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莊園裡的小少爺【米英】Chapter. Ten

「亞瑟在找我,我需要人幫忙掩護。」
阿爾鬆開幸運少女的手,隨著節拍轉了一圈,然後再度牽上對方。
「你是他的僕人,幹嘛躲?」路德提出疑問,眼神已不在舞伴身上。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你不會想聽的,反正你要幫我就對了。」
「不行,你一定得告訴我原因。」
看到路德如此堅持,阿爾煩躁的不知道怎麼回應,他沒有停下舞步,
但心思全繞在亞瑟身上,此時此刻,他不得不面對一個難堪又棘手的問題-
沒錯,他上了亞瑟。就在舞池以外的地方,他們兩人一起高潮了。
等到阿爾回過神來後,才發現到這件事有多嚴重,他喬裝可不是為了亞瑟的身體,
是為了Hamburger的食譜啊……
想到這裡,阿爾顧不得還虛脫無力的亞瑟,只在他額上輕輕一吻,然後快步離去。
雖然走的有點像是吃完就跑的負心漢,但他實在沒有別的辦法,阿爾回到倉儲室迅速換好衣服,
逼迫自己平靜下來後,才又以平常的模樣出現舞會中,可是亞瑟一定會回來找喬裝過後的他,
如果再換來換去,難保不會被其他人發現。
他已經是走投無路了,只好在亞瑟追過來前,想辦法找個信任的人幫忙。
「好,我說。」阿爾探了探頭,確定亞瑟還沒回來。
他帶著愧疚的表情向舞伴鞠躬致歉,接著與路德走到較隱密的牆角處談話。
「…….亞瑟愛上我了。」阿爾咬牙硬把這句羞恥度頗高的話給擠出來,
這樣的開場白夠吸引路德了吧,他握緊拳頭,慎重的說出下一句-
「但是他愛的人卻不是我。」
「你到底在說什麼?」路德的反應很正常,誰會聽得懂阿爾的意思。
「……如果你只是在胡說八道浪費我的時」「是真的!」阿爾打斷他。
「夥伴,還記得Hamburger嗎?那個用我們的名字所命名的食物。」
路德睜大了雙眼,隨即皺起眉頭,腦海中所浮現的Hamburger,其中的r就是他的名字,
小時後發生的那次探險記憶越來越鮮明。
「原來霍普說的是真的,你還在想Hamburger……」
「沒錯!我每天朝思暮想,想到口水都要發酵了,所以才會打算採取行動潛入柯克蘭家,
結果亞瑟發現喬裝成盜賊的我,還拿槍指著我的頭……」
路德愣愣的聽阿爾道出事情的原委,他從沒想到眼前的童年好友會做出如此驚人之舉,
阿爾的口氣一點都不假,而這才是真正令人擔心的地方。
「最後我也不曉得是怎麼搞的,亞瑟愛上裝扮成竊賊的我,還為了能夠在遇見我,
不肯說Hamburger的秘方,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這麼說來,你接近菲利奇亞諾的原因也是Hamburger了?」
路德雙手交叉置於胸前,想起他不久前的種種古怪行為。
「還用說,不然還會是什麼原因。」
路德沒有回答,只是有些尷尬的稍微轉移視線。
「重點是,我再也抵抗不了亞瑟的誘惑,所以……剛剛……用盜賊的身分和他……做了。」
阿爾吞吐的說著,刻意壓低聲音。
「什麼?」聽到關鍵的字詞,路德難掩驚愕。
「亞瑟沒有發現是我,不過我因為太緊張,就跑回來換上原本的服裝……」
「你丟下他一個人嗎?」
「……我真的很害怕啊,要是被亞瑟發現他所愛的人只是欠債陪睡的窮小子,
不曉得會有多失望。」說到此處,阿爾頓時感到胸口一陣疼痛,那是他前所未有的感覺,
急促又突然,讓人措手不及。
「向亞瑟坦白吧,難道你想一直騙下去?」
路德將手按在他肩頭,沉思一會後繼續說道。
「跟他說清楚你的目的是Hamburger,並請求他的原諒,再看看有無辦法彌補這一切,
等亞瑟知道那個賊的身份是園丁助手,我想就會死心了吧。」
「……死心嗎……」阿爾的眼神明顯暗淡下來。
「……不然呢,你該不會是也喜歡上他了?」
路德望了望四周,確定沒有人偷聽他們的對話。
「你不要亂猜測啦,我至始至終都是為了Hamburger,怎麼可能會愛上亞瑟。」
「那樣的話最好,這樣你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下半身,誠心道歉後就沒事了。」
「但我不能就這樣放棄啊,畢竟都已經走到這一步,我希望能用盜賊的模樣偷走配方,
然後再做回原本的阿爾弗雷德,讓盜賊的身份永遠消失。」
阿爾直視著路德深藍色的雙眼-「所以,才想請你幫我的忙。」
「噓,他過來了。」見到亞瑟往他們的方向走來,路德警覺性的將話峰轉到平常的寒暄。
「本田今天沒來宴會,聽說是因為有別的事情要忙。」
「是啊,好像是為了照顧蟲害的花。」阿爾也跟著與路德做無意義的對話。
眼角注意到亞瑟不自然的走路方式,雖然他極力掩飾,但阿爾卻很明白。
好在現在正是跳舞的時刻,正當他悄悄鬆一口氣時,卻看見法蘭西斯離開了舞池,逕自走到亞瑟身邊。
「……搞什麼啊……」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又來糾纏亞瑟了嗎。
「你不高興幹嘛,他絆住亞瑟,恰巧讓你有更多時間想要怎麼應付。」
路德和他看向同一個地方,法蘭西斯故意放慢腳步,與亞瑟肩並肩的走著。

