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aque【米英】7

大廳裡也放置著許多迷人的雕刻作品,雖然樣式大同小異,
但是其中作品卻有明顯的毀損狀況。
一陣竊笑打破寧靜氛圍,隨著兩個黑影在地方扭動拉扯,
接著影子彷彿噴灑出來的墨水一躍而起,眨眼間一對雙胞胎站在紅毯上。
「啊,我們可愛的皇后啊、我們可愛的皇后啊。」Dee甜美的笑著,
輕踏著腳步向前走,然後像一位教養良好的小淑女行禮。
「我們有新的消息、我們有新的消息喔!想聽嗎?還是想用讀的呢?」
Dum露出溫柔的笑臉,翠綠雙眼因興奮而睜大。
他張開嘴巴想說些什麼,但鮮血卻從嘴裡流了出來,他大聲咳嗽並用一隻手遮住,
依然一邊笑一邊歪著頭,露出的頸部還別著大頭針的縫痕,
帶著鮮血的笑容慢慢擴散開來。
「笨哥哥、笨哥哥,不要在喉嚨笑的時候張開嘴巴!」Dee浮出柔和的笑容,
眼裡充滿悲傷,手指滑到哥哥的頸部,小心的將大頭針取下。
「等等我們可以再一起玩,別忘了皇后想知道她的消息、她的消息喔。」
「傻孩子,過了一會之後,折磨彼此就會變的無聊了,不是嗎。」寶座中傳出聲音。
「不、不、不!當然不,Dum那麼笨,每次都想贏,可是最後都輸了,每次都是這樣,
在他贏之前是不會放棄的,除非他贏。」Dee笑了笑,然後把頭倚靠在哥哥肩膀上。
「那麼你們到底帶來了什麼消息呢?」聲音聽起來既溫柔又和善,
但一種莫名的壓迫感卻席捲而來。
「是關於瘋狂帽匠的事情,帽匠和貓咪!喔,貓咪也回來了!我們看到他了,
對吧Dum?」蓄著金髮的小女孩看著她哥哥,而他也點點頭。
「所以瘋狂帽匠和貓回來了,然後呢?沒來見我可真失禮,
再怎麼說我也算是他們的支配者啊。他們應該要來探視我才對,而且只能探視我。
這就是他們長眼睛的用處吧?除了來看我外,還會有什麼理由?」一個不悅的哼聲。
「喔,可是妳看,妳看-」Dee說到一半,一把尖刀插進喉中,在雙手抽起之前,
大量血液從頸部的傷口噴灑出來。
「妳看妳看!」這次換Dum開口,他笑著拔出插在妹妹頸上的刀刃。
Dum原先頸上的傷痕已經消失了,因此他又能正常開口說話。
「這兩個人想做一些事,做大事。皇后、皇后、皇后,
貓咪和帽匠他們自己在尋找愛麗絲,他們背著皇后尋找愛麗絲!」
接著很長一段沉默,沒有一點聲響-
突然間,捲長荊棘在地上緩緩匍伏爬起,從四方角落往雙胞胎兄妹身上纏去,
還可聽見令人作噁的肉塊撕裂聲,荊棘分別刺穿兩人的軀幹、四肢及頭部,
讓兩人懸架於半空中。
Dum吐了口鮮血,某條藤蔓正試著想鑽進他一隻眼睛和肋骨裡,
Dee低頭看著刺進自己胸膛的荊棘,小聲抽噎。
「他們在尋找愛麗絲?喔……為什麼?我們不需要平衡,不是嗎。根本不需要啊,
我在這裡,我就是掌控所有的事物的支配者。我把瘋狂傳遞給這個世界,
那兩個人卻還想找平衡點?如果兩邊的世界都變得一樣瘋狂,一切就不完美、
不可愛了!」說話的人從寶座上站起來-
男人笑著走下階梯,額上的金色鎖頭因步伐而搖晃,摩擦著如瓷器般白皙的臉蛋。
紫羅蘭色的雙眼猶如澄澈美麗的水晶,鼻樑上的眼鏡是柔和的金紅色,
紅心皇后穿著朱紅長褲,布邊與口袋都是黑色。漆黑皮靴綴有長度到膝蓋的紅色蕾絲,
潔白襯衫上附著紅鈕釦,寬鬆袖口垂落於身體兩側,貼著大腿上的黑色吊襪帶。
頸上繫有小小的黑領結,手指滿是款式多樣的紅戒指和黑戒指。
皇后輕輕嘆息,然後搖搖頭,伸手撫摸雙胞胎的臉頰。
「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既沒用又讓人生氣,
難道是不高興我們終於成為他們世界的一份子。太可怕了,我真的很喜歡貓咪,
特別是瘋狂帽匠。但要是他們想玩遊戲……那麼,我只好砍他們的頭,
畢竟這兩個人眼裡都沒有我,要眼睛有何用?」
雙胞胎笑著,流了滿口鮮血。
