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difference Curve.1【All英】微H

亞瑟喜歡安靜,這能夠幫助他忘記或想起某些事情,
那廚師在他面前將剛出爐的麵包從烤盤上拿起,麵包表皮金黃酥脆,
並散發著輕柔綿密的小麥香。

「客人,濃湯上灑點白胡椒也不錯呢,要不要試試看?」
法蘭西斯對他投以微笑,然後將湯呈進漂亮的碗盤中。
「你決定就好。」
亞瑟收回眺望落地窗外的視線,隨口敷衍大廚。
白色餐桌上擺放的金屬餐具晶瑩透亮,每只刀叉都是法蘭西斯親手洗淨擦拭,
他想像這個人就連處理餐具都能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在廚房也是從容優雅的烹調食物,似乎毫不費力。
只要有新菜色,或是拿到新鮮材料,就會致電邀亞瑟一同品嚐,
雖然他常抱怨亞瑟不懂美食,但是知道亞瑟喜歡吃他煮的東西讓他非常開心。
這樣的法蘭西斯,這樣的他,就好像認識很久的老朋友,
他們熟知彼此的個性,也輕而易舉猜到對方的心思,
卻有個鑰匙孔填滿鐵漿的大鎖,將兩人永遠囚在個別的牢籠之中。

Indifference Curve
反正都是一樣的。


法蘭西斯推開擋住前方的兩名紅衣主教,朝站在大廳中央的金髮少年大聲咆哮-
「你對她做了什麼!快把她還給我!」
憤怒的藍色眼睛瞪著不為所動的亞瑟,他一反常態的嘶吼,恨意全寫在臉上。
「貞德是惡魔派遣來世的女人,我得以神之名解決禍患。」
亞瑟稚氣未脫的臉蛋和聲音,帶給法蘭徹底的震撼,
他從來沒想過亞瑟會說出這種話,眼前瘦小的男孩,
就是曾經依賴著他、跟在他身後的小亞瑟?
「……你說惡魔?」
「沒錯。」
亞瑟揮揮手,示意在場的其他人離開,只留下保護他安全的兩名侍衛,
自從學會爭奪之後,人身安全變得重要,那也是法蘭教他的。
「亞瑟,你什麼時候學會說這種話。」
法蘭握緊了拳頭,原先充滿怒意的眼神轉為驚訝和失望。
夕日澄黃光芒透過窗口照耀在亞瑟身上,讓他祖母綠的雙眼呈現亂色光感。
他總是稍微抬高著下顎,營造出神聖高傲的姿態,就算只是初生之犢,
也毫不畏懼的面對比自己更年長、更有經驗的對手。
「在你棄我而去的時候。」
亞瑟依然用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對法蘭說話。
他身上所披的朱紅袍長拖在地,顯露出不足的身高,
在法蘭西斯眼裡看起來就像玩扮家家酒的小孩,
他不懂這個國家怎麼會在亞瑟還如此年幼時,就急著對外拓展疆土。
「……我沒有棄你而去。」
「藉口留著告訴你的人民吧,我沒有興趣聽你胡言的故事。」
亞瑟手中和自己等高的權杖,輕輕在地上敲擊了一下。
「還有什麼事情就快說,別浪費我們這次難得見面的機會。」
法蘭西斯慢慢的做了個深呼吸,亞瑟的話語和態度讓他清醒過來,
他笑了笑,然後恢復本性。
「看樣子,你是嫉妒我扶持貞德,想把她殺了對吧。」
「那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我只想打敗你。」
「可是沒實力的你,居然得要大肆宣稱貞德和惡魔是同一陣線?
費盡心思說服大家,你才是站在天使的那一方?」
亞瑟嗅見苗頭不對,向後退了一步,身邊兩名侍衛立刻衝到他前方,
擋在他與法蘭西斯之間。
「戰爭沒有狡詐可言,只有最後贏得勝利的人才有資格說話。」
「你這孩子,已經扭曲到這種程度了,是蘇/格/蘭害的嗎。」
「你說什麼!」
聽到自己哥哥的名子被提起,亞瑟頓時驚慌了起來。
「知道他和我並肩作戰攻打你,很不是滋味吧?」
「滾出去。」
「長年被蘇/格/蘭欺壓,盼望我會救你,沒想到我們居然都想瓜分你的身體,
明白真相的結果到底有多傷人?」
「住口!把他趕出去!」鑲滿珠寶的金色權杖指向法蘭西斯-
「亞瑟,你還太小了,不但握不緊權力,也鞏不住地位。」
法蘭西斯輕聲笑著,彷彿此刻只是宮廷舞會中的小片段,
輕鄙但保持禮貌和風度的微笑。
「……什麼?」
