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difference Curve.2【All英】微H

「安東尼奧‧費爾南徳斯卡里埃多。」
璀璨的綠寶石耳環在澄金髮絲下閃耀,亞瑟隨手調了調寬大的紅色帽簷,
使得帽上羽毛得以垂落在最適當的位置。
鮮紅色的大衣下是有些泛黃的蕾絲襯衫,領巾上方鑲著貨真價實的黃金,
腳踩的羌皮靴用的也是上等材質,他是奉女王之令來到海上,
在這亂世中盡到保護自己國土的責任。亞瑟不的不承認,海上生活過久了,
難免會有些狂妄,因為他和船員所面對的挑戰非一般人所能想,
除了詭譎多變的天氣,還不乏對領海虎視眈眈的其他國家。
今天他就遇到了強敵,對方擁有號稱全世界最強的艦隊,
而帶領艦隊的主船正向他們緩緩駛來。
亞瑟雙手交叉置於胸前,大衣衣擺因海風而向後飛擺,
和耳環同色的眼睛緊盯著即將擦身而過的大型船隻。
擁有無敵艦隊的人會是個怎麼樣的傢伙?想必會是個頗具有王著風範的男人吧。
如果交戰的話,勝利的機率會是多少,如此富饒強盛的國家,
到底會用什麼招數逼自己投降交出領海。
「……來了。」站在身後的一名船員緊張的嚥了口口水,握著槍枝的手不自主的顫抖。
「砲彈都準備好了嗎?」亞瑟沒有轉移視線,直直瞪著對方船隻上逐漸清晰的人影。
軍人與船員們一口同聲的回答,準備為下一刻灑出熱血和生命。
站在最前方的男子也回望著亞瑟,當兩方船隻的距離近到可以讓人互相通往時,
他們兩人沒有誰退縮,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直到安東尼奧紳士的鞠躬。
他抬起頭,對亞瑟驚訝的表情露出微笑,深邃的黑色眼睛和輪廓,帶著鄰家氣息的笑容,
都讓亞瑟感覺不到一絲敵意。但他沒有就此鬆懈,雖然不確定這傢伙會不會英文,
亞瑟還是直接說了-「滾出我們的海。」
「哈哈,好大的口氣。」安東尼奧的笑臉頓時改變,原本的率真變成高傲與自信。
他躍過兩艘船之間的阻隔來到亞瑟身邊,雙方人馬立刻戒備,紛紛拔劍舉槍,
眼看緊張情勢一觸即發,連亞瑟都猶豫是否該下令開戰。
「我再說最後一次,安東尼奧費爾南徳……」
「亞瑟‧柯克蘭先生,你們有很優秀的砲手呢。」
「什麼?」聽到被對方稱讚,亞瑟瞬間忘了自己叫他的名字的目的。
安東尼奧的聲音清亮好聽,長年待在海上的身體被太陽曬的黝黑,
結實強健的手臂有些許傷疤,卻顯得更有氣概。
他低頭與亞瑟視線平行-「就連船長都很可愛。」
亞瑟脹紅了臉,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哈哈哈,你的臉讓我想起家鄉的水果。」
不流利的英語和緩慢的語調,讓亞瑟莫名對他有種好感,
剛才難熬的氛圍彷彿已經離開很久,當雙方看見安東對亞瑟伸手,而亞瑟也回握時,
大家紛紛鬆了一口氣。


Indifference Cure…
反正都是一樣的。


那是他們第一次認識的經過,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懷念。
亞瑟坐在公園長椅上看著今日的報紙,過了這麼久,如今還是看不懂西文,
安東尼奧曾說都是因為自己跟法蘭西一樣太驕傲,因此才學不會其他國家的語言。
反正最後亞瑟的語言也變成世界通用了,還真有點諷刺,如果沒有那場戰爭的話,
說不定世界語言是……算了,反正那傢伙也不會爭的。
看著拿自己的大腿當枕頭的安東,真是羨慕他的悠哉,不過在他的國家裡,
兩個男人這樣做好像一點也不奇怪,合不合法果然有很大的差別吧。
他們曾經在對方的身上刻下自己名字,安東刻的是亞瑟名字的縮寫AR,
而亞瑟的鎖骨下方也有安東名字的縮寫AN,怎麼知道他們之後會愛的如此糾纏不清,
即便航海時代都過去很久了,也依舊無法忘卻。
「亞瑟……」躺在亞瑟懷中的安東,慢慢睜開眼睛,他握住他的手,
就像從前一樣。漆黑的眼睛望著亞瑟,嘴角勾起了微笑。



