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370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莊園裡的小少爺【米英】Chapter. Nine (H)

 

「我不曉得你是誰,也不知道你要Hamburger做什麼,但是我很確定……」
亞瑟抓住阿爾的手掌伸進褲檔。
「哈啊。」
在阿爾觸碰到他腫脹挺立的地方時,亞瑟小聲的叫了出來。
「我很確定……哈啊啊。」
阿爾突如的緊握,讓亞瑟愉悅的差點昏厥,他得搭住阿爾的肩膀才能站穩,
那雙粗操的手掌自根部向頂端來回搓弄,酥麻的感覺使亞瑟渾身顫慄。
「噓。」
阿爾朝他耳畔輕輕吹氣,性感低沉的嗓音讓他的心跳加速。
「你也不希望被發現。」
「……哼嗯。」
亞瑟點點頭,緊閉雙眼感受阿爾吹拂在臉上的氣息。
這些事情本來只在想像中才會發生的,亞瑟幻想和眼前這個人做愛很多次,
也在床上邊想他邊用雙手解決很多次,不過當事情真正發生時,
還是會緊張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求求你……慢一點……」
亞瑟將頭顱靠在阿爾的頸窩中,聞到一股熟悉卻無法分辨的氣味。
某種鮮明的記憶打入腦海,可是怎麼想都想不起來,他好像認識他?
一個令他印象深刻又不在乎的人。
「呵啊!」
黏稠的液體射滿阿爾的手掌,亞瑟羞愧的闔上雙眼,
當對方的指觸從下半身慢慢往上攀爬到乳尖時,
他無法自拔的渴求那張朝思暮想的雙唇。
「亞瑟,那個也是金髮的男人」
「我和法蘭西斯沒什麼。」
不等阿爾說完,亞瑟連忙打斷他的話。
阿爾感到訝異,他本來只想問亞瑟對「阿爾」的感覺是什麼,
想弄清楚「阿爾」在亞瑟心中的地位有多少。
沒想到亞瑟卻直接聯想到博納富瓦,這之間果然有問題嘛。
阿爾將亞瑟的身體轉過去背對自己,舉止和力道顯得有些粗魯,卻也更加興奮。
「這個,想要嗎。」
他濕熱的舌頭來回舔舐亞瑟的背脊,唾液在冰涼的空氣中刺激著皮膚和神經。
亞瑟不自覺厥起臀部,讓股間摩擦著阿爾的挺立。
「……想要。」
「你和法蘭西斯發生了什麼事?」
阿爾的手指慢條斯理的撐開亞瑟後方,並隨時注意著他的神情。
「什、什麼。」
「他是否也讓你的後面如此溼熱。」
「哈啊啊……」
亞瑟感受著手指的侵入,神智逐漸絮亂,疼痛與快樂同時侵佔了身體,
不顧貼在牆上白襯衫被壓出一道道摺痕,亞瑟只想要更多,
從戴著面具的男子身上,獲得更多。
「沒有、不是的,我們沒有……啊啊啊……」
「那是哪樣?」
阿爾抽出手指,靜看亞瑟在自己懷中顫抖的模樣。
「告訴我。」
「……我們曾經住在同一個莊園。」
「然後呢?」
「後來,他丟下我一個人離開了。」
眼淚自眼角滑落在亞瑟白皙的臉龐,那不是因為回憶過去的往事而難過流淚,
而是突然感到空虛的身體,急迫尋求愛撫的痛苦所致。
「永遠是謊言的開端,親愛的竊賊,你應該很能理解我的意思。」
阿爾猛然將進入亞瑟體內,讓亞瑟差點舒服的昏厥。
「哈啊啊……」
亞瑟跟著擺動腰部,渙散的眼神透露出受性慾支配的心智。

***

「不要再來了。」
小少爺站在原地,望著吃飽喝足的他們快步離開-
阿爾一邊跑一邊回頭看,卻瞥見小少爺落寞的神情,好似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
但那雙祖母綠色的眼睛依舊驕傲,用遠比莊園厚實的高牆阻隔彼此。
「你才不會什麼黑魔法……」
阿爾低下頭咕噥,身旁的夥伴顧著奔跑,沒有注意到他說了什麼。