「柯克蘭家的小少爺,需要我扶你嗎?看起來行動不變呢。」
溫婉好聽的聲音從法蘭西斯口中講出來毫無違和感,完全匹配他所散發的優雅氣息,
但是這些話在亞瑟耳裡卻格外刺耳。
他站在原地,刻意挺直了背脊,寶石綠的美麗眼睛望向法蘭西斯-
「我只是有點疲憊,宴會上的酒多喝幾杯罷了。」
「難得喝完酒還能保持清醒呢,身體不舒服的話,哥哥我可以免費幫你檢查喔。」
金色瀏海垂落到臉臏旁,法蘭西笑了笑,然後把髮絲塞回耳臏後。
「亞瑟你啊……總是找到錯誤的人談戀愛呢,除了我以外,這次是哪個傢伙?」
「夠了。」
「呵呵呵,小心別賠了身體也賠上了心,就像我一樣對吧。」
亞瑟忽然感到一陣暈眩,四周的人群吵雜聲不止,使他耳鳴的想要大聲尖叫,
便宜的水果酒香厚重的竄入鼻中,還混著各式各樣的香水味道,亞瑟用力搖頭,
試圖擺脫這種噁心的感受,他喉嚨一陣乾澀,眼前的法蘭西斯出現好幾個疊影,
所有的景物彷彿都漂浮在半空中,紛亂不已。
「……夠了。」溫熱的淚水含在眼眶,沾濕了細長的白金色睫毛。
「欸,你沒事吧?」察覺到亞瑟的不對勁,法蘭西斯伸手欲觸碰他的肩頭。

「混蛋-」

連樂師都停止了演奏,與其他賓客愣愣的望著阿爾。
阿爾的拳頭上方微微發痛,滲出和法蘭西斯臉頰上同樣的淡紅色。
瞬間鴉雀無聲的尷尬,令眾人不曉得該如何應對,此時若發出一點聲響就特別引人注目,
大家都等著看阿爾或法蘭西下一步打算怎麼做。

阿爾弗雷德注意到,法蘭西和他都有一頭陽光般的金髮,和天空顏色的瞳孔,
雖然彼此都沒有開口說話,但是他猜想到了亞瑟拒絕他與路德成為騎士的原因。

為甚麼自己會挺身而出呢?明明可以不用管的……
這麼說來,他好像喜歡上住在莊園裡的孤僻小少爺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