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溺愛至上Fondness【米英】13


「英/國先生,請原諒我們的無禮,但對戰爭而言,恐怕是必要的。」
不同於昨晚的聲音,亞瑟勉強張開眼睛,想看是誰對自己說話的人。
四位穿著軍服的男子站在眼前,相同的特徵是都有著黝黑的肌膚。
「好聽的話就免了。」亞瑟撇過頭去,被揍的臉頰和頭顱仍微微抽痛。
「彼此而已,你不也傷害了我的人民嗎。」
男子微微一笑,長繭的手指輕輕拍拍鼻頭,高挺的鼻樑和深邃的眼睛,
讓亞瑟聯想到安東尼奧。莫非……這個人是……
「你和美/國聯手要致我們於死地,就算是狗也會反擊,英/國先生,
希望你能諒解,既然抓到你了,當然不可能輕易把你交出。」
他朝其他三人點頭示意:「帶他們上來吧。」
「是。」遵照男子的命令,三名軍人將前陣子捕獲到的戰俘帶到亞瑟面前。
「……這是在幹什麼。」亞瑟依舊維持著冷靜的模樣,
但看到自己國家的人被綑綁著拖來,各個都滿是傷痕,不祥預感油然而生。
「聽說英/國先生不肯說出飛鷹五號的目的,實在讓我左右為難,所以我想,
讓你見見故鄉的老朋友應該也不錯。」他莞爾一笑,隨即轉身面向戰俘。
「這十個人的生命全握在你手裡,你的一句話就能拯救他們。」
另一名麥色肌膚的軍官,架起錄影機拍攝戰俘,也錄進了亞瑟驚恐的模樣。
「如何?一句話換十條命,應該很值得吧。」
「……我真的不知道……」
「……什麼?」
「我真的不知道那架飛機到底要幹什麼,你不去問他反而問我!」
亞瑟奮力的從地上爬起來,憤怒的神情毫不保留的寫在臉上。
見到亞瑟如此憤慨的面容,男子二話不說,立刻對其中一名人質開槍-
「錄下來了。」
「住手!」
「再來一個嗎?」
「夠了!住手!」
「飛、鷹、五、號、呢?」每說完一個字,就有一個人質倒在血泊中,
連續的五發子彈,都準確的打在戰俘的前額。
亞瑟跪了下來,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著地的膝蓋疼痛不已,
卻遠遠比不上心口傳來撕裂般的痛楚。
眼淚從滿是髒污的臉頰上滑過,留下兩道明顯的淚痕,
鮮血的鐵鏽味頓時堙入鼻腔,剩下的四名戰俘憑聽覺得知所發生的事情,
紛紛害怕的不停發抖,深怕自己就是下一個。
「英/國先生還真是受到人民愛戴呢,就算知道即將要死,卻也堅守信念,
不願加入敵軍的陣營啊。」
男人的槍口再度對準最右邊的戰俘,黑色的眼睛不帶任何情感。
「太勇敢了。」
最右邊的戰俘應聲倒下,血液從彈孔中泊泊流出,在土棕色的地面上蔓延開來。
「……對了,我聽說你們的神明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亞瑟的肩膀忍不住顫抖,他緊咬著蒼白的下唇,擠出一絲血色。
男子跨步朝他走來,槍口貼著亞瑟的左臉頰,冰冷的觸感令他有股大喊的衝動。
「還能忍耐雙手被釘的痛,你們的神明真了不起……但我們的就不是嗎!」
突然的怒吼,伴隨著槍聲,分別打進亞瑟的耳畔和手掌之中。
從手掌心溢出來的鮮血染紅了衣袖,溫熱的血液從指縫中向下滴落,
子彈貫穿手掌的劇烈疼痛讓亞瑟當場昏厥過去-


*** *** *** *** *** *** ***


「這是什麼!」
順利回到指定作戰位置的阿爾,還來不及好好休息,
就被基地播放的影帶搞的天旋地轉,影帶的內容是槍殺英/軍戰俘的畫面,
怵目驚心的景象讓不論美/軍、英/軍都心痛不已。
「我問你這是什麼!」
阿爾弗雷徳像發狂似的扯著某位軍人的衣領,猶如野獸般的放肆咆哮。
「為什麼亞瑟會在哪裡?說啊!我不在的時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那天阿爾決定獨自前往位於前方戰線的基地,以指揮導彈和後備攻擊的時間與方位,
沒想到乘坐的直昇機卻遭敵方砲火猛烈攻擊,還以為沒命的時候,
卻及時在墜機前撐開降落傘順利逃命,好不容易捱過冷熱多端的氣候和缺水缺糧危機,
正當可以回到前方基地暫時放鬆時,卻又看到敵方公佈的人質影片,
更重要的是,亞瑟居然也在影片裡面!這叫阿爾如何嚥下這口氣?
「去他媽的混蛋!」
他無法克制脾氣的把桌上的文件全部掃開,並用力捶擊桌面,發出巨大聲響。
此時此刻,沒有人敢多說什麼,大多數人根本沒見過阿爾這副模樣,
就連之前陷入的苦戰,阿爾也沒有這麼生氣過。
「先休息一下吧。」
曾經和阿爾一同打過另一場戰爭的老將,打破眾人的害怕與尷尬,慢慢說著。
「……你叫我休息?亞瑟在他們手裡你膽敢叫我休息!」
阿爾憤怒的將無辜的水杯重重摔到地上,水與杯子碎片混雜一塊,
讓在場的氣氛頓時降到冰點,就像按到暫停鍵一樣,沒人敢輕舉妄動。
他倒坐在椅子上,右手撫著瀏海下的前額,輕輕闔上水藍色的眼睛。
「……阿爾……」曾經和阿爾出生入死的老將嘆了口氣,明白再說什麼都無用了。
「那麼,你要我們怎麼做?」圓厚深沉的聲音單刀直入的問著。
阿爾微微轉動了下椅腳,向後靠著椅背,嚴肅的表情滿是沉思。
左手指頭依序敲擊著扶手,一次次撼動著基地裡所有人的注意力。
「只好提早殺死他們了。」
「那麼其他的戰俘怎麼辦?」
「叫王耀打電話要求放人,他們就不敢不從,同時間,突襲殺光他們。」
老將屏息仔細聽著,然後馬上命人致電給王耀通知此事。
鴉雀無聲的基地又開始各自忙碌起來,每個人都聽從阿爾的指示行動,
阿爾緩緩張開雙眼,亞瑟滿是鮮血的手掌彷彿就在眼前,他看到亞瑟哭了,
看到那個混蛋用槍打穿了亞瑟的手,強烈的恨意與怒火交織成疊,
深刻到都快燃燒起來。

阿爾將視線移到電腦螢幕上,滑鼠移到影片圖示點選開來,當按鍵自動播放後,
熟悉的影像又再度出現,亞瑟望著屍體痛哭,子彈射穿他白皙的掌心,
接著不醒人事。影片撥完後,阿爾又再重看一次,他要逼迫自己去感受這份恨意,
讓痛苦侵蝕理智和身心,他低聲唸著敵人的名字,猶如烙印般狠狠記住。

 

「就算是狗也會反擊,英/國先生……既然抓到你了,當然不可能輕易把你交出。」
這句話不斷迴響,腦海中、耳畔中……
他很清楚自己只有一個目的,親手殺了那個傢伙。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