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莊園裡的小少爺【米英】Chapter. Eleven

「恕我失陪了。」法蘭西斯連笑容都擠不出來,看了亞瑟一眼後便離去。
直到看不見他的身影,亞瑟才緩緩的嘆了口氣。
「……我們回去吧。」反正基本的禮數都到了,再待下去也沒什麼。
「可惡。」「阿爾?」聽到阿爾小聲的咒罵,亞瑟疑惑的看著他。
「你什麼都不懂!」只丟下這句讓亞瑟摸不著頭緒的話,阿爾自顧自的跑開。
滿腦子心煩意亂,亞瑟的臉、法蘭的臉,為什麼事情會變得這麼複雜?
到底為什麼要捲進亞瑟的世界,當初,真的是為Hamburger而來嗎?
又或著,根本就是為了……阿爾想不透,他懷疑自己真正的目的。
食譜有那麼重要嗎,這句話在他心裡變成了問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對Hamburger的渴望變成了執著。而那個小少爺一點都沒變,仍舊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一個人默默的做那些難吃的香茅麵包、給闖進城堡的他們食物,然後又叫他們不準再來,
如果是這樣就算了,卻還露出寂寞軟弱的神情,就好像……期待誰來愛他一樣。

***

和那晚一樣的銀白月光,垂掛在漆黑夜幕上,比碎星奪目耀眼。
阿爾仍舊穿著宴會服裝,獨自站在微涼的外頭,望向亞瑟房間外的陽台。
如果想攀爬上去不是沒有可能,再說,這棟房子內只住著少爺和一名管家,
不過亞瑟的警覺心很強,所以上次偷Hamburger時才失手。
他深吸一口氣,隨即跳上圓弧狀的矮石牆,小心翼翼的踩著浮雕,
華麗的衣服被牆壁磨得又灰又髒,手掌也因為支撐身體的重量而發疼。
好不容易踏進陽台,阿爾確定自己沒有吵醒熟睡中的亞瑟,他走到房間中央,
看著那張毫無防備的睡臉,亞瑟安穩的躺在天鵝絨床罩上,隨著呼吸一起一伏,
草莓色的雙唇微張,映襯著象牙白的肌膚是如此甜美。
阿爾弄不透自己怎麼會這麼喜歡他,懊惱佔據了胸口,原來不可能的事情總會發生。
沒錯,他愛上了一個孤僻又無聊的有錢少爺,可是少爺卻完全不懂他的心思,
當然,他怎麼可能會懂?想到這裡就心煩意亂。
「……誰……」亞瑟充滿的睏意的聲音讓阿爾嚇了一跳-
他沒有換衣服也沒戴面罩,居然還敢這樣站在亞瑟面前!
亞瑟揉揉眼睛,吃力的從床上爬起來,想看清楚對面的人影究竟是真是假。
阿爾快步走到亞瑟床邊,將繫在頸部的領巾取下蓋住亞瑟雙眼,用身體牢牢箝制住他後,
才回頭把領巾仔細綁好。或許亞瑟對於這突如的舉動不知如何反應,他沒有說話,
只是靜靜的任由阿爾擺佈。天空藍色的眼睛看著亞瑟,柔軟的睡衣隔著兩人緊貼的身體,
漸漸的,他感覺到亞瑟在發抖。阿爾的手指慢慢滑過他的嘴唇,
然後從臉頰一路滑到鎖骨,在睡衣敞開的領口處游移。
他眷戀亞瑟的身體,但溫柔的撫摸無法停止亞瑟肩膀的顫抖。
阿爾傾身吻著他的雙唇,輕輕的、不帶一絲霸佔,亞瑟沒想到自己會得到這樣的吻,
他有些退縮,卻又不敢輕舉妄動。略顯粗操的手掌從下方伸進他的睡袍內,