「看到你那驕傲的模樣,就想讓人好好折騰你一番。」
他抽出腰間配劍,毫不猶豫的將劍鋒對準亞瑟。
「我告訴過你,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但忘了說身邊的人也要提防才行。」
聽到法蘭西斯這麼說,亞瑟慌張望著站在左右的侍衛。
「看你多不小心,連自己身邊的人都不知道。」
「你們背叛我!」
侍衛還未開口,法蘭西斯立刻抓準時機攻擊兩人-
這一幕來得太快,亞瑟根本來不及反應,倒下的侍衛斷了氣,
法蘭西直接給予他們致命一擊。
「小亞瑟,你仍涉世未深。」
「……你要殺了我嗎。」
亞瑟低頭看著離自己頸部不到幾公厘的劍端,雖想表現出無懼的模樣,
卻緊張的嚥了口口水。
「那你會殺了貞德嗎?」法蘭西斯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著。
「你愛她嗎?」
「……對啊。」
他溫柔的笑著,可是看著亞瑟的眼神沒有鬆懈,依舊保持警戒。
亞瑟伸出小手,停頓了一會之後,才慢慢的放在法蘭西的心口上。
「這樣我就會殺了她。」
「……你真是扭曲到極點的孩子。」
法蘭西斯反握住他的手掌,然後將唇覆在亞瑟唇上。
起初,他還以為這個吻會又辣又痛,也有覺悟要反咬對方一口,
可是法蘭西斯卻用如此溫柔的方式,完全沒有進攻的意味。
「要阻止我,你也只能趁現在了。」
「還能怎麼阻止你?要你的命?」
金色髮絲下的碧藍雙眼,透著一股哀愁和難過,手指輕輕撫摸亞瑟嬌小的臉龐,
接著再度親吻他緋紅的雙唇。
「……都是你害的……」
望著這張再熟悉不過的臉蛋,亞瑟忍不住哭了起來。
「是你逼我這麼做,把我變成這樣……」
「亞瑟,總有一天,你會變成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我可以感覺得出來。」
法蘭西斯緩緩將指頭探入亞瑟口中,越過貝齒碰到亞瑟溼熱的舌尖。
「到時候,每個人都會對你俯首稱臣,包括我在內。」
他拉開亞瑟的絲質衣衫,撫摸那對粉色的美麗乳首,小巧尚未發育完全的身體,
竟比成熟嫵媚的女人更具吸引力。
「可是,我親愛的小公主,一切依舊事與願違。」
亞瑟拱起了身體,被揉捏的地方越發敏感,思緒也跟著逐漸凌亂。
「你會發現真正愛你的人離你而去,留在你身邊的只是遠去不回的騎士。」
法蘭西斯柔和的聲音迴盪在寬廣大廳中,猶如敘事美好詩歌般,
不帶任何仇恨和慍火,他避開亞瑟乞憐的眼神,脫下褲子。
「……你不能丟下我。」
亞瑟感受到法蘭的侵入,雙手緊緊抓住他的衣角,緊閉著雙眼不敢看。
「……那是我的事情了。」
法蘭西斯微微一笑,接著捂住亞瑟的嘴巴-

 


「好喝嗎?」
看著亞瑟將湯匙放進嘴中,法蘭西斯隱藏不住興奮的直問-
「這顆南瓜是我在早晨市集看到的,果膠超多,顏色超美。」
「嗯……還不錯。」
亞瑟的反應卻是相當普通,讓法蘭原本想分享更多的欲望瞬間殆盡。
「……說的也是,對你來說這已經是『很不錯』了吧。」
他鬆開紮成馬尾的金髮,然後將白色圍裙掛在廚房一角。
「少囉唆!小心我的魔法叉子攻擊!」

 

那天,亞瑟對貞德施以火刑後,他知道自己也殺死了法蘭西斯心中的某個部份,
但如果可以重來,亞瑟依然會選擇這麼做。
因為愛著別人的法蘭西斯,讓自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Indifference Curve…
反正都是一樣的。









-第一線116畫完-




*** *** ***
※後記:

想寫All英很久了,可是都不知道怎麼下手才好XD
直到上逐步口譯時,聽老師講解這個單字和教學時,
才突然想到可以用來寫)上課都專心在有的沒有
第一線則是指第一條曲線ˇ
116指的是英法百年戰爭的年份,
借此標記每條曲線的差別ˇ
下一篇就會是1588年的西英,
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