前這個人是個高層軍官。
「我不知道。」
他很老實的回答,也曉得敵人不會相信。
「你他媽的怎麼可能不知道!」
對方用力給自己一巴掌,火辣的疼痛蔓延至整個左臉頰。
「……死美國佬殺……」
因為他講的太快,又是不流利的英文,所以亞瑟幾乎聽不懂。
「走狗,最好從實招來。」
「我說的都是真話。」
這次不是巴掌,而是著實的拳頭,毫不留情的揍在他臉上,
失去平衡的身體側倒在地,被反綁在後的雙手因憤怒的握緊。
當堅硬的軍靴前端踹向腹部時,亞瑟痛的脹紅了臉,
他本能的縮起身體,強烈的嘔吐感襲捲而來。
即便如此,對方依舊沒有罷休,他扯住亞瑟的頭髮,
抓著他的頭撞擊地面數次。
這個人很懂得拿捏力道,既不把頭撞破,
又能讓對方處於昏死的邊緣。
幾下撞擊讓亞瑟痛的失去力氣,渾身發軟,
他大口喘息,拼命扭動著身體,試圖從他手中掙脫出來。
「說,飛鷹的目的的是什麼?」
「你可以殺了我,反正只要英/國還在,我就不死。」
「很好。」
亞瑟感覺腦袋被什麼東西惡狠狠的撞擊,接著就失去意識。

然後,亞瑟做了一個夢-

夢裡面有他,一個人坐在寬闊的黑色轎車上,車窗外擠滿了人,
有個咬著雪茄的男子用力拍打車窗,還有穿著睡袍的婦人和小狗,
不論街上站著多少人,他們的雙眼都朝車身內看。
亞瑟覺得疑惑,為什麼他聽不見這些人在說什麼,
好像有一層膜阻隔了耳朵的聽覺,
就連自己開口問駕駛的聲音都聽不到。
亞瑟越來越驚慌,這輛車究竟要開到哪裡去?
他用盡力氣吼叫,可是駕駛沒有回應,依然自顧自的開車。
透過後視鏡,亞瑟發現駕駛的藍色眼睛一直在盯著自己,
他感覺胃部一陣緊縮,那雙湛藍色的眼睛是如此熟悉又陌生,
亞瑟從小陪伴他長大,卻只在戰爭中看過這樣的眼神。
窗外開始下起雨來,啪搭啪搭的打落在玻璃上,
頓時間烏雲壟罩,人群也逐漸散去。
「阿爾。」
亞瑟瞪大了雙眼,因為這不是他說的,怎麼有人用自己的聲音?
不知道什麼時候,副駕駛座的位置上坐著一名金髮男子。
「阿爾。」
他又說了一遍,並且別過頭露出微笑。
那是自己的臉!
亞瑟錯愕的望著坐在前方的兩個人,背脊一陣冰冷。
阿爾弗雷德轉過來看著坐在隔壁的自己,嘴唇微動,
亞瑟聽不到他在說什麼。
可是下一秒,阿爾掏出手槍朝對方的胸口扣下板機,
溫熱的血液噴灑在亞瑟臉上,大量紅色液體像噴泉飛濺於車窗,
遮住了前方道路的視線。
阿爾低頭親吻他滿是鮮血的雙唇,然後望向亞瑟。
「……阿爾。」
亞瑟恢復了嗓音,冷汗從額上慢慢滑落,他伸出手想阻止阿爾,
但阿爾卻用染血的手掌握住他,在他的手背上留下親吻的印記。

他太溺愛他了,
就算把自己殺了也沒有關係。

亞瑟閉上眼睛,因阿爾的吻而悸動,
根本不在意槍口接下來會不會對準自己。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


真希望一張開眼睛就能看見摩天大樓,自己睡在舒服的彈簧床上,
茶几上放著熱騰騰的早餐,有三明治和那傢伙泡著紅茶,
做了整夜的愛、聊一點點心事,到了早上還可以抱住他大笑,
咕噥自己其實多不想上班、不想離開他。
阿爾弗雷德一天到晚都在妄想這種生活,可惜亞瑟都不知道。
「難吃死了。」
他張開眼睛看到的是漫無人煙的遼原,睡的地方是冰冷的硬岩石,
吃的也是不是巧克力的巧克力。
沒有人跟自己聊心事,更別提只能用腦袋想像亞瑟的鎖骨有多美,
阿爾不是第一次想著亞瑟紓解慾望,但每次這麼做都有罪惡感,
亞瑟的表現總給他一種彼此還是兄弟的感覺。
「我要吃漢堡!」
阿爾忍不住對著黑夜大喊,劃破安靜無聲的四周。
「起司牛肉漢堡!」這次還有點回音。
「加酸黃瓜和黃芥末!」
阿爾笑了起來,原本沮喪的心情稍微好了點。
「超大杯可樂和無限量供應薯條!」
「哈哈哈,好棒喔。」
聽到自己的聲音迴盪在夜空之下,有種說不出來的自滿。
「我要找到第二顆地球!」
「我是詹姆士龐德!」
圓圓的銀色月亮看起來特別可愛。
「……我愛亞瑟‧柯克蘭……」
他靦腆的笑著,就連巧克力都變得好吃。
「……亞瑟,我愛你。」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