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淨瑠璃獵師†【邑密】p.13

「所以你是罪有應得,活該摔傷,反正你是男人,男人不管怎麼樣,
都不可能跳得比女人好的。」口氣逐漸加重,說話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哈哈哈,難道不是?這次的比賽很明顯誰輸誰贏,
下一次我也會用同樣的手法打敗你……因為醫生是我的!」
樁姬突然用力揮了振袖,瞬間猶如正展翅欲飛的蝴蝶。

蠟燭的芯即將燃燒殆盡,火光貼近了融化的朱色蠟膏。

她會用最後的力氣奮力一搏,如果不這麼做,那麼將死之人就是自己,
這場比賽不知何時賭上了性命,在跳舞和歌唱的過程中,
連生命都一同放了進去,最後殘存的究竟是華麗還是灰燼。
樁姬笑著流出了眼淚,豆大的淚珠從未妝的臉臏旁滑落,但不過結果如何,
她都有種死的覺悟,因為密說對了……

這顆心臟,根本不是自己的-
愛琳一定正在放聲哭泣著。

 


*** *** *** *** *** *** *** *** 

 

「留念此生並非無法忘懷生前之事。」
密躺在邑輝懷中,身後是一股混合麝香與酒香的味道。
纖細的指尖撫摸過受傷的腳踝,些微的刺痛刺激著神經,卻有股說不出來的快感。
「置於葉上之白露,宿於水中之新月,詠嘆京國之花……」
密輕聲唱著織田信長最愛的敦盛,出自於幸若舞的其中一段,
樁姬也曾經以白拍子表演過這首曲子。
「人生五十年……與下天相比,直如夢與幻。」
密闔上雙眼繼續唱著,感覺到邑輝的手指伏上他粉紅色的指甲。
清細的嗓音挺拔有力的唱出流傳至今的敦盛,即便沒有樂師的樂器,
卻依然能感受到歌曲中的某種力量。
唱著唱著彷彿本能寺之變就在眼前,密的腦海中浮現了那一幕,
在烈焰大火吞噬寺身時,織田信長與森蘭丸的身影如此消逝其中,
沒有人找到他們的屍首,也沒有再遇見這兩人。
和歌詞的意境正有些相同-直如夢與幻。
鏡花水月的事情太多,古往今來多少虛假真實,
就連鼓鶴樓也是提供顧客一個能編織美夢的地方。
舞技塗白的臉上,眼角與雙唇繪著鮮紅塗料,用極為高雅的身段誘惑眾人,
這件事本身就是神秘,妖豔的使人無法從夢中清醒過來。
煙雨霧花的小巷弄,紙燈籠微綻燭光,不論步伐是快是慢,哪怕是匆匆一瞥也好,
此人已經與夢融合而置身夢中了。
密緩緩睜開祖母綠色的眼睛,透過半掩著的纖長睫毛凝望邑輝。
「我找到那首歌曲的詞了,那個你送的音樂盒。」
「……是嗎,所以要唱給我聽?」
「我需要樂器,像是鋼琴之類的。」
聽著密用很肯定的語氣說著,邑輝臉上泛起了笑容。
「音樂盒不就夠了?」
「可是我想你記住,否則我的努力都沒有意義。」
密從他懷中爬起,像貓一樣的美麗雙眼映著對方的身影。
當自己如此回答的同時,內心彷彿有什麼東西一去不復返,
一股說不出口的哀愁悱惻隨著被深埋進心底,再也挖掘不到。
「……你說歌曲的名字是?」
「Amethyst remembrance.」
「紫水晶的回憶嗎。」邑輝用手指往後推了下眼鏡,那是他慣有的動作。
「對了,密,這幾個禮拜就好好休息,暫且忘記比賽的事。」
「為什麼?離最後一場比試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是我的腳傷……」
「不,別想太多,這個月之內的表演都會取消。」
牙白色的月光照耀在紙門上,邑輝靠著門板,端起紅色的小酒盤,
緩緩飲盡盤內的透明液體。四周寂靜無聲,寧靜的能夠聽見樹葉摩娑之聲。
「你要做什麼?」密打破沉默,將視線轉移到置在眼前的小酒盤。
邑輝轉頭看著他,然後在密的酒盤裡斟了一點點酒。
「我想要舉辦一場葬禮。」
「誰的?」密的聲音無法止住顫抖,他心裡已經有底,卻還是想聽邑輝親口證實。
「黃鸝。」邑輝說的十分自然,完全沒有一絲猶豫。
密睜大了眼睛,果然是要殺掉華京院樁,但是在這種敏感的時刻,
邑輝怎麼能這麼做?這樣大家不就會懷疑是黑崎派下的毒手嗎。
「你現在殺了樁姬,那麼比賽那天呢?而且樁姬也是一流舞子,她要是死……」
「樁姬已經瘋了,你不是也很清楚嗎。」
邑輝說話的感覺在無形中帶著強大的壓迫,猶如幾百支小提琴快速拉著惡魔的顫音,
讓人毫無喘息的空間,只能持續被迫聽著。
「樁姬成為你對手的那刻,就決定了她的命運。」
密強忍住想要逃走的本能,硬是抽離掉情感,仔細聽邑輝說話。
「在我成為樁姬的主治醫生時,就不斷強調只有愛琳的心臟才能救她,
而樁姬也相信了。為了擊敗你,她明知道愛琳不願意,卻還是逼迫她移植心臟給自己。
而愛琳的其他器官也經由鼓鶴轉賣到黑市了,那女人以為做的乾淨就沒有罪惡感,
真是愚蠢。」邑輝的嘴角向上勾起一抹微笑。
密深吸一口氣,蓬鬆的棕色短髮下是緊皺的眉頭,不敢相信愛琳竟遭遇到這樣的命運,
原來樁姬從很久之前就懷有如此心機了。
「然後,你要怎麼利用她的罪惡感?」
「她一直相信愛琳的怨恨寄宿在心臟裡,而你又持續壓迫到她的空間,現在,
我只需要一點助力,樁姬就會自己燒毀。」
輕柔的語調亦如詠嘆美好風景,密卻打了個寒顫,他曉得現在只要告訴樁姬邑輝的計謀,
這齣正在進行的悲劇就都會停止,可是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竟冷冷的不想插手,
釋放出來的情感裹住了知覺,猶如冰封。
「……也許有一天,我會為了你去死……」
他小聲的說著,告訴邑輝也告訴了自己。
對方發出輕哼般的笑聲,讓密頓時難過的想哭,這已經不是自己的心智和身體了,
什麼時候被邑輝奪走了主導權呢。
密放在膝上的雙手握成拳頭,他該不該尋求織也的協助,
畢竟鼓鶴樓的樓主不會想看到一流舞子的死亡吧?如果是織也,
一定懂得他內心的掙扎與痛苦。
想到這裡,密的心中重新燃起一股希望,但希望又瞬間落空。
邑輝曾經說過的話迴響於耳畔-
「你找不到她的屍體,因為鼓鶴樓的主人已經幫我清理乾淨。」

最後一道城牆開始崩塌,所有景象在密眼前快速墜毀,
原來他早就沒有退路,從和邑輝見面的那刻起,每個人的命運都註定好了。
不管是若林、北條還是樁姬,即便瘋狂的想求得生機,卻都被無情的定奪生死,
在這齣淨琉璃劇碼中,密應當是生存下來的木偶,因為他受到了木偶師的青睞,
雖然不確定真正的原因,不過反動的力量在密心中萌芽,就算死也想掙脫、
也想摧毀獵師一手策劃的戲曲。

 


毀滅吧……
如果連樁姬都死了的話。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