「你們兩個,現在立刻去找毛毛蟲和三月兔。」
原本平和的聲音變得冰冷憎惡。

***

阿爾弗雷德緊抿雙唇,手指輕輕敲擊書本的皮革封面,
他坐在客廳盯著自己的筆電螢幕,決定不在這個時間出門,
至少要等他確定發生的事情到底是幻覺還是真實。
兩天前的一通電話讓阿爾知道自己的確有去拜訪本田,
可是酒吧的怪事以及和帽匠的相遇,感覺就像是一場夢。
他決心不要過度煩擾這些事,並且做了個最安全的選擇-不要外出。
第一天阿爾叫了外賣,好好放鬆一下,什麼事都沒發生。而第二天也是如此,
他好好的補充體力和精力,這段期間都沒有碰過那本書,為了休息,
阿爾完全拋諸於腦後。現在,阿爾上網想尋找關於書的資料,卻所獲不多。
他發現有些談論這本書的網站中寫到,書本在十九世紀遭禁,沒有列出相關原因理由,
但是網路上所說的書和手裡的書又不太相同,有點像完成品和初稿的差別,比較寫實。
或許是時候看這本書了,或許是時候該面對所有無法解釋的怪事,有了這個想法,
阿爾打開書本,將頁數翻到索引的地方,看起來像是之後才加進去的。
湛藍色的眼睛帶著好奇心快速掃視索引,注意目次不是用章節作分類,而是用名字或想法區隔,
其中一個名字抓住了他的目光。沒有多想一刻,阿爾馬上翻到目次上的頁碼,
找到了,頁碼標在那個章節之上-瘋狂帽匠。
標題的下方手繪著一個戴著大禮帽的男人,禮帽上放置著茶杯,衣服看起來骯髒雜亂。
畫像和阿爾所知的帽匠看起來不一樣,但應該是同一個人沒錯。
他咬著下唇,開始閱讀圖片下的字句-
「今天,愛麗絲帶我去看柴郡貓,之後柴郡貓帶我們到別的地方。看來,
愛麗絲是無法靠自己找到那裡,她告訴我,每次想要找那個人的時候就會迷路,
而柴郡貓能夠幫她找到那個人。愛麗絲總是帶我去她想去的地方,
所以我也遇見了住在仙境的大家。這是她第一次求助於人,不過只要提到瘋狂帽匠,
愛麗絲就雀躍不已。我覺得很奇怪,既然如此,
她自己為什麼無法找到帽匠所在的地方?」
柴郡貓引領我們到正在舉辦茶會的花園,而瘋狂帽匠就坐在一張大椅子上。
他滿口胡言,我從沒見過像他這樣的傢伙,感覺連柴郡貓也不懂他在幹嘛,
可是對愛麗絲來說,好像什麼都很合理。
帽匠提出沒有答案的謎題,談論自己有多瘋狂又有多正常。
他十分殘忍,卻對愛麗絲異常的溫柔。
我猜他根本不想和我們一起喝茶,因為只要我們試圖端起茶杯,
帽匠就會吵著要大家換座位。事情越發詭異,實在太奇怪了,他們好像在隱瞞什麼,
彷彿準備了餘興節目,但我毫無頭緒。
「你不明白也沒關係,因為你得跟我們一樣瘋狂才能體會。只有瘋子才能和瘋子相處,
只有瘋子才懂瘋子在想什麼。」
可是我並沒有發瘋啊,那我要怎麼做才能離開這裡?
阿爾皺緊眉頭,用手指搓揉眼睛,這本書如同一趟旅程,對作者而言所有一切都很怪異,
這要怎麼幫助他?更重要的是,書裡角色的個性迥異,
而他所認識的帽匠和書裡描述的好像是兩個相似但不同的人?
阿爾感到十分困惑,書中不斷談論另外一個世界,
而那個世界和阿爾身處的世界是相連的。顯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發現仙境,
但是仙境裡的人卻能隨意進出這個的世界,阿爾開始煩躁擔心,
因為這表示會有更多神經病濫殺無辜。
他挫折的嘆了口氣,向後靠著椅子隨手亂翻,漫不經心的瀏覽內容,
等一等-
阿爾急忙翻到前一頁,紙上繪著貓的圖樣,還夾有一張名片。
他拿起名片,天藍色的眼睛凝視著所有印在卡片上的字母和圖案。
名片中央印著一張露出牙齒的微笑,下方則寫著「伊凡‧布拉金斯基」,以及電話住址。
阿爾弗雷德盯著名片許久,然後將名片丟置一旁。
「玩具公司?」他擠出生硬的笑臉。
不論伊凡到底是誰,很明顯的他要阿爾主動聯絡他。都走到這一步了,沒理由拒絕,
況且,再怎麼瘋狂恐怖的事情都經歷過,不會更糟了吧?