抽走繫在大腿外側的小型手槍,阿爾丟掉槍枝,雙手擁抱住亞瑟將他攬進懷中,
亞瑟發出微小的喘息,被壓住的雙手開始不安分的掙扎。「亞瑟……」
聽到名字被念出來,亞瑟瞬間愣住。對方的額頭靠著他的額頭,
雖然看不到這個人的表情,不過亞瑟大概猜得出來,因為唸他名字時的聲音,
聽起來好難過。他不再那麼害怕,沒有了先前的恐懼,他知道……這個人是……
「……你喜歡我嗎。」從喉中發出的氣音,在寂靜的房間裡格外明顯。
阿爾凝視著亞瑟的臉龐,試圖在他臉上尋找到一絲希望。
亞瑟沉默許久,也讓阿爾皺緊了眉頭,不知不覺中放鬆了手和身體的力道,
彷彿跳進永無止盡的黑色漩渦中,一顆心不斷向下沉。
「那你呢?」亞瑟反問著。「你也喜歡我嗎?」
阿爾咬著下唇,別過頭去,亞瑟就在自己眼前,但這個問題卻回答不出來。
亞瑟伸手環住他的頸部,將頭靠在阿爾的頸窩中。
他現在真的完全搞不清楚了……亞瑟說的到底是誰?
是那個偷Hamburger的賊、還是真正的阿爾弗雷德?
「……我喜歡你。」他感覺到眼睛浮上了一層淚水。
阿爾閉上雙眼,緊緊抱住亞瑟,現在什麼都不想去思考,只想擁有這一刻。
如果暫時拋去身分和地位,那麼他一定會讓亞瑟屬於他的。
「我可以看你嗎?」亞瑟輕聲的問著,試探對方的意思。
「不要試著拆穿我的身分。」阿爾搖搖頭,露出苦笑。
聽到這句回答,亞瑟的身體微微一震,那個賊也說過同樣的話。
「一直都是你?」「……他從來就不是為了見你而出現,忘記他吧。」
阿爾起身離開床舖,留下亞瑟一人,逕自走到陽台。
「等一等!」察覺到對方的離去,亞瑟匆忙解開矇住眼睛的絲布,
取下來的那一瞬間,看見一名男子從陽台爬下去。他慌張的跳下床想抓住對方,
但對方卻已經平穩的跳落到草地。亞瑟拾起被擱置在地上的手槍,瞄準男子的背影,
他沒有奔跑,只是向前走著。在月光下閃耀著白銀色的頭髮,讓亞瑟想起那個夜晚,
握著手槍的手放了下來,某刻,亞瑟以為那個人會回頭,結果卻沒有。
溫熱透明的淚水自眼眶滑落,他哽咽的說不出話-

***

「也好,這樣就夠了吧。」坐在麥粉袋上的路德緩緩說著,
然後看了看嘴裡咬著麥桿的阿爾。「這麼一來,你也不用再煩惱。」
阿爾靠著低矮的石牆,水藍色的眼睛望向遠方綠地。
「嗯,不過……這裡有點痛就是了。」他指著自己的左胸口。
「以後就不痛了。」路德往他說的地方輕輕捶一下。「Hamburger呢?」
「什麼?」「你的真正的目的不就是那份食譜,現在去跟亞瑟要,說不定他會直接給你。」
阿爾嘆了口氣,伸手撥亂金髮。「算了吧,我不想吃了。」他聳聳肩膀。
「我一點胃口也沒有。」「嗯。」聽到阿爾的回答,路德像是明白了什麼的點頭。
溫暖的微風吹拂著兩人,本田菊從不遠處的花圃間慢慢走來-
新種植的黃楊樹還需要很多照顧,以本田的手藝,黃楊樹應該會長的又高又好吧。
阿爾若有所思的嚼著麥桿根,即便擺脫了賊的身分,他還是得信守諾言陪伴亞瑟,
被無視也好、討厭也罷,反正在新黃楊樹長到原來高度的那天前,
他都會繼續待在亞瑟身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