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173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淨瑠璃獵師†【邑密】p.12

人偶的衣著和擺設架都鑲著金邊,小小的茶具組和色彩鮮豔的屏風不遜於娃娃。
太鼓和三味線的聲音交織成樂章,樂聲悠揚替下位表演的舞子開場。
此時此刻,沒人料想到會有那場意外-

黑崎密獨自站在後台,等待指示上場演出,這是他與樁姬的第二次比賽,
如果獲勝了,那麼華京院派將失去繼承鼓鶴樓的資格。
為了舉辦在雛祭的盛大比賽,密選擇了一首搭配季節的流行樂曲,
纖柔的雙手交疊於和服前襟,繫於腰間的粉紫色蝶錦,
袖口和領口都綴著花型黑蕾絲,結合東洋與西洋的風格特色。
深紅色唇膏和濃長的睫毛散發著女人味道,和少年中性的五官產生奇妙的衝突,
這份衝突正是時下許多人迷戀的美感,不論將軍權貴,都愛眷養男臠在身邊,
而要尋找美少年,沒有比鼓鶴樓更好的地方了。
靠著織也高明的交際手腕,以及出眾的艷麗外貌,鼓鶴樓擊敗眾多對手,
成為數一數二的高級菸酒場所,當然也包含性交易、黑金買賣和賄賂,
每天在這裡流動的金錢數目是一般小市民想像不到的。
密摸了摸垂掛兩側的翡翠耳環,確定它們沒有掉落,
他身上大多首飾都是愛慕者送的禮物,既名貴又稀少。
「差不多要換你上場了嘛。」
清脆悅耳的嗓音從背後傳來,密小心翼翼的轉身,穿戴如此華麗的服裝,
不論什麼動作都得格外小心。
「樁姬?」
「可要小心一點喔。」
蓄著一頭短髮的少女,將沉重的髮髻與花簪取下,對密露出甜美的笑臉。
「……什麼意思?」密皺著眉頭,站在眼前的美麗少女氣色比之前好得多,
可是她不久前大哭大鬧的行為,讓嗓子有些受影響,雖然外行人聽不出來,
但事實上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樁姬將屬於自己的木製首飾箱鎖好,白皙的指尖緩緩滑過山茶花圖案的鎖頭,
她討厭密那雙貓一般的綠色眼睛,翡翠耳環更襯托了它們的清澈澄淨。
「我只是想提醒你,想想看,若林和北條既然會死的如此突然,
不就代表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嗎,說不定一不小心,大伴黑主就把你抓走了呢。
呵呵呵,我說笑的啦,你這麼認真做什麼。」
密根本笑不出來,樁姬說的話猶如針刺。
「樁姬,那真的是誤會,不是我害死他們的,我根本不知情。」
「怎麼?你想把錯都推到醫生身上嗎?還是說,醫生也只是你的踏腳石?」
輕挑的笑臉與眼神,透露出不屑。
「邑輝就是背後的主使者,我們都很清楚啊。」
「得到醫生的寵愛之後,現在反倒變成聖人了嘛,鼓鶴花魁。」
「夠了!那我問妳,愛琳人呢?她又到哪裡去了!」
密再也無法忍受,面對樁姬不留情的冷潮熱諷,終於給於反擊。
聽到這再熟悉不過的名字,她的肩膀微微一震,彷彿觸碰到最深處的機關,
挖掘到掩埋已久的秘密。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樁姬的口氣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原本的犀利變成逃避與害怕。
「妳不也接受了邑輝的心臟移植手術,才得以爭奪鼓鶴樓繼承人的位置?
要找到不排斥的器官很困難吧?愛琳是不是恰巧符合了條件呢?」
密挑起繪修過的細眉,翠綠色的耳環輕輕晃動了一下。
「你、你是在暗示什麼……」
樁姬緊張的向後退了幾步,差點踩到拖至地面的赭色和服。
「妳身體裡面的愛琳恐怕在哭泣吧。」
「閉嘴!不要再說了!」
樁姬憤恨的怒視著黑崎,即便再柔美的舞子妝容也掩飾不住。
「哼!這才是你的真面目,平常裝作一副柔弱的樣子,
都只是在博取大家的同情,好幫你奪得繼承人的位置和邑輝醫生,
如果醫生發現你是這樣虛偽的傢伙-」
密根本沒聽見樁姬接下來到底說了什麼,當他因為邑輝兩字而回過神來後,
才發現自己居然對樁姬說出了那些話,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
竟可以毫不在乎的說著如此惡毒的話語,好像不是自己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
「還在做什麼,換你表演了啊!」
等不到舞子出場的樂師,焦急的滿頭大汗,只好先丟下樂隊和大眾好奇的目光,
連忙跑到後台尋找黑崎。
「快點!快、快、快!」
樂師很清楚要是女兒節的祭典搞砸的話,織也會怎麼對他們。
和樁姬爭執的太過火了,連表演時間過了都不曉得,密沒有遲到的過經驗,
這時候只能祈禱表演時不會有差錯,否則不但花魁頭銜不保,
連鼓鶴樓都會輸掉,那麼至今所有努力都等於白費。
太鼓方的樂聲再度響起,使在座賓客的吵雜聲漸緩。
許多人還留戀著樁姬美好的歌聲和舞藝,原本很期待花魁的出場,
沒想到密犯了遲到的大忌,讓較重視禮儀的傳統大家族們感到不悅。
「櫻花逢春咲,彌生遇閏月……」
手握繪有紛飛蜂蝶的寶藍衵扇,身著紫羅蘭色和服的少年,
在櫻花樹下唱著伊勢作品,歌聲溫婉繞樑,使台下觀眾如癡如醉。
「哈啊!」
木屐上的繩索瞬間斷裂開來-
練習許久的迴旋轉不過去,密被鬆脫的木屐狠狠絆倒,整個人踉蹌的跌倒在台上,
他用雙手護住了臉,但撞擊到地面的手肘處疼痛不已。
和服的重量全部壓在身上,讓密摔傷的膝蓋難以承受,
額前的流蘇髮飾蓋住他漲紅的臉頰,觀眾也看不見他的表情。
突如的一幕使在場所有人鴉雀無聲,在台後偷看的舞子和下地子們睜大了眼睛,
達官權貴停下手中的酒杯,坐在將軍身旁的織也皺緊了眉頭。
「密!」
麻斗的聲音打破了安靜,他趕緊跑到舞台上攙扶爬不起來的密,
頓時大家才從驚愕中回復,有些舞子嚇的花容失色,
巽連忙衝到後台檢查密的傷勢,仰慕密的賓客則露出擔心的目光。
邑輝坐在原位甚麼都沒說,靜靜的望著空無的舞台-
躲在舞台下方的樁姬露出淡淡的微笑,手裡提著山茶花首飾盒,
不讓跟隨在後的女僕觸碰到。
邑輝慢慢的把杯子放下,清甜酒香在口鼻中散發開來,
金屬色雙眼盯著偷偷離去的少女,然後再看一次搭建在櫻花樹下的華麗舞台。

 




─待續─






*** *** ***

※參考《古今和歌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