阿爾厭倦、且厭惡玩這些失常的遊戲,他決心要找出問題的癥結,找出解決的辦法,
因為自己是少數能夠保護大眾的人,他熱愛這份工作,無論如何都要完成。
那麼,他現在究竟該怎麼做?照著名片上的地址去玩具公司,然後和伊凡談談?
聽起來真是蠢斃了,蠢到不行。
但悲慘的是,一個小時後,阿爾弗雷德就坐在等候室裡,
美麗的秘書小姐還問他需不需要茶或點心,而阿爾禮貌的拒絕了。
「布拉金斯基先生的會議差不多要結束了,請再稍等一會。」
秘書小姐帶著笑容離開等候室,然後回到辦公桌前繼續工作。
阿爾弗雷德一邊四望著房間裡的擺設,一邊用指尖輕擊膝蓋。
最吸引他目光的是掛在牆上的幾幅怪畫,看起來就像隨便潑灑的畫作,毫無條理可言。
阿爾從不了解現代藝術,反正他也不在意藝術這東西。
等候室的玻璃門再度被推開,秘書告訴他布拉金斯基先生可以見他了,
她帶領阿爾到另外一個附有等候室和電視的房間,這個房間的同一面牆上有兩扇門,
和剛才的玻璃門不相同,兩扇都是木製。
「這裡就是布拉金斯基先生的辦公室,直接進去就好,他已經在辦公室內等你了。」
秘書用一張芭比娃娃式的笑臉說完後,再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
阿爾看著女秘書的離去,輕輕嘆了口氣,該是確認這個主意是好是壞的時候。
他走到辦公室門前,手握住鋼製的門把,把門推開後,往前踏了一步。
辦公室內的裝潢極具現代感,阿爾不喜歡如此前衛的感覺,不過品味的確不錯。
不繡鋼椅和整齊的書架擺在適當的位置,辦公室中央置有一張小咖啡桌,
咖啡桌的兩側都放著沙發椅,辦公室最裡面的地方則擱著吧台長桌,
也是房間內唯一木製的家具。
吧台的造型和那間他們相遇的酒吧一樣,不過那個人的穿著卻不相同,
是比上次的更深的紫色。阿爾終於看到了他的臉-
閃耀著銀色頭髮的男子手背撐著下顎,對他露出微笑。
「啊,瓊斯先生,很高興你來見我。」
「為什麼把名片夾在書裡?」
阿爾直接切入問題核心,他們不是朋友,寒暄什麼的就免了。
「真是直接啊,你先坐下來吧。」
伊凡依舊掛著微笑,他指著對面的椅子說道。
阿爾皺著眉頭思考一會後才點頭,他越過房間走向伊凡,卻看見另一名男子躺在沙發上。
瘋狂帽匠像顆球一樣縮著身體,懷中緊緊抱著枕頭。
看見這幅景象,阿爾竟有種思念,他不曉得為什麼自己居然有這種想法。
「他媽的這傢伙怎麼會在這裡?」他瞇著眼睛詢問伊凡。
「喔,你說帽匠嗎?如你所見,他正在午睡。這可憐的小東西因為累了所以小憩一會,
我叫他別睡在沙發上,可是他實在太累,倒頭就睡著了。」伊凡點點頭,笑意更深。
阿爾低吼一聲,走到伊凡對面坐下來,他一直注視著帽匠,沒什麼理會伊凡。
「他殺了幾百個小孩,你怎麼只能用奇怪的人類來形容他?」
阿爾輕哼一聲,指向熟睡中的帽匠。
「別傻了!」貓咪溫柔的笑著,搖了搖頭。
「他沒有殺他們,他做不到!」伊凡不斷竊笑,笑聲越來越明顯。
「帽匠只綁架小孩,而我是其中負責殺掉孩子的人之一,每個小孩都會被殺死,
當然有例外,那就是被毛毛蟲吃掉!」
紫羅蘭色的雙眼笑彎了,發亮的瞳孔中彷彿有層冰冷薄霧,慢慢從眼中旋繞而出。
阿爾弗雷德怒視著對方,冰藍色的雙眼直瞪著發笑的伊凡,
不敢相信這張看似無辜的臉孔,居然會殺了這麼多人。
即便阿爾不願相信,但他們跟瘋狂帽匠的確沒兩樣,到底為什麼?
每次他們談論殺戮的時候,聽起來是如此純真自然、毫無罪惡感,
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把自己耍的團團轉,好讓他是非混亂。
阿爾低語,語調充滿了不信任。
「你是瘋子……」

那頭金髮如陽光般耀眼。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