「亞瑟……我愛你。」安東尼奧緊緊抱著亞瑟纖瘦的身體,溼熱的舌尖竄入對方口中。
激烈的親吻讓兩人的內心都感到騷動狂亂,亞瑟握住安東粗操的手掌,往自己身上撫摸,
脫下緊身褲的白皙大腿,貼著安東的皮膚,感受他傳來的躁熱體溫。
「我也是、我愛你。」才剛換完氣,又抵擋不了渴求的慾望,再怎麼擁吻都不夠。
亞瑟第一次了解到,為什麼有人會用火來形容愛情,和安東尼奧在一起的感覺就像這樣,
如同火燄般灼熱難熬,每分每秒都在貪圖彼此。
當安東進入到他體內,強烈的愛意從亞瑟心口湧現出來,他摟住安東尼奧,
享受這一刻被驅使、被支配的快感。
想到這個人的身心都屬於他,亞瑟就興奮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輕輕咬著安東尼奧的指尖,然後像隻溫順的貓用舌頭舔舐著指頭,
安東尼奧露出滿足的表情,喉間發出低沉的喘息,接著在亞瑟體內用力衝刺,
白濁的液體從他後方穴口流出,染溼了船艙內的木頭地板。
亞瑟發出甜膩的呻吟,迷濛的眼神帶著疲倦與瘋狂,他抓住安東的手臂,
藉以表示還不想分開的心情。安東尼奧溫柔的親吻他的雙唇與頸部,
讓亞瑟感到一陣溼熱微癢,舒服的使眼眶浮上一層淚水。
「你是我的,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能夠擁有你。」
亞瑟輕撫過他的黑髮,用十分堅定的口吻說著。
「我可愛的船長,你希望我怎麼做?」安東尼奧撐著下巴,俯視臉頰潮紅的愛人。
亞瑟想了下,接著翻過身從安東尼奧的衣物堆中翻出隨身用的匕首,
鑲著貓眼石和白銀的黑色刀鞘,和安東尼奧非常相襯。「刻上我的名字。」
安東尼奧像個大男孩淘氣的笑著,彷彿這是一場有趣的遊戲,他指著自己的鎖骨處-
「這裡好嗎?你最常親吻我這個地方。」
在亞瑟手裡的匕首輕輕劃開他的肌膚時,血液從傷口泊泊流出,他知道一旦這麼做,
他們就都無法忘記這段感情,可是安東尼奧卻笑的如此開心,
讓亞瑟永遠感到罪惡。



「……無敵艦隊。」
1588,他毀了那個傳說。
1588,那個王國從此一蹶不振。
1588,那個人不再屬於他了。



安東尼奧揉揉還帶著睡意的眼睛,和亞瑟兩人並肩坐在長椅上。
「欸我說你啊……」「今天的陽光真的很刺眼呢。」
安東尼奧仰著頭,緩緩闔上雙眼,感受陽光普照帶來的溫暖。
被打斷話的亞瑟放下手中的報紙,注意到貼在安東鎖骨處的那塊膚色膠布,
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重新翻開報紙閱讀看不懂的字。

慢慢的,黑色的印刷字母隨著淚水暈散開來





─第二線1588畫完─




*************************

※後記:
這篇其實有點延續上篇西英Amigo con derecho的故事
哈哈,當作是前傳來寫XD
一直很想寫西英之間的矛盾愛情////
寫著寫著就更愛他們了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