幾日之後,阿爾和馬修因為領土的劃分問題,必須移居到鄰近的博納富瓦莊園,
聽說博納富瓦的主人-法蘭西斯,原本就坐擁這片富饒大地,
後來部分支持柯克蘭血脈的家族決定離開,打了幾場戰爭後才奪得這片土地。
不過博納富瓦家族仍不甘示弱,千方百計想把土地收回,
才會趁幼小的亞瑟還勢單力薄時,積極的劃分領地。
馬修並沒有為了遷居這件事難過太久,對他而言,搬到哪裡都差不多,
反正生活不會有什麼改變-耕作、採收、納稅、休耕,
一年四季該做的事情就是這些,只要沒有戰火、能吃得飽就好了。
阿爾卻不這麼認為,他喜歡柯克蘭莊園,富有的博納富瓦對自己沒有半點吸引力,
他熱愛這個地方,這裡充滿他和朋友共有的種種回憶。
而且,那天阿爾還吃到了全世界最美味的食物-Hamburger,
他一定要再吃一次不可。
於是,阿爾弗雷德決意留下來與親戚同住,雙親和馬修在拗不過他的情況下,
只好留下他離開。
亞瑟並沒有虧待他,所有自願留下來的人民每個月都能領到幾袋麵包,
對貧苦的農人來說,這些麵包就能養活孩子,
這也是親戚願意收留阿爾的原因之一。
隨著年紀的增長,阿爾越來越帥氣挺拔,還時常成為女孩子相繼討論的對象。
除了有張迷人的臉蛋,他善於與人交際的爽朗個性,常在市場中得到不少甜頭,
許多人喜愛與他作買賣,在街坊鄰居中算是小有名氣。
阿爾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其實很能搬運重物,明明沒有特意健身,
但胸膛和手臂卻十分結實。很多人(大部分是少女)把他和路德拿來做比較,
兩人各有一派的仰慕者,可說是不分軒輊。
像他這樣的好青年,也曾多次受引薦到柯克蘭底下做事,只要有突出表現,
並獲得亞瑟的青睞,隨時都可能受封為騎士,那麼身份和地位都會大不相同。
本應該如此,以阿爾的出眾表現而言,成為騎士不困難。
可是亞瑟每次都略過他,屢屢跳過最優異的阿爾,選擇差他一截的傢伙。
誰也不懂小少爺究竟在想什麼,畢竟這是個封建的社會,亞瑟主宰了一切。
自負的阿爾當然無法接受,他向也有相同情況的路徳抱怨,
為兩人的遭遇感到不能理解。
「沒辦法,柯克蘭痛恨金髮藍眼的傢伙。」
路德皺著眉頭,對垮下肩膀的阿爾說道-
「如果你真的很想當騎士,我勸你離開這個莊園,到別的地方去。」
什麼跟什麼……根本就是歧視嘛?
「聽你的口氣,你放棄當騎士了?」
阿爾擺出誇張的手勢,說明這有多麼荒謬。
「這實在太不公平了,完全沒有道理可言啊。」
他搖搖頭,用詢問式的眼神望著路德。
「反正你有自己的磨坊、還會打鐵,所以當不當對你而言根本無所謂?」
「要是你自認有辦法改變他的作法,就別對我發牢騷。」
路德背對著他,繼續清點倉庫裡的麥粉袋。
「你以為我做不到?」
刻意壓低的嗓音讓對方停下手中的工作,他轉頭看著阿爾弗雷德-
「等著瞧吧。」

 


那時候的阿爾壓根沒想到現在正在發生的事,
他不但闖入亞瑟的生命,還無法自拔的喜歡上他了。

亞瑟喜歡的人明明就是自己,一個生活在封建底下的平凡窮人,
卻被誤以為是迷人多情的偷心賊。
他不知道這個謊言還能撐多久,因為吟遊詩人的故事總要完